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09章 父子重聚

  再一次走出按察司大门时,时间刚过午后。眯眼望一眼头顶的烈日,李谦不觉全身一松,竟是有种终于得以逃出生天的庆幸。
  老实说,他并不愿与一省之臬台交恶,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不远处,前来迎接他和傻妞回去的,自然是子衿子佩这对孪生姐妹,不过令他感到有些愕然的是,此时车上下来一道身影,赫然正是兄长李孝!
  而在这之后,则是让兄长搀着缓缓下车的顽老头——李经纶。
  “爹------”
  “臭小子,你还有脸喊我爹?”李经纶板着张脸训斥一句,随后竟是嘴角略微一扬,意外地向他展露出一个淡笑的表情来。“出来就好,安然无恙就好。”
  简单的一句话,却是让李谦眼睛一酸,险些当众流出泪来。
  是啊,你平安就好,这才是世间父母对子女最为真实的关爱,不掺杂哪怕一丝丝的水分。望子成龙当然也会有,但真到了危急关头,他们最希望的还是子女能够平安无事。
  “孩儿不孝,让父亲挂心了。”
  李谦一脸动容地看着自己今生的父亲,一时竟是忘了把“妹妹”引荐给他。傻妞倒是表现得还不错,十分恭谨地向李经纶及李孝行了一礼后,便怯生生地站在了一旁。
  李经纶目光淡淡地打量了她一眼,点点头道:“好好好,是个乖巧懂礼的姑娘!晚些时候,为父再为你取个好名字。”
  ------
  ------
  回去的路上,李谦才知道在此之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使得陶晟放过了他。
  原来,当时王知县正坐在签押房里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立即开堂问案时,李经纶经小祝接引,径直入后衙见了他一面。
  人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话一般是不会错的。
  李经纶人老成精,虽极少与人有过大的争斗,分析局面的能力却是不弱。
  事实上,早在李谦被人诬告的当天,入城时偶然听闻此事的李孝便立即赶回了庄子里,将此事告知于他。
  李经纶得知事情的简单经过后,第一反应自然是李谦遭人泼了脏水。知子莫如父,自己生下来的混小子是个什么品性,他难道还不清楚吗?
  尽管李谦近来的变化很大,简直和以往判若两人,可归根结底,他的本性还是不坏的,如果不是见那张家幼女可怜,他又怎会将其收留?而且这一回和早年还不太一样,他连丫鬟都不要了,直接就认了个妹妹------
  老实说,李经纶一开始是有些难以接受的,毕竟那小丫头他连面都没见过,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认了个养女,这李家到底是谁说了算?
  不过后来想想,他又觉着先前在退婚一事上,自己终归是有些对不住儿子的------自打李谦离家出走后,外面便传出了许多风言风语,私下里都在议论李谦的不孝。
  但由于李经纶本人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这些议论也只是在私下里传而已,虽然李谦的声名会因此有些受损,却始终是无关大雅的。
  只是这样一来,倒是让李经纶心生几许愧疚了,毕竟事后反思起来,自己在此事上的处置,也有些欠妥之处。
  也正因如此,他才点头答应了下来,并写下了书契交给许杰。
  对于素来最在意名声的李经纶来说,有人往他们李家人身上泼污水,确实是让他很愤怒的。不过尽管心中焦急,他仍是耐着性子,打算看看自己这小儿子会如何去应对。
  当得知罪魁祸首赵家父子摊上了官司后,李经纶就知道,这是李谦的出手反击。
  只是谁都没想到,后来事情会脱出掌控,陶臬台竟是毫无投鼠忌器之感,居然决定立即开审李谦的案子------
  李经纶终于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了。
  他当机立断,立即就找来长子李孝商量,如何行事才能救出李谦。
  这年代的读书人,还真就没几个是彻头彻尾的书呆子,真要和人玩起心眼来,理论知识也是十分充足的。毕竟他们饱读诗书,闲暇时又通读了历史上的不少典故,虽说有些“纸上谈兵”之嫌,却终究是比普通人见识要更多些的。
  父子俩人商量了一夜,最终决定利用李谦在县衙里的关系,诈一诈这位陶臬台。
  于是乎,王知县在李经纶的点拨下,立即大张旗鼓地开堂问案,并以搜查之名点齐了人手,由壮班首领许杰出面,领着一帮差役浩浩荡荡地直扑城南赵家搜查凶器。
  这下可就炸了锅了,府衙及藩司这两个上级衙门有心出面阻止,奈何人王知县也是照着规矩办事,他们又有何理由公然阻拦?
