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30章 歹意
是夜,姚知府回了官廨后并未就此入眠,而是换上一身便衣,只带上两名心腹长随就匆匆出了府衙,径往城北方向而去。
  
  为了掩人耳目,姚知府没有再用车架,而是亲自步行前往,因此即便是紧赶慢赶,也仍用了足足半个时辰的功夫,才算是到达了目的地——坝子桥码头。
  
  这码头主要是用来运粮的,平日里不会有任何船只在此停泊,自然的,也就鲜少有人在此活动,尤其是在这深夜时分。
  
  姚知府带着两名长随,愣是连灯笼都不用,就那么摸着黑来到了码头边上,却见一艘高蓬游船孤零零地停靠在那儿,出首尾各挑一盏灯笼,上书一个大大的‘赵’字------红色的灯笼映照着那黑色的字体,那字儿看上去尤显大气磅礴,一看就是赵家人。
  
  “你们俩,在外头候着。”
  
  低声嘱咐了一句身边的长随,姚知府径直掀帘入了船舱,就见赵员外一人正端坐在里头,身前的桌上置了两盏香茗。
  
  见姚知府赶到,赵员外起身拱手笑道:“大人来得不早不晚,茶还冒着热气儿呢。”
  
  径直来到桌边,与赵员外相对落座,姚知府开口道:“成了,别说那么多了,我就问你一句,当初那事儿可有留下马脚?”
  
  赵员外当然明白他所指何事,一脸笃定地道:“当时动手的人身法异常高明,应是远远超出了方检校的,否则也不会一击即杀------他们这样的人,做事又岂会留下破绽?何况咱们与那姓潘的少有联系,就算真被查出些什么来,也断无牵扯到我赵某人身上的道理!”
  
  抬眼看了看姚知府,他又是笑着补充一句道:“当然,更扯不到大人您的身上去。”
  
  “是么?”姚知府闻言只是冷笑,眯眼看着他道:“你挥金如土,竞夺春风一笑楼花魁之事早已闹得满城皆知,这还叫做与邪教中人少有联系?”
  
  “这------”赵员外语声一滞,继而有些无奈地接着说道:“我这不是迫不得已么------”
  
  “迫不得已?哼哼------”姚知府冷哼道:“卿本佳人,奈何从贼耶?”
  
  赵员外眉头一跳,急声辩解道:“府尊怕是误会了------”
  
  “误会?”姚知府截口打断,“是不是误会一目了然!”顿了顿,他又是缓和了语气道:“不过这是你自个儿的事情,本府无心过问,只奉劝你一句——谋大逆者,当诛九族,好自为之吧!”
  
  所谓劝告,当然亦非出自真心,姚知府与赵员外之间有的只是利益关系,并不存在劝告的义务。
  
  他这一番话,如果当作警告来理解就要简单得多。言外之意是,勾结邪教是你姓赵的一人所为,与我姚春的关系不大,这种事情向来是要抄家灭族的,你自己既然已经上了贼船,就甭想着再拖我下水了------
  
  贪污会死,但不会族诛啊,这和造反谋逆的罪名可不一样,我们老姚家还得有人承继香火呢!
  
  赵员外对于他的话不以为然,邪教私底下秘密活动的情况,其实天下各州府都有,势力有大有小,不一而足。但总的来说,地方官府对于这些事情都是知晓一二的,只是在对方尚未露出反迹前,他们也不愿去大动干戈。
  
  当然,前提条件是他们收受过贿赂------
  
  不过这种事情,也远还未达到‘谈虎色变’的程度。
  
  更多时候,那些邪教的小头目都只是在瞎折腾罢了,翻不出多大的浪花来,因此官员们也无须担心会自身会事涉谋反,毕竟在一般情况下,地方官的任期只有三年时间,短期内还不至于会出现邪教谋反之类的事情,所以这钱拿得也还算安心。
  
  但赵员外的事情就不同了。要知道,他可是雇佣过邪教的人杀人灭口的,死的还是堂堂的天子亲家锦衣卫,朝廷不可能会不重视此事。
  
  也正是因此,姚知府当时才会想到假借他人之手来除掉自己的心腹大患,但现在问题来了,这里边的中间人是赵员外,偏偏这姓赵的还不知死活的与邪教继续纠缠不清,甚至还登上了贼船。
  
  这样一来,事情可就大条了,一旦前任府衙检校遇害一案被查清,顺藤摸瓜揪出来的将是一条大鱼------
  
  先前的收受贿赂,毕竟是大伙儿人手一份,倒还可以纷纷推说不知其中内情,顶多安个贪污的罪名,扣不上谋反的大帽子,但勾结邪教,杀害朝廷命官的性质就大不一样了。而邪教近来拉拢赵家的举动,也隐隐令姚知府生出了几分警觉之心。
  
  莫不是,这姓潘的不自量力,已经在筹谋近期起事了?
  
