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16章 真的是他!
    李仲卿要竞价花魁了!
  
      当这个消息从春风一笑楼里传出来时,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杭州城里瞬间就炸了锅。
  
      当时,鸨母满堂春甚至还当着众人的面,一连问了那李家下人三遍:“你家官人没在开玩笑?”
  
      然而当她得到了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回答后,头一个反应是有些为难。毕竟,此事存在着一些外人所不知道的内幕。
  
      后来又一想,反正那李家再怎么争都争不过赵家,倒不如借着这位大才子的名气来炒作一番,非但能引来更多人,进而抬高今晚的梳拢价格,还能借此机会让春风一笑楼的知名度再上一个台阶。
  
      于是,她便一脸欢天喜地的吩咐了楼里的几名下人,赶快把这条重大新闻传播出去,造成的轰动效果越大越好。
  
      当然了,最先得知此事的不是外人,而是后方院里的那些姑娘们。
  
      “什么?李大官人也要参与今晚的竞价?这怎么可能?”一位年轻的红姑娘表示质疑。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男人啊,都是生来就喜欢采蜜的蜜蜂,见了娇艳的花朵,哪还有不上赶着往前凑的道理?”一位浓妆艳抹,举止异常妖娆勾人的姑娘反驳道:“你也不瞧瞧,人和如烟妹妹是个什么关系?那首《鬓云松令》不就是他送的么?”
  
      另一位姑娘接话道:“那也不对,谁不晓得李官人曾直闯入过如烟的闺阁?那日他言行举止颇为轻浮不说,最后甚至还当着如烟的面儿,评她为‘庸脂俗粉’,又怎可能会参与今晚的梳拢仪式?”
  
      “哼哼,男人不都是虚伪的么?嘴上把你贬得一文不值,实则心里边都在想着,该用怎样的花言巧语,才能哄得你心花盛放,甘愿自荐枕席,与他共度春宵呢------”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古今皆是如此。
  
      整个春风一笑楼上上下下,无论是当红的姑娘,还是她们的贴身侍婢,都三三两两的围到了一起,七嘴八舌的在纷纷议论着,并发表着各自不同的观点。
  
      与大多数不知内情的人不同的是,后方小院里的清倌人们。
  
      尽管她们对此也感到有些惊讶,却并不像其他人那般表现出颇为浓厚的谈兴。因为这些个姑娘们心里大都明白,今晚的最终结果,不会因任何事情的发生而改变。
  
      不过再怎么说,这件消息都算是来得比较及时的,迅速就将姑娘们那先前曾受过感染的怅然情绪给驱散得一干二净了。
  
      可不是么?她柳如烟终究还是与和自己等人不一样的,夺了花魁不说,还博得了一位大才子的青睐------杭州府里的才子其实有很多,可这进士出身,得天子赞誉的才子就那么一个啊!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个人哟------
  
      哐啷------
  
      二楼的美人靠上,两位清倌人正随口谈论着此事时,猛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刺耳的声响,回头一看才发现是柳儿手里的铜盆失手掉到了地上,盆里边的水都洒了一地。
  
      一人正准备开口教训一句,却见她此刻仿佛突然从愕然中回过神来,脸色一喜,随即便一阵风般的冲向了自家小姐柳如烟的房间。
  
      “小姐小姐,喜事喜事,天大的喜事------”
  
      心里太过激动,以致于柳儿也有些口不择言,总之是一通瞎喊着闯进了房间。
  
      废了好大的功夫,她才算是把意思清楚明白的传达到了自家小姐的耳朵里,并一脸雀跃的道:“小姐小姐,真想不到,李公子当真已经不再计较先前之事了,而且这回还愿意出手帮您呢!”
  
      初闻此事的柳如烟,脸上的表情同样十分精彩,心中一时也说不上来是个什么滋味儿。
  
      喜悦吧,是有一点儿的,毕竟在这个时候,李谦这么一个杭州本地很有份量的人物会跑出来搅局,难说不是奔自己来的。可她心里也实在是怀疑,这个男人应该也没怀太多善意,多半还是冲着自己的身子来的------
  
      不过总的来说,在这令人近乎绝望的局面下,有个人愿意为自己‘挺身而出’,这辈子也算是值了。尽管她明知道,李谦的出手,于今晚的结果亦不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这个夏日炎炎的午后,杭州城里的热议头条,突然就从花魁梳拢转到了李谦身上。
  
      士林中,坊巷间,酒楼里,茶馆内,人人都在争论着这件事,大多数人都觉得这是假的,春风一笑楼分明是在借着李仲卿的名气炒作,李大官人这是被捆绑营销了------
  
      谁都知道,只要这位醉心田园的乡宦愿意,想要再度入朝为官并非难事,犯不着为个风月女子而沾上污名,以致于影响风评,平白增加将来被起复的难度。
  
      不过少数的反对派就说了,他李谦身上的污点难道还少了么?瞧瞧这几个月来,他都闹出了多大的动静?
  
