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鸿元至尊 > 第733章再遇三眼怪人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伟抢到玉坠,也就是那件很高介的储物法器,松开舞阳候,猛向后翻滚,像是慢了怕被人抢回去的样子,然后张嘴就把那玉坠扔进嘴中,咕噜就咽了下去。
  
  张显简直是无语以对,那东西怎么能吃,不怕吃话肚子。
  
  法器上附有舞阳候的一丝意念,还有很高级的符纹阵,如果舞阳候通过那一丝意念,引发符纹阵,脆弱的内腹还不被搅得一塌糊涂,这可比吃话肚子严重多了。
  
  不说朱伟在那里哕哕傻笑,但见舞阳候把脑袋从冰雪中拔出来,看了眼浅笑的张显,脸色变了变,却没有理他,而是嗷的一声扑向朱伟。
  
  “长毛野猪,把东西还给我。”
  
  “吃了,没了。”
  
  朱伟起身就跑。
  
  舞阳候在后面拼命的追。
  
  “呃!”
  
  被忽略了,张显愣在当场。
  
  朱伟有一样短处,反应慢一拍,你要想跑,运用自己的妖法,舞阳候很难追上他,可是这位就没想到,跑了一阵见舞阳候要追上他了,这家伙看到张显施施然跟在他们后面,觉得到了他身后,舞阳候可能就拿他没辙了,于是转身跑了回来。
  
  “这家伙要抢我好吃的,帮我揍他。”
  
  张显看了眼一脸憨态的朱伟,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这家伙是不是装傻充楞,可见舞阳候追了过来,摇摇头不去想朱伟的事。
  
  舞阳候来到张显面前,盯着张显看了半天,脸色变幻不停。
  
  “你现在是舞阳还是阴夔?”
  
  “有什么区别吗?”
  
  舞阳候忽然平静下来,他冷冷的看着张显反问道。
  
  “当然有,你是舞阳,我不会杀你,你是阴夔,我就将你挫骨成灰,哦,不对,把你的灵珠逼出来毁掉。”
  
  “嘎嘎嘎、、、张显,你好大的口气,你有那个能力吗?”
  
  舞阳候爆发出一股阴冷的气势,他怪笑着讥讽道。
  
  “噗噗、、、呃?!”
  
  舞阳候笑声还没收起,张显突然出手,迅速在舞阳候身上点了数十下,舞阳候惊愕的睁大了眼。
  
  “看来我不用多问了,你现在肯定是阴夔了。”
  
  “张显,你别胡来,不然我就毁掉这个侯爷的元魂和身体,看你怎么向秦沐交代。”
  
  张显神速般连点数十个穴位,将舞阳候身体完全禁锢,阴夔没想到张显现在修为又有长足的进步,比他们最后一次接触时更强大了,而且禁锢手法他都没见过,根本解不开,惊骇不已,所以才拿舞阳候威胁张显。
  
  “这荒野中,你看四周哪有人影,再说了,舞阳候现在在北方抗击游牧番族,怎么可能会在这濮阳城地界,那么当前这个人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显,你好大的狗胆,竟敢弑杀本候,秦家绝不会放过你的。”
  
  阴夔一见他威胁不成,就放出舞阳候的元魂,意图让他用秦家威胁张显放人。
  
  “秦家怎么可能允许邪灵的存在,哦,对了,秦家不知道邪灵的存在,这样吧,你配合一下,我把邪灵珠逼出来灭掉,然后将你烧成灰,这样一来不是为秦家解决了一场勾结邪灵迫害人类的危机,你看这样处理怎么样?牺牲你一人,救了整个秦家和秦国。”
  
