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32章 你想死!
柴房里,小厮眼神颇为玩味地在姐妹二人身上打量,唇角挂着一抹猫戏耗子般的戏谑。
  
  “想逃?你们觉得有这可能么?”
  
  “你------你是何人?抓我们过来究竟有何目的?”面对一个掳掠绑架自己的劫匪,子佩心中自然是感到无比紧张的,但此刻她强作镇定,毅然决然地挡在了姐姐身前。
  
  “有何目的?”小厮见她神色,眼中的笑意更浓,目光往她胸前一扫,怪声道:“你觉得呢?”
  
  “你------你别过来!”
  
  子佩哪还看不明白他那道眼神到底意味着什么?此前,她们姐妹俩虽身处困境,这伙人却不知是何原因,并未对她俩动手动脚------当时她心中还小有庆幸,不想最担心的事情,终究是要发生了。
  
  “不过来?那怎么行?”小厮说着一步步的缓缓向前逼近,但此刻的他显然耐心十足。毕竟在他看来,眼前这两个小妞,根本就不可能逃得出他们几个大汉的手掌心。
  
  “我劝你们还是乖乖听话比较好,伺候得哥几个满意了,兴许还能留条性命,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们这帮糙汉子辣手摧花了,嘿嘿------”
  
  话落他便张开双臂,朝二人环抱而来,子衿立即拉着妹妹闪身躲开,却引得子佩一声痛呼。
  
  她两手搀着妹妹的身子,一脸关怀地看着她的右脚:“脚好点了吗?”
  
  子佩只是摇头,她腿上的伤,是昨天夜里走山路时拌到的,当时便已红肿一片,但那帮汉子可不关心这等小事,便是连给她敷药都觉得多余,因此一直都是对此不闻不问,拖到今天,却是有些严重了。
  
  所以她所流下来的眼泪,倒有一半是因为痛的------只不过,比起眼前姐妹二人身陷囹圄的惊慌绝望来说,腿伤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这当口,小厮再次缓缓朝她们逼近过来,口中笑道:“呵,乖乖听话,哥哥就给你治伤。”
  
  “你别过来!”子衿心神电转,出言威胁道:“劝你还是好自为之,我家少爷得知此事后,断然饶不过你们!不如趁着现在,赶紧将我们给放了,权当是为了赎罪。”
  
  “哟,小娘皮儿还挺硬气的嘛!这李家走出来的丫鬟,都跟别家不一样,跟个大小姐似的颐指气使。”小厮哂笑道:“不过想想也是,若非那李谦极其看重你们,也不至于开出万两银子的赏格来,只为寻回你们。”
  
  子佩闻言,登时就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尽管对方的话说得并不详尽,但言简意赅,只从这三两句话里,她就能听得出自家少爷正在派人寻找她们,且还张榜悬赏,愿以天价换回她们二人------
  
  这确实是大大超出了她想象之外的,原本在她想来,即便是少爷待自己再好再和气,他心里都还是会分清上下尊卑的,而自己和姐姐------终究只是李家的两个小小丫鬟而已,是身份最为下等的贱婢!
  
  少爷是主,她们是仆!
  
  光这一层身份,就足以使得她们与少爷之间,永远都隔着一道看不见摸不着,却实实在在的存在,并永远都难以逾越半分的鸿沟,泾渭分明。
  
  可是,正是少爷,在发现自己和姐姐失踪后,不仅派出了手头上的人出来寻找,还愿意为此花费巨大的代价------一万多两?那些钱,好像是他多方筹来,打算竞价花魁用的,难道他昨晚主动放弃了柳如烟的梳拢权,只因得知她俩被歹人抓走了?
  
  本来在她的小小心眼里,是万般不愿让自家少爷去与人争抢那狐媚子的,但此刻一想到少爷可能是为了自己姐妹二人弃的权,子佩心中又是感到自责不已。
  
  不过总的来说,她心里还是会有那么几分小小的窃喜与自得的。毕竟从此事上不难看出,少爷心里,其实更在意的是她们姐妹二人的安危------
  
  想着想着,她眼眶儿就不觉红了起来,眼泪亦是抑制不住地夺眶而出,模糊了双眼。往日与少爷相处时的点点滴滴此刻也一一浮现,幸福充斥在她小小心房里的每一个角落。
  
  其实她心里清楚,自己哪值那么多钱呀?
  
  当年在牙婆那儿,她们的卖身价格也不过是区区几两银子而已,姐妹二人加起来,都凑不够十贯之数!
  
