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19章 赵家,出了个废物儿子!
春风一笑楼里,李谦让人径直引入早就为他预留下来的雅间。
  
  这个雅间所处的位置,视角确实算得上是绝佳的,凭窗而坐,下方高台上的场景便可尽收眼底,想来光是这雅间的费用就不低,当然今晚的雅间费是不用再花钱了的,这也算是春风一笑楼对“贵客”的一种回馈------
  
  恰就在这时,楼对面正中的雅间也推开了窗子,凭窗坐着两个年近五旬的老不修。
  
  其中一人天生的财神像,无论脸庞还是身材看着都有些发福,着一袭青衫道袍,头戴四方平定巾,做处士打扮;另一人,则是穿着一件酱紫色的员外长袍,头戴六合一统小帽,正往李谦这边投来探寻的目光------
  
  李谦打眼一瞧,那“文士”他还见过,正是按察使陶晟,另一人则不认识,不过想来便是那赵员外了。
  
  坦白讲,对于陶晟出现在这等风月之所,李谦心中也是感到略有些吃惊的。
  
  这家伙倒是挺猖狂的,来了就来了,还敢让自己看见,他难道就不怕自己当众向他打招呼,口称一声“臬台大人”?
  
  想是这么想,李谦心中却也真就没想过要这么干,他和陶晟虽有旧怨,却也尚未走到这般互相揭短的地步,眼下还犯不着去主动加深彼此间的矛盾。
  
  其实不光是陶晟,今晚出现在这里的官员缙绅其实有不少,朝廷那一纸禁令,也只能稍微约束一下天子脚下那帮官员,出了应天府基本就没人买账了。甚至是地方官私下设宴时,都会找来粉头儿侑酒作陪,这几乎是已成了官场上的常态------
  
  没心思去理会陶晟那只笑面虎,倒是对于老赵,李谦忍不住多打量了一眼。
  
  此人年岁都足可当柳如烟的爷爷了,还好意思惦记人正值芳龄的少女,不是老不修又是什么?当然,老牛吃嫩草这种事情其实也不少见,君不见一代词圣苏东坡曾做“十八新娘八十郎”么?
  
  双方只用眼神对视片刻,随后便各自移开了目光,对窗俩人互相谈笑闲聊,李谦则是一人独坐品茗,静待节目的开场。
  
  身处赵员外斜对角方向的雅间里,宋忠同样临窗而坐,暗中观察着赵员外的一举一动,心中想的却是赵家与陶晟,以及春风一笑楼三者之间的真正关系。
  
  这家青楼看上去倒是没有多大的问题,除了那位幕后的东家行事比较神秘外,也看不出多大的疑点来。可这年头,经营皮肉生意终究不是什么体面事,又有哪个老板是愿意自己站到台面上来的?
  
  而锦衣卫的探子,顺着此人的身份再追查下去,也只查出了个普普通通的身份,名为潘丁,出身富阳县潘家村的一个小户之家,并无任何特别之处------
  
  其实也难怪,当时天下未定,吴王朱元璋的新朝廷才刚接手杭州不久,户籍的混乱程度可想而知,管控力度自然也不到位,想要落个假户籍再简单不过了。如今已然过去二十多年的功夫,再想要追根溯源,谈何容易?
  
  至于陶晟,身为一省大宪,他与赵家表面上倒是没什么勾结,反还不如今夜没有到场的知府姚春嫌疑大。
  
  之所以会怀疑到赵粮长的身上,其实是因为------宋忠怀疑锦衣卫内部出了叛徒!
  
  不错,赵员外除了表面上的粮长身份外,其实还有一重隐藏的身份,便是锦衣卫的密探!
  
  密探不拘身份,只要是可用之人,锦衣卫便能将其拉拢到旗下,作为编外线人来打探某一方面的消息,譬如钱塘县衙里的某位胥吏,譬如如今的李谦。
  
  而这些线人,通常身份极为隐秘,便是连至亲之人都要瞒着,平日里也只负责与直属上司单线联系,互相之间并不知晓各自的身份。
  
  赵粮长的直属上司,正是遇害的前任府衙检校。
  
  宋忠刚到杭州时,就已经从前任检校房间的一个暗格子里找出了这份名单,并私下里联系过了不少人,展开全面的情报收集工作。
  
  但他很快就发现,消息泄漏了,杭州各级官衙的人开始对他愈加防范了起来,往往是他刚发现了一点点线索,追查下去却无一例外的都让人给截断了------
  
  于是,按察司检校被调换了,布政司检校也突然被升迁调离,明面上的锦衣卫全给换了一遍。而下辖的探子,则不太好区分谁还是自己人,谁又是内部存在的奸细,也只能是随机应变了。
  
  眼下,赵粮长的种种诡异举动,终于引起了宋忠的注意,加上他与杭州官场来往较多,多有勾结,宋忠不可能不怀疑他。
  
  也正因此,宋忠才安排了李谦出面,争夺花魁的戏码。
  
  且先不管赵员外的真实意图是什么,借此探探他的反应再说,而且由于不知其目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阴谋,事前下手破坏才是最稳妥的做法------
  
  喧闹声中,丝竹声起,当一番梳妆打扮完毕、全身上下都分外光彩灼人的柳如烟出现在高台上那一刻,全场的气氛瞬间就达到了第一个高潮。
  
  ------
  
  ------
  
  书房里,坐在赵鹏对面的,是一位年约二十七八的男子,正是春风一笑楼的幕后东家潘宁------潘丁,只是他登记在官府户籍上的名字。
  
  他端起茶盏来,淡淡呷了一口清茶,眼也不抬地出声问道:“赵公子急着见我,有何要紧之事?”
  