      两方各执一词,展开了一场场口水大战,颇有些当年诸葛武侯舌战群儒的味道。
  
      有些赌坊里甚至还开起了盘口,不但赌李谦今晚是否会出现在春风一笑楼争夺花魁,还特别开出了个一赔百赔率的赌注,押李谦今晚能否最终胜出,进而得偿所愿,抱得美人归------
  
      事实上,这根本就是毫无悬念的事情。这些开赌坊的东家们,消息可都灵通得很,哪能不从一些旁人所不知道的内情中,判定出今晚的最后结果来?
  
      惹火朝天的争论一直持续到了晚上。
  
      当李家的车马拐入柳翠巷那一刻,路边的茶聊酒肆里,不少赌徒们心都碎了一地,他们押的可是李谦今晚不会出现!可他来了,他终究还是来了,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丝顾虑------
  
      ------
  
      ------
  
      天下青楼,大都归教坊司所管辖,又有官办私营之分。
  
      官办的妓馆往往不多,早年朱元璋曾在金陵秦淮河畔开设有“大院”,本意是鼓励商贾人士花钱玩乐,进而增加国家税收,但后来他老人家发现,留恋于秦楼楚馆间最多的往往不是什么富商巨贾,而是下朝后的官员------
  
      为此,他曾一度严令禁止官吏宿娼,还撤销了官妓。
  
      但这种事情又如何能完全禁绝?天子脚下,官员们尚且收敛一些,要么是便服出门去喝喝花酒,要么就是豢养**,行那分桃断袖之事------不能宿娼嘛,我好男风总不成问题了吧?历代先贤,上到列国诸侯,下至文人士子,还曾以此为风雅之事呢!
  
      而且这一条禁令,虽也对士人做出了严格规定,奈何每届科考士子人数太多,纵是朝廷真有心想管也管不过来。总不能派人日夜蹲守在青楼门前,逮着个人就迫他亮出名刺,盘问是否怀有功名在身吧?
  
      更让老朱头疼的是,国营妓馆撤销后,民间的私营妓馆却徒然间兴盛了起来,没过得几年,竟是开遍了整个金陵帝都,且还都喜欢集中开在贡院考场附近------
  
      为此朝廷曾一度严打,结果收效甚微,最终老朱做出决定,将私营妓馆也纳入教坊司管辖之内,但‘官吏不得宿娼’的条例却仍是存在着的。
  
      只不过人人心里都明白,这无非是又一废纸般的条文罢了,如同洪武五年曾颁布过的‘禁止庶民私蓄奴仆’一般。
  
      春风一笑楼便属于一家私营妓馆,但名下所有乐人,都受金陵教坊司所辖。
  
      杭州素来繁华,且又不在天子脚下,因此地方官们尽管对风月场所有些避讳,但那也只是处于明面上的,不少官老爷其实暗地里都是各家青楼的贵客,偶尔闲暇时出来玩乐,也大都表现得异常低调,以免让哪个不识好歹的家伙当面给‘认’出来。
  
      掌灯时分,春风一笑楼张灯结彩,宾客如云。
  
      其实以往时候,但凡梳拢仪式,一般都是好几位姑娘同时开喜的。也惟有如此,才能同时引来各方欢客,聚集一处进行激烈的竞价角逐------光是那高昂的报名费用,楼里就能小赚一笔了。
  
      不过花魁的梳拢,显然热度已经足够,不需要再安排其他姑娘同时竞价,否则她一出现便是全场的焦点,成了今晚的红花,相比之下,其他的姑娘就难免要黯然失色,沦为落叶了。
  
      李谦刚一进门,就看到一派乱哄哄的场面,那些文人士子们倒还表现得挺温文尔雅的,与同来的几位好友各自聚在一块儿低声谈笑。而那些暴发户和土财主们则不然,开口闭口全是嚷嚷着让人赶紧把花魁给请出来瞧瞧,表现得颇为急色。
  
      接待过李谦两回的龟公一眼就认出了他,忙陪着笑脸迎了上来,问道:“李公子可是想要间楼上视线最佳的雅间?”
  
      “哟嗬,你倒是挺聪明的嘛!”李谦向他投去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随即便跟着他往前走去,从边上木制的阶梯径直上了二楼。
  
      他的名气实在太大,尽管平日里深居简出,却仍有人不经意间一扫,便认出了他的背影。
  
      “子安兄快看,那人可是李仲卿?”
  
      “李仲卿?他今晚还真来了不成?”被唤为‘子安兄’的年轻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恰好见到李谦的背影消失于拐角处,登时惊呼出声。
  
      “真的是他?!!”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