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42章 密谋
李谦的一连串设计,终于将赵鹏一步步逼入了绝境,且这还只是个开始,难说往后他还会再使出怎样的凌厉杀招,令赵家彻底走向毁灭------
  
  是人都有惯性思维,苏赫也不例外,他无可避免地陷入了一种思维误区,总觉着自己这国子监生的身份来得太过蹊跷,难说不是被李谦给算计了。
  
  也就是说,他直觉这是对方的顺手报复,既夺了赵鹏的功名,又把锅给甩到了苏家的头上,让赵家以为苏家也在此事上出了力,甚至很有可能早已与李谦暗中有了勾结------然后,李谦这个布局之人则乐见其成,坐看苏赵两家反目成仇,打得你死我活,打出脑浆子来才好------
  
  阴险,太阴险了!
  
  苏赫坐不住了,原本还想着去找赵鹏解释清楚,而后继续作为旁观者来观望局势的他,在得知赵鹏再一次被提审后,立即就意识到自己已然无法置身事外了。
  
  要么旗帜鲜明地站出来声援赵家,要么改旗易帜投靠李谦,否则无论哪一方抽出手来,自己都会面临灭顶之灾。
  
  如今的局势已经逐渐明朗,是人都能看出,赵家已然落入了无法自救的颓势,怕是等到赵粮长从京师赶回来时,赵家已经没了,在码头迎接他的很可能会是办案的官差------
  
  因此经过反复思量后,苏赫选择了后者,毅然决定倒向李谦这一边。
  
  树倒猢狲散,倒戈的可不仅仅是一个苏家。当赵鹏功名被革的消息传开后,钱塘县衙再一次开堂问案时,各级衙门破天荒的保持了缄默,不再过问案情的进展。
  
  李谦的目的已然达到,但事情远未就此结束,单凭一桩掳人的案子,也是不足以扳倒赵家的。
  
  不过一口吃不成个大胖子,计划总得一步步的实施,眼下最紧要的,自然是坐实赵鹏的这一项罪名,至于往后------赵家这些年来勾结官府,做下的违法乱纪之事本就多不胜数,虽然他们掩盖得极好,但想要揪出一两件来也不会太难,只是当下的时机还不成熟而已。
  
  事实上,苏赫的弃暗投明完全出乎他的意料,那根本就不是此前计划中的一环------李谦倒也乐得搂草打兔子,顺手将他拉上了贼船,以便能知晓更多赵家曾经做下的龌龊事。
  
  有了苏赫提供的情报,再想要翻出赵家屁股底下的烂账,自然也要比原先更容易些。不过这人的可利用价值也不算太大,知道的核心机密不多,毕竟与他关系亲密的人是小赵,而非老赵。
  
  不出意外,当李谦破除了外界存在的种种干扰因素后,王知县办起案子来也相当的得心应手,进展得异常顺利。
  
  当天下午,李谦就得了消息,堂审结束后,赵鹏因罪入狱,被县衙收押了。当然这人也是十分之嘴硬,三木之下才堪堪松口,承认那些凶徒确实是受雇于他,才掳劫了李家的那对丫鬟。
  
  折腾了这么些时日,赵鹏总算是招认了自己的罪行,不过隐患仍然存在。通常在这种情况下,透过刑讯逼供得到的犯人口供是非常不牢靠的,一旦将来出现变故,有外力介入,案犯就极有可能反咬一口,推翻先前的所有供词------
  
  如此一来,反倒像是李谦在给自己挖坑了。但这也是纯属无奈之举,赵鹏只要一天不入狱,后续的计划就难以展开分毫,因为慑于赵家的权势,压根就没人敢站出来指认他们之前所犯下的种种罪行。
  
  唯有造势,营造出一股赵家日落西山的假象,才能引出更多喜欢落井下石的人,以及那些真正受过他们欺凌的苦主。
  
  事实证明,这样的手段也是行之有效的。当李谦将赵鹏一手打入大牢后,终于使得不少人开始相信,他有能力扳倒赵家这么个庞然大物了。
  
  然而,一个赵家的倒台,也关乎着不少人的身家性命。
  
  在这之间,谁都不敢保证自己就一定不会受到牵连,那些与之勾结不深的,有心想保赵家,却又担心一脚陷入泥潭,无法抽身,所以才会出现这一集体沉默的景象。
  
  说到底,还是趋利避害的心思在作怪,也只有陶晟和姚春这两个老狐狸,才没让这阵势给吓退了。
  
  事实是他们退却也没用,赵家一旦出事,他们必然首当其冲,难逃干系,不会有任何的侥幸。
  
  不过这俩人如今同样也不急于表态了,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改变不了赵鹏功名被夺的事实,也只能是从这桩案子上入手了。
  
  品香阁的天字号雅间里,两位穿着便装的官老爷屏退了左右,正在商谈具体的应变计划。
  
  没办法,赵家目前无法自救,陶晟与姚春作为赵家在官场上的护航人,断然无法做到袖手旁观,眼见赵家走向灭亡而不伸之以援手。
  
  这倒不是说他们为人有多仗义,纯粹只是相互之间的利益纠葛太深,想撇都撇不开------他俩谁都不敢肯定,赵员外一旦被入罪,之后会不会因为吃不住刑罚,连带着把所有与他们相关的秘密都给招认出来,包括设计杀害前任检校之事。
  
  而这一切,或许正是那站在李谦背后之人,宋忠想要得到的结果。
  
  俩人一致认为,此次事件的真正主导之人其实并非李谦,而是宋忠!换言之,宋忠极有可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也许在他们的计划当中,赵家只是一个突破口而已。
  
  真正的目的,还是想要破获杭州官场上的这桩大案!
  
