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22章 大动作
    佳人离去,李谦心中唯有叹息,他此刻确实抽不开身。X23US.COM更新最快
  
      不过对于林秋芸,他倒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虽说此时已是夜间,但杭州府城的治安一向不错,今晚又有专人来回巡逻,想来也生不出什么意外来。
  
      可想想又觉得不太放心,他便抬袖擦净了脸上的茶水,几步来到门外,唤过一名大茶壶道:“劳烦你去外头吩咐一声,让我的随从跟上那位姑娘,护送她回去。”
  
      大茶壶正是刚才领着柳如烟上来那位,此时一见李谦鬓边的发丝有些散乱,哪还猜不出里边刚刚发生过怎样的事情?
  
      不过他脸上可不敢表现出分毫来,只点头应和一声,便快步下了楼。
  
      李谦回到雅间里时,赵员外那边已经喊过第三遍价钱了,见他这边迟迟没有再加价,厅里的欢客们一时都感到纳罕不已。
  
      莫不是------李大官人这就认输了?
  
      真要是这样的话,那也未免太过扫兴了。雷声大雨点小,不准备个二三万两,你也好意思和赵公正斗富?
  
      鸨母见李谦迟迟不作回应,此时便站出来冲着窗口喊道:“李公子,你若再不加价,结果可就定下来了------”
  
      柳如烟同样目光望着窗口,心中不禁轻轻一叹,终究,自己的命运还是无法改变了------
  
      “谁说我不加价了?”
  
      李谦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人也已经出现在了窗边,看着楼下众人笑道:“九千两就想拔得头筹?赵公正也未免太小看在下了吧?”
  
      说着他伸出一根手指头,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喊出一万两的高价时,他却是猛然转身离开了窗口。
  
      这还不算,就在众人以为他会再回来时,却见他已经出现在了边上的楼梯口,脚步匆匆地径直就下了楼。紧随其后的,还有一名汉子和一个小姑娘,也不知是何时上楼去的。
  
      一位管事的大茶壶迎上前来,茫茫然问道:“李公子,您这是------”
  
      “让开!本公子现在没空跟你废话!”此刻的李谦心急火燎,因为就在方才,许杰领着犯夜被抓的傻妞过来,告诉他子衿姐妹俩人失踪了------
  
      厅中众人一见他这语气,登时就意识到了些什么,议论纷纷。
  
      “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呀!观他行色匆匆,许是家里生了什么急事?”
  
      “我看他八成就是装的!”有人嘲讽道:“话说得阔气,估计是银子不够了,才给咱们来这么一出------”
  
      众人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赵员外可就不同了,一见李谦打算开溜,他从窗口里探出半个身子道:“李谦!你不争了?那这美人儿我就暂且收下了------”
  
      李谦脚步一顿,扭头向高台之上的柳如烟望去,目光有些复杂。
  
      柳如烟同样也在看着他,嘴角却是强扯出了一抹笑容,笑得有些苦涩。
  
      对于仅仅只见过一面,甚至还与她发生过不愉快的李谦,她也的确是没什么好抱怨的。李谦能为自己做到这一步,已经足够多了,柳如烟又哪里还敢奢求些什么?
  
      只是,心中的失落也是有的,毕竟此前这个男人曾给过自己希望------
  
      俩人对视片刻,李谦摇摇头道:“我退出!”
  
      柳如烟闻言心头一沉,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眼中尽是释然。
  
      她看懂了李谦眼中的愧疚,也理解了李谦心中的无奈,更明白对方此刻一定是有更加重要的事情急需处理,而自己------于他而言,顶多也只能算是个朋友,或许连朋友都还算不上。
  
      终究,也只能是认命了------
  
      李谦再次深深地望她一眼,接着便一刻不停地夺门而去,如一阵风般消失在了大门口。满堂欢客尽皆愕然,相顾无言。
  
      ------
  
      ------
  
      站在大门外,李谦一时也感到有些茫然无措了起来。这大半夜的,自己又能到哪里去找人呢?
  
      其实早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里,许杰就已经派出了所有的人手,一条条街巷的搜寻着那俩丫头的踪迹。但李谦知道,这大抵是在做无用功,因为好端端的两个人不可能会凭空消失不见,自己也没让人回去接过她们。
  
      唯一的解释是,她们被歹人给劫走了。至于那歹人会是谁,还用多想么?
  
      正在这时,宋忠快步跟了出来,揪着李谦怒声问道:“怎么回事?你不经请示就擅自做主退出,还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滚开!”
  
