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17章 狗狗,我们走!
圆月当空,府城李家大院里,子衿子佩姐妹俩人正坐在院子里щww..lā
  
  李家三小姐,也就是以前的傻妞如今的李冰凝,则是蹲在她们边上不远处,和一条小狗狗正在玩耍。她将一个模样精致,里头装着几块小石子的香囊远远抛了出去,然后又让几个月大的小狗跑出去叼回来,如此反复------就这么一个无聊的游戏,她自个儿竟是乐此不疲的玩了大半个时辰,到了这会儿还依然沉浸其中。
  
  玩的人不烦,看的人倒是有些不耐烦了,子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
  
  “姐,她好幼稚喔!”
  
  “怎么说话呢?没个规矩!”子衿小声责斥道:“咱们是下人,下人就得本分着些!平日里少爷宠着咱们,那也是咱们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切不可恃宠而骄------”
  
  “好啦好啦,人家又不是不明白!啰啰嗦嗦的,真烦人!”子佩一脸不耐的道。
  
  “嗬!翅膀长硬了还?”子衿板起脸来,长姐威势尽显,“你是不是觉着,有少爷护着你,我就教训不了你了?”
  
  “哼!不就比我早生了那么小小会儿么,有啥可神气的!”子佩不服气道:“还当我真怕了你不成?”
  
  “你说什么?!!”
  
  子衿这下可是真有些恼了,脸色一沉道:“我看你近来是愈加无法无天了!少爷由着你耍小性子,我还管不了你了?”说着身子便往前一扑,俩手径直往妹妹身侧儿戳去。
  
  子佩开始还很嚣张的欲还击,但很快就败下阵来,她终究是比姐姐要更加怕痒的。
  
  “哎呀------姐!哎呀哎呀姐------姐姐,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拼命将身子往后缩着,一边连声求饶道:“姐姐饶命啊,别------别挠了,人家真的知道错了!”
  
  不远处,刚从小狗狗嘴里取下香囊的李冰凝扭头望了眼笑闹作一团的俩人,忍不住一撇嘴:“无聊!”
  
  姐妹俩休战后,子佩先是坐那儿喘了半天气,待得身心都平复后,又是出声问道:“姐,你说少爷他为什么就不肯带咱们出去呢?”
  
  “少爷今晚可是去参与花魁梳拢的,带上咱们去做什么?不嫌碍手碍脚么?”一说起这个,子衿的语气也不禁有些酸溜溜的味道。
  
  “可不是?”子佩随口附和道:“少爷最坏了,都快要成亲的人了,还成天跑出去沾花惹草,那柳如烟也不知使得什么媚术,把咱家少爷给迷得是五迷三道,竟甘愿为她花上好几万贯钱------”
  
  “死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你!”子衿见她的闲话是越说越过分,连忙打断道:“这要让老爷知道,往后你就甭想再在少爷身边待着了!”
  
  子佩也是一时嘴快,因此才说话没个分寸,但她心里也是懂得‘祸从口出’这么个道理的。大户人家最忌讳下人乱嚼舌根子,这些话真要让少爷给听了去,也难保不会对自己心生厌恶。
  
  此刻自知失言,她忙讪讪的住了口,良久才偷瞥一眼子衿,小声说道:“姐,其实人家看出来了,你也是喜欢少爷的对不对?”
  
  子衿目光复杂地望她一眼,心中似是在暗暗思量,应当如何去回答这个问题,或者也可以说是在考虑要不要回答这样的问题。
  
  “姐,看你反应就知道了,你心里一定是喜欢少爷的,对吧?”
  
  “------”
  
  孪生姐妹的最大缺陷就在这儿了,俩人本就心意相通,子佩其实压根儿就不需要看她反应来做出推断,只从那些看似平常的诸般掩饰举动,实则早已破绽百出的异样变化中,便可窥探出些端倪来------当然,妹妹平日里的一举一动,同样也逃不过姐姐的一双慧眼。
  
  “死丫头!”心思让人揭破,子衿双颊微红,一时感到有些羞恼,当即便故作严厉的斥道:“也不看看咱们是个什么身份,容得你有这般非分之想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那点小九九!”
  
  “话说得那么难听,好像你没有想过一样------”
  
  子佩不满地嘟起小嘴儿道:“本来嘛,咱们做丫鬟的,最终不也就那么几条路子可走么?要不就让少爷收了房,要不就只能嫁给府里其他的下人了------那可都是些粗人!姐,你当真愿意嫁给他们吗?”
  
  “------”子衿哑口无言,她不得不承认妹妹说的是事实。
  
  尽管少爷曾经说过,要为她们改回良籍,但她们作为下人的,又哪敢让主家少爷为自己奔波打点呢?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们的内心深处,其实是不大愿意除贱为良的。
  
  这倒不是自甘堕落,而是她们早已适应了这样的身份,倒不觉得恢复良籍又能体面多少。
  
  事实上,她们这样的小女子,平日里本就鲜少出门,极少与外界的人有交往,自然而然的,也就不会遭受到所谓的冷言嘲讽或白眼相加,什么身份倒是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再有就是,一旦复了良籍,身份固然可以抬高不少,可如此一来,她们又该用怎样的理由来继续服侍少爷,一辈子都能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呢?
  
  所以姐妹俩在这一点上,所做出来的决定也是近乎一致的。
  
  这辈子都坚决赖上少爷了!
  
