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小保安的梦想 > 第45章 幕后操纵者
    听到梅爷爷找自己说话,李守一意识得到,应该就是为了刚才出现有毒药材的事。
  
      他把筷子往桌子上一丢,对鲁工程师打了一声招呼说:“鲁工,我先走一步,失礼啦。”
  
      “守一,都是自家人,用不着如此客气的。你去吧,有这么多的好弟兄在,肯定会吃好喝好的。”鲁工程师理解的说。
  
      从餐厅到梅家所住的别墅,也只是十分钟的时间。刚一进门,没等到停下脚步,梅浩然便佇眉问道:“守一,你想过这是谁下的手吗?”
  
      放在以前,这样的事情只会当作一般刑事案件查处。如今不同,由于那一批被称之为‘国之重宝’的科研人员入住,不管碰上什么事情,都会提上政治高度来看。
  
      听到这样的问题,李守一用手摩挲着下巴,皱眉沉思起来。会有什么样的人要来暗算疗养院呢?
  
      从表面上来看,是郑家那个不成器的二世祖。要说作案动机嘛,也不是没有。
  
      多次想要追求孙小芳和艾美,都没有能够如愿。因爱生仇,作出如此失去理智的事情,完全是符合情理的事。
  
      可是,从李守一对郑克爽了解的情况来看,此人绝对没有如此胆量。从智商上来看,也不具备如此慎密的思维。
  
      不要看今天这事发现得如此轻松,根本没有一点成功的可能。如果换作是昨天,这个计划成功的概率要大过九成。
  
      想要让何家兄弟通过双手挑拣和眼力判别,从30多吨药材中发现11公斤有毒药材,绝对是要借助上帝的帮助才行。
  
      那么,会是谁帮助郑克爽出谋划策的呢?在李守一的心中,应该是有两个嫌疑人。一个是郝天,一个是杜鹏程。
  
      这两个人,之所以会被李守一纳入视线范围,是因为他们都对疗养院有着仇恨,或者说是有觊觎的心理。
  
      至于杜茂富,直接就被李守一所排除。能被人称之为‘傻老二’的人,即使不傻,智商也不会很高。
  
      另外那个冷立泉,也和郑克爽差不多的货色。喊打喊杀可以,绝对策划不出这种借刀杀人的作案模式。
  
      官场上的郝飞和冷越秀,到是能有这样的智商。只不过从他们目前的地位和处境来看,应该还没有到达这种疯狂的程度。
  
      在这两个嫌疑人中,李守一选定了杜鹏程。郝天刚到太湖的时间不长,没有这么大的人脉。
  
      而且,在仅有的两次见面中,李守一对杜鹏程的印象,就是一个城府深沉、心狠手辣的家伙。
  
      此人除了心思慎密的特点之外,还有覃明和手下打手为助,完全用不着自己出面,就能达到如今这样的效果。
  
      对李守一说的想法,梅浩然不置可否,只是嘱咐道:“守一,此事你用不着放在心上。江水县的同学会,一定要多多注意自己的安全。
  
      记住一句话,不管多大的事,都别往心里去。不就是一个女人嘛,不就是一个副县长的儿子和一个小富翁的儿子嘛。
  
      如今的你,还有什么比不上他们的?他们如果善待于你,是他们的造化。如果一定想打你的脸,那就狠狠的给我打回去。”
  
      “谢谢爷爷的关心。您放心,经过这么多的遭遇之后,守一多少也有了一些抵抗力。只要他们做得不过分,我会给他们留上一点面子。
  
      如果做得过分了的话,我会象爷爷说的这样,狠狠的打他们一回脸。”李守一铿锵有力的回答说。
  
      梅浩然一拍桌子说:“好!我梅浩然的孙子,就得要有这样的气魄!”
  
      被人关心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此时的李守一,除了感动之外,就是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
  
      从梅浩然的别墅出来不久,马庆生就找上了门。看到对方的样子,李守一心中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守一,对眼前的结果,我也有些不敢相信。”马庆生未曾说话之前,就先打了预防针。
  
      没等李守一说话,胡军抢先表态说:“马局长,一切都用证据来说话,我们相信你们警方的努力。”
  
      在马庆生介绍之后,参加听案情介绍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睛。到了这时,他们才明白马庆生为什么会出现苦笑的情形。
  
