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大明小官人 > 第145章 七夕夜,会佳人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一首鹊桥仙,为后人传颂了千百年,奉为七夕佳节的经典词作,足可见秦少游这婉约派一代词宗的名头实在非虚。
  
      一路上,乘坐在马车之中,李谦都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听到这首《鹊桥仙》了。
  
      今夜的杭州城,各处青楼画舫、勾栏酒肆,总之凡是莺歌燕舞之地,皆有伶人在传唱这首应节应景之词,轻灵悦耳的歌声和着飘渺的乐声,似乎具有穿透空间的魔力,总能传出很远很远。
  
      巧的是,当他到达春风一笑楼时,台上的艺人正好也在弹唱这首琴曲。
  
      心中不由轻轻的一叹:“可惜了------”
  
      “可惜什么?”
  
      听到身后孙茂的询问,李谦这才醒觉,原来自己刚才的那声叹息竟不全是心中的感慨,而是不自觉地发出了声音来。
  
      “咳咳------没什么。”略显尴尬地一咳嗽,李谦心说我才不会告诉你,可惜没能穿越到秦观出生前的北宋时期,不然单凭这一首经典佳词,便能一举奠定词坛地位,收获满满的才名了。
  
      俩人一问一答间,已经有一名大茶壶主动迎了上来,看样子应该是识得李谦的。否则的话,今夜这般欢客云集的大场面,可没人会注意到衣着略显朴素寒酸的李谦。
  
      这倒不是在刻意的矫情作秀,今时不同往日,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自己所闹出来的动静已经足够大了,尽量低调一些不是什么坏事,也能省却不少的麻烦。
  
      更何况,眼下与赵家的争斗正处于白热化时期,明里暗里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呢------虽说这年代没有什么狙击手,但小心无大错,自己若是在任何场合下都成为人群中最惹眼的存在,出行的危险系数则必然会增高许多。
  
      这一派繁华掩盖下的杭州城中,如今已然是杀机四伏,因为宋忠的到来,以及自己的连番搅风弄雨,早就牵动了某些利益群体那一根根最为敏感的神经。
  
      就在不久前,宋忠终于告诉了他实情,并透露出赵员外的另一重身份——锦衣卫线人。
  
      锦衣卫系统中出了叛徒,这样的事情乍一听来委实不可思议,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自打宋忠来到杭州后,暗中调查时处处受阻,疑云不断,查到的线索总在最为关键之时被人截断,致使功亏一篑。有时,甚至是人为的故布疑云,将其引导向另外一个完全错误的方向。
  
      种种原因,导致案情进展得相当缓慢,这实在太不符合锦衣卫以往雷厉风行的办案风格了,也着实有损声名。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锦衣卫中存在内鬼,否则根本就解释不通。
  
      因此,宋忠才不得不将外查改为内部的自查,又经过多次的反复验证后,终于将目标牢牢锁定在了赵粮长的身上。
  
      他当然可以请动圣旨,将赵粮长拿下审问,但如果真这么贸然行事的话,无疑也是在打草惊蛇,无端增加破案的难度。而当下的锦衣卫,想要成功由暗转明,也仍需一桩轰动天下的大案,不然势必会引发朝堂争议。
  
      彼时,满朝的文武百官就会说了,“好嘛,堂堂天子,居然做不到一言九鼎,金口玉言,不是说过已经废除了锦衣卫的稽查刑讯之权么?我们不是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吗?”
  
      如此一来,你让朱元璋的龙脸往哪儿搁?
  
      所以对宋忠来说,简单粗暴的拿人审问,倒不如放长线钓大鱼,以赵家为契机来撬动杭州这块铁板。
  
      随着李赵两家的矛盾逐步升级,舆论一边倒的扑向赵家一方,许多秘密也开始逐渐浮出水面。
  
      官场上的微妙变化,各方探子源源不断传达回来的消息,陶晟与姚春的异常反应------种种动静,都在告诉宋忠,李谦的误打误撞,已然触及到了这个秘密的核心。
  
      直觉告诉他,赵家,的的确确在这桩案子里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牵一发可动全身!
  
      知道真相的李谦泪流满面------
  
      我就说嘛,这姓宋的哪会这般好心,派出锦衣卫来贴身保护于我,原来这才是红果果的现实!
  
      然而于他来讲,越是接近核心机密,就越是能意识到自己眼下的处境有多危险。若说赵鹏是他立起来打击赵家的一个靶子,那么他自己,又何尝不是立在锦衣卫面前的那个靶子呢?
  