  奈何襄王有梦,神女无心,她们如今年龄渐长,对于男女之事倒也知晓了一些,心中早已是千愿万愿的了,可李谦这个大少爷却是迟迟没有给出过任何这方面的暗示,似乎并无此意------
  
  天呐,她们如今可都成了‘大丫头’了!
  
  再要这么拖下去,就真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到时少爷又会对她们的命运做出如何打算?真要配给家里的护院、马夫,或是其他的男性仆役不成?不说别的,单是那帮糙汉子平时张口闭口的,满嘴尽是荤话粗话------这么些年来,早已习惯了少爷文雅谈吐的她们又如何能听得惯?
  
  姐妹俩各怀心事,一时竟都沉默了下来,直到一名普通小丫鬟的出现。
  
  “两位姐姐,少爷遣了人回来,说是要接你俩过去呢。”
  
  听了那丫鬟的禀报,俩人皆是愣了一愣,继而脸上同时露出了掩不住的喜色,同声开口道:“真的?”
  
  见其点头,子佩忙伸手拉起了姐姐,一脸雀跃道:“看来少爷在外头还记挂着咱们呢,这就派人回来接咱们过去了------姐,咱们赶紧走吧!”话落才想起没问清楚人在哪里,又是扭过头道:“那人可是在前院?”
  
  “是。”小丫鬟语声恭敬地答了一句,心中却有些不是滋味儿,凭啥少爷就只对这俩姐姐青眼相加呢?自己长得------倒也不算太差呀!
  
  俩人正待离开,边上的李家三小姐见了,却是赶紧抱着自己的小狗狗跟了上来。
  
  “子衿姐姐,子衿姐姐,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呀?”府里的人都看得出李谦对子衿姐妹俩的不一样,因此便是连李冰凝这样的李家养女,都不会对她们摆出大小姐的架子来------当然了,傻妞对于子佩还是很有意见的,这位姐姐凡事总喜欢与她相争,自然不太受到她的待见。
  
  子衿沉吟片刻,才如实答道:“少爷派人回来接我们出去呢。”
  
  小姑娘‘哦’了一声,随即就可怜巴巴地看向她道:“那你也带上傻妞好不好?”
  
  “这个------”子衿一脸为难,“小姐,那地方不适合您去的。”
  
  “啊?”她的一张小脸登时就垮了下来,扁扁嘴,语声有些委屈,“是不是大叔说了不让傻妞去的?我就知道,大叔不疼傻妞了------”这么混乱的称呼,也就只有李家会出现了,更准确点来说是李谦压根儿就不在意这些小节,所以他住的这宅子里才会体现不出什么上下尊卑来。
  
  李冰凝说着说着,便泫然欲泣了起来,口中呜咽着喃喃重复道:“大叔不疼傻妞了,嗯哼------大叔不疼傻妞了,不带傻妞看金鱼了,也不带傻妞出去玩了,呜呜------”
  
  “------”
  
  子衿蹲下来哄了她好半天的功夫,还夸张的告诉她外边儿坏人很多,少爷才没打算带她出去之类的话,才算是勉强让她答应留在了家里。
  
  “哼!以后再也不理二哥了,出去帮人梳拢都不帮傻妞梳拢,还不肯带上傻妞,偏心!”小姑娘手背狠狠一擦眼睛,拭去了眼角流出来的几滴泪水,抱着自家狗狗恨恨的转身道:“狗狗,咱们走!”
  
  ------
  
  ------
  
  子衿姐妹二人来到前院,就见一小厮恭敬地在那儿候着,当即便问道:“你是春风一笑楼的人?”
  
  “不是。”小厮笑着躬身答道:“回两位姐姐的话,小的是杨家的人。”
  
  “杨家?”子佩一脸疑惑道:“怎么以前没见过你?”
  
  “噢,是这样的,往常跟着少爷出来的那是我表哥,今儿个他请了假。”小厮微微垂着头,不太自然的笑道:“这不,就换了我跟着少爷出来了嘛!”
  
  子衿眉头微微一蹙,正待再问一句。子佩却是不疑有他,没心没肺地就拉起她手往外头走去,声音欢快地道:“姐姐姐姐,咱们赶紧走吧,晚了少爷怕是会不高兴的!”
  
  身后的小厮见状心头一松,忙也恭谨地跟了上去。
  
  大门外停着一辆马车,车上挂有两盏灯笼,上书一个“杨”字。子佩见状不由惊‘咦’了一声,笑道:“你家少爷换车子了?”
  
  “是呀,昨儿个刚换的。”小厮心中格外紧张,小意催促道:“两位姐姐快些上车吧,两位少爷那边可是催得正急呢。”
  
  子佩点点头,便动作迅速地登上了车子,回身向自家姐姐伸出手道:“姐,你也赶紧上来吧。”
  
  此时,后方的门房老冯业已缓缓关上了大门。
  
  伴随着门扉合拢的声音,子衿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眼睛直盯着那小厮道:“不对,杨公子今日似乎没和我家少爷同去。”
  
  “我家公子是后头才过去的。”小厮低垂着头,看向地面的眼中飞快闪过一道阴冷的寒芒。
  
  “你撒谎!”子衿猛的指向车辕上默然坐着的马夫,说道:“我没见过他,也没见过你,你们根本就不是杨家的人!”话落她一把就将妹妹给拽下了车子,刚要张口向府中护院呼救,却猛然感到颈后传来一阵麻痛,身子便缓缓倒了下去。
  
  小厮一手便接住了她软绵绵的身子,再看向子佩时,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
  
  “你------”子佩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同样的张口欲呼,却被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的马夫一记飞快的手刀砍在后颈上,整个人登时便晕了过去。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