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彪悍小农妃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林苗苗的结局

  要林苗苗一味的哀求或求饶,闪电也许会有些内疚。
  没想这女子自己刚转身,她就这么评价姑娘。
  “我冷血,是不是女人?姑娘,你说呢?”
  林苗苗要一味放低身份求情,也许林月凤真会有那么点内疚。
  自己不理会,她求人还这样姿态,这就让她恼火了,林月凤一把掀开车帘,对着虽被拉着挣扎后退的林苗苗问。
  “你……”
  看到车厢中出来个一身素色衣衫,脸上蒙着白纱的女子。
  女子站在车帘边,一张脸被面纱遮掩,清澈如水带着疏离和不满的眸子让人不觉沉迷其中。
  加上女子声音清脆动听,身材虽单薄面纱遮掩让她俏丽的容颜若隐若显,带着一抹让人不觉猜测好奇的神秘和冷清。
  就这样,不但林苗苗心中有感叹,周围因她们之间冲突被吸引的路人同样赞叹。
  好一个冷清又俏丽的女子。
  “姑娘,我知道我说话不经头脑不该冲撞姑娘,但姑娘都是女儿家,求你大发慈悲救救我吧。姑娘,求你可怜可怜我吧,姑娘……”
  拉着自己后退几人的住脚,林苗苗虽然心中微沉脸色尴尬又难堪。
  想在前的人没一个插手,只有这姑娘身边的白衣冷艳女子同情过自己,放低身段哀求。
  “我虽是回春堂的大夫,如果天下可怜之人都要我救,我救得过来吗?”
  林苗苗急变的脸和姿态,林月凤冷笑:狗改不了吃屎,都这样了,还这么装。
  清丽无波的声音反问,却让林苗苗脸上讨好之色跟着僵硬。
  “月姑娘,这不是回春堂的月姑娘吗?”
  她这话,人群中有个眼尖的人当时认出林月凤。
  “月姑娘,回春堂的月姑娘……”
  那人的话,想到妙手回春,面带面纱清丽脱俗的女子,众人对林月凤的态度跟着而变。
  虽然林月凤在回春堂给人看病也只短短两三个月,她的种种传闻却让在场的人都有耳闻。
  传闻月姑娘看病只凭心情,有说她和善贤淑穷困之人不但不收钱还会好心免费送药,也有人说她性格阴晴不定,冷清疏离。
  林苗苗听有人说是她,想自己多少听到的传闻,心思更是忐忑:这女子,自己到底要如何讨好她才能救自己?
  “月姑娘,只要月姑娘能救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世人都有同情心,月姑娘是杏林高手,自不会跟我这样没见过世面的人一般见识。求你了,月姑娘……”
  寻思着的同时,林苗苗挣扎对林月凤哀求。
  “同情心?姑娘我要没同情心,早把之前抢亲事算计我的不相干的人给弄死了,又何苦让她们到现在还活在当下。这人呀,遭了报应怎么还不知悔改,对其他人,也许我可以有同情心,但对姑娘你……”
  林月凤看拉着她的人竟没拉着她离开。
  清淡一笑,说着,眼神看着林苗苗笑的意味深长。
  “放开我,放开我……”
  她的话,林苗苗才感觉她那双眼有些熟悉。
  带着茫然更带着狐疑,感觉自己再次被抓着走,惊慌挣扎叫嚷。
  “对你有同情心,我还真没那个心,走吧,如果你想救无名,你们大可以继续在这为这种不相干的人浪费时间。”
  看林苗苗双瞳微缩,挣扎着向自己来。
  林月凤微微一笑,笑意弥漫双眸,接下之前要说的话,坐回车厢对几女道。
  “走吧。”
  林月凤的话还有出来戴面纱的举动。
  虽然她没有再说其他,闪电隐约感觉到了不一样。
  回头对被人拉着虽挣扎渐渐远去的林苗苗给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轻叹坐回马车。
  “救我,救救我……”
  林苗苗被林月凤的话震慑住了。
  这女子认识自己?
  可这女子到底是谁呢?她的记忆中,还真没见过能驱使这么几个俏丽又身着不俗的女子。
  她虽口中出于本能求救,想到一个可能的人,林苗苗整个人如掉入冰窖。
  早知道是这丫头,她还不如忍痛离开,也不至她再次落入这些人手中让自己好不容易找机会逃脱的机会就此丢失。
  “姑娘,没事吧?”
  车子向前而去,虽然不清楚她和外面之前的女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白灵还是担忧低问。
  “都是过去的人和事了。她被家人卖也是她活该。走吧。”
  抬眼看眼前白灵和绿翘眸中的担忧,林月凤取下脸上的面纱轻叹说道。
  想着她那些家人,再想到她那好赌的兄长,她被人卖也真是活该。
  她却不知,林苗苗根本不是被林铁柱卖进春花楼的。
  而是刘书顺。
  刘书顺自从同窗那托人找了门路换了张卡号去回春堂就诊,出来想到药费的高昂,再想到为了换就诊的卡号他把从老爹那好不容易要到的伙食费给用没了。
  自己要回到林苗苗那儿继续跟她当什么都没发生样生活,虽然她可以管自己吃喝甚至住,想到她对他做的事,他只觉心情陌名压抑。
  加上之前他去春花楼问过。
  听那老鸨的意思,卖一个姑娘进去,就算不是清白之身,多少可以换些钱。他就起了别的心思。
  于是他装做什么都没发生样回到客栈。
  进去陈氏当着林苗苗和他的面,问起他和林苗苗的事,他以学业为重口头绝不负林苗苗之言推却。
  自然遭到陈氏的不满,原来她真的托人回村打探,说他家他爹娘已跟他和林小红定了亲。
  如果他不能尽快给她女儿回复,就让他离开林苗苗,要不她绝对不会就此罢休。
  从老爹那拿钱贿赂人换卡号的时候,刘书顺也随口问了他爹听得刘松已给他定了亲。
  他心本就烦躁,陈氏还这样,刘书顺心中想法更是强烈,装做痛心又不舍对林苗苗诀别。
  陈氏自不相信,林苗苗深信不疑,母女两当时争吵起来。
  林苗苗看情郎为难收拾东西要走,处于自己考虑,她发火让陈氏离开去找她爹,她则出门挽留刘书顺。
  等她讨好刘书顺拉着她回来,陈氏走了,却拿走了她的金叶子。
  刘书顺安慰她,说请她吃东西,却在带着她出去吃饭的小店在她吃的面中下了药。
  林苗苗醒来发现自己身在春花楼,老鸨说她的家人把她卖了。
  想娘当时对自己劝说的话,再想自己为了他连娘都赶走,林苗苗虽然懊悔跟娘起冲突,也生气陈氏拿走她的金叶子。
  想着身处春花楼的遭遇,自是抵抗,没想自己好不容易找到逃走的机会就此破灭。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