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14章 万贯家财为红颜?
收税的工作十分繁琐,不过小祝对于一些环节还是印象颇深的,且还因为事先得过先生的叮嘱,所以观察时自然也就格外的认真。
  
  一见赵粮长收税时居然没有采用‘踢斛淋尖’的法子,他心中不由得暗暗惊奇,脸上一时没控制好,禁不住表现出了些许异样来。
  
  赵员外惯于察言观色,一见他这反应,嘴角不由得狠狠一抽,心说这他娘的算是怎么回事?有了李谦的掣肘,自己平白少了一项收入不说,该给的钱还得一分不少的给这书办,否则难保他要刁难自己------这真是进退不得了。
  
  “呵呵,小官人大可放心,‘呆出息’一分不会少你的。”赵员外很肉痛,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而是靠着自己一身本事一分分挣回来的。若非必要,谁愿意自己少拿,还多分给别人?
  
  小祝也算是衙门里的老人了,当然听得懂‘呆出息’这样的行话,意思是陋规常例。他知道这些钱即便是自己不收,最终也只能是进了赵粮长的腰包,得不偿失。不过他到底还是有些脸嫩,毕竟以往外出公干的机会不多,所以笑得有些腼腆------
  
  先生说得果然没错,赵公正现在对自己确实颇为忌惮。
  
  一天下来,他发现其实赵粮长拿到的粮食也少不到哪里去,尽管少了‘踢斛淋尖’这么一个花头,其他吃相还算好看的花样还是不少的。
  
  首先是赋率问题,照规定,百姓要按田产、财富和人口分为三等九则。
  
  等级越低的人家税率越低,等级高的,则税率相应的也会比较高。下等户最低三十税一,上等户最高十税一,上下相差竟然达到了三倍------所以百姓们通常比较低调谦逊,家有良田千亩的偏要说自己只是中等人家,家有百亩田产的,则多以下等户来自居。
  
  总的来说,大明朝的赋税是不高的,因为户等可以暗箱操作,通过行贿官府来把自己的户等定得更低一些,这样便能少交税了------
  
  其次是‘收解两账’,赵粮长用的是官府核定的白册解,收时则用的是自己的私册,最后交上去的税粮,实际上只有征收时的八成,余下两成自然全进了他的腰包------不过真要论起来,阖县的百姓大都还得感谢他,为什么呢?
  
  因为百姓们其实瞒报了不少户口,大明立国至今,经过二十来年的休养生息,人口其实早就增长了不少,但为了避税,大都隐匿不报,当了黑户。
  
  所以严格来说,百姓们交上来的税粮其实也是很少很少的,只需比户籍上规定的多出一些,用来喂饱地方官府和粮长们就行。
  
  他们又哪里会明白,当这种损公肥私的现象愈发猖獗后,士绅阶层和官府及粮长三者之间,普遍存在了互相勾结后,得以免税的田地将会越来越多,而最终受到盘剥最厉害的,也就只剩下他们这些最底层的老百姓了------当然,这会儿还是洪武初年,弊端虽有,却还不甚明显,所以察觉到这一点的人确实不多。
  
  此外还有便是过秤时,用太潮压秤的说法来实现多收,以及各种名目的加派。当然,随行监督的户房书吏,也是能从中得到许多好处的------区别就是粮长们吃肉,他们喝汤。
  
  小祝的钱拿得还算安心,毕竟当差的全指望这些肥差来发财,你改变不了这样的体制,又想摆出一副清廉的架势,最终苦的也只能是自己。而且,先生奉行的也是“水至清则无鱼”的法则,对于这方面并不愿意多加干预------
  
  完税后天已擦黑,赵员外十分客气地要邀请小祝到家里吃饭,却让他给拒绝了。一丝不苟地监督粮食入了库,待仓库的铁门上了大锁后方才离开。
  
  ------
  
  ------
  
  当八天的收税工作全都完成后,小祝连家都没来得及回,连夜就赶往了李谦的住宅。
  
  李谦听了他对整个过程的汇报,负手在书房里踱步许久,一条条过滤下来后才惊讶的发现,赵员外此次对自己提防得十分厉害,愣是不留有任何把柄给自己抓,吃相非常优雅,且循的都是官府默认下的‘老规矩’,牵一发就会动全身------
  
  原本按照他的打算,还想在税粮收讫后,便着手对付赵家来着,契机则是从夏税中找,结果竟是没找到------这就不太好办了,且眼下已是六月中旬,税粮还要由赵员外负责押解赴京,若是现在才去想其他办法,从别的方面入手的话,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而且,自己现在还有个比较重要的任务,即着手准备明晚的花魁竞争------
  