      最郁闷的是,这个坑还是他亲手为自己挖出来的,怨不得人家宋忠------
  
      开弓已无回头箭,且双方的目标既然已经达成一致,唯有竭尽全力才是正办。
  
      只不过一码归一码,全力以赴是没错,但在那之前,得先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好在有孙茂这么一个顶级保镖的随身保护,不然的话,李谦根本就不敢随意出门。
  
      有句老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外面的世界太危险!
  
      看台还是那个看台,前不久用于柳如烟的梳拢竞价,如今又成了表演的专用舞台。
  
      今夜不比以往,春风一笑楼的宴客大厅内虽然聚集了不少看客,但大声喧哗之人还真没有。
  
      看台下的人,要么认真欣赏台上丽人的才艺表演;要么也只是与边上好友低声谈笑,并不愿做那败坏他人兴致的俗人。
  
      不过这么多人聚集到一块儿,若说全无嘈杂之声也是不可能的,好在看台的设计与布置带着扩音效果,即便是隔得老远,也仍能听到那绕梁般的琴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台上的一名清倌人正在弹唱词曲,李谦却并未在厅内多做停留,而是随着大茶壶的引领,顺着木制的阶梯上了二楼雅间。
  
      当他在雅间临窗处坐定时,楼下的琴曲业已接近尾声。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一曲毕,台下掌声雷动,叫好一片。
  
      “呵,文人就喜欢这样的调调,太过无趣。”
  
      李谦端起香茗浅抿一口,头也不回地说道。
  
      这屋内就他和孙茂俩人,孙茂一时不知他是自言自语还是在和自己搭腔,心里正犹豫着要不要附和他一声时,身后却是传来一女子温婉的声音。
  
      “李公子难道不是文人?”
  
      来人正是柳如烟,今日的她身着一袭蓝白相间的衣裙,外罩一件轻纱,与以往的打扮并无太多差别。难得的是,单单一个发型的变换,亦或是妆容的微小转变,都能给人焕然一新之感。
  
      容颜依旧清减,却少了几许病态,多了几分青春活力,许是心情变化所致。
  
      饶是孙茂这种见多识广的京城上差,在见到她的那一瞬间,都有片刻的失神,可见此女确有不俗的魅力。
  
      她略一矮身,施施然向李谦行了一礼,浅浅笑道:“蒲柳之姿,见过李大官人。”
  
      这话看似是在自谦,实则是在自嘲,用来反击李谦当日曾给过她的评价。
  
      庸脂俗粉,不过尔尔------
  
      女人,果然都是很记仇的呀!
  
      李谦并不急着回话,而是仔细端详她片刻,见她妆容精致,发鬓齐整,眉目如画,显然是才刚经过悉心打扮,不由得笑道:“姑娘又何必妄自菲薄,如今杭州府里何人不知,姑娘容貌赛过古之西施昭君?”
  
      柳如烟闻言,心说这人也忒不要脸了,类似的话最早原是出自他口,如今却成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究竟是在夸人还是自夸?
  
      不过他的话确实没错,现在的柳如烟,除了花魁的名头外,还多了许多诸如“赛西施”、“赛昭君”、“赛貂蝉”之类的名号。
  
      虽然因为梳拢的身价没能达到众人心中预想的数万贯之巨,但因为梳拢一事,彻底引爆李赵两家的矛盾,同样使得她成为不少好事者的谈资,名号越发响亮。
  
      如今,外界一致认为,李谦如此紧咬着赵家的官司不放,绝非是为了给一对贴身婢女出头那么简单!或许整垮赵家,重新夺回柳如烟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人的想象力总是无穷无尽的,通过脑补,他们已然得出了一部八十集言情长剧似的剧情。
  
      当然了,人家这样的猜想,也并非没有任何的依据。
  
      柳如烟是不是要梳拢?
  
      答案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那么“新郎官儿”是谁?
  
      赵员外!
  
      可是,她直到现在还是完璧之身------
  
      原因非常复杂,先是当夜的李谦围府,赵员外不得不赶回去救火,而后又因诸多杂事忙得陀螺转,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呢,儿子又突然深陷功名风波------直到北上去了京城。
  
      这真不是李家干的?
  
      也许一开始大伙儿都还蒙在鼓里,但事件经过这么些时日的发酵升级,不少聪明人已经渐渐回过了味儿来。
  
      试问除了李谦,杭州府里还有哪个敢叫板赵家,公然发起挑衅?
  
      所以说,李赵两家的激烈争斗,归根结底它还是一场争风吃醋!
  
      于是乎,李大官人又一次莫名其妙的躺枪了。
  
      他觉得自己很冤,比窦家的那只鹅还冤。
  
      为什么躺枪的总是我?
  
      只因为,自己是杭州城里最明亮的少年么?又或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