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07章 我姓李,不姓凌!

  臬司,签押房。
  陶晟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正默然地打量着坐在下首位置上的李谦,似乎早就忘记了方才堂上俩人的激烈交锋,以及心中的那点点不快。
  此刻的他,全无过堂时的一省大宪之威严神态,似乎早已掌握了“变脸”这门绝活儿,转眼间又恢复了一个和蔼老人本该拥有的平易近人,看着李谦的眼神,则完全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子侄辈般,活似一只------笑面虎。
  面对这么一个笑里藏刀、翻脸如翻书的人,李谦真不知自己是该骂他无耻呢,还是该骂他无耻?
  轻咳了声,李谦开口道:“不知臬台传唤我来,究竟有何要事?”
  “倒是有那么一件------”陶晟脸上的笑意更盛,看着他道:“听说杨家的香皂生意做得不错,只不过最近出了些问题,让官府查封了铺子,李检讨如何看待此事?”
  “府城新出的香皂?我倒是也用了,确实还不错。”李谦心说果然,你陶晟的狐狸尾巴总算是露出来了!
  “哦?”陶晟见他顾左右而言他,不予正面回答,脸上的笑容不由愈发加深了几分,眯着双眼笑道:“据本宪所知,这东西------似乎出自李检讨的手笔?”
  “臬台莫要折辱在下!”李谦眼睛猛地瞪大,一脸‘憋屈’地看着他道:“商贾本末道,此等奇技淫巧,怎会出自我李谦这样的读书人之手?”
  装!你再给我装!
  陶晟有些恼了,这小子忒也狡猾,再这么和他聊下去,估计天黑都谈不出个结果来。当下只好放弃了这种打太极的婉转方式,径直开门见山道:“本宪的意思是,眼下杨家的状况,本宪倒是能帮上些小忙,只不过------”
  李谦闻言‘大喜’道:“臬台此话当真?”
  “自是不假------”对于他这突如其来的热切态度,陶晟一时也有些惊疑不定,总觉着这小子又会像那天一样老早就挖好了大坑,就等着自己往里跳呢!
  “如此,自是再好不过了!”李谦立即接口道:“那就请大宪速速下达命令吧,早一日得以重新开张,便能赚到更多的钱------”说着拍胸脯似的保证道:“大宪放心,事后杨家必有重谢!”
  陶晟心说你逗我呢?
  事后必有重谢这种空头支票,也敢拿到我面前来忽悠?最终你们的那份谢意到底会有多‘重’,可就说不准了。
  “咳咳------李检讨怕是没明白我的意思。”
  “明白明白!”李谦连连点头,笑脸盈然道:“大宪的意思我都懂!”说着便伸出三根手指头,当面比划了下。
  “大宪以为如何?”
  “三------”陶晟瞳孔猛然张大,略有些激动地看看李谦,转而视线又在屋内扫视了一圈,最终才压低了声音道:“三千两?”
  “啊?”李谦怔怔地看着他,十分夸张地瞪着一双眼睛道:“大宪是在开玩笑吧?三千两?把我给卖了都不够啊!”
  陶晟瞬间就明白了。
  他这是在打发叫花子呢!
  三百两虽然也不算少,可对于自己这样的一省大宪、按司主官来说,未免也太寒酸了吧?
  便是寻常的诉讼案件,只要呈交到了自己这儿,起价至少都是五百两!否则,别想涉案嫌疑人最终能毫发无伤地走出去------不存在的。
  其实按照他原本的打算,是试图通过作出一副欲将案子定为铁案的架势来诈唬李谦,迫他交出香皂配方的,但事情的发展显然有些出乎意料------这个年轻得有些过分的新科进士,居然具备自证清白的能力。
  这样一来,自己自然也就不好再胡乱构陷他了,否则案子一旦上达天听,难说圣上会更相信谁一些,而那朝中的靠山也未必就能保得住自己。
  事实上,陶晟心中一直都很清楚,若非赵家老早就将“压良为贱、奸污幼女”这种素来最为天子所痛恨的帽子,扣到了李谦的头上,他根本就动不了这位简在帝心的臣子。
  可即便如此,他也仍是不敢轻易坐实李谦的罪名。若是将来案子被提往京师刑部重审,再让对方给翻了案,那乐子可就大了。
  坦白说,陶晟不敢赌。
  杨家香皂生意的日进斗金场面,确实让他见了也有些眼红,但终归也只是赵家摆出来的一个局,让他发现了可钻的空子而已。因此一见局面陷入被动,他便选择了偃旗息鼓,稍稍退让一步------如果李谦识趣的话。
  很显然,李谦非常的不识趣。
  陶晟的退让,其实是想要从香皂生意中分得三两成利润,对方却只打算简单的给自己塞上一笔银子,便想安然过关,这委实有些异想天开。
  三千两银子不可谓不多,但对于陶晟来说,也确实算不上是一笔大数目,不过若是李谦能痛快一点、大方一点的话,倒也不是不能考虑,让杨家以五千两之数来平息此事。
  “你有两条路可走!”