  其实勾结邪灵,勾结魔灵,或者支持、蓄养妖族及邪恶势力,这是十大世家所不允许的,一旦查证,会被群起而攻之。
  
  但是、、
  
  但是;那家私底下怕是都不干净,只要不出事,能有效控制,都是睁只眼闭只眼,这就是潜规则,只要你做的别太过,别跨过那条红线,大家都是相安无事。
  
  张显自然是了解这些,所以他不在意别人知道他养有大量的妖族,除了邪恶势力,他都有,甚至还有一个极少见的魔灵夺舍尸体,融合非常成功的刺神傀恬。
  
  对于舞阳候的威胁,张显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让他闭嘴了。
  
  如果阴夔不离开,他可以把舞阳候送给任何一家,让他们的老祖级别人物查看一下,邪灵珠就会现形,那样一来,可对秦家那可是大大的不利,这就是把柄。
  
  阴夔想离开跑路,张显已经同舞阳候交恶到这般程度,怎么可能放他走,杀人灭口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这让舞阳候胆寒了,也绝望了,走第一条路,是能活下来,可最后的下场估计也很惨,但毕竟活着,后一条路那就是个死。
  
  谁也不愿意死,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实际上张显现在还没有把握将阴夔的邪灵珠控制住,为什么是控制而不是灭掉?
  
  因为忢月大帝分神的原因,想灭掉这枚特殊的邪灵珠很难,几乎是做不到,最多是磨损它一些能量,让他一时半会得不到恢复,也就不能作恶,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因为它一旦得到充足匹配的能量,会在最短的时间恢复过来,甚至进阶成邪神,用道家说法就是虚婴,那就很难在治住他了。
  
  张显现在的意图是想挑拨他们内斗,也就是舞阳候的元魂和阴夔的邪灵斗法。【△網WwW.】
  
  舞阳候想活下去就不能让阴夔离开,阴夔必定现在形势对他相当不利,储存他需要的能量法器却被朱伟给吞了,他曾试图沟通玉坠上的意念,哪想那一丝意念竟然消失了。
  
  得不到能量补充,他就得逃跑,都肯定是斗不过张显,如果舞阳候身体还能控制的话,他或许还能同张显斗一斗。
  
  果然张显的话起了作用,舞阳候闭上了眼,但是张显却能觉察出来,在他识海中出现了一场无声无息的争斗。
  
  对就是争斗,识海也是个脆弱的地方,如何争斗却不好描述,只能形容为精神战争。
  
  舞阳候战主场优势,他不想让阴夔离开,而阴夔却不想把不多的精神能量用在同舞阳候的争斗上,他想迅速离开。
  
  这样一来舞阳候就占了优势,把阴夔缠的非常不耐,可又挣脱不开。
  
  本来两人就是半斤八两,如果阴夔不想孤注一抛,拼个两败俱伤,是谁也奈何不了谁,先前两人达成默契,停止了争夺控制权,倒也互补出的了两人都满意的结果。
  
  可现在是生死存亡时刻,可又多有忌讳,虽然舞阳候略占优势,却也压制不住阴夔。
  
  因为外面有个张显虎视眈眈盯着,阴夔不敢冒险,一旦消耗过大,离开舞阳候识海,他怕被张显重创,实在不行这样的结果他也可以接受,但是张显要是把他抓住禁锢起来,那就下场凄惨了,想要恢复自由绝对是不可能的了。
  
