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仙酿师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鬼族入侵,一个阴谋
    这精灵玉王倒也是行动派,说做就做,一会的功夫就将它记忆中那张地图完全的复画了下来。
  
      苏伏接过玉简,将神识深入其中,仔仔细细的查看,并将地图整个记录在了脑中,又将玉简递给了桑红衣。
  
      桑红衣同样记住了地图的路线,但是她发现这张地图并不完整,似乎还有其他的部分没有画出来。
  
      一问破玉,破玉便道:“这张地图传闻**有九张,我拥有其中一张,还是曾经从别人那里抢过来的。九张地图集齐之后才能知道那星域隐藏的地点。”
  
      说着,破玉似乎陷入了回忆,道:“当初我去争夺琉空遗迹,就是因为手中握有这张地图,没有地图,找不到那隐藏的星域,即便夺得了琉空遗迹也没有用。但是,我手中的这张地图正是整张地图里最关键的一部分,你看,那里记录着星域隐藏的最终目的地。只是,那个地方可能还没有真的被寻找到,又没有前面指路的路线图,所以要找到这片星域依旧是难如登天。”
  
      “最好的方法,就是寻找其他地图,将九张地图拼凑起来,寻找到星域的坐标。”精灵玉王这次倒是认真的说道,没有再咋呼的自称本大王。
  
      以破玉的说法,曾经的他也是很眼馋那个星域的。
  
      毕竟是中等星域,若是能够炼化,就等于一瞬间就成为了星域主,这种连跳的感觉不要太爽。
  
      他自己原本生存的地方就是个中等星域,下辖上百个小型星域,全部都归中等星域的星域主统管。
  
      星域主就是天,他的话就是真理。
  
      他翻手可为云,覆手可为雨。只要他不高兴了,小型星域只一句话便可毁于一旦。
  
      而无论是多么强大的家族与宗门,都无法与星域主比肩。唯一能够胜过星域主的,就只有大型星域的星域主,然后统管一切的,是至尊域的星域主。
  
      当然,至尊域也不止一个,但是,至尊域域主之间却很少引动战争,因为一个不慎,可能就波及甚大,所以至尊域与至尊域之间,相对的还算和平。
  
      除非至尊域域主之间有什么解不开的深仇大恨。
  
      精灵玉王其实打着一手好主意。
  
      今日他重新见到了自己辛辛苦苦夺来的琉空遗迹,这本是中等星域的钥匙,放在从前他自然眼馋,如果他的实力还在,指不准还真的能再夺回去。自己辛辛苦苦的成果最后给苏伏做了嫁衣裳,如果是以前的他,不可能善罢甘休,但是现在,他却不这么想了。
  
      首先,自己的实力已经十不存一,曾经那么强大,却因为撞碎了混沌世界而导致化为原形,又被当做冰晶玉折腾了这么些年,他现在除了曾经的记忆,连实力都要重头练起。
  
      不过最重要的是,桑红衣的体内衍化的星域雏形是可成长的,这就代表,这个星域很可能会成长为一个新的至尊域。
  
      至尊域是什么概念?
  
      他曾经生活的世界,强者无数,即便他为精灵玉一族的王者,修炼的天赋为人称道,但是他的实力在整个中等星域之中只是中上的水平,能够在修为和天赋上碾压他的大有人在,一抓一把,更不要提星域主的强大,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抗衡的。
  
      如果他能够顺利炼化一个中等星域,实力必然突飞猛进,成为与原本他生存的星域的星域主比肩的存在。但是炼化星域又岂是口头说说那么简单的?
  
      若是谁都能炼化星域,世界早就乱了套了。
  
      但是桑红衣不一样,她的星域是自体内气海衍化而来,这就代表她根本不用费心的去炼化,这个星域本就属于她。只要她不死,稳步的提升星域的等级,将来她就能成长为一个至尊域的域主。
  
      传闻中,能够成长的星域一定能够成就至尊域,差别只在于星域主的能力足不足够,有没有实力活到将星域提升为至尊域的那一天。
  
      所以,桑红衣如果有能力,也有运气,中途不夭折,她就是未来的至尊域域主,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而他们这种修士,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所以相对比那个暂时来看还缥缈无望的中等星域,还不如安心的待在桑红衣的星域之中。
  
      到时候,陪着未来至尊域域主成长的元老级人物,应该都是心腹吧?至少不能亏待了吧?
  
