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12章 花魁梳拢

  李谦当然知道,父亲急着催自己回去的原因。想来,也无非就因为婚事没能定下来,才想着让自己回去给他充当出气桶罢了。
  林北冀的反应,可以说让他给预测得分毫不差的,李经纶那天虽是没有吃上闭门羹,却也着实碰了根软钉子。
  有了先前那场退婚的闹剧,林家这一回倒是没脸再提退婚之事了,只找了种种理由来搪塞敷衍,便是连自家闺女年纪尚小这种烂借口都能扯得出来,足可见林北冀脸皮之厚度,堪比城墙。
  林秋芸正值二八芳华,若是放在后世可能还在就读高中,确实年龄还偏小了些。可在这个年代里,十六七岁的大姑娘还没嫁出去的话,就真算得上是“晚婚”了。
  眼下大明立国不足三十年,经历过元末战火,人口自然是会大幅度锐减的,因此早在洪武初年,朱元璋就曾颁布过法令,规定民间嫁娶年龄分别为男子十六,女子十四。而如果女子到了十五岁还未出嫁的话,官府也是会对这家人进行罚款的。
  再往上拖到二十岁还不嫁,官府可就不会和你客气了,自有官媒亲自上门来为你进行强制婚配。
  那时可就真没得给你挑了,“大龄剩男”基本不会出在大户之家,想要门当户对或是攀上高枝儿可不容易,剩下的基本全是歪瓜裂枣,要相貌没相貌,要人品没人品,要家境没家境的,简称“三无人员”。
  只不过,官府的强制婚配措施,其实最主要针对的是女子,男子们则压根就不需要他们来操心,也不打算去操这份闲心。
  毕竟无论哪个年代,都无一例外的存在着男女比例严重不均的现象,不是男人们不想娶,而是你压根就找不出那么多姑娘来分配给他们------
  当然,大户人家也都不傻,通常会事先定下一门不错的亲事,哪怕是让闺女晚个三两年出嫁都成。有了婚约在身,他们再面对官府时可就底气十足了。
  差爷您看,我这不也着急么,可这婚姻大事哪能如此草率?不说要十里红妆,风风光光大操大办,怎么着也得遵循古礼,三媒六聘吧?而且这婚期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定下的,不得先配过了八字,然后再找人择选黄道吉日么?
  与其说这年头女子结婚的年龄早,倒不如说是他们订婚的年龄较早,通常十四五岁就许了人家,但真正出嫁的时间,则大都会延后个三两年。
  这里指的并非所有人家,而是那少数的大户之家。
  寻常百姓家,基本上是只要一到年龄,就急着把闺女给嫁出去了,主要是因为家里粮食不多,养不起那么多口人,也交不起那一笔晚婚的罚款。
  所以说,林北冀分明是不想现在就嫁女儿,才会在那瞎扯淡。
  普通人家的女子到了林秋芸这年龄,怕是娃儿都该生下一窝了,他居然还好意思涎着张老脸说自家闺女年纪小------
  李经纶很生气,不单只气愤于林北冀的不厚道,更让他恨铁不成钢的是自家儿子的不争气。
  好好的一个两榜进士,偏是让他辞了告身,回乡过起了悠闲养老的日子,他这才多大的年纪,就如此暮气沉沉了?年轻人该有的争强好胜和进取之心呢?
  李经纶越想就越是生气,毕竟这一桩被暂时搁置下来的婚事,归根结底都是由李谦的致仕所引起的,说他是罪魁祸首都不算过分!
  结果呢?
  自己都没跟他计较这事儿了,他反还表现得很不上心,竟是连回来和自己商量的兴趣都欠奉。也不知当年怎会一时兴起,生下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小混蛋来,让人为他操碎了心。
  于是乎,这个倔强的老头便像是催命一般,每天都派人进城来催李谦回去,甚至还为此动了真火。
  李谦不得不怀疑,自己今日如果再不“听宣”的话,怕是会像当年的岳飞一样,被连下十二道“金牌”紧急召回------
  无奈之下,李谦只好让人备车,匆匆赶回。
  回来后,李谦先是让父亲给逮到书房里狠批了一顿,而后李经纶才提议,让他亲自登林家的门,把婚期先给定下来,最好是能在年底前完婚。
  对此,李谦很是无语,心说他林家现在是铁了心的要拖上一拖的,我这两榜进士就算真去了也不管用啊!
