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35章 倒赵 二
作为一位致仕的鸿儒,沈缙每日都会收到不少拜帖,杭州府里众士子无一不渴望能得他接见。
  原因不言自明,年轻的学子们,只要能够一脚跨进这沈家的门槛儿,就算得不到沈部堂的半句指点,也一样会“获益良多”。
  别看沈缙赋闲在家,其能量同样不可小觑,天知道这么些年下来,他的那些同僚旧友、各榜同年、门生故吏如今已经在官场上爬到了怎样的高度?而往后的时间里,又有几人会成为六部九卿,多少人将身居要职------这些,都是不可估量的变数。
  科举制下,文官乡党遍天下,因此于大明朝的官员们来说,罢官还乡并不可怕。无心朝堂者,大可从此安心作个乡绅地主;贪恋权势者,则可以在几年后谋个还职起复。多的不说,日后东山再起时,官品只高不低,至少也会是个官复原职的待遇,当然这也并非是没有任何难度的。
  不过在如今这“官不聊生”的洪武年间,多的是想要致仕还乡的人------这真不是在开玩笑,大明立国至今,单是因贪污受贿罪被杀者就足足有好几万人,天下州府能任满而幸存的官员,可以说是少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能活下来的这些官员,简直该烧高香感谢诸天神佛的庇佑------
  毫不夸张的说,自登位伊始,朱元璋就一直在以酷腕治贪,杀得那叫一个人头滚滚,但贪污腐败之风却仍是禁之不绝。老朱怎么都想不明白的是,自己给予官员的俸禄并不算太少,相反,若是单以普通老百姓的过法来衡量的话,自己给出的官俸还算是很高的,这些人为何还要贪呢?
  显然,他忽略了一点,一人做官,到手的官俸可不单只供其自己一人花销而已,手底下养着一帮子家仆杂役,加之官场上固有的迎来送往,那点儿微薄的俸禄真就显得杯水车薪了。
  这便是朱元璋与臣子间最大的矛盾所在了,起初他曾明文规定,官吏贪污六十两就要杀掉,后来由于此法收效甚微,杀完一批又会迅速涌现出一批------老朱出离愤怒,于是当众言明,今后但凡贪污受贿者,无须再以六十两为限,统统杀了------
  然并卵,官员们几乎是“朝获派,夕腐败”,于是洪武爷也很好心地送他们飞升仙界去了。
  史料有载,洪武年间曾出现过这样一个比较滑稽的现象,有一批被同时授官的进士并监生共计三百六十四人,一年后杀六人,戴死罪、徒流罪办事者三百五十八人------简称全军覆没。
  何谓“戴死罪、徒流罪办事”?
  大意就是这人贪赃枉法,已经确认并判了刑,但没人干活怎么办?没关系,老朱想出了个废物利用的法子,先拉下去打几十板子,然后再拎上来继续处理公务------于是乎犯人过堂时,经常能看到堂上审案的某位官老爷也和自己一样戴着镣铐------
  其实认真一分析,大明立国之初,因贪污受贿罪被杀者就有如此之多,显然是不太正常的,朱元璋采用的完全就是一种“零容忍”政策。
  事实上,任何一个朝代,但凡在开国初期,都不至于贪腐之风太过严重。相对来说,贪污严重者有之,但还算是比较清廉的官员也不会太少,只是这些人几乎全都无差别死在了老朱的无情屠刀之下。
  所以说,用官不聊生来形容洪武年的官场并不过分,除去那些不幸卷入谋逆大案中的无辜倒霉蛋以外,单纯的死在任上的官员也仍然还有很多,大多是坐贪污受贿罪而死。因此,这会儿多的是想致仕返乡之人,然而老朱不答应。
  此前就曾出现过大批辞官的现象,但朱元璋说了,“奸贪无福小人,故行诽谤,皆说朝廷官难做”。你看,辞官?抱怨?一顶诽谤朝廷的大帽子立马就能扣你头上,你敢走一个试试?
  当然,想辞官的多,相对来说想入仕为官的人其实更多。酒气财色四堵墙,想往官场里钻的人绝不在少数,尽管他们即将要面对的是有史以来治贪最为严酷的君主。
  文人想要在官场上快速晋升,无非靠的就是自身的名望,或者是借助他人名望这样的方式。年轻的士子当中,能通过自身出名的人少之又少,李谦显然是个异数。
  那么,跟名宿大儒们攀扯上点关系,则成了一种必然的手段。别说是已经有资格入仕为官的举人老爷了,便是许多连个秀才都没能考上的读书人,都渴望能见上沈溍一面。
  这当然也很好解释,未雨绸缪嘛。既然选择了科举一途,将来总是想要当官的,十年不行就考二十年,三十年,总有一天会考上的------若能有幸得到大儒提携,那中榜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了,他们如何会不挤破了头的争着要求见沈溍?
  每天在府门外投了拜帖,然后耐心等候回音的读书人多如牛毛,沈缙自然也无法做到一一接见,再者他此番回乡,本就是打算颐养天年的,又哪来那么多的功夫去提携后进之士?因此便干脆谁都不见,但不死心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不过这两天里,沈缙明显能察觉到拜帖少了许多,他深居简出,因此并不知晓这几日外边发生的那些事情。
  正当他心中略感疑惑的当口,老早就搬到德庆坊去和李谦做了邻居的儿子沈天佑回来了。
  “爹,外头发生大事了!”一进门,沈天佑就急吼吼地出声道。
  “什么大事?”沈缙皱眉,“和你能有多大关系?”
  “嘿------”自知心事已被父亲看穿,沈天佑一挠头,讪笑道:“有那么一点点关系,不过关系确实不大。”顿了顿,解释一句,“是李兄托我帮忙的。”
  “哦?”沈缙目光一凝,转而又是笑道:“这小子,还有事求到我头上来了?”
  “什么都瞒不过父亲------”
  “少拍我马屁!”沈缙笑容一敛,肃容正色道:“说说吧,外头生了何事?”
  ------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