      等到那一日,至尊域下可能有无数的大型星域,随便给他一个管管,是不是比要死要活的去争夺那些飘渺的可能性要强?
  
      而且,为了一个琉空遗迹得罪桑红衣根本就不值得啊,所以他现在倒是乐见其成,顺手卖个人情给这个小子,还能顺带讨一下这个女人的欢心。
  
      基于要讨好桑红衣,所以他对苏伏态度也不错,提醒道:“小子,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幸运。你的体质就是天生为炼化星域而存在的。不要以为圣兵之体只是为了炼器这种事情而服务的,这是误区,你必须要正视,修改自己的观念,开阔眼界。”
  
      “将来进入星域之中,炼器都是小道,圣兵之体的真正作用就是能够炼化星域为己用。”说着,精灵玉王有些嫉妒,酸酸的说道:“你这种体质,是星域中的修士最为渴求的体质,因为能够炼化星域,就代表你是个人物了,可星域却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炼化的。”
  
      “你可知,即便在我原来的世界,本大王如此惊才艳艳的人物,在那个中等星域之中也不过是中上之资,只能够勉强炼化一些小星域,但想要炼化中等星域,实力却远远不够。”
  
      精灵玉王还有点失落。
  
      体质这东西,真的是强求不得。
  
      “中上之资还能叫惊才艳艳?何况你是人吗?还人物……”桑红衣面无表情的给精灵玉王插了一刀。
  
      有点疼。
  
      于是破玉炸毛了,吼道:“女人!你不跟本大王抬杠是不是能死!”
  
      “是。”桑红衣点头。
  
      光屁股的精灵玉王气的直咬牙,用他那小脚狠狠的踢了桑红衣一脚,可惜,力气有点小,又被桑红衣拍了回去。
  
      精灵玉王表示不想和桑红衣这个坏蛋说话,于是又气哼哼的跑回了苏伏的怀中,对苏伏道:“圣兵之体就是炼化星域最为完美的体质,多少人求而不得,你小子就偷着乐吧。何况,传闻中那个中等星域也是可以进化的星域,只是传闻属不属实就不知道了。不过,有这种传闻,未必是空穴来风,如果那个星域不够特殊,不可能引起那么多人的争夺厮杀。不过本大王不感兴趣罢了,所以就没有过多的追查这件事。”
  
      桑红衣甩了个无语的眼神,心说不感兴趣你去争的什么琉空遗迹?
  
      面对这些机缘,哪个修士会不感兴趣?
  
      也就是这破玉没实力去感兴趣罢了。给他一个圣兵之体的体质,他大概争的比谁都欢。
  
      “就是这种眼神,就是这种轻蔑的眼神!女人,你一睁眼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肯定在鄙视本大王!你等着,本大王不和你玩了!”精灵玉王一瞥眼看到桑红衣的目光,立刻红了脸,大叫着就回到了桑红衣的气海之中。
  
      桑红衣失笑,这破玉当真是小孩子脾气。
  
      其实精灵玉王挺喜欢桑红衣的,不仅真的让他在她的气海中修养,还允许他自由进出,基本上和那本破书一个待遇了。
  
      如果桑红衣不允许他出去,他是不能自己出来的,只能被关在气海中,那岂不是要闷死?
  
      “没想到,琉空遗迹竟是这样的存在。我一直以为,琉空遗迹是三十三阶梯之中的产物,可能是哪个大能炼制的法宝,我想尽了办法研究他的炼制手段,但是丝毫都没有收获。这个琉空遗迹,太过自然了,一点炼制的痕迹都找不到,但其中有些东西到处都是人为的痕迹,很矛盾。”苏伏一不小心竟得了这么件宝贝,难免惊喜。
  
      “破玉说,这琉空遗迹是那个星域原来的星域主炼制的钥匙,可能比起我们这个世界,那个世界的手段实在是太高明了,以我们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破解。”桑红衣同样也感叹。
  
      以前都是以三十三阶梯为目标,前几日还听破书说,三十三阶梯外还有亿万小世界,还让她将三十三阶梯整个世界炼化成主世界,她都觉得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谁知道短短几日,破玉又一次刷新了她的认知,让她知道这混沌世界之外竟然还有更加宽广无比的世界。
  