      从疗养院撤出之后,警方就在全城秘密展开了搜捕。在郑克爽经常去的地方,都没能找到他的人影。
  
      为了这事,余昆亲自出马,到‘三白俱乐部’与覃明进行交涉,这才让警察开进俱乐部进行搜查。
  
      到了最后,还是依靠手机定位的功能,这才找到了郑克爽。
  
      谁也没有想得到,郑克爽会躲在一个打工妹的宿舍里。对方以为钓上了一个金龟婿,好酒好菜的招待。
  
      算盘倒是打得不错,只是时运不好,白白赔上了自己的身体。看到警察上门抓人的时候,那个打工妹还不肯相信眼前的现实。
  
      一番审查下来,郑克爽到也直言不讳。说是因为吃醋的心理,想要报复李守一,想要报复疗养院。
  
      说到是谁帮助出这个报复主意的人,郑克爽也没有隐瞒。反正是已经露了馅,他也不打算独力把所有责任都给扛下来。
  
      “我承认,这主意不是我想出来的。是段东,是他帮我出的主意。我不哄你们,真的就是段东。”用不着多问,郑克爽就说出了背后出谋划策的人。
  
      他也知道投毒的罪行不轻,唯恐警察不肯相信,赌咒发誓的表白,自己绝对没有说假话。
  
      既然有了口供,警察很快就将段东抓捕归案。审讯工作也没有多大的难度,稍微追问了几句之后,段东就承认了全部事实。
  
      按照他的交代,是在酒席场上与郑克爽相识。一个是情场失意,一个是家族争利失败,都是不得意的人。
  
      说到最后,两个人还又找到了共同点。双方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疗养院,那就是李守一。
  
      说起来,李守一也是冤枉得很。他和段东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半点交往,从哪儿来的恩怨呢?
  
      “守一,你还别说,段东真的没冤枉你。”马庆生看到一脸无辜的李守一,也不觉有点好笑。
  
      在段东的思维中,不是因为李守一的存在,疗养院就不会出手援助宣思贤。如果不是疗养院的援助,宣思贤就会破产。
  
      倘若宣家的珠宝店垮了台,段家也就不会出现后来的那一幕。那么,段家是太湖珠宝店的老大。
  
      段东在段家的继承人位置,也不会被宣家那个小杂种取而代之。七绕八绕下来,好象还真的是有那么一点道理。
  
      李守一用手抚着额头,觉得自己比窦娥还要冤。偏偏这种冤屈,还又无法解说得清楚。
  
      就连蔡元芳听了之后,也是哈哈大笑:“守一哎守一,你要做好人好事,不但是没人领你的情,还莫名其妙的找了这么一个大冤家呐。”
  
      整个案件的侦查,就在段东这儿卡了壳。问段东怎么想到这么一个主意,就连他自己也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
  
      拖了好长时间,这才想了起来,说是有一次喝酒时,有人提到了个办法。具体是谁说出来的,段东怎么想也想不出来。
  
      从警方的角度来说,不相信郑克爽是案件的策划人,也不相信段东是案件的策划人。
  
      这两人都是被家中长辈宠坏了的二世祖。
  
      要不是这样,段东也不会做出那种将家族产业转让给韩国棒子的事来。更不会因为这么一件事,丧失了自己的继承人身份。
  
      因为不相信这样的结论,却又找不到新的证据。马庆生的脸上,才会出现这种苦恼人的笑容。
  
      “马局,你能给我们提示一个方向吗?”胡军问了一句说。
  
      他这是退而求其次,只要能有一个方向,总比蒙着眼睛被人打*黑拳强上不少。如果找不出这一次案件的真正幕后操纵者,今后将会是后患无穷。
  
      这么一个问题,马庆生可不怎么好回答。打了两声呵呵,只是抽烟、喝茶,就是不肯触及主题。
  
      见到对方这个样子,吕庆明心中有所不乐,直率的问道:“马局,你有什么困难吗?”
  
      “困难?呵呵——我是警察,又是副局长,怎么可能会有困难哩。”马庆生还是打了一个呵呵。
  
      这一次,李守一倒是反应了过来。他发现马庆生说话的时候,眼光一直在不停的闪烁。
  
      眼睛翻了一下,顿时明白对方是嫌屋子里人太多,不好说出真实的想法。
  
      想通这一节后,他就邀请说:“马局,你好不容易来一趟,不如到‘神仙居’那一边好好休息一下。”
  
      “好哇,这个主意好。不瞒你说,自从上次来过之后,我还就一直在念叨着哩。”暗地里,马庆生朝着李守一竖了一下大拇指。
  
      看到这么一个动作,胡军也明白了马庆生心中的顾虑。这么一来,陪同马庆生的人,也就只剩下李守一和胡军、吕庆明三人。
  
      到了‘神仙居’那儿,马庆生也只是告诉他们三弟兄。说是这段时间里,郑克爽一直是活动在‘三白俱乐部’里。
  
      就连郑东,虽说家中财力不足,也还是在这‘三白俱乐部’里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
  
      那个在段东醉中说出这种毒计的人,如果不是俱乐部里的人,也应该是与俱乐部有关的人。
  
      这样的话,虽说不很确定,李守一心中也很明白,已经是基本接近于事实了。
  
      只是他的时间太紧张,明天就要回江水县参加同学会。下一步的调查,只能是委托梅丹丹和鲁南喽。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