  他们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成功拉拢了赵家后,京城傅家自然也就逃不开干系了,这叫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当年的宰相胡惟庸谋反一案便是如此,很多原本无辜的人,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莫名其妙被打成了同党------
  
  更为可笑,或者应该称之为可怕的是,洪武十二年谋反案发,案件余波竟绵延十数载,直至前年方才算是暂做了结,可诛杀者已逾万人之数,受此案牵连者更是数不胜数,实为世所罕见。
  
  所以,当推断出赵员外上了贼船后,姚知府就能提前预料到京城傅家的在劫难逃了,颖国公要么是被逼无奈参与其中,要么只能选择大义灭亲,然后到君前自首了------任何一个脑袋瓜还算是灵醒的人,都难以做出到朱元璋面前自首的行为来,因为那将代表着九死一生,乃或是十死无生------
  
  他们这是打算通过赵家来逼反颖国公啊,好阴险的计策!
  
  但这和自己又能有多大的关系?
  
  此刻,姚春心中所思所虑者唯有一事,死道友不死贫道!先把自身的嫌疑给摘干净再说,哪还有心思去顾及他人死活?
  
  因此他一上来就表明了态度,与邪教勾结是你们老赵家自愿的,与我老姚家无关,将来若是出了什么意外,那也是你姓赵的自己活该!
  
  见他迫不及待地要撇清自身的干系,赵员外面上倒也表现得不甚在意,原因自然是他还需要姚春这个知府来当官面上的靠山。
  
  “呵呵,这茶凉了味道就不够好了,府尊还是先趁热喝上两口吧。”他摆出一张奉承的笑脸来,摊手邀请姚知府先行品茗。
  
  姚春见他一脸乐呵呵的模样,只道是自己的警告有了效果,心中的忧虑倒是消却了几分,便淡淡一颌首,捧杯就唇,轻呷了一口,当即出声赞道:“好茶!这雨前龙井是你们自家茶园子里产的?”
  
  “府尊谬赞了。”赵员外笑道:“确实是自家园子里产的,您若是喜欢,少顷离开时便带些回去罢。”
  
  “那本府就却之不恭了。”
  
  “大人何须如此客气------”
  
  俩人说了几句场面话,赵员外才直入主题道:“今夜烦扰大人出来,实则是有一事相求。”
  
  姚知府闻言,不动声色地瞥他一眼,淡淡地接话道:“何事?”
  
  “我想放几个人出城。”
  
  这件事确实需要姚知府应允,因为赵家没有官身,守城的官兵即便知晓他本地豪强的身份,也是不会轻易放行的。
  
  更何况,他此番本就不欲用自己的名义放人出城,此时就更加需要求助于姚春了------官面上的‘文章’,他毕竟是做不来的,只有姚知府这样懂行的人才能胜任。
  
  “今夜?”姚知府问道。
  
  “正是今夜,城门开禁之前?”
  
  “你想做什么?”姚知府眼睛又是微微一眯。
  
  “永除后患!”
  
  “万万不可!”姚春大摇其头,“此前方检校之死本就闹出了不小的动静,眼下再除去那几人,咱们可就要直面天子怒火了。”
  
  “若不趁此机会动手,恐有大变啊大人------”
  
  赵员外急声想要再劝,姚春却是一摆手道:“今夜的确不行,咱们刚与李谦等人起了冲突,随即他们就在城外遇害------他们一旦出事,便是臬台大人都摘不清关系,何况你我二人?”
  
  不待对方接话,姚知府紧接着又是劝道:“赵公正,面子事小,身家性命事大,这里面孰重孰轻,想必你只需心中细细一掂量,就全都明白了------越是这种时候,你就越不能犯糊涂哇!”
  
  “大人的意思是------”
  
  “过了今夜,本府绝不过问此事!”
  
  “------”赵员外默然看他半晌,见他一副不容置疑的态度,最终也只能是无奈地点了点头,语声阴恻恻地道:“也好,便留他们一条性命,待过了今夜再说。”
  
  看着他那一脸阴鸷的神情,姚知府顿感心头一阵阵的发麻。
  
  似乎,自己在无意中,已然放出了一条毒蛇?
  
  姚知府觉得毒蛇这样的词汇,用在赵员外身上分外贴切,观之此人行事之阴险、之毒辣,如今已经完全不弱于自己------和这样的人勾搭成奸本属不智,若再任由其发展下去,往后可就真不知是福是祸了。
  
  一时之间,他心中百感交集,既想及时与赵家划清界限,又实在担心会因此而招来对方的反噬------
  
  这个府尹,倒是越当越不自在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