  罢了,就由着他再嚣张些时日,待七月底再说。
  
  当着面,李谦倒也不好去问小祝此次捞了多少油水,有些事情彼此心知肚明就好,问多了反而不受人待见------在前世的职场生涯当中,他就已经领悟了这一点。
  
  ------
  
  ------
  
  翌日一早,杨清便上门来了,不消说,自然是给李谦送钱来的。
  
  李谦其实并不清楚,一位花魁的梳拢价格最高能达到多少,因为这东西就跟后世的拍卖差不多,对手一怒之下,搞不好就会不惜开出天价来,只为了能挫一挫你的锐气------这一点,其实和网络上的打赏主播也差不多,名义上是狎妓,实则也是富人间的一种斗富节目。
  
  宋忠交给他的任务是必须要完成的,否则到时搞不好他会把查案不利的责任全都推给自己,谁让人家是锦衣卫呢?
  
  而赵员外的真实目的又不得而知,莫说是赵员外,李谦连锦衣卫是怎么查到赵家头上去的都不清楚,因为宋忠不可能会把查案进度向他作禀报。
  
  所以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赵员外愿意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志在必得却是可想而知的,且还提前和春风一笑楼通过了气儿。否则花魁梳拢为何要定在明晚,恰好在税粮收讫之后?
  
  而赵家的家底------少说得有十万贯之数,虽不至于全拿出来,震慑力却是不小的。因此,此次柳如烟的花魁梳拢仪式,很多欢客们其实是抱着看看热闹的想法去的,随口喊喊价试试,发现不行后也绝不打肿脸充胖子。
  
  在这种事情上,李谦是不敢找家里要钱的,甚至是连说都不敢提前说,否则难保父亲会一怒之下,把自己关了禁闭------
  
  所以直到现在,除了杨清一人以外,还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会去竞价花魁。当然,估摸着明天午后,春风一笑楼便会放出消息来了------说出来可能都没人会信,参与花魁竞价者,居然还需要提前报名!
  
  书房里,一名丫鬟奉上茶水后,李谦便挥挥手支退了她,并叮嘱她守在院子里,别让任何人靠近------
  
  继而,他压低了声音看向杨清道:“怎么样,你能拿出多少?”
  
  香皂生意停了些时日,加上受过此前质量风波的影响,如今的销量并不像刚开张时那么火爆,不过也是一天天逐渐有所好转,钱还是能赚到不少的。
  
  从头一天开张到现在,李谦靠着这门生意,倒是足足分到了三千两银子。但这明显是不够的,所以他才要找杨清借钱。
  
  他心里何尝不明白,这笔钱一出去,锦衣卫基本是不负责给报销的,顶多能在以后给予些特权和便利。然后,自己当然也可凭借手中的权力,一点点的把钱给赚回来------
  
  杨清从两边袖子里,衣裳前襟里,甚至是鞋底下都各抽出了一沓宝钞,然后放在桌上,足足堆起了一大摞------
  
  李谦看得有些眼直,却听杨清说道:“总共是三万贯钞,你也别嫌少,这可是我全部的身家了,多了得找家里要------可不说清楚用往何处的话,我爹他也是不会答应的。”
  
  三万贯还叫少------折合起来,那可是足足有一万二千两银子了,啥叫万贯家财?杨大公子就是这样的人物,还不算上他老爹的钱!
  
  李谦此刻甚至都有些后悔了,为什么以前不多敲诈他一点呢?
  
  杨清见他默然不答,以为他还嫌少,忍不住提议道:“要不,我和沈兄去说说,让他把手上那一万贯钞也借给你?”
  
  李谦其实是在心算,这一万二千两加上自己手中的几千两,究竟够不够用。听了杨清的话后,他细细一琢磨,才点点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就这么办吧。”
  
  “------”杨清闻言也有些愕然了,禁不住问道:“仲卿兄,你莫不是疯了吧?为了一个小小的青楼艺伎,且还不是为她赎身,纳回家里做妾室,纯粹只是风流一宿而已,犯得着花那么大价钱吗?”
  
  也难怪,李谦没法告诉他自己这么做的真实目的,因此他只能按照常理去看待这件事情。两万贯的花魁梳拢价位,杨清是真没见过,不想让他打开视野的人,居然会是李谦,会是这个曾经亲口说过“柳如烟不过尔尔”,并贬其为‘庸脂俗粉’的杭州第一纨绔!
  
  现在想想,人家这才真叫大手笔,为心上人一掷万金眼都不带眨一下的,难道还当不起这杭州第一纨绔的称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