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27章 孤注一掷
    夜深如水,清河坊中却是热闹无比,各方人马齐聚一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于灯火通明的赵家门外,展露出他们内心深处最为阴暗的一面。
  
      在全场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李谦缓缓探手入怀,很快便掏出了一封信函来。他一边打开,口中一边笑道:“二位大人,在下倒是有心配合你们的审问,只可惜眼下尚有要务在身,耽搁不得------”
  
      姚春与陶晟默然对视一眼,隐隐中都察觉到了些许不妙。眼下的局面,似乎从一开始就不在他们的掌控之内。
  
      李谦手上拿着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保命底牌?
  
      在场的众人同样感到好奇不已,目光一直落在李谦身上不肯移开,心情急切地等待着最终揭晓底牌的那一刻。
  
      不成想,李谦手上的动作却是停了下来,只抽出了一段黄色软绸的边角------旁人或许不知就里,但今日在场的多是官面上的人物,亦或是常和官府打交道的赵家一干人等,哪还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要知道,朝廷可是明令禁黄的------咳,这当然不是字面上的意思,国朝禁止官民服饰用黄,其实何止是在服色上禁止黄色?在民间,明黄色可是属于禁物的存在!
  
      也就是说,除非李谦手中的黄绸出自天子之手,否则他就是犯了僭越的大罪。而此刻他当众展露这么一段黄绸,不是天子所赐之物,又会是什么呢?
  
      陶晟此时才算是真正明白了,原来,李谦手中握有密旨!
  
      既是密旨,自然是不便当众公开的,即便是李谦真敢给他们看那上边的内容,在场众人也是一个都不敢看的。
  
      至于皇帝究竟交给他何等差事,那还不是由着他空口白话,胡咧咧一通?他说他现在是在执行任务,你也真就拿他没辙,毕竟人家接到的是密诏,旁人又哪可能有权得知其中内容?
  
      这下可好,你抓他回去,到时还能栽你个阻挠他办差的大帽子,任务一旦完不成,也可以把责任全都归咎于你,谁还敢拿他?
  
      但陶晟今日显然也不打算善罢甘休,此刻一见李谦亮出密诏,他就更加不会轻易放任其离去了。
  
      身为一省臬台,杭州城里但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又哪能轻易逃脱他的法眼?早从几个月前,宋忠赴任杭州之时,他就已经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后来的布、按两司检校撤换,他心中几乎已经能够确定,朝廷这是要彻查检校遇害一案了。
  
      只是那桩案子,毕竟经过三探定案,想要推翻也不容易,加上如今的锦衣卫已然势微,想要撬动杭州官场上的这块铁板,谈何容易?
  
      否则何须如此麻烦?这些朝廷的鹰犬干脆亮明了身份,大张旗鼓的进行大肆排查,效果岂不更好一些?行事也要比如今这种身在暗处的方式,方便上许多。
  
      所以,尽管整个杭州府里早已是风声鹤唳,陶晟及姚春等人却也是俨然不惧的。他们自信不会露出什么马脚来,因此表面上也都在装傻充愣,只暗暗提起了几分警惕之心而已。
  
      至于李谦,他在这么个关键时期突然致仕返乡,起初还不觉有何异处,如今细细一想来,莫非这一切,其实是金陵方面老早就布下来的一个局?
  
      陶晟心中惊疑不定,恨不得立即下令拿下李谦,撬开他的脑袋来看看,他究竟发现了多少杭州官场上的秘密------
  
      没办法,李谦本就是本地乡绅,而官府与乡绅之间向来是利益一体,不分你我的。以李谦这本地人的身份,通过暗中查访,难保不会发现很多事情。毕竟,他行事要比宋忠这样的外地人方便得多,是条地地道道的地头蛇!
  
      短短片刻功夫,陶晟脑海中已是经过了一番天人交战,最终一咬牙,出声喝令道:“都还愣着干嘛?给我拿下李谦!”
  
      哗------
  
      此言一出,全场尽皆哗然,府衙的一众官吏都将目光投向了陶晟,心说臬台大人这是要逆天啊------你咋不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呢?
  
      姚春也是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提醒道:“这个------大人,如此做法,恐有不妥呀!”
  
      陶晟瞥他一眼,冷冷地道:“不能放任此子离开,否则必有大患!姚大人,为了你我的前程性命着想,还是不要犹豫的好!”
  
      姚春闻言神情一懔,有如顿悟了一般,瞿然抬头,手指向李谦道:“来啊,将此僚擒下,押往臬司审问!”
  
