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品仙医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原来是你
    郭兰立即跳出来喊道:“小高你千万别再赌了,那老头是故意输给你三百万,然后把你赢的倾家荡产。”
      两道冰冷的目光射向郭兰,此时朱林和华叔都恨不得掐死她。
      高飞笑呵呵的说道:“好啊!不过你这一局一定要赢光我的钱,我真的不想再玩下去了,我来游乐城是有正事要办的。”
      听到高飞还记得正事,夏家三人不知道该笑还是哭。
      华叔冷冰冰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朝荷官使了个眼色,荷官立马拿出一副新牌,当着二人的面洗了好几遍。
      “两位谁来切牌?”荷官问道。
      华叔这回也不让高飞了,甚至问都不问,手中的切牌器已经丢了出去。切牌器落在牌面中间位置,这副牌是荷官亲手洗的,他知道按照这种发牌顺序,华叔已经赢了。
      荷官心里长长的松了口气,他真怕华叔再输下去,连他也要遭殃。
      二人的底牌和第一张明牌都发完,和上把一样,高飞是张红桃3,华叔一张黑桃K。
      而这回华叔却没有像上把那样连底牌都不看就上分,他要做到万无一失,小心翼翼的看过底牌后,露出了满目得意的笑容。
      “哈哈!小子,敢不敢直接梭.哈!”
      突然的喊叫声把大家吓了一跳,朱林都忍不住给华叔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说要不要再等等看其他的明牌。
      郭兰又忍不住劝起高飞:“小高啊,那老头才看了两张牌就要梭.哈,他显然是知道这把会赢的,你可千万别跟啊……”
      话还没说完,听高飞喊道:“好!梭.哈!”
      “……”郭兰。
      华叔眼中玩味神色更浓,随手丢出一张金卡,高傲的说道:“这卡里有五千万,你敢不敢跟?”
      郭兰差点被那天文数字吓晕过去。
      连一直闷不做声的夏忠都露出紧张神色,夏雨荷更是抓紧了衣角。
      “五千万我不玩!”
      高飞的话立即让夏家三人看到了希望,华叔和朱林脸色难看起来,却听高飞继续说道:“要玩就玩点刺激的,除了钱,再赌一条手敢不敢?”
      “……”
      夏家三人彻底无语,他们已经后悔请高飞来帮忙了。
      华叔的脸色瞬间大变,老眸深处闪过一抹恐惧神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往事。
      但那失态模样快速恢复,神色冰冷的瞪着高飞说道:“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活了这么大,还没有人敢跟我赌手。”
      高飞笑道:“是么?可能有人赌过,你忘记了。”
      华叔神色再变,他的确跟别人赌过一次手,那也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赌手,结果他输了牌局,断了一只右手,至此从赌术界的神坛上陨落,如今沦为给一个小县城的游乐城出老千。
      不过华叔仔细看了高飞好几遍,确定这家伙绝对不是赢他右手的人,他立即明白了,这小子是在玩心理战。
      “好!就按照你定的来,五千万外加一只手掌,今天我要让你后悔!”华叔彻底怒了。
      “没毛病!”高飞一脸轻松。
      一场近乎于赌命的牌局出现了,等夏家三口回过神时,吓得不会说话。
      “还愣着干嘛,继续发牌啊!”
      朱林冲荷官吼了一声,他此刻心情无比激动,既然华叔敢跟高飞赌手,那就说明这把华叔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赢,想到华叔来游乐城前在国际赌术界的响亮名号,朱林心里更是安定下来。
      荷官是第一次遇到赌手的牌局,小心翼翼的发着后面的牌,这把牌局是华叔切的牌,而他故意切出了和上把一模一样的牌面。
      其实上把当他翻出方片4的底牌时,就知道高飞出千了,但华叔并没有当一回事,他上把也是太轻敌,根本没想过高飞一个学生娃娃还会换牌。
      于是这局他故意切出和上把一样的牌面,这是要狠狠打高飞的脸,告诉他什么才是真正的赌术高手。
      四张明牌发完,华叔是清一色黑桃KQJ10,高飞是红桃3456。
      郭兰再也忍不住了,大叫道:“这不是上一把的牌么?你这荷官也太会糊弄人了吧,连牌都没洗好就发。”
      荷官无辜中枪,翻了翻白眼没有说话。
      华叔已经直接无视郭兰的存在了,笑呵呵的看着高飞说道:“开牌前先把五千万准备好,免得输了赖账。”
      高飞毫不在意的丢出一张黑色卡片,荷官摸到卡片时就发现手感和普通银行卡完全不同,那张卡摸着像是丝绸柔顺,卡身上好像镀了层黑色玛瑙,在灯光下闪烁尊贵耀眼的光亮。
      “这,这是至尊黑金卡?”