  真要逼急了这个王大炮,搞不好他还会反过来扣你一顶包庇恶绅的帽子------
  陈推官这回可就真急眼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催着王知县办案,人家却是比他还要火急火燎,一副抢着要定下赵粮长杀人之罪的架势------这,对方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呀!难不成他们早就布好了这一局,赵家当真藏有杀人的凶器?
  他拿不定主意,便只好立即赶往臬司,向陶晟汇报情况去了。
  这一回,陶晟也是真就不敢再赌了。毕竟,赵家一旦真在自己辖下出了事,且还是因为自己的推波助澜才酿成的恶果,他也顶不住京城傅家的怒火啊。
  所以在见过陈推官,得知了这么个情况后,按察使大人也只好乖乖认怂了。之后他也没有再去见过李谦,只吩咐下属将人给放了出去------
  一路上,李经纶一直都在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尽量避免提及那个令父子俩都感到不太愉快的话题。
  自然便是李谦的婚事。
  只是到了如今,此事已断无再更改的可能,因此回到李谦在西湖边的住所后,他仍是当面提起了这件事情。
  “你年纪也老大不小了,与林家闺女的婚事,也该提上日程了。”李经纶目光紧紧地盯着儿子,心中其实也是有些紧张的,他担心李谦会再一次提出退婚的请求。
  然而,李谦的反应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只愣了愣后便笑着点头道:“好啊,全凭父亲做主便是!”
  “呃------”李经纶愕然片刻,然后一脸狐疑地看着他道:“你不反对了?”
  “为何要反对?”李谦眨眨眼道。
  “哼!”李经纶轻哼一声,有些恼怒地问道:“那么,为何你先前会如此激烈地反对此事?甚至不惜为此反出家门?”
  “父亲岂能如此冤枉孩儿!”李谦朝他扔去一记嗔怪的眼神,可把老人家给恶心坏了,他却一脸无辜地自辩道:“谁?谁反出家门了?那可是忤逆不孝,孩儿又怎会干出那等混账事来?”
  “------”不单是李经纶,就连边上坐着的大哥李孝都感到特别无语,心说你小子这脸皮堪称厚比城墙呀!
  “我这就打死你个小混账!”
  李经纶已经是让他给气坏了,话落便作势欲打,可李谦又哪是那逆来顺受的愚孝之人?
  当下,他忙侧身躲开,不过也确实担心会让年迈的老父气坏了身子,只好老老实实地交代了事情的“真相”。
  父兄二人这才了然,敢情这小子不喜欢让家里给他挑媳妇,反而自个儿稀里糊涂地跑出去勾搭上了未婚妻------
  俩人听得惊奇不已,末了李经纶指着他笑骂道:“你小子不挺能的吗?怎么,这回你那些小伎俩也不管用了?”
  “终究是逃不过命中注定------”李谦假模假样地轻叹上一声,转而又有些不放心地问道:“父亲觉得,他们林家会答应尽快完婚么?”
  “自古姻缘皆由天定,月老的红线总是不会牵错了的------”李经纶深表赞同地轻轻颌首。
  许是今天儿子成功脱困的缘故,又或是李谦答应得比较痛快的原因。总之,李经纶当下的心情特别愉悦,少有的不板着面孔装严肃,脸上的笑容也从未间断过。
  “林家那边你大可放心,他们再是不要脸皮,也不会做出二次悔婚之事!”他一手捋着花白的胡须,看着儿子笑吟吟地道:“倒是你,可得加把劲儿了,趁着我还能抱得动孙子,赶紧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出来!”
  “呃------”
  李谦心说我的爹,您也用不着如此着急吧?婚事能不能尽早办都还另说呢!
  事实上,他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眼下李赵两家交恶,局势已是势同水火,加上又惹上了陶晟这么一位臬台,甚至是将整个杭州官场都给得罪了个遍------依着自己那未来老丈人的尿性,难说不会反悔。
  不过现如今,李家早就掌握了主动权,相信林北冀纵是心中万般不愿,也是不好再提出退婚了。
  当然,他们其实也犯不着再退婚,只需再拖延上些时日,看看最终的结果就行。
  一旦李家被整垮,这婚姻一事,自然也就可以当作不存在了。
  李经纶没有在儿子这里多待的打算,因此只是稍坐片刻便说要去林家拜访,看看什么时候能把婚期定下。李谦对此并没抱什么希望,但由于深知倔老头的脾气,所以也没敢当着面去泼父亲的冷水,只能是由着他去试试林家的态度了。
  临走时,李经纶还特意郑重地嘱咐了他一句,让他不要再轻易去招惹赵家,虽说两家的矛盾已然不可化解,但还是得避免与对方发生直接冲突的。
  李谦听得暗暗撇嘴,很想告诉父亲,您这话说得有些晚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