  这并非凭空猜测所得,以锦衣卫的情报渗透能力来看,查出一个赵粮长可不是什么稀罕事。再要往下深入,顺藤摸瓜揪出来的可就是他们这些个大人物了------
  
  “大人,咱们不能再这么观望下去了!”姚春一脸心有余悸地说道:“种种迹象表明,这根本就是一套连环之计,我们必须得想尽办法来保住赵家,否则后患无穷!”
  
  陶晟对此自然是深表赞同,只轻轻颌首道:“不错!我也看出来了,他们玩的这一手可不简单,环环相扣,不知不觉间便已将人逼至绝境,再不加以阻止,怕是下一步就要牵扯到咱们头上来了。”
  
  “那么,依您之见------”
  
  “赵家,必须要救!”
  
  “该如何救呢?”
  
  “------”陶晟心说,我要知道还用得着跑这来跟你商量?早该出手救人了!
  
  “咳咳------”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两声,他才一手捋着略见花白的胡子,看着姚春缓缓说道:“姚知府有何高见?”
  
  “这个嘛------”姚春被问得心中一阵阵发苦,迟疑半天才不得不开腔道:“此前下官倒也想过几个对策,只是细细斟酌过后,又总觉着不太妥当------”
  
  “但说无妨。”
  
  “是。”姚知府定了定神,而后说道:“莫如咱们亲自出面,从王伦手中接过此案?如此一来,局面便不再那么被动了。”
  
  陶晟闻言,缓缓摇头道:“确实不妥!这桩案子审到现在,也无非就是个掳人的罪行而已,算不得什么重案要案,如若咱们此时强行插手其中,受人诟病不说,王伦那个书呆子也断然不会答应------这嘴皮子官司即便是打到御驾之前,咱们都是不占着理儿的,且还容易惹人生出疑心,实非上策!”
  
  “是是,下官也正是有此一虑,才没敢贸然插手此案。”姚知府连连点头。
  
  “那么,你可还有良策?”
  
  “还有一计,只不过得兵行险着------”
  
  “哦?”陶晟眉头一跳,“说来听听。”
  
  姚知府没有再开口,只一脸神秘地抬起右手,放到自己的脖子跟前比划了一下,陶晟便全都明白了。
  
  “你是说------照方抓药,给李谦也来上这一手?”
  
  “非也!”姚春摇了摇头,微眯起眼,一脸阴鸷地道:“事要做绝,要杀,就不能光杀一个李谦,连带着宋忠也要一并除掉!”
  
  “不可!万万不可!”陶晟倒是没料到,此人如此心狠手黑,锦衣卫杀一次还不够,居然还打算依样画葫芦再来上这么一回,脑袋还要不要了?
  
  “有些事情,可一而不可再,宋忠,杀不得!”
  
  “大人------”姚知府嘴角一扯,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来。“这事儿,其实已经由不得你我二人来做主了------”
  
  “此言何意?”陶晟心头一惊,瞬间有种被坑的感觉。
  
  “早在之前,姓赵的便已对李谦等人起了杀心,若非下官当时苦苦劝戒,恐怕他们老早就动手了,然而此次------”姚春长叹一声道:“李谦的一再挑衅,怕是赵公正心中的那一点点顾忌,也早让他给激得荡然无存了。”
  
  “------”陶晟这一回彻底慌了神,这些个地方官们还真是不知死活呀,胆敢一再挑衅天子威严,他们是无知者无畏,没真正见识过洪武爷的龙威啊!
  
  一想起龙庭上那张发虚皆白,不怒自威的龙脸,他就感觉如坐针毡,竟是一刻也坐不住了。
  
  “不成!绝对不成!绝不能让他们得了手,否则你我处境危矣------这个姓赵的真是该死,是谁给他的胆子,敢一而再、再而三的谋害朝廷命官------”
  
  陶晟不安地在屋内来回不停踱步,神色十分慌乱,就连口中说出来的话都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姚春见状,忙出言安慰道:“大人不必忧心,此事本就与你我二人无关,如若真的发生了,咱们也大可撇清自己-------”
  
  啪!
  
  不待他的话说完,陶晟已然转身重重一拍桌案,勃然怒斥。
  
  “胡闹!你当这只是三岁小儿过家家的游戏么?死的人可是堂堂天子亲军,横行朝野数年,令满朝衮衮诸公闻风丧胆的锦衣卫!还有那个李谦,他可是天子宠臣,深入帝心,否则光凭他闹出来的那么些动静,放别人身上早该降旨问罪打板子了!姚春我告诉你,此二者在圣上心中的份量,可不比杭州官场轻上多少!你觉得,咱们能轻易撇清自身干系么?”
  