      屋里只有华叔认出了那张黑色卡,甚至连朱林都没有见过。
      高飞对于华叔认出黑金卡并不意外,毕竟这老头当年也是国际上有名的赌术高手。
      而高飞此时拿出的就是上次在周大福珠宝,帮韩雪买海澜之心项链时使用的银行卡,这是瑞士银行发行的至尊黑金卡,全球只发行了十三张,整个华夏就高飞有一张,免费额度十亿美金。
      “你没看错,这就是瑞士银行发行的至尊黑金卡!”高飞淡漠说道。
      华叔见到黑金卡后,惊讶的都忘记了牌局,他之前在国际举办的一些顶级牌局上,见过有人用黑金卡,而那位黑金卡的拥有者身份无比尊贵,是欧洲某个巨大财阀幕后的实际操控人。
      “不可能,你的黑金卡一定是假的!”华叔猛地惊醒。
      高飞像是看白痴一样对他说道:“黑金卡一般人听都没听说过,又怎么可能仿造……更何况你要是见过真正的黑金卡,一定认识这个标识,这种浮雕标识,可能有假么?”
      华叔被高飞一番话噎住,嘴巴张张合合竟然无法回答。
      高飞所说的浮雕标识是刻在黑金卡里面,那一小块地方是真空的,用德文写着瑞士银行的名字,一般人怎么可能仿制的出来。
      “这张黑金卡你是从哪得到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华叔震惊无比,他知道瑞士银行发行的这种至尊黑金卡,全国才有十三张,他本以为华夏连一张都分不到,没想到今天亲眼见了高飞拿出一张。
      “要你管!你到底赌不赌了?”高飞一脸不爽。
      朱林完全搞不懂华叔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因为他根本不清楚至尊黑金卡代表着什么:“华叔,你没事吧?”
      华叔惊醒,总算意识到自己正参加着一场赌局呢,但他的心境再也无法平静,甚至对这场赌局的结果产生了担忧。
      “别愣着了,该你拿钱了。”高飞懒洋洋的说道。
      华叔也掏出一张瑞士银行发行的限量卡,却是全国限量发行了三千多张,比起高飞那张至尊黑金卡完全不值一提。
      原本他是打算拿这张银行卡炫耀一下,可此时的感觉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哪里还有炫耀的心情。
      二人的卡都识别过,确定可以支付此次赌局的五千万筹码,荷官示意华叔开牌,但华叔的左手像是灌了铅,迟迟没有抬起来。
      “华叔,你没事吧?这一局可不能出差错,否则金爷要发怒了!”
      朱林冒了身冷汗,他看出华叔的状况不太对劲。
      当提到金爷时,华叔眼中闪过一抹慌色,最终翻手把底牌摊开。这把牌局开始的时候他就看过底牌,明明是张黑桃A,此时却变成了方片4。
      “方片4方片4,怎么又特么的是方片4?”
      朱林和华叔气的肺都要气炸了。
      荷官吓得两腿打颤,他发誓自己真的洗过牌了。
      郭兰先是一副活见鬼的表情,立即兴奋大叫:“哈哈!那荷官果然没洗牌,小高这把又是同花小顺,这局赢了五千万啊?我们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荷官两眼直翻,恨不得冲上来把郭兰的嘴给缝上。
      而高飞似乎是为了应正郭兰的话,帅气的翻开底牌,一张红桃7在大家眼中显得无比刺眼。
      胜负已定!
      并且牌面完全没变,就好像是把上场的牌局回放了一遍。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也猜到高飞出千了,不然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巧合出现。
      “你到底是谁?”华叔双目如炬,他竟然没发现高飞是什么时候出的千。
      高飞笑道:“鬼手华七,这才过了一年半你就忘记我了?那次在澳门的华夏赌王大赛上,你怎么断的右手?”
      华叔神色瞬变,像是看到了魔鬼一样,露出无比惊恐的神色。
      “你,你是那一届的赌王阿飞?”
      高飞点了点头算是承认。
      那时正是他带领魂组走向巅峰的时期,一次为了破获岛国与澳门赌城间的洗黑钱案件,高飞便易容参加那一届的赌王大赛,最后在决胜局遇到帮岛国赌牌的鬼手华七,并在赌局中赢了华七一只右手。
      时隔一年半,二人再次同座一桌,再次赌手。
      只是这回华叔事先没认出高飞来,否则打死他也不敢再跟高飞赌牌。
      “是你?真的是你……为什么你长变了?”
      华叔猛地起立,连简单的站立都不会了,身体摇摇晃晃。
      却不用高飞回答,他已经找到了答案,那次的澳门赌王大会上,高飞显然是用了易容术,而这种事情在赌王大会上经常出现。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