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38章 倒赵 五
    作为一个鲜衣怒马的富家阔少,赵鹏每逢外出“游学”必是前呼后拥,就算只是在杭州城里随意闲逛,身边也是仆从如云,一众狗腿子鞍前马后并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这位主家的独子。每逢与人发生冲突时,他们就是最好的打手。
  
      因此,平日里出行时,赵家公子总是派头十足的,名头杭州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尽管有些人知晓这对父子的部分恶行,以往也顶多只会私底下骂上几句,再吐几口唾沫而已,面上却是不得不流露出几分虚伪讨好的笑容来,以免引火烧身。
  
      但是,这一次的性质显然发生了变化。
  
      赵家父子如今可以说是臭名远扬了,所以众人即便是不敢当着面的指指点点,但任谁都能看得出来,他们在遇上赵家人时眼神中那浓浓的轻蔑之意,再不复以往那份阿谀奉承。
  
      甚至,赵鹏能够明显察觉到,许多人会在背后对自己指指点点,虽然听不清他们谈论的是哪一个话题,但可想而知,那必然与己身有关,且依着他们脸上那饶有兴致、眉飞色舞并唾沫横飞的模样,他就知道那绝不是什么好话!
  
      依着赵鹏的性子,若非父亲曾严厉警告,让他在此重要关口不得再惹是生非、火上浇油,此刻早该将那些人全揪过来当面狠狠扇上几耳光了------
  
      尽管他智商有些捉急,但形势也还是能看出几分的,知道眼下自己确实要低调做人,才不会给对手可趁之机。
  
      是的,也就只有沈天佑那种温室里成长起来的花朵,其本人性子又与世无争,没有什么斗争经验,才会看不出李谦目前其实是在虚张声势,真正致命的杀招还没完全展露出来。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试想,赵家与本地官场的势力有着紧密联系,作为冤家对头的李谦又岂会不知?光凭一些流言蜚语就想要对付赵鹏,还把希望寄托在李家与之毫无交情往来的学宪大人身上------此举无异于海底捞月,白费心机。
  
      可赵鹏不一样,尽管他也是一株温室里的花朵,与人争斗时多倚仗权势,但置身其中多年并乐此不疲,总也是会练出几分眼力的。
  
      他看得出来,眼下杭州府里所闹出来的动静虽然不小,但这点儿小事也断无可能上达天听。
  
      除非,李谦手上真握有什么要命的足以坐实他罪名的东西,又或是能让某个苦主答应上京去告御状,真正的把事情给闹大,否则无论如何都动不了有颖国公府罩着的赵家------光凭那几个被抓的亡命徒指认,显然还不够。
  
      赵鹏深知,李谦玩的这一手绝没那么简单,此前他就是因为太过轻敌,才会屡屡在对方手上吃亏------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现在的赵公子,才不会轻易就上了李谦的恶当!
  
      眼下最重要的是不可自乱阵脚,更要低调低调再低调,才能静待流言平息,最后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造谣中伤回去------哼哼,你李谦现在玩儿的这一手,小爷我早在几年前就玩烂了,Who怕who啊!
  
      一想到这里,赵鹏那原本不太美丽的心情,瞬间就美丽了许多,不过终究是没那闲心再在外头瞎转悠了------毕竟太讨人嫌,又不能动手,当下只好灰溜溜地打道回府。
  
      不成想,在大门口却是生平第二次见到了官差围府的景象。
  
      “这帮混账!”
  
      心中压抑已久的火苗‘蹭’的一下就蹿了上来,赵鹏咬牙切齿,恨不得立马就带人冲到李家去,把那个混蛋给一刀砍了------
  
      然而,他再一次压下了心头的怒火。
  
      自家老子今儿一早便运粮往京城去了,真要在此关头中了对方的圈套,怕是没人能出面替自己摆平。
  
      于是,赵鹏一反常态的冷静了下来,竟缓和了脸色迎上前去,就连出声询问许杰为何带人上门时,表现得也是相当客气,就差脸上没笑容了。
  
      许杰却是有些惊讶于他会如此反应了,按照剧本,赵大公子这会儿就算是不敢与他发生口角冲突,也该用质问的语气来和自己对话才是------也唯有如此,才符合这位二世祖的性格。
  
      “呵,赵公子!”许杰随意地朝他一拱手,不阴不阳地笑道:“莫不是今日转了性儿?”
  
      赵鹏闻言,终于一扯嘴角,忍不住换上了一副阴冷的笑意。
  
      “我转了性儿?许捕头莫要说笑!我且问你,何故带人围府?我们赵家何人犯了何事,竟值得你们这般大动干戈?”
  
      何人犯了何事?你赵小官人心里难道真就没一点B数?
  
      许杰冷哼一声,心中却是放心不少,赵鹏还是那个赵鹏,丝毫没变!
  
      这就好办了,当下便换上一副公事公办的神情,打起官腔道:“赵公子,我许某人今日可没想着要围你赵家,谁让你家的恶犬逮人就吠呢?”
  
      赵鹏闻言只是轻轻瞄了自家护院首领一眼,眼神中却毫无责备之意,反而像是在无声地赞许他们的行为------这倒也是,动不动就带着一帮官差上门,赵家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许杰见他不应声,倒也不再过多纠缠,一本正经地探手入怀,很快便亮出了一张传票。
  
      “县老爷有令,传你过堂!”
  
