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36章 倒赵 三
    当沈天佑把事情的经过大抵向父亲叙述了一遍后,沈缙出离愤怒,甚至忍不住当着儿子的面拍起了桌子。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多年在京为官,期间鲜少回家,因此沈缙对于家乡的事情确实了解不多,尤其是与自身并无太大关系的事情,更不会有人专门书信禀知于他。
  
      他知道官场里的许多门门道道,也清楚地方上的豪强多有权势,但他怎么都没想到,在当今天子的铁腕治下,居然还有人如此两面三刀,顶着个十里八乡大善人的名头,却纵容其子为祸乡里!
  
      “乡愿,德之贼也!圣人诚不欺我------”自顾喃喃了一句,沈缙看向儿子道:“所以,你此番回来,是受李谦所托,让我夺了那赵鹏的功名?”
  
      “是,也不是。”沈天佑刻意小小的卖弄了一把,却见父亲面色不虞,当下只好老实答道:“仲卿兄说了,赵员外是颖国公府的远亲,沈家若不愿开罪,他也绝不强人所难------”
  
      “呵,好一招激将法!”沈缙笑赞一句,然后示意儿子继续说下去。
  
      沈天佑接着说道:“他还说,夺一士子功名有如取其身家性命,士可杀之不可辱之,且现任学宪与赵家交情甚笃,未必肯轻易卖咱们沈家这个面子,父亲亦犯不着因此而与赵家结下如此深仇大恨,只需断其仕途即可。”
  
      沈缙听完后沉吟许久,最终笑道:“这小子,倒是愈发的深不可测了,此番行事更是滴水不漏,简直就是条修炼多年成精的狐狸!”
  
      “父亲此言何意?”沈天佑一脸茫然之色。
  
      “还看不出来么?”沈缙摇摇头,叹道:“咱们沈家,无非只是他随手落下的一招闲棋罢了!否则他今日就会亲自登门,而不是托你回来给我这老家伙传话了。”
  
      见儿子仍是满脸不解,沈缙暗叹一声,心中略感失望,却又耐心地为他解释了起来。
  
      “试想,李赵两家如今早已势同水火,不斗个你死我活,他们又岂肯善罢甘休?而李谦此番闹出这么大动静,若说只为断了赵鹏的入仕之途,亦或是再施手段、夺其功名,你觉得此事还能就此善了?”
  
      “原来如此------”沈天佑面露恍然之色,却又有些似懂非懂,皱眉道:“可父亲,仲卿兄若不如此行事,又当如何?难不成,他还真能扳倒赵家这个庞然大物?”
  
      “他能否动摇赵家根基,为父也说不准,咱们拭目以待便是。”沈缙一捋胡须,扬眉道:“不过他也太小看我沈家的能量了,哼!便是我如今赋闲在家,欲夺一区区秀才的功名,又有何难?”
  
      明知李谦是在激将,沈缙仍是忍不住上了他的套------事实上,这等微末小事,对一位曾经的兵部尚书来说也的确显得微不足道。
  
      沈缙当即便修书两封,让人分别送往学政衙门与京师。
  
      待得一番交代完毕,随从退下后,他才看向儿子道:“对了,近来林家那边如何?”
  
      “这个嘛------”沈天佑心知他问的是林家与李家的亲事,一时也感到有些难以启齿,犹豫半天才如实说道:“亲事又被搁置了。”
  
      “哦?”沈缙见他如此表情,心中早就能猜出个大概了,因此径直便问道:“林家又出尔反尔了?”
  
      “倒也不算是出尔反尔,只是------”沈天佑有心要为林家辩解两句,想说他们只是延后了婚期,却发现那与做了婊子还立牌坊也没什么不同了,于是他也懒得再说林北冀的好话,点点头道:“李赵两家交恶,表舅不欲牵扯其中------大抵便是这么回事了。”
  
      “呵,你这表舅啊,待人行事一如当年。”沈缙哂然一笑,心中却是暗暗叹息------可惜呀,可惜,可惜自家长女早已出嫁,最小的那个也才五岁,若是能再早生几年的话------可惜了李家这么个麒麟儿呀!
  
      生子当如李仲卿,嫁女能嫁个也不错啊------想到这里,不由狠狠瞪了自家儿子一眼,只恨他非女儿身。
  
      沈天佑让父亲凶得有些莫名其妙,却又不敢多问,当下只好默默垂首,做出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唉,别人家的孩子,有时想想还挺招人恨的。都一个年岁的,凭什么他就能比自己还要更加的优秀呢?害得自家老爹现在怎么瞧自己都觉得不顺眼了。
  
      ------
  
      ------
  
      清晨,李家小楼。
  
      “少爷,不要啦------”
  
      子佩害羞的叫,边上的姐姐子衿同样是满面酡红,羞不可抑。
  
      “这有什么?”李谦一脸正经,语气无比认真地说道:“你们俩一个嘴上有伤,一个腿上有伤,行动不便,少爷我当然得好生照顾着你们了。”
  
      “那------”子衿声音细若蚊蝇,微微低垂着小脑袋道:“那也不能让少爷您来侍候我们呀,何况是------”贝齿一咬薄唇,却又不慎触及到伤口,当即便‘眼泪汪汪’起来,声音却是变得更小了些,“何况是沐浴这等事情。”
  
      李谦见这姐妹俩一脸窘态,心中不由一乐,却又强忍住笑道:“那怎么行?在金陵时,你俩不是还硬要服侍我沐浴来着,当时我也说过不用的,可你们是怎么说的来着?你们说,这都是你们丫鬟的分内之事,哪有丫鬟不侍候少爷沐浴的?”
  