      既然这里最大的两位头头都发了话,一众差役也只好照办,再次缓缓逼向了李谦。不料就在此时,许杰忽然站了出来,挡在李谦身前道:“卑职倒是可以作证,李师爷不曾有过行凶之举,本衙的三班差役,皆可为此佐证!”
  
      这话一说出来,立时就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尤其是许杰手底下那帮县衙的差役,目光纷纷落到了这位上司的身上,神情有些无辜,还有些委屈------大意是,我们何时说过要做旁证了?这就让你一人给全权代表了,还讲不讲道理了你?
  
      不过许杰话已出口,覆水难收,他们如若还打算再在县衙里继续待下去,就不能当众去反驳自家老大的话,因此只经过片刻的犹豫,便纷纷往许杰身边靠拢,并迅速组成了一道人墙,挡在李谦的身前,齐声附和道:“没错!李师爷是清白的,我们皆可为今夜之事佐证!”
  
      陶晟万没料到,此刻的钱塘县衙众人,竟真就抱成了团,上下一心抵抗起了自己的命令,这------这还是原先的县衙么?
  
      “那么------”陶晟一手指向边上的赵鹏,“他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摔的!”众人异口同声。
  
      “------”陶晟此刻恨不得把这些油胥滑吏统统抓起来打板子,可惜这些人都不受他直接管制------而他们的顶头上司王知县,就更是不会听从自己这臬台的吩咐了。
  
      “哼!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本宪自有公断!尔等欲为李谦作证,那便全往臬司衙门走一趟吧!”
  
      众人有些傻眼儿了,臬司是个什么地方,他们这些胥吏又怎么不清楚?去臬司?那与羊入虎口又有何分别?
  
      一时间,不少人心中打起了退堂鼓。虽说法不责众,可真要碰上自己长得比较与众不同,让高祖老大人看了不顺眼的话,难说不会平白吃上几十板子------
  
      李谦倒是没料到,自己已然亮明了身份,陶晟却仍是不打算放过自己------什么仇,什么怨?
  
      此刻的陶晟看上去一脸冷酷,倒是真有那么几分“铁面判官”的味道了。
  
      只是他原本就是“财神爷”的相信,却偏要板起脸来装严肃,这两者之间,角色的转变幅度太大,看在李谦眼中,非但不觉有任何冷酷肃杀之意,反而觉得他那副模样看着非常的------滑稽?
  
      总之,这样的陶晟,给他的感觉除了怪异,还是怪异。
  
      不过眼下显然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陶晟执意要捉拿自己,到底意欲何为?
  
      李谦很快就想通了这个问题,对方必然是想岔了,以为自己手中握有某些要命的东西------事实却是,真正主查此案的并非自己,而是另有其人。
  
      这人当然是宋忠。
  
      但李谦显然没法去解释清楚这件事情,也断无将锦衣卫查案的消息透露给陶晟的可能。
  
      他本以为只要自己不在今晚对赵鹏下重手,将人给废了,陶晟等人就奈他不得,因为有老朱的密旨在身上。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陶晟在得知了密旨一事后,竟会做下这样一个孤注一掷的决定------由此便不难猜出,他在浙江按察使任上,究竟做下了多少不法之事。
  
      否则的话,他犯得着在局势尚未明朗之前就先向自己下手吗?
  
      事情走到如今这一步,李谦觉得真相已经渐渐浮出水面了,陶晟即便不是杀害锦衣卫的主谋,在这里边也绝对充当着头号帮凶的角色!
  
      说来实属可笑,陶晟乃是一省大宪,虽有司法之责,其主要职权却是监察整个浙江的官员------而就是这么一位风宪官,竟是选择了与杭州官场中人同流合污、狼狈为奸。
  
      这种事情,听起来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可这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古往今来,监守自盗者数不胜数,试问大明朝的官场又怎能例外?
  
      老朱啊老朱,你的大明能有三百年国祚,已经算是很能挺的了!将来你老人家躺在皇陵里,就别再大骂后世子孙的不孝亡国了------
  
      陶晟明显是在装傻充愣,回避话题。李谦此时当然也不可能跟他去臬司,不说进去后吉凶难料,单是他今晚的事情都还没解决,又怎可能让陶晟如愿?
  
      正当他准备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挑明了说自己手上的东西是密旨时,不远处的墙角下,却是兀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呵,今晚挺热闹的嘛!”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里头闪出了一个黑脸大汉,赫然正是府衙检校——
  
      宋忠。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