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43章 七夕将至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作为钱塘县衙里明面上的第二号掌权人物,荣荣近来的日子过得十分忙碌,却也充实。
  每日清晨早起授课,教书育人,学生自然只有一个,即王知县家的熊孩子,王小胖。午后则帮县尊大人处理公务,顺带着熟悉县衙三班六房的各种运作,为将来可能会进入的仕途提前做好功课。
  洪武年间,幕僚和书吏提拔为官的也不少,虽然最后大都难以升到高位,却也算是在朝谋了个一官半职,足可光宗耀祖了。
  下学的时辰一到,受尽了圣人书籍折磨的王小胖发出一声似小狼崽般的欢呼,随即便一溜儿跑出了学塾,用与之身形完全不符的敏捷迅速消失在了夫子小院,当真是畏书如虎------
  小荣独自一人收拾好了桌案,随后也出了屋,抬眼却瞧见正往这边快步走来的小祝。
  俩人作为大老爷的心腹下属,如今在县衙中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这一切自然都是托了李谦的福,且他们又师出一门,因此俩人间的关系倒是不错。
  “小祝呀,找县尊有事儿?”小荣笑着开口打起了招呼。
  “不找堂尊,师兄,我是来找你的。”小祝笑应一句,而后说道:“先生让人传话,请你过去呢。”
  “哦?可有说了是何事?”
  “没有,来人支支吾吾的,话都没说明白。”小祝满脸嫌弃地道:“这李家的下人,连个话都传不明白,看来先生平日里都只顾着睡觉了,对他们疏于管教呀------”
  小荣闻言,目光不禁往他臀部瞄去,心说你又调皮了,敢在背后说先生坏话。
  “呃------”
  祝振东察言观色的功夫日益见长,很快就注意到了他不怀好意的目光,心中不由‘咯噔’一下,晓得这家伙待会儿可能又要打自己的小报告了,当下便适时住了嘴,岔开话题道:“你还是赶紧过去吧,瞧那人行色匆匆的,估摸着会是件大事。”
  小荣轻轻点头,二话不说便动身赶往李家别院,小祝则代他去向王知县告假。
  哪成想,当他紧赶慢赶地来到李家后,才发现事情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倒也真是件大事,大得不得了——乞巧节到了,李家丫鬟要放灯,所以李谦请他过来画画。
  可不就是件大事么?
  试想,李大官人既能为了俩丫鬟的失踪而满城张榜,开出天价悬赏,那么于他来讲,丫鬟要过乞巧节当然也算是大事了------
  当下也顾不得多想,荣荣只能是一脸无奈地顺着下人的引领,很快就来到了李谦的面前。
  “小荣啊------”李谦老神在在地躺在摇椅上,一晃一晃的,老脸微红的解释道:“你也知道,我这画功不行,此次就烦劳你了。”
  七夕放灯,本就是传统习俗,外头虽然也有人卖一些图案精美的灯笼,但这年头的女子大都心灵手巧,更喜欢自己动手在孔明灯上添一幅画,以彰显出满满的诚意,好让七姐感动,然后给自己配个良婿------
  然而今天一早,李谦却是一不小心就给自己挖了个坑。
  当他看到傻妞李冰凝的涂鸦之作后,违心地赞了一句“鸭子画得不错”。谁知傻妞眼眶登时就红了,委屈巴巴地撇着嘴告诉她人家画得是鸳鸯。好死不死的,李谦听了竟还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下麻烦可就大了,眼泪汪汪的傻妞死活都要央求着他给自己画一幅更好的,以免遭到院里姐妹们的嘲笑。
  李谦只好无奈地答应,谁知还没等他动笔,子衿子佩俩人居然也领着一帮子丫鬟围了上来,个个都想让自家少爷帮忙画画------
  而李谦画工本就一般,在普通人面前倒还能拿得出手,但在画道大家眼中可就不够看的了,何况还是在灯笼上作画而不是平面的桌案?
  万一侍婢们放灯时,哪只灯笼一不小心飘到了某位大能手里,人家再一打听,得知此画出自李大官人之手,可不就有损形象了么?
  因此,他才想到了找来荣荣帮忙,自己也能心安理得地偷一回懒。
  “咳,但凡先生吩咐,小荣无有不从,举手之劳罢了。”
  “哈哈,润笔费不会少你的。”正说着时,一名丫鬟已经奉上了精致的茶点,李谦便顺带着吩咐她拿来笔墨纸砚等一应用具,以及数不清的白纸包裹着的孔明灯。
  小荣见状有些傻眼,这么多?