  现在问题的关键,其实已经不在李林两家身上,而在于赵家接下来是会继续吃瘪,还是斗垮李家。
  一想到这里,李谦又觉得有些好笑。不知不觉间,自己的婚姻大事竟是受到了一场争斗的左右,这未免也太荒诞了吧?
  李经纶见他默不作声,神思不属,当即便有些恼怒地抬高了音量:“我说的你都听到了没?明日一早,你便带上厚礼进城,往林家走一趟!”
  “------”
  这倔老头说话总是那么不容拒绝,自己好歹也是行过弱冠之礼的成年人了好不好,而且还是个高中两榜的进士老爷,难道他就不该征询一下自己的意见?
  “怎么,你不愿去?”李经纶脸色一沉。
  “倒也不是孩儿不想去,只是------”李谦望他一眼,小意道:“咱们也犯不着对此事如此热衷啊!爹,我今年可才二十岁,还年轻着呢!”
  “年轻?”一提起他的年龄,李经纶就来气,“你身上哪还有一点年轻人该有的样子?整日里暮气沉沉的,除了睡还是睡,我就没见你干一件正事!”
  李谦感到有些委屈,谁不干正事了?你儿子我现在可是身负秘密皇差的!
  “爹,我觉着吧,这事儿它也急不来,倒不如再耐心等上些时日------我估摸着,短则一月,多则三两月的功夫,林家那边自会有回音。”
  “你想对付赵家?”李经纶立即就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略微眯了眯眼,接着又缓缓摇头道:“万不可轻举妄动,赵家的背景可不简单!为父劝你一句,与那赵家公子矛盾,能放下就放下吧。”
  “爹爹当真以为,他们赵家会放过我?”李谦反问道。
  李经纶略一迟疑,再一次缓缓摇头道:“不会------”
  不待李谦接话,他继续说道:“但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不轻易招惹他们,遇事能避则避,有这进士身份的庇佑,平日里再小心谨慎着些,想来他赵家就是再势大,也没法拿你怎样!”顿一顿,犹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所以你这些日子就给我安分着些,莫要再跑出去惹事!”
  “------”
  李谦心知这倔老头的脾气,倒也懒得再去多说,因此只是敷衍地点了点头,心中却对李经纶的话很是不以为然。
  在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他与赵鹏已经发生过多次冲突,且一次比一次还要来得更加剧烈,矛盾越结越深。依着对方那向来睚眦必报的性子,单是自己让许杰打的那五十板子,就足够让这个二世祖记恨上一辈子了,哪还有相安无事的可能?
  李经纶当然看出了他的敷衍态度,心中暗暗一叹,连同着让他上林家拜访的想法也一并打消了。
  儿子毕竟是已经长大成人了,且还取得进士功名,遇事能有主见也不完全是坏事,如果事事都还照着自己这父亲的意愿去做,那么他这辈子就注定不会有太大的出息了。
  事实上,急着让李谦回来,并非单纯只为了那桩亲事,他心中认为更重要的,其实是后日妻子的忌辰。
  以往每年的六月初十,李经纶都会带着全家人上坟拜祭,最后还会单独留下,陪着早已阴阳两隔的亡妻说上好长时间的话,叙述着这一年下来,一双儿子又有了多大的进步,小儿子又考上了何等功名,如今取得了多大的成就等等,总之是无话不谈,犹如妻子仍在世时一般分享着自己心中的喜悦,直至天黑方才赶回。
  李谦其实对这一块的记忆比较模糊,毕竟那是被强塞进脑海里的东西,原本就不属于自己。因此经父亲一提醒,才想起了这么个日子来。
  再怎么说,如今占据着这副身体的人是自己,血脉里隐隐流动着的亲情同样也是不可分割的,这段时间以来,他已经逐渐适应并融入了这个时代,心中也慢慢认可了自己的新身份,甚至再一次见到李家父子俩人时,就连最初的那股生疏感都淡去了不少。
  话题一转到亡故的母亲身上,父子俩突然都变得沉默了起来,气氛一时也为之凝重许多。
  相比李经纶来说,李谦心底的沉重之感更甚。真正意义上来讲,他亡故的亲人可不只一个,前世惨遭车祸丧生的父母双亲,还有这一世对他分外疼爱的娘亲。
