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34章 倒赵
    突然之间,杭州城里流言四起,赵家独子赵鹏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大街小巷,茶楼酒肆里,谈论的全是有关他的话题。
  
      毫无疑问,赵公子触不及防的就出名了,没有一点点,也防备没有一丝丝顾虑------不过他这是臭名远扬。
  
      “听说了吗?赵员外儿子的秀才功名是通过科场舞弊得来的,”一家茶楼里,有人如是说道:“想来他们也是使了银钱打点,才能做到如此神不知鬼不觉,赵家果有通天手段呐------”
  
      “竟有这等事情?”对此,有人表示惊讶,进而怒声道:“都说他们赵家不简单,在京中也有靠山,不想竟是连朝廷开科取士也敢做手脚,简直无法无天!”
  
      “呵,你还当他是有真才实学的?”边上一人嗤笑道:“也不想想赵家那位主儿是个什么德性,就凭他腹中那几分墨水,怎么可能考得上------”
  
      邻桌坐着的多是些年轻学子,听到他们的议论后,立即接口道:“在下倒也觉得前科院试有些猫腻,不料竟真有舞弊之徒取得生员功名------呵,想来也是,就赵家那个不学无术之徒,整日里光顾着欺男霸女了,哪能有什么功夫去做学问?可笑的是,居然也能被取中------”
  
      啪!
  
      有那性子爆裂的,闻听此言更是忍不住拍起了桌子。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我等寒门学子十年寒窗又有何用?还比不上人家打通门路来得轻巧,再这样下去,往后咱们的生员名额,可就全让这帮纨绔子弟给占去了!”说着他拍案而起。
  
      “不成!此事得找大宗师评评理,若不给出个说法来,我王源决不罢休!”
  
      “对!”周边一众落榜的学子群起附和,振臂高呼。
  
      “院试取士不公,我等理当到大宗师那里去讨个说法,不能任此歪风盛行,辱了咱们圣人门徒的身份!”
  
      同样的场景,几乎是在城中各处同时上演着。
  
      一群落榜后郁郁寡欢、无处发泄的学子们这下可算是找到了宣泄的对象,在有心人的煽动之下,很快就齐齐将枪口对准了赵鹏,口诛笔伐不说,甚至还有那胆子稍大些的,更是直接鼓动众人集结起来,到督学衙门去同声抗议。
  
      毋庸置疑,这是一场经过有心之人的策划安排,而后迅速酝酿发酵,继而猛然在城内刮起的风波,目标正是赵鹏,甚至是整个赵家。
  
      任谁都料想不到的是,这股“倒赵之风”还远不止于此,也不仅仅只限于士林当中。
  
      正当科举舞弊的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外扩散至杭州府境内的每一个角落,以及各方学子陆续汇聚于督学衙门前时,更多惊爆眼球的消息纷纷出炉,迅速占据了坊间热议的头条位置。
  
      “听说了吗?赵家那位二世祖强抢民女,事后杀人掩尸,官府不闻不问,任其逍遥法外------”
  
      “听说过没?赵家公子有断袖之癖,与那苏子阳同食同寝,抵足而眠,俩人之间常走旱道------”
  
      “不知道了吧?那赵鹏依仗着家里的权势,曾和前父母大人的公子交恶,为一青楼女子大打出手,事后府尊老爷亲自出面,勒令老父母不可再追究此事------”不少‘消息灵通之人’,更是当众爆出了许多猛料,“嘿,现在你们该明白,老父母为何会平白丢了官儿吧?”
  
      “你们没听说吧?”有人一脸神秘地压低了声音道:“前年赵公正新纳了一房小妾,年方二八,生得那叫一个水灵!结果后来呢?这父子俩禽兽不如,共用一女。这个九姨太自打嫁入赵家后,那是一日都不得停歇,陪了老爷陪少爷,夜夜换新郎------”
  
      “------”
  
      仅仅只用了一天的时间,流言便以风卷残云之势席卷了整个杭州府,到了晚间时分,终于惊动了赵员外。
  
      倒也不是他的消息不灵通,而是这几天里,他正忙着筹备运粮入京的一切事宜,而且有关自家儿子的桃色轶闻,以往也不是没传出来过。
  
      然而这终究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真想要较真也没用,法不责众,你根本就查不出流言的源头起于何处。
  
      只不过,他显然也未能料到此次的流言竟会如此凶猛,已经严重损害了赵家的名声,再这么下去,怕是要一发不可收拾了。
  
      赵员外就是再傻,都能猜到这是李谦在背后搞的鬼,目的自然是利用舆论来炮轰赵家,进而夺了自己儿子的秀才功名------
  
      不得不说,这一招不可谓不狠,不可谓不毒辣。
  
      读书人向来视功名为第二生命,考中了秀才后再被革除功名,这比一刀杀了他们还要更加让人难以接受,可不单单是声名受损的问题。
  
      科场舞弊,贿买考官,勾结官府,欺行霸市,强抢民女,杀人掩尸,分桃断袖,父子共享一女------
  
      这一桩桩一件件,有的是家丑,虽然无关痛痒,却也着实令人不齿。而有些,则是作奸犯科,严重藐视朝廷法度的死罪了。
  
      这些罪名一旦坐实,依着当今天子的脾气,不杀你满门都算是客气的了。
  
      当然,这些事情也不完全都是谣言,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真的,只是没留下什么让人可抓的致命把柄而已。
  
      不过这并不重要,赵员外自信它们没可能会被证实,否则赵家那么多的仇人,早就该被人整垮了,也轮不到李谦今日的出手。
  
      关键是,流言蜚语的威力同样也不可小觑,闹大了真会被夺功名,甚至就连他的粮长之位都可能会被朝廷剥夺。
  
      在明初,想要成为一方之粮长,不但得是纳粮大户,更要“善名远扬”------嗯,赵员外确实是这十里八乡里有名的“大善人”。
  
      旁人私底下怎么议论不重要,至少在官面上,他拥有良好的名声,平日里“乐善好施”不说,每遇灾荒年节还会施米施粥,名下还领养有不少孤儿,放在后世绝对是能得一面,甚至是好几面锦旗嘉奖的存在。“为富不仁”的名声,也绝对落不到他的头上来。
  
      然而突然之间风向就变了,多年来他们父子俩干过的龌龊事------主要是赵鹏的那些不法勾当和丑闻,现在几乎全让人给挖了出来,且还编排出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来可劲儿的往他们头上泼脏水------
  
      这个李谦,简直是欺人太甚!
  
      遗憾的是,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已然是人尽皆知了,这场风波人力注定无法遏止,赵员外对此也有些无能为力,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取中儿子为生员的,虽然是前任的学宪,但现在这位大宗师也与姚知府有些交情,赵家更是给他送过礼的,没道理会轻夺了自家儿子的功名。
  
      因此,事情尽管已经失控,赵家也仍留有保全自身的余地------哪怕是颖国公府的一条看门狗,也不是普通人便能肆意棒打的,何况他自认与京中的堂姑父关系亦不算太过疏远,必要时,大可请动他老人家出面来摆平------
  
      见他沉吟半晌都没出声,边上,一脸焦灼的老管家忍不住开腔提醒道:“老爷,您就赶紧想想办法吧,晚了咱家少爷的功名怕是要保不住------”
  
      “慌什么?”思绪忽然被打断,赵员外面现几分恼意,“行了,该干嘛干嘛去,李谦使得这雕虫小技------哼哼,还扳不倒我赵家!”末了,他又出声吩咐。
  
      “对了,运粮日程再加快两日,你吩咐下去,让他们速速筹备妥当。此番我要提早入京,拜望姑父大人!”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