      她现在对三十三阶梯几乎都失去了兴趣。
  
      她还没有开始凝练小世界,所以修为还只有圆满境,战力可与天道境比肩。
  
      但待她凝练出小世界之后,她的实力会飞快的增长,以她气海衍化星域的速度,可能直接就会飞升到三十三阶梯。
  
      她想快一点离开这个世界,去外面更广阔的天地闯上一闯。
  
      “我原本以为,琉空遗迹只不过有着可以穿梭空间的能力,为此,我带着爹娘一起飞升,也想着将来无论你飞升去了哪里,我都可以去找你。不过如今看来,我需要加把劲,尽早走出三十三阶梯,寻找到那其余八张地图,炼化那个星域。”苏伏有了目标。
  
      “等到了天道境巅峰,你先试着将琉空遗迹凝练成为大世界。琉空遗迹不属于这个世界,你凝练大世界后,应该可以和我一起飞升三十三阶梯,我要先去将凤凰一族的诅咒解决,然后帮小歌找到覆灭越人一族的凶手,等到这里事了,咱们一起去星域中玩玩。至于亲人朋友,若是愿意一起的,就将他们带上,琉空遗迹拥有穿透空间的能力,能随意进入任何阶梯,带着他们应该不是问题。等到你将琉空遗迹凝练成大世界,就让他们在你的世界里生活也是一样的。可能这样修为增长的还更快。”
  
      桑红衣对未来有了几分期待。
  
      “也好,咱们就组成个雌雄双煞,将星域搅个天翻地覆?”苏伏笑着,想了想这画面还真有点美妙。
  
      桑红衣一个白眼甩过去,黑线道:“你就不能起个好听点的名字?”
  
      “那叫黑白大盗?红花绿叶?金花银叶?”苏伏掰着手指头道。
  
      桑红衣斜眼道:“你不如叫黑白无常?”
  
      “也挺好啊。”苏伏笑的有点坏。
  
      桑红衣扶额,对未来的期待减少了一些。
  
      “在想什么?”苏伏见桑红衣的表情,笑的欢快道。
  
      “在想要不要把你给甩了。”桑红衣很认真的回答。
  
      苏伏委屈着问:“为何?”
  
      桑红衣先是叹气,然后生无可恋道:“你这起名字的水平,将来对孩子来说太残忍了。”
  
      苏伏顿时乐了,他觉得自己起名字的水平还不错啊,真是不懂欣赏。
  
      纠结了一会儿,桑红衣才想起什么道:“刚刚被破玉打了岔,你还没说,陆琳琅究竟是怎么死的?”
  
      苏伏顿时也想起了这一茬儿,于是说道:“就在我炼化琉空遗迹的时候,苍穹域发生了一件大事,几乎将四大宗一起波及了进去。”
  
      银魄塔之前因为消失了,所以五大宗门只剩下了四个。
  
      原本有很多的宗门都将目标放在了新的第五大宗门之上,各自都有竞争,但是还没有等到争出个结果,就发生了一件大事。
  
      鬼族入侵。
  
      “鬼族的入侵来的很突然,甚至几大宗门都没有发觉鬼族是如何进入苍穹域的。”苏伏表情沉重。
  
      “幽冥域的入口没有异常?”桑红衣神色一顿。
  
      “没有。”苏伏摇头道:“幽冥域与东皇域的入口向来都有人把守,而且是五大宗门各自派人驻守,特别是银魄塔附近发现那个空间节点之后,五大宗对于此事都很上心,所以加派了人手,把守幽冥域和东皇域的入口。但是,幽冥域的入口根本没有任何的异常,也没有发现鬼族离开幽冥域进入苍穹域的迹象,但某一日,苍穹域中突然出现了大批的鬼族,见人就杀,一夜之间将苍穹域变成了人间地狱。而四大宗竟然过了整整一夜才反应过来。”
  
      “难道是从银魄塔的空间节点入侵的?”桑红衣皱了皱眉,想起了当初银魄塔消失之后,那个空间节点变的极其的不稳定,甚至后来都有了想要崩溃的迹象。
  
      “也不是。”苏伏摇头,随即神色肃杀道:“这是一个阴谋。某个人谋划了很多很多年的阴谋。”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