  赵鹏见他如此无礼,眉头不由得一皱,却又很快舒展开来,笑道:“自然是想与你做一笔买卖。”
  
  “哦?”潘宁瞥他一眼,奇道:“一笔什么样的买卖?”
  
  “杀人的买卖!”
  
  “杀谁?”
  
  “两榜进士,李谦!”
  
  “李谦?”潘宁面露惊异之色,继而摇了摇头,直言拒绝道:“在下没这本事。”
  
  “怎么,你不敢?”赵鹏看着他只是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前任府衙检校是怎么死的!”
  
  潘宁闻言,眼中飞快划过一道寒芒,却又瞬间恢复了常态。
  
  他确实没想到,那姓赵的向来狡诈如狐,此番却是粗心大意了。如此凶险隐秘之事,竟是不慎让他儿子知晓,接下来还如何能瞒得住别人?
  
  赵鹏见他沉默,心知自己拿到了对方的软肋,当即便继续道:“我爹给你多少钱,这一回,我给你三倍!如果你还觉得不满意的话,价钱也大可随你开,我只要——李谦的命!不惜一切代价!”
  
  潘宁仍然不答,默然许久,才开口解释道:“李谦身份非同寻常,一旦他遇害,朝廷必然会派人下来彻查,眼下风声正紧,不适合去杀这样一个人,那样不利于大局。”
  
  “那是你的事情!”赵鹏脸色隐现几分疯狂,语声不容拒绝,“我只知道,李谦非死不可!越是让他多活一天,本公子心里就越是不痛快!”
  
  “------”潘宁看出了他眼中的仇恨和执拗,心中也只能是暗暗叹息。
  
  赵家,出了个废物儿子!
  
  不过眼下,显然不适合再去刺激这么一个二世祖,潘宁也只好暂时先拖着他。
  
  “赵公子能出多少银子?”
  
  “两万贯,买李谦的命,够不够?”
  
  “两万贯?怕是不太够的------”潘宁轻笑一声,“今夜,令尊与李谦在我楼里挥金如土,最终的梳拢价码,怕是都不止这么个数了。”
  
  “五万!”
  
  “五万------”潘宁貌若动心地沉吟了下,在赵鹏的眼神注视中,最终点点头道:“事关重大,赵公子容我考虑几天?”
  
  “可以!”赵鹏哂然一笑,“李谦多活一天,价钱便少你五千贯,你看着办吧!”
  
  ------
  
  ------
  
  夜色下的街头,青石板街道上,一小队差役穿街过巷,正在进行例行的巡夜工作。
  
  事实上,平日里他们是不需要如此敬业的,只需留几个人值守在衙门里,应对可能会出现的突发状况就行。杭州省城乃是各级官衙的驻地,夜间除了犯夜的百姓,顶多抓到几个出来行窃的小毛贼罢了,哪有什么歹人行凶?
  
  但今夜不同,杭州花魁梳拢,到场的大人物多如牛毛,若是真在春风一笑楼里有了什么闪失,她们这些人可担待不起,因此不得不一遍又一遍的在附近巡逻。
  
  碰上那犯夜的,首先得盘问清楚,有些身份背景的人才能予以放行。至于那些既无功名又没背景的平头老百姓,呵呵,不好意思,照规矩办事,跟哥几个回去领板子吧!
  
  贾兴是壮班里新近提拔上来的小头头,尽管值夜是份苦差事,但他仍是从中捞到了不少好处。由于在家排行老三,手底下那帮狗腿子现在都尊称他一声“三爷”。
  
  每逮回来一个犯夜的家伙,那一顿板子可都是能换算成钱的,使些银子打点打点,兴许贾三爷一高兴,通融通融,把你当个屁给放了,也就啥事儿没有了。
  
  从灯火辉煌的柳翠巷一路过来,拐到河坊街上时,入目便全是一片漆黑了。前方的差役提着盏灯笼领路,贾兴则领着人其他下属跟在后头,在街上慢悠悠的踱着方步,一副县太爷出巡的架势。
  
  贾兴近来春风得意,所以走路眼睛也是看着天上的,压根儿就没注意到前头猛然停下的差役,一下就撞了过去------
  
  “哎哟!你他娘的会不会带路?好好的停下来做什么------”
  
  话还没说完,前方的差役却用手一指前方,语声有些兴奋地道:“三爷您快看,前边有个犯夜的。”
  
  贾兴闻言愣了愣,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借着依稀的月色,果然瞧见前方一道小小的身影,鬼鬼祟祟地正往这边快步跑来。
  
  “嗨,看上去怎么像是个小娃儿呢,倒也是件稀罕事儿!”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