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彪悍小农妃 > 第一五二章 同啃一只鸡

  “主子,主,只是睡着了。只是主子这衣服,这丫头还真是……”
  青风入内,担忧低喊着主子。
  当进去那房间,看主子正躺着林月凤之前睡的房间白色的夹衣上他的小腹处有着血迹。
  慌忙低呼,当看到慕风睁了睁眼,看到是他,跟着闭眼,还嫌弃的挥手让他别多话。
  这才长出口气,转眼看主子身上之前穿的素白衣服上用草灰写的字,青风俊脸跟着阴沉起来。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那丫头已答应让我们暂时住在她家了?”
  就在青风拿着慕风被写了些字的衣服,俊脸含青,咬牙切齿隐忍怒意时。
  慕风慢慢起身,想着那丫头对自己的态度转变,薄唇掀起抹弧度道。
  “主子,你自己看。这衣服还是大哥去买了几次你才喜欢的,可这丫头却弄成这样,还在上面写了这些字,这……”
  主子的毫不在意,甚至因能留在这里欣喜轻笑的样子。
  青风满头黑线,还是拿过他的衣服给他看。
  “这丫头,还真不是个吃亏的。衣服上的字洗干净就成。你去洗,我睡会儿。什么东西好香?烧鸡?不过,青风你吃了鸡腿让爷吃你吃剩下的?”
  看青风手上自己的衣服上那黑黑的还带着草灰的字,想着那丫头的个性,慕风挑眉摇头。
  说着继续下躺,突然鼻息间的肉香,让他再次起身找着香味来源。
  当看到一边放在纸包中没了两条鸡腿,连一些鸡身肉都被抠吃了的烧鸡,想都没想,黑着一张俊脸问青风。
  “主子,手下出去买你交代的东西刚回来。我哪顾得上吃东西,手下这就把它扔出去……”
  主子这反映,青风委屈说着伸手去收拾那鸡。
  主子的个性和身份,纵然落魄,现在又不是没钱,怎么能吃别人吃剩下的东西呢。
  “你小子,你做什么呢?这鸡肉可是丫头留给我的,你不会连我这点口粮也想着吃吧?给我,想吃自己去买或自己弄。”
  青风的反映,慕风总算想起来。
  自己躺在塌上装睡的时候,那丫头好象是说出去弄吃的。
  想到是她留给自己的吃的,虽然这鸡要以前他根本碰都不会碰,可慕风看青风要扔出去,想都没想,起身一把夺过鸡,说着,拿在手中就这么整只鸡放在嘴边大嚼起来。
  “主子,你……好吧,你慢慢吃,慢慢吃,手下去煮茶。”
  主子毫无形象抓鸡就这么啃着,一副生怕他会抢他吃的样子。
  青风更是蹙眉,主子这到底是怎么样了。可主子的交代,不能违背,他只能认命点头,说着转身去烧茶和沏茶。
  “你,爷怎么能这么拿着鸡啃着吃,这……”
  青风那哀怨好象不认识他绝望又认命的表情,慕风吃了几口这才反映过来。
  当看到自己正抓着鸡,满手油腻毫无形象的拿着没腿的鸡就着鸡身子啃着上面的肉。
  对自己的反常,慕风狐疑放下,不解喃问。
  要之前他才不吃这样的东西。
  可看着没了两条腿的鸡肉,再闻到鸡肉上的香味,终究他还是再次拿起鸡肉啃了起来。
  心中却是哀怨:回去他一定让皇兄多多补偿自己,他堂堂亲王却吃别人吃剩下的东西,明明还活着却装死的左躲右藏。
  可想这鸡那丫头也吃了些,慕风这纠结的心理总算有些放松。
  “味道还是不错的,原来大口吃肉的感觉这么舒爽,要有酒就更好了。青风……”
  吃着吃着慕风也彻底放下矜持,大口吃着咀嚼着说着。
  说到酒,当时高喊着青风。
  “爷……”青风进来,看主子拿着鸡肉,整个脸都对着那鸡肉啃的正欢,对他这样子的吃东西,满满的无语,还是硬着头皮问。
  “去买些酒。爷今天想喝酒。”
  他的反映,慕风全没看到他说着,继续啃着手中的鸡。
  “爷,你……好,手下这就去。”
  主子这一副中了邪的样子,青风本能张口,想对他提醒他的身份还有他现在的伤,终究还是所有的话化为无声的低叹,转身出去。
  出了外面,青风并没有去买酒,只是耐心的就着灶台看着火烧着水。
  “这青风这家伙做事越来越磨蹭了,让他去买酒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还要爷催你。”
  慕风啃完手中的鸡,只有鸡骨头包在纸包中。
  想青风去买酒,这么久还没回来,烦躁低说着,起身去院中。
  不知觉他到了林月凤放酒坛子子的房间。
  “这坛子中到底装的什么?怎么那丫头就那么宝贝?”
  想着下那么大的雨,那丫头不顾淋雨都要搬这些坛子进屋。
  慕风狐疑低喃,上前掀开了坛子盖。
  “酒?”
  入鼻浓郁的味道,让他欣喜低问,伸手指蘸了点品尝。
  “真的是酒,虽然味道有点酸有点甜,味道却是浓郁。”
  口中的味道,慕风欣喜道,转身看了下四周,找了个碗,就着那还算干净的碗,舀了一碗喝了起来。
  “虽然是酸甜的,但还算不错。”
  喝完一碗,他还咋着嘴评价。
  这酒他之前还真是没喝过,虽然这酒坛子中他也看到里面青青的梅子样的东西,但这难得的果酒,慕风还是就着坛子就这么坐在坛子边舀着喝着。
  可说林月凤赶着驴车回到了大街上。
  “唉,太阳还是有些大,晒的人脑袋有些发昏。我还是喝碗茶再走吧。”
  大街上因上午下了雨,行人虽没那么多,但快收麦还是有很多人上街上叫卖着东西。
  本就喝了一碗药,加上淋了雨有些头脑发晕的林月凤抬眼看了下出着太阳的天,说着,看到一边一个茶楼,她这除了喝了碗那家伙不知从哪弄来的汤药,这身上是没那么难受。
  可吃了烧鸡腿加上她嗓子干涩的有点冒火,她还是决定去旁边的茶楼喝碗茶再走。
  这茶楼是个两层楼阁的茶楼。要往常她可没这样的闲心来喝茶,但今天实在口干加上想着回去就要带爹娘水水来集镇生活。
  她还是决定进去喝碗茶见识下在这喝茶的感觉。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