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明威天下 > 第437章 一败涂地 2
城门的骚动眨眼间便被平息,贺人龙确定城门完全后,立刻率领近万东江军顺着刚才老三消失的方向包抄过去。
  
  城内的事情陈奇瑜交给了贺人龙打理,他自己却另外率领三万东江军在城外埋伏接应的英山尖。
  
  此刻,英山尖正在城外三里处的郊外,他远远盯着亳州城,发现那里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心里也安定了许多。
  
  一万起义军就潜伏在他的周围,遍地及腰高的野草很好的隐藏了他们的行踪。可今晚也不知为何,他在这里等待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开始发现周围安静得有些过份。
  
  在这荒郊野外,居然连几声虫鸣声都没有,英山尖越是等待越是心里发急,他已经不止一次派人到周围打探,却始终没有任何的发现。
  
  正在英山尖精神不宁的时候,在他们的周围所有的野草忽然开始快速的燃烧起来。大火似乎在一瞬间被人同时点燃一般,瞬间就把英山尖他们所有的退路给封死。
  
  借着明亮的火光,英山尖很快就看到外面有着密密麻麻的身影闪现。
  
  “不好……”英山尖顿时惊呼,他立刻就明白过来中计。
  
  “英山尖,乖乖的丢掉你们的兵器,本将军可有饶你们不死。不然定叫你们活活烧死在这里!”一声猛喝突然从旷野中响起,正是早已埋伏多时的陈奇瑜所发出。
  
  燃烧的野草中,很快便飘散开一阵阵猛火油的味道。英山尖惨白的脸上快速的闪过一丝绝望,很显然这次他早就在别人的圈套里。
  
  “所有人随我冲出去……”英山尖自知这次落到东江军手中,必死无疑,所以他很快便决定拼一下。
  
  在英山尖的号令下,慌乱的起义军很快便在他的率领下,向着刚才陈奇瑜声音传来的相反方向冲了过去。
  
  然而,熊熊烈火很快便让所有起义军都停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的猛火油味道,让所有人都不敢轻易跳入燃烧的火焰中。
  
  英山尖脸色苍白,他知道东江军已经用上了猛火油,一旦冲入火里,被猛火油沾上,那就是必死无疑。可如果不尽快冲出去,最后这里的人一个都只有被活活烧死的命运。
  
  “要想活命的就跟我冲,在这里等下去,只有活活被烧死的结局。”英山尖又再次大吼一声,然后脱下身上的外衣,把自己的头给包了起来。
  
  英山尖的亲卫有样学样,然后在英山尖冲入火海的时候,他们也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
  
  有人带头,便有人跟随,其它的起义军开始纷纷效仿,没有人敢有半点迟疑。
  
  “啊……”
  
  惨呼声,痛呼声,撕心裂肺的嘶吼声在荒野上此起披伏。
  
  陈奇瑜悠闲的骑在高头大马上,冷眼看着火光中不停冲出来的一个个火人。
  
  在野外想要把这些泥鳅一样的起义军给一网打尽,而且还是在夜里行动,这显然不太可能。而陈奇瑜为了完成这个壮举,他想到了火攻,然后便向毛文龙要来了最为厉害的猛火油柜。
  
  正是陈奇瑜用了猛火油柜,这才能让大火在一瞬间烧得如此旺盛。也是因为有了猛火油柜,此刻才会出现一个个火人从火光里冲出来。
  
  有一些侥幸逃过燃烧大火的起义军,却在冲出火光之后,还未来得及喘口气的时候。他们的眼中又出现一根根火柱闪电一般奔着他们而来。
  
  这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歼灭战,一万起义军最终能够侥幸活下来的不到一千人。而这一千人没有一个身上没伤的,全部都或多或少的被烧伤。
  
  英山尖的确很走运,他在两个亲卫的护卫下,成为这近千幸运中的一个。然而,他的好运到此为止,随后包抄上来的东江军,一瞬间就把他们全部都给控制了起来。
  
  一匹战马晃悠悠的来到这些起义军的面前,陈奇瑜居高临下的扫视着一个个要死不活的俘虏。他嘴角微微上扬,冷喝道:“谁是英山尖,给本将军站出来。”
  
  声落,却久久没有任何的反应,陈奇瑜当即脸一寒,对那些手持猛火油柜的手下打了个眼色。
  
  只见一根火柱立即喷向四个挤在一起的起义军,火柱一沾上四人的身上瞬间就猛烈的燃烧起来。四人最终连惨呼声都未来得及发出,立刻就被烧死在地上。
  
  猛火油的焦味以及阵阵的肉香飘荡在空气中,陈奇瑜阴寒的声音再次响起:“谁是英山尖自己站出来,不然本将军会一直烧下去。”
  
  被挤在人群中的英山尖脸色变幻不定,此刻所有人都被烟熏火燎得乌漆嘛黑,谁都不认得谁。所以,英山尖虽然处在人群当中,却没人认出他来。
  
  英山尖很想就这样躲下去,可他却明白,不管怎么说,最终他依旧还是无法躲得了。与其最后被所有人唾骂着死去,还不如站出去,像个男人一样的死去。
  
  在没有别的选择的情况下,英山尖慢慢的走了出去,直到站在陈奇瑜的面前:“我就是英山尖。”
  
  陈奇瑜让人拿了火把过来,把英山尖给照了个透亮,可他却依旧无法确定眼前之人就是英山尖。陈奇瑜冷笑道:“你便是英山尖,有何为证?”
  
  英山尖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了几下,狞声言道:“这个时候还有人会站出来自己送死的吗?”
  
  陈奇瑜轻笑道:“本将军向来多疑,再说了,主动送死的人多不胜数,根本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英山尖迟疑了一下,然后伸手从怀里拿出一块令牌丢在陈奇瑜的面前说:“这便是我的令牌。”
  
  陈奇瑜却看都没看令牌,他冷冷的目光在英山尖的脸上巡视了片刻,然后命人去抓了几个起义军过来辨认。一连抓了二十来人前来辨认,都统一指认眼前人就是英山尖。
  
  陈奇瑜这时才肯相信眼前人便是英山尖错不了,目标人物已经找到,陈奇瑜立刻下令收兵,押着侥幸活下来的俘虏向亳州城挺进。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