  “咳咳------”李谦一摸鼻子,讪讪地笑道:“不能厚此薄彼,所以你就辛苦着些,给她们每人都画上一幅吧。”
  “好------”小荣苦着脸应了,心说这真就变成一件体力活了。
  小荣开始忙活,一群丫鬟则围着这位大画家叽叽喳喳的说着各自的想要的图案,李谦的睡觉环境就这么被打扰了。
  他本就不是那种喜欢苛待下人的主子,当下,也只能是跑到了书房里去躲清静。
  随着名气越大,近来往府上投拜帖的人也是越来越多,同样的邀请李谦赴宴的请柬也有不少。
  不过李谦无心去理会这些应酬的琐事,便指示子衿一一都给推了,只有一些重要人物的帖子,才需要禀知于他,由他亲自来拿主意。
  闲极无聊,便翻看起了桌上那一摞新的尚未处理的名帖,随手拿起一份就是张大摆喜宴的请柬。什么“小女本月十六于归,荷蒙厚仪,谨定于是日午后酉时淡酌候教。席设状元楼------”
  接着又是随意翻开了几个帖子,发现除了稍正常些的士人们文绉绉的帖子外,竟还有两家青楼女子出阁,鸨母请客吃酒的请柬------
  无意间,却是看到了一张来自春风一笑楼的请柬,下帖之人却是柳如烟。
  柳如烟数次下帖相邀,子衿倒是在他面前提过一嘴,只不过李谦当时正忙着布局对付赵家,所以无暇理会这些俗事,就基本上全给推了,这其中还包括好几位名宿派人投递来的帖子。
  而这一回投来的请柬,却是请他明晚到春风一笑楼去看表演的。
  今天是七月初六,明晚便是七夕夜了。也就是说,春风一笑楼那边应该是在这节日里安排了比较热闹的节目,各方欢客都会受邀到场欣赏。
  事实上,这年头的七夕乞巧节,可没有几分情人节的味道。也就后世的年轻人才硬是把所有中西节日都给过成了情人节,在如家、汉庭、七天等连锁酒店亦或是小旅馆里逍遥快活,炮火连天------
  这年头的乞巧节可比不上中秋等节日热闹,纯粹就是个女儿节,且也过得相对比较简单。姑娘们无非就是设香案做巧果,拜拜织女,穿针取巧,放孔明灯而已,节目也就那么几个。
  当然,七夕同时又是晒书节,男人们虽然不过乞巧节,却也会在这一天把自己的藏书都给拿出来晒晒,显摆显摆自己的文化程度,毕竟装X不分年代------
  合上请柬,李谦稍一沉吟,心中终于有了几分愧疚之感,觉得自己的屡次拒绝,有点太不给人柳如烟面子了。
  随后他便吩咐了下人,跑去隔壁给自己那俩新邻居杨清和沈天佑传话,约好明晚一块儿去春风一笑楼消费,这一回大老板请客!
  在书房里小睡了片刻,醒来时已是午后。
  等到再回到院子里时,小荣刚好也画完了最后一个灯笼,正式宣告收工。
  李谦定睛一看,嗬!确实是画得栩栩如生,画工足可甩上自己八条街。而且那些灯笼上的图案也是多种多样,什么鹊桥相会啦,鸳鸯戏水啦,七姐织云等都应有尽有。
  回到摇椅上坐定,李谦亲自为他斟满茶水,一边和他聊着闲话。边上不远处,则是两名丫鬟负责收拾李谦的藏书------没办法,入乡随俗,李谦本没什么晒书的想法,但碍于世人的眼光和背后可能会有的指指点点,于是也敷衍式的让人拿了几摞书出来晒晒。
  小荣一边伸着懒腰,活动着酸麻的手臂,目光却是盯向了远处的藏书,李谦见状便笑道:“我这儿也没什么孤本,珍本倒是不少,有兴趣的话可以带几本回去看看。”
  小荣闻言受宠若惊,连声道谢,随后李谦便亲自领着他去书房里挑书,算是作为对他此番辛苦的感谢。
  挑完了书,李谦亲自将荣荣给送到了大门口,恰巧就见到外头大队的官兵浩浩荡荡地列队小跑而过,路旁行人纷纷避让,一派鸡飞狗跳的景象。
  其实从昨天下午开始,由臬司牵头的查剿行动就已经大张旗鼓的拉开了序幕,杭州城内外人心惶惶,城狐社鼠们人人自危,惟恐殃及池鱼------
  对于此事,李谦一时也感到颇为疑惑,有些猜不透那两个老货这是打得什么主意。
  不过至少从当前的局势来看,并不会影响到他对付赵家的计划,相反还在无形当中为他增添了一层人身安全的保障------说来奇怪,官府们搜剿邪教徒,在这一带倒是进行得十分严密。
  难不成,这附近还真有那帮人的窝点?
  猜不透呀猜不透------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
  (本章完)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