  “这------”姚知府一时哑口无言。
  
  事实上,他先前也觉得事情比较严重,但所能想到的点又太过简单了些,因此才会误以为只要小心谨慎对待,从头至尾都不沾上一分一毫,便可高枕无忧------如今看到臬台大人竟有如此反应,才猛然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可能远非自己所想的那般轻巧。
  
  姚春嘴唇蠕动了几下,才艰难地问道:“大人,要不,我立即回去调动人手,于德庆坊周边日夜巡哨,震慑一番,以免那邪教中人轻举妄动?”
  
  “此法可行,但还远远达不到震慑的效果!李谦近来深居简出,倒是暂时可保性命无虞,可宋忠那边,纵是功夫了得,怕是也难逃暗算。”
  
  “那依大人之见------”
  
  “敲山震虎!”
  
  陶晟的脸色逐渐恢复平静,而后面容冷峻地下达了命令。
  
  “紧急下发公文,命钱塘、仁和二县即刻调集三班衙役、境内巡检,协助府衙、臬司于杭州城内外全力追捕查剿邪教不法之徒,但凡发现可疑之人,一律进行逮捕,详加问讯!”话落,他嘴角渐渐浮现出一抹冷笑。
  
  “不出两日,他们便会主动上门求饶了。”
  
  ------
  
  ------
  
  赵粮长起运税粮入京,沿水路运河出了苏杭段,途经无锡、常州、丹阳到镇江,而后又改道入长江,直抵江宁府。由于船上都装着满满当当的粮食,航行时自然不会太快,因此足足耗费了小半个月的功夫,才算是到达了金陵帝都,这趟运粮之旅也终告完成。
  
  此时的赵员外,尚不知杭州城里的局势如何演化,尽管他出行前曾留有人手,密切关注事态进展,消息也没那么快就传达过来。
  
  到达京城后,他先是到户部去交了差事,然后在两名仓大使及一干户部属吏的监督下,卸船清点税粮入仓,才算是圆满完成了这趟差事。
  
  这么一番折腾下来,又是足足耽搁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待得他歇息半日,正打算登门拜望自己那位堂姑父时,杭州那边正好也来人了。
  
  然而,来人带给他的却着实是个坏消息,不亚于晴天霹雳。
  
  “你说什么?我儿被革除了功名,还打入了大牢?!!”
  
  听完下人的禀报,赵员外怒不可遏,当即就将手里的茶杯给狠狠摔了出去。“好个李谦!好个王县尊!好、好、好,你们一个个都好得很!这笔账,我赵某人记下了!”
  
  也怪不得他会大发雷霆,儿子功名被革,仕途之路让人生生给切断了不说,如今还深陷牢笼,随时都可能会被定罪,或遭遇不测,你教赵员外如何不怒?
  
  堂堂粮长之家,地方豪强,当朝勋臣远亲,竟是让人给欺凌到了这般程度,这可是多年来的头一遭。这一回,赵家真的是颜面全失了。
  
  咆哮了一通后,赵员外强抑住心头怒火,冷声问道:“我临走时,曾让你们密切留意李家别院的动静,那李谦的近况如何?”
  
  下人一脸恭敬地抱拳道:“李谦极少出门,偶有出行,也是随身带着多名随从,护卫身侧不离半步,旁人难以近身。”
  
  “呵,倒是警惕得很!”
  
  与潘宁达成协议,安排人手行刺李谦终究还是十分隐秘之事,不宜泄露分毫,因此赵员外只是冷笑一声,便不再在此事上多言,转而问起了官场上的动静。
  
  不出意料,多数人选择了观望,就连一向与赵家最为亲密的陶臬台和姚知府都态度不明,着实令他有些愤恨。
  
  不过他也清楚,那俩人都是浸淫官场多年的老狐狸,在没把握时不出手相助也实属正常,但因着他们与自己的诸多牵连,应该还不至于袖手旁观------若是让他知道,原本正打算伸以援手的两位官老爷,在明确自己正打算取李谦等人性命后,毅然选择了竭力阻止事情的发生,不知又会做何感想?
  
  暂时能得知的消息也就这么多了,赵员外终于意识到了李谦的可怕之处,竟是趁着自己入京之时痛下黑手,欲置赵家于死地?
  
  尽管眼下的局势显得十分糟糕,但还算有救,毕竟自己此番提前入京,就是为了搬动靠山来的,所以只要王知县查出来的事情还不够多,自家儿子能稍微争气点,咬紧牙关多撑几日,自己也该赶得回去了。
  
  眼下最为紧要的,当然是赶紧去找姑父大人救火了。
  
  于是他立即吩咐下人备车,在贴身侍婢的侍候下,急急忙忙地整理了一番冠带,而后径直奔往当朝户部侍郎的府邸。
  
  ------
  
  ------
  
  (PS:一不小心就写了两章的字数,这种事情果然需要灵感。。。)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