  财神爷最终还是再一次的变了脸,他伸出两根指头比划了下,阴沉着张脸道:“要么让杨家出五千两摆平此事,要么------出让两成的利润,此外别无他途!”
  李谦见他现在完全丢掉了节操,身为一省臬台,居然敢当着面的向自己索贿,心中也不禁感到有些佩服------为何这会儿没有录音笔呢?
  你陶晟想得倒是挺美,栽赃陷害的人是你,到头来说要帮忙摆平事情的也是你!随口下达的一个命令,就足以解决所有的问题,你居然也好意思在这跟我狮子大开口,怎么不去明抢呢?
  既然人家都把话给挑明了,李谦自然也不好再避而不答,当下便冷冷地回道:“廉使这话,未免有些想当然了吧?”
  廉使本是按察使的一个雅称,但这样的称呼用在当下,显然嘲讽意味十足。陶晟目光一凝,微眯着眼冷冷地注视他道:“检讨有何高见?”
  “此事相信杨家自有能力处置,就不劳廉使费心了!”
  李谦很想好心地告诉他,自己刚才用手指头比划的并非是三百两,而是三十两------心中衡量一番,最终还是担心会激怒这位手掌重权的按察使,只好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陶晟见他话落便一拂袍袖,转身离开,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李谦!你当臬司衙门是你想来便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么?”
  “大人这话在下可就听不明白了。”李谦步伐一顿,回身笑道:“难不成,这按察使司还是修罗地狱不成?”
  “你如今身涉嫌疑,此案尚未审结,本宪可有说过放你离去?”陶晟冷笑道。
  “我一身清白,纵是眼下遭人构陷,廉使也无权扣押我吧?”李谦不轻不重地将他的话给顶了回去,并补充一句道:“大人可别忘了,我李谦不单只是今科进士,且还得过一纸翰林院的告身!”
  “那又如何?”陶晟此刻已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地要压下他的气焰,当即便回道:“天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本宪办案素来讲究公正二字,为何要看案犯的身份来处事?”
  “陶晟!”
  李谦这回也是真的火了,怒声相抗道:“你最好给我想清楚了,我李某人可不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亦不是能让你肆意下狱囚禁的会稽知县!我姓李,不姓凌!”
  啪!
  陶晟拍案而起,冷笑道:“那我今天倒要看看,你如何走出这臬司衙门!”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骚动,李谦一回头便发现,大门处已然围满了一帮凶神恶煞的差役,心下登时有些了然,敢情陶晟今日唱的竟是一出鸿门宴!
  “呵,廉使好大的派头!”
  “检讨过奖了。”
  “你待如何?”
  “自是将你收押候审。”
  “------”李谦不再出声,心中则在暗暗衡量,局面既然已经发展到了这般地步,自己是不是该亮出密旨了?
  给他陶晟再长一颗泼天的狗胆,都动不了自己这身负皇差、秘密办案之人。只是如此一来,就会提前把宋忠给暴露出来,将来一旦探案受阻,难说他不会跑到朱八八面前告上自己一状------
  顾将来,还是先顾及眼前,李谦一时也有些拿不定主意。
  不过他心里清楚的是,一旦自己身陷囹圄,事态便不可控制了,天知道陶晟在外面会如何联同赵家,通过各种肮脏的手段来坐实自己的罪名,最后再夺走香皂配方。
  相比之下,李谦其实更担心的是,他们会扩大打击面,牵连整个李家以及杭州府里所有和自己有关的人。
  算了,桥到桥头自然直,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眼前的困局却必须要立刻解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拿定了主意后,李谦正待探手入怀,取出那道密旨时,身后却是传来了一名差役的禀报之声。
  “启禀大宪,陈司李求见。”司李是推官的一个别称。
  陶晟闻言,目光狐疑地扫过李谦的脸,之后便径自出门而去。至于被他留在签押房里的李谦该如何处置,却是暂时没给出个交代。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