      话落又换上笑脸,不过不是招牌式的奉承假笑,而是面带讥讽地看着瞿然色变的赵鹏。
  
      “赵公子,我等也只是公事公办,劳烦你随我们走一趟吧!”
  
      ------
  
      ------
  
      正如赵鹏所想的那样,造谣中伤只是李谦给他上的一道开胃小菜,真正的杀招还在后头。
  
      如今的情景,与当日他们赵家泼李谦污水何其相似?反正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当事人的名声基本上是要臭了。
  
      不同的是,李谦当时凭着一股子高风亮节,硬是将臭名转化为美名,反而因此收获了个善人的名声,倒也算是因祸得福。
  
      李谦惯用的老套路是打草惊蛇,屡试不爽的一招。
  
      如此行事,也的的确确是存着那么几分乱其阵脚,继而迫使赵家父子主动露出破绽的心思,不过那并非重点。
  
      事实上,他这回采用的是阳谋。第一步先投石问路,光明正大地亮开了架势,明摆着就是要告诉赵家——
  
      我现在出手对付你了,接招吧!
  
      而赵家要么会自乱阵脚,让李谦一举攻破,要么也只能是选择静观其变,严密关注事态发展。
  
      如若他们选择前者,那么李谦再出手时自然就会更加轻松省力些;真要是后者也没关系,因为李谦使得这一手本就不是什么阴谋诡计,而是堂堂正正的阳谋。
  
      阳谋不同于阴谋,更为准确的说,阳谋其实要比阴谋更加高明。因为阴谋往往存在破绽,一旦被对手识破就会失效,毕竟没人会傻到明知有诈还主动往里钻。
  
      阳谋则不然,它是通过一种光明正大的手段来达到目的的,通常没有破绽可寻。
  
      简单点来说,就是我出了招,无论你怎么接,都依然无法摆脱困境。这一点,历史上早已得到过无数次的证明,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汉武帝的推恩令了。
  
      当然了,李谦这一手其实也没什么新奇的地方。至少在他看来,这无非是市井争斗中惯用的一种小手段而已,终究上不得什么大台面。如果不是赵家父子背后有个傅家在撑腰,他都不屑于去使用这样的小小伎俩。
  
      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何须如此费心思量的算计?更多时候拼的是实力,是背景,是后台!仅此而已。
  
      假设赵家没有颖国公府做后盾,李谦翻手就能灭了他。同理,若是李谦没有这么多重身份的庇护,赵家一样可以轻易干掉他------
  
      归根结底,这才是核心问题所在,谋略只是锦上添花。
  
      在一切强大的实力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而阳谋,最终拼的还是双方的实力。
  
      坦白说,赵家在京城有颖国公府这样的靠山,确实是足以在家乡横着走了,也没几个人愿意去得罪他们。
  
      但李谦这回还真就打算捋一捋虎须,因为据他所知,在原先的历史上,这位洪武年间的勋贵,淮西二十四将之一,曾七战七胜、为大明朝立下过赫赫功劳的开国将领,似乎是继蓝玉之后栽的跟头,遭到了朱元璋的猜忌------也就是说,这一家其实风光不了几年了。
  
      作为一名穿越者,李谦对明朝近三百年的历史虽不甚熟悉,但大体的走向,重要事件乃至个别比较有名的人物的结局,他还是有所了解的,甚至就连这时期许多有名的诗词,他记忆中都印象颇深。
  
      因此对于明初四大案,靖难之役,土木堡之变这些耳熟能详的历史,他并不会感到陌生;而明朝开创的特务系统“厂卫”,内阁制度及卫所兵制,他也大致知道一些;至于朱元璋和朱棣等一干重要人物的生平事迹,李谦更是不可能全无了解的。
  
      这便是他的优势所在了。
  
      你不是现在风光么?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估计再要不了几年就倒大霉了,我怕你做甚?
  
      更何况,远水难解近渴,京城傅家的触手想要探到浙江来,又哪会那么容易?
  
      所以说,在短期内,这注定是只属于李赵两家的争斗,旁人就算要插手,也使不上多大的力气。
  
      不过,事情在交代下去之后,李谦就没再怎么花费心力了。
  
      既然事前都安排部署好了,只需按照计划进行下去就好,审案的事情自有知县老爷去操心,自己只要关注一下进度就可以了。
  
      李谦发现,自打重活了一遭后,自己变得越发懒了,王知县不给自己高薪也是对的,毕竟真没上过几天班------
  
      不过他总还是有些羞耻心的,不干活白拿钱也说不过去,因此老早便向对方提过辞去塾师一职。
  
      奈何王知县死活不肯答应,只说他有空便教,“生病时”让小荣来顶替就成------
  
      于是,李谦便把自己的那份束脩划归给了荣荣代领,实际上是不打算再要了,他则每日都安心待在家里“养病”了。
  
      事实上,久静思动,李谦也确实打算出门逛逛了。
  
      无奈的是,他现在成了家喻户晓的“绝世好男人”,一出门就容易被围堵,倒有那么几分后世大明星的味道。
  
      关键是,虚荣心虽然得到了小小的满足,却也着实让人感到困扰。毕竟,没人喜欢天天出去都让人像看猴子似的围观,有那大胆的甚至还会趁乱在他身上揩油------不过是男的!兔儿爷!
  
      这可把李谦给吓坏了,自打被某个粉面男娼摸过手后,他回来用香皂洗了七遍。
  
      之后,就再也不敢随意出门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