      李谦一把就推开了他,怒道:“王八蛋!要不是因为你的破事,她们二人又怎会让人劫持?!!我告诉你,这破差事老子不干了!”
  
      宋忠让他骂得有些发愣,这黑锅未免也来得太莫名其妙了吧?
  
      不过见他情绪如此激动,宋忠也能猜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当下便问道:“怎么回事?你先冷静些,把话给说清楚------”
  
      “呵,冷静?我冷静个屁!”李谦的口水喷了他一脸,“你先带人到里头去把那姓赵的给我拿了,我再跟你把话说清楚!”
  
      “------”
  
      宋忠从未见过李谦如此气急败坏的一面,不过从他此刻的话里,倒是听出了些信息来。莫不是赵家又对他做了些什么,才会令他如此愤怒?
  
      拿了赵粮长,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如今的锦衣卫,根本就不具有合法逮捕官民的权力,便是宋忠当众亮明了身份,对方都同样有权拒捕。
  
      许杰在一旁都快看傻了,心说李师爷果然牛气,竟是连锦衣卫上差都敢当众喝骂。须知就算是府台大人亲自站在这里,对于这位名义上的下属也得是客客气气的,当一尊瘟神来小心供着。
  
      不过李谦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自己在场,就有责任有义务为上司解释清楚。于是,他便恭敬地抱一抱拳,简单将李家丫鬟失踪的事情对宋忠说了一遍。
  
      宋忠听完后轻轻点头,随即看向李谦道:“你先别急,她们既然是城禁前失踪,或许人还未出城,我这就安排人去替你去找找。”
  
      李谦只是默然点头,他明白自己现在的情绪有些急躁,也一直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以免这样的情绪会影响到接下来的判断和决定。也唯有如此,才有可能用最快的速度救出那俩丫头,在歹人对他们造成伤害之前。
  
      但这种事情,又岂是单靠个人那一丝丝意愿,就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可以说,子衿子佩俩人,是李谦来到这个时代第一眼所看到的人,也是与他相处时间最长的两个人。
  
      或许就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他早已视她们二人为亲人,将这两个小姑娘给当成了自己的妹妹般来对待。
  
      李谦的骨子里,其实是个非常护犊子的人,否则先前也不会因为小祝这么一个小小的知县长随,与钱典吏大打出手了。
  
      对待下属尚且如此,何况是子衿子佩这样两个他身边最为亲近的人?
  
      李谦可以肯定,这件事九成九是赵鹏干的,但他同样也知道,赵鹏今夜不可能会将人藏在他自个儿的宅子里------这个人虽然很蠢,却也没傻到如此程度,会猜不到自己可能动用官府的力量,围府搜查。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李谦确实动过扣下老赵的心思,因为这样一来,赵鹏那边必定会投鼠忌器,不敢轻易拿那俩丫头怎样。
  
      但很显然,这不符合规矩,官府再是蛮横,也不能无故扣押一位百姓,何况对方还是一区粮长------真要这么做了的话,王知县就等着被御史言官们弹劾吧,而按照老朱优待粮长的政策来看,王知县肯定也会因此而获罪。
  
      怎么办呢?
  
      李谦苦思良久,霍然抬起头来,对许杰沉声吩咐道:“立刻调集人手,给我围了赵家别院!”
  
      许杰闻言瞪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他道:“李师爷,这------这恐怕不合规矩?”
  
      “如何不合规矩?”
  
      “师爷------夜间无故私闯民宅,依大明律可是要杖八十的------”许杰一脸为难地看着他,继续道:“而那赵家护院众多,搜罗有五湖四海的能人异士,个个皆是身手不俗!咱们要是就这么闯进去,人就是当场把你给打杀了,也仍是占着理儿的------”
  
      “谁让你私闯民宅了?”李谦瞥他一眼,缓缓说道:“我的意思是,你领着人正在追捕一名窃贼,然后亲眼看见贼人躲到了赵家的别院中去------这么说,你该明白了吧?”
  
      许杰的眼睛这次瞪得更大了,呆怔片刻才反应过来,不由笑道:“师爷好手段!”
  
      随后,许杰一面安排下属送李家三小姐回去,一面命人紧急调集起了三班衙役,展开了大明立国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搜捕行动,抓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毛贼。
  
      这一夜的杭州城注定不平静,钱塘县衙的快、壮两班差役,很多是从被窝里让人给拽出来的,迷迷糊糊的套上那身公服,然后就赶到县衙大门前集合了。
  
      上百名差役,每人手里举着一支火把,在三班总捕头许杰的带领下,排成了一条长龙,浩浩荡荡直奔清河坊赵家别院。
  
      杭州府,震动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