  可是,少爷却是愿意为她们花上万两银子------
  
  不单是她,便是素来性子恬静的子衿,此刻心中也是大为触动。
  
  打从服侍李谦的第一天开始,小小年纪的她就知道,自己有幸遇到了个好心的主家。
  
  少爷自小便待人和气,尽管平时的话不多,却也极少因为个人心情不快而冲下人发火。不但如此,他还允许自己姐妹二人翻看他的书籍,这在大户人家里可算是极为少见的。
  
  也正因如此,她才能以一个丫鬟的身份,通读那么多的书籍经卷,才学涵养丝毫不下于那些大户之家的千金小姐。
  
  不过她心里更加明白的是,眼下不是自己胡思乱想的时候,妹妹可以沉浸在她自个儿内心的小世界里,她却不能够。
  
  作为姐姐,她还有义务保护妹妹的周全。因此,只出神片刻,她便十分及时地把自己从纷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既然我家少爷已经张榜悬赏,那你为何还不肯放我们回去?我家少爷待人宽厚,制造你们没有酿成大错,想必他也是了些既往不咎的------你们抓来我姐妹二人,图的难道不是钱财么?那可是一万多两呀,只要我们姐妹安然无恙、毫发无损,你们还怕从李家拿不到钱么?”
  
  小厮一时倒是有些惊讶于她的从容镇定,事情走到现在这一步,居然还想着用言语来哄骗自己,好顺利脱身------当我傻么?自己劫的人,现在再放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还想要钱?天底下又哪会有这等好事?
  
  然而话虽如此,李谦所开出来的那高额赏金,倒也确实是足以令他心动的。此时经过对方这么一提醒,他倒是认真考虑起了事情的可行性。比方说,只要李谦无法得知干这件事的是谁,他们则完全可以伪装成那些揭榜的寻人者,先将人随便藏于一处,再到李谦那儿去领赏------
  
  算盘倒是打得响亮,但他明白,此事的可行性非常小,一旦为李谦所察觉,他们那时就是想逃都逃不掉了,除非------
  
  他的目光再次落在子衿姐妹俩人身上。
  
  除非,她们这辈子都无法再开口指认!
  
  汉子心中歹念丛生,且一发而不可收拾,看向子衿俩人的眼神也渐渐发生了某些微妙的改变。
  
  默然片刻,他暗暗一咬牙,心中已然做下了某种决定。
  
  杀了她们,人财两得,今后大可分赃散伙做个富家翁!不过那笔钱虽然不少,但四个人二一添作五分了的话,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他们这样的亡命徒,想要在官府那儿买个“清白之身”,谈何容易?
  
  那帮官吏,才是真正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好处若是少了,想要摇身变为“良民”,根本就不可能实现!除非,自己一人独吞了那一万三千里两------
  
  但真要如此行事的话,难度同样也不小,甭看他们四人平日里互相称兄道弟,深心里其实都在暗暗提防着其他人,以免一个不慎遭了黑手------人心险恶,黑吃黑的事情,发生在江湖上的概率十分之高。
  
  不过之后究竟如何,都不会影响到眼下他的决定,因为在他眼中,子衿子佩二人早已如同死人一般了。
  
  可不是么?她们总归是不能活着的,趁着现在先玩上一把又有何妨?反正最后的结果里,自己肯定是以“报信者”的身份出现的,旁的事情都与己身再无任何干系!
  
  念及于此,他看着子衿俩人发出“桀桀”怪笑,声音比之夜枭鬼叫还要刺耳难听几分,却又令人感到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你------你想干什么?”子衿下意识地拉着妹妹仓惶退出一步,心中已然察觉到了不妙。
  
  “嘿嘿------”小厮再一次缓缓朝着二人逼近,脸上挂着一副不怀好意的猥琐笑容,“面对着你们这么一对模样娇俏可人的姑娘,我又是个大老爷们,你说我想干什么?”
  
  “你------你------”姐妹二人被缓缓逼到了墙角,语声发颤道:“你别过来!”
  
  近了,更近了!
  
  汉子此刻距离他们只有一步之遥。
  
  他探手就往子衿脸上摸去,口中同时说道:“现在,你们该知道,我想要做些什么了吧?”
  
  “你想死!”
  
  毫无预兆的,一道突兀的语声自后方响起,小厮只觉得整个头皮都炸开了,猛然转身望向身后。
  
  待看清了来人的样貌后,他差点就惊掉了下巴,犹如见鬼般指着长身立于门外的那道身影,结结巴巴地道:“是------是你?怎么------可能!”
  
  “怎么?没听清楚我说的话?”李谦唇角一勾,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声音却是愈加冰冷了几分。
  
  “我说,你想死!而且,你也确实该死!所以今天,就由我亲手送你去死!你同意么?”
  
  10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