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小皇后驾到 > 二百零七 王仪寻诸葛

  “帝上,听闻那南临使臣,又来了。“
  “哦,来做什么?“
  “请求能够留在太平。“
  “留在太平?你可听清楚了,不是离开?若是离开,离开便离开了,为何要来请求?使臣来访,若要离开,只要递上帖子便好。“
  “他们也递上了,不过被退了回去。“
  “哦?为何?“
  “因为。“王喜似乎有些尴尬,道:“因为帖子上,请求让王仪跟着回去?“
  “王仪?那可不行。王仪可是寡人的左右手,如何能够跟着回去南临。“
  “奴才,也说了,那南临的使臣就说,恳请太平的帝上,让使臣留下。“
  “这。这恐怕是不妥。“龙骧收起了卷轴,道:“不过若是让那使臣一个人留下,其余使团离开,寡人倒是可以考虑。“
  “是,奴才记下了。“王喜往后退了一步。
  那龙骧却是乐呵地说:“看来那王仪算是赚到了。“龙骧伸手,又取过了一个卷轴,打开,顺口问道:“最近,皇宫之中,可还有什么事情,一并说来。“
  王喜想了想,道:“没有别的了,倒是太书阁那里的小太监说,最近几日确实奇怪,每日早晨一入,必定有一本书掉落在地,书掉落在地,翻开的书页总是同一页。说可能是老鼠。“
  “老鼠也真是长情,老是弄落一本书,那书是什么书?“龙骧嘴角微微笑着问。
  “好像是,一本关于康玄王朝的记载。什么童子,什么柴之类的。“
  “闻犬鸣,扣柴扉,温热酒,协同子,待与君来长相思。晨而起,暮作息,家家户户闻笑语。这是描写康玄王朝时期,国泰民安,百姓悠闲生活的歌谣。“龙骧道。
  “那小太监还说,就在今日,捡起那本书的时候,发现那本书里,还藏着一页纸条。“
  “哦?说的是什么?“龙骧道。
  “奴才没有看,不过那小太监倒是交给了奴才。要不是帝上提起,恐怕,奴才又要忘了。“说完王喜从怀里掏出了那纸条,递给了帝上。
  龙骧接过,细细地展开,借着烛火的光芒,那纸条上,只写了八句诗。
  “玄鸟出阴山,紫日临东墙。三出祀天殿,血溅凤鸾宫。西北有异象,坐拥天狼星,问尔何时归,一统西北帝。“
  龙骧缓缓的抬起头,他的脑海里似乎闪过了什么,这前四句,说的,不就是先帝的事情?那么后面这四句,就该是。龙骧又再次默念了后面四句,他总觉得,很熟悉,很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
  是了,龙骧想起来了。是颜徐,当颜徐刚入了宫,还八九岁的时候,她的嘴里,念过这句诗。难不成,她已经知道了什么?
  龙骧缓缓地伸手,将那纸条放入了旁边的烛火上,看着那火焰吞噬着那字。
  龙骧问道:“这个纸条,还有旁人看过吗?“
  “没有了,王喜道。那个小太监遇到了如此奇怪的事情,自然,不敢看,交给了奴才。“王喜道。
  “那就好,这件事情,也不要再提起了。“
  “是,帝上。“
  “对了,那颜妃,如何了?“
  “仍旧吃吃睡睡,不过却谁也记不得了。帝上,需不需要再找个御医看看?“
  龙骧摇了摇头说:“这样忘记了,也挺好的。至少不会受到牵连。“
  “那名宫人呢?“
  “如帝上的意思,在做些无足轻重的活,一举一动,都监视着。“
  “嗯,不过,这样似乎太慢了。““龙骧思索了下,道:“如今,西玄已经出手,估计战争,也不远了。“
  “帝上的意思是?“
  “寡人是想,写封密信,让王仪跟你带去给诸葛大将军。“龙骧站起了身子,踱步道:“诸葛大将军卧病在床,没有前来参加,这个理由,寡人是不相信的。倒不如说,诸葛大将军,不愿意参与这些事情。“
  “可是,帝上,奴才一走,何人服侍帝上?“王喜转念一想:“帝上,难不成是想让。“
  “没错,寡人要让那名宫人服侍寡人。“
  “帝上,万万不可啊,那宫人来路不明,恐怕对帝上。“
  “寡人就是想让他早点露出马脚。寡人的安全,你不用担心,还有乌玉在。“
  “可是帝上。“
  “就这样决定了,寡人有时间,那西玄可不会等待那么久的时间。这次前去,一定要保证任务完成!“
  “是,帝上。“王喜应到,脸上却满是不放心。
  酒楼之中,那王岑,正一个人闭着眼睛,坐在上次的包厢之中,似乎在等着谁。
  门外一阵敲门声,王岑应到进来。
  便有一个小二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关上了门,添了茶水,大声问道:“客官,要点什么菜?“
  王岑抬眼,看着那小二的帽子,压的低,便转回了头,低声道:“回去告诉你们主人,老夫,答应合作。“
  那小二看向王岑的表情,却没有吃惊,反而带着点喜色,低声道:“大人可是想好了?“
  “想好了,你们手上,有老夫的把柄,老夫自然只能合作。但是老夫也不是白合作的。“
  “这个是自然,我们主子答应过,若是王老肯合作,事成后,定会让王家原封不动!继续享受荣华富贵!“
  “好,希望你们主子,不要忘记他的承诺。说吧,要老夫做什么?“
  “不难不难,只要在太平庆典上,王老开个城门,再关个城门就可以翘脚等着大功告成了。“
  “哼,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那就有劳王老了,要怪,就只能怪你们太平的庆典为何如此多呢。那王老,在下就告辞了,待到庆典之日,在下,自然还会拜访王老的。这顿,就算是在下请王老的“
  说完那小二便走出了房门。
  之后陆陆续续上了酒店最贵重的菜肴,山珍海味,一应俱全,可是那王老看着满桌的菜肴,却无心多吃,不过闭上了眼睛,伸出了食指,在桌面上,点着桌子,又似乎,在比划着什么。
  没一会儿,那王岑也就站起了身子,走出了酒楼。
  对着管家道:“回府,煮点面条,还是家里的口味,吃着顺当。“
  “是。大人。“
  王岑的马车咕噜咕噜的朝着前方走去,那酒楼的后院,一个喝醉了酒的人,正摇晃的朝着厕所走去,眼前一动似乎掠过了一道人影,又或许是个幻觉。他摆了摆手,继续一摇一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