  封锁在内心深处的那些场景,有关三个人、两个世界的记忆此刻都一一在脑海中浮现。记忆不断的倒带,如同电影回放般纷乱呈现,袭扰他的心头------
  ------
  ------
  待在庄里的这两天,倒是没有人再来打扰过李谦。第三天一大清早,李家众人匆匆吃过了早饭后,就一齐乘了车子去往坟葬区。
  拜祭过妻子后,一脸怅然的李经纶如同往年般一人独自留下,挥挥手便让其余人先行回家了。
  李谦和兄长李孝领着众人回来时,时间早就过了午后。索性无事,他便让人搬了张湘妃竹塌到院子里的树荫下躺着,躺了半天却怎么都睡不着------
  苦思良久,李谦才醒悟过来,敢情自己是睡惯了摇椅,又犯了认床的毛病。
  正琢磨着该不该立刻找人再打造一张摇椅,专门放在家里以供自己休憩时,一名小厮过来禀报,宋忠那个老流氓又找上门来了。
  李谦知道这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他来了,就代表自己的清闲日子也要暂时结束了。
  然而,让李谦都感到有些意外的是,宋忠开口的头一句话,居然不是什么正事,而是坊间正在热议的花魁大赛一事。
  花魁大赛的决赛已经结束了,只不过当时李谦官司缠身,无暇去关注这件热闹事,但结果还是知道的。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在赵家的鼎力支持,以及柳如烟的正常发挥下,她轻易便夺下了本届的杭州府花魁这一名头,身价暴涨------
  “花魁?梳拢?怎么可能?”李谦一连发出三个问句,蹙眉看着他道:“春风一笑楼连同赵家,花了那么大价钱砸出来的台柱子,钱都还没赚回来呢,就要挂牌梳拢,舍了这清倌人的身份,这花魁的名头可就不值钱了!”
  所谓挂牌梳拢,指的是青楼里的清倌人长大成人,正式挂牌接客的开喜仪式。
  由于是第一次,寻芳客们自然是趋之若鹜的。在当天夜里,往往会经过一轮激烈的竞价,出价最高者,则可成为姑娘的头一位入幕之宾。
  李谦一脸‘你别拿我当三岁小孩’的表情,语气颇为不满地道:“我说宋检校,宋千户,宋特务,你最近是不是闲得蛋疼,才跑来扰我清闲,还给我讲了这么个笑话?我实话实说你也别生气,这个笑话一点儿都不好笑。”
  “------”
  虽然没听懂何谓‘蛋疼’,何谓‘特务’,但宋忠知道那绝对不是什么好话,强忍住一把将他从椅子上拖下来暴揍一顿的冲动,解释道:“确实是这么回事,花魁大赛还未结束,春风一笑楼便已经放出了这个消息,想来不会有假,你怎么看?”
  李谦觉得自己突然就成了‘元芳’,有些不太想接这话。
  不过认真打量了宋忠半晌,见对方始终一脸严肃的模样,他这才意识到了些什么,忙问道:“你是想说,此中必有古怪?”
  “此事确实有些蹊跷。”
  宋忠点点头,继续说道:“青楼生意,素来走的是细水长流的路子,一个有着清白之身的清倌人,显然要更受欢客青睐一些,长期经营下来,能赚到的钱也要多出不少,而一旦举行过梳拢仪式,姑娘的身价则必然会降下来不少------试想,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还有甚新鲜之处?”
  “那么,你的意思是,他们的行为如此反常,用意必然不太单纯?”
  李谦心说我还是太年轻了,这个老流氓特意来找自己,准没好事!不过想想也是这么个理,一位杭州锦衣卫的总头头,总不能是专程上门来找自己闲话家常,聊聊烟街柳巷里的风流韵事吧?
  宋忠向他投来一道赞赏的目光,继续推理道:“新任花魁的挂牌梳拢,固然能引得不少富商巨贾竞相出价,最终的价码定然也不低,足够他们捞一笔狠的了,可这根本就是九牛一毛,只要柳如烟保持着如今的身价,不消半年功夫,便能赚回几倍的梳拢钱了------可想而知,他们的目的不光是为钱,或者也可以说是不单只为了钱!”
  李谦不得不承认,这一刻的宋忠,非常的------狄仁杰!
  ------
  ------
  (PS:四千多字大章奉上,明天上架,还望诸君多多支持,感激不尽!)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