      “呀,少爷你还记仇!”子佩立即恍然,惊叫道:“那毕竟不一样嘛!”
  
      “怎么不一样了?”李谦哼哼道。
  
      他确实有些‘记仇’,当时他初来乍到,面对这个六百多年前的世界既错愕又觉得有些新鲜,结果当晚正在洗澡的时候,这俩丫头却是突然就闯了进来,只说是要服侍他沐浴,并且赶都赶不走------
  
      可以想见李谦当时的窘态,虽说他也听说过,古代的大户人家少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甚至是行房时都会有专门的丫鬟在边上全程服侍的------
  
      可他毕竟是个现代人的灵魂啊,哪能轻易接受洗澡时有人在旁观看?即便对方是两个娇俏可爱的小姑娘也不行!他总觉得那样的场面说不出的诡异,也显得自己特别的禽兽。
  
      “少爷是主,我们是仆,哪有让少爷侍候丫鬟沐浴的?这------”子衿说着说着,不知是想到了些什么,脸上的红晕迅速朝着耳后及脖子根处蔓延,“这不合规矩。”
  
      李谦原本就是在开玩笑,这会儿眼见不单是子衿开始胡思乱想,就连子佩望向自己的眸子里都不觉流露出了几许媚意后,李大官人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玩火行为究竟有多不智,或者应该说是------作死。
  
      他情知二人对自己有着朦胧的好感,却也明白这应该只属于青春期少女的一种自然生理反应------友情之上,恋人未满,亦或是产生了一种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亲情,总之不会是真正意义上的男女之情。
  
      为免场面失控,李谦连忙就此打住,轻咳两声道:“嗯,我逗你们的还当真了不成?”
  
      俩人闻言心中禁不住一阵淡淡的失落,子衿轻“喔”了一声,子佩则是不满地嘟起小嘴儿哼哼道:“少爷你太坏了,又拿人家寻开心!”
  
      李谦“哈”的一乐,随即唤过一名在廊下静候的小丫鬟来为姐妹二人沐浴,自己则独自下了楼,一人在小院里散起了步来。
  
      古人并非全都不爱干净,特别是江南水乡里生长的大户人家,早晚沐浴一遍并不算什么新鲜事。也只有那些满身臭汗的糙汉子,才会不把个人形象当一回事。
  
      当然,李谦没这年代公子哥的通病。
  
      说白了,这些个娇生惯养的阔少爷,这会儿已经渐渐显出了向娘化发展的趋势------这并非是在瞎掰,明代士子,尤其是中叶以后的年轻读书人,穿衣打扮简直比妇人还要花哨,有那特别臭美的甚至还会给自己头上别一朵献花------嗯,形象和大名鼎鼎的西门大官人差不多。
  
      这也是为何香皂生意能如此红火的一个重要原因,有需求、受众广才会大卖。
  
      李谦和他们这样的毛病,他自诩是个纯爷们儿,虽然性格里缺乏一些暴烈元素,但爷们儿就是爷们儿,爱干净是一回事,却也还远远达不到洁癖的境界。
  
      所以,李谦实在是懒得一天沐浴个三两趟,那于他来讲简直是在浪费生命。
  
      有那时间,不如多躺会儿来得自在------
  
      从内宅踱到外宅,从后院来到前院,李谦正打算再走回去时,大门方向却是快步走来一名小厮。
  
      年轻的门子到他面前站定并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而后出声禀道:“少爷,许捕头正在外头求见。”
  
      “他来得倒是不慢。”李谦轻轻颌首道:“带他进来吧。”
  
      话落便站在原地等候,没有要亲自出迎的意思,倒也不是他态度轻慢。
  
      这些日子以来,李谦早已逐渐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言行举止也越发显出一位进士老爷所应有的气度。
  
      换言之,他是官,许杰是吏,阶级制度摆在那里,任何人一旦有了逾越的行止,在他人眼中都会成为异类,显得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入乡随俗,李谦也慢慢习惯了这些该有的礼节,尽管他心里仍对上下尊卑那一套颇为不屑,却无心也无力去改变整个世界。
  
      没办法,懒散的人总是能够随遇而安的,改造世界太累了些,且难度不小,还容易失败------
  
      做人,不能太王莽。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