  其实两人识海中的争斗没持续多长时间,一个意外倒是成全了他们。
  
  张革忽然出现。
  
  张革想要回到建邺城,也得越过都庞岭,所以阴差阳错他跑到这里来了。
  
  朱伟见张显把舞阳候制住了,也就放心了,不怕舞阳候抢回他吃进肚里的好东西,于是躺在张显身后不远处睡着了。
  
  而张显注意力都集中在舞阳候身上,也忽略了其他,这也不怪他,毕竟身后还有个朱伟,远处还有个发死难财的胡忠。
  
  谁想心大的令人称奇的朱伟,竟然躺在那里睡着了,而贪财的胡忠差点没把那些尸体扒光,还在那忙活着,所以才被张革接近。
  
  张革本来是见到张显吓了一跳,以他现在的状态,见到张显是绕着走,有多远跑多远。
  
  可他看清和张显相对站立的舞阳候,心念一转,来了个连他自己都后怕的疯狂举动。
  
  他爆发出哪怕是巅峰时期都没有的速度,超常发挥扑向张显并挥剑斩下。
  
  对危机的感应,张显霎间察觉到来自身后的杀机,迅速闪身躲过,而张革一剑没斩到张显,脚下收势不住,眼见着宝剑就要砍到舞阳候身上,吓得他撒手把剑扔了,人却撞在舞阳候身上,于是同舞阳候滚在一起。
  
  这一下倒好,把舞阳候和阴夔的争斗打断了。
  
  张显回头一看竟然是张革袭击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本来还想把他抓回来,他却跑了袭击他,真他么自投罗网。
  
  可没待张显去擒拿张革,又一位不速之客出现了。
  
  被张显斩掉独角的三眼怪人冥桑来了。
  
  还真是巧了。
  
  冥桑得到一块冥火精髓,实力恢复还稍有提升,出了深渊想找张显报仇,不想在这里遇到了。
  
  张显牙痛,头痛,肚子痛。
  
  看了眼睡得像死猪,哦,对了,睡得香甜的猪,不由暗叹这位真他么不靠谱,再看胡忠,没了影,想来他对冥桑是真的怕了,心有阴影,这两位都不用指望了,张显这时想起了凼叔,还是他最靠谱。
  
  冥桑一见张显,嗷的一声就扑过来了。
  
  张显觉察出三眼怪人实力现在不比他低,不认真对待,还真就弄不好栽了。
  
  眼睁睁看着张革抱着舞阳候跑路,也是无可奈何。
  
  随即张显就同冥桑交上手了。
  
  怕殃及到朱伟,张显边打边退,最后见不会对朱伟有威胁,这才全力施为。
  
  冥桑一把黑黝黝的双手剑,舞动起来呜呜作响,还透出一丝丝黑气,让张显不敢硬拼,只能施展猿公剑术同他打游击战。
  
  这架势就像一个巨人在擒杀一只灵猴,身大力不亏不假,可是动作就显得笨拙,张显用的是猿公剑术,身法灵活,晴天剑时不时就给傻大个一下,但是并没有给他造成实质性伤害。
  
  于是都庞岭这个山沟中出现了一场滑稽的的战斗。
  
  一个带着斗笠,蒙着面像乞丐一般衣着的大个子,在追着一个小个子,用门扇般的阔剑,连扫带拍,而那小个子却像跳蚤一般,扫不到拍不着,气的傻大个嗷嗷直叫。
  
  “嗷、、、你别跑。”
  
  “不跑是傻子。”
  
  “你让我砍一下,就一下。”
  
  “不让,你那剑太大,砍上就吃饭不香了。”
  
  两人斗着,最都没闲着。
  
  忽然三眼怪人收剑不追了不砍了,张显也停了下来。
  
  “傻大个,怎么不打了?”
  
  张显纳闷,这三眼怪人怎么不追他了。
  
  “你把我的角还给我,把我姐姐还我,咱们的事就揭过去了。”
  
  三眼怪人瞪着眼对张显道。
  
  “你姐姐,还有那个什么角,我不知道啊?”
  
  “张显,你、你、、”
  
  三眼怪人见张显装糊涂气的直跳脚。
  
  “哦,我想起来了,头几天我是捡了一个有点大的羊角,你要啊?那行,不过你的告诉我你的名字。”
  
  “好,我叫冥桑,你把姐姐还给我,再把那角还给我,我就不同你做对了,怎么样?”
  
  冥桑到很直接,把名字告诉了张显,不过又重复了一遍他的条件,那就是要回他姐姐和独角。
  
  “冥桑?”
  
  张显努力回忆了一下,还真没听说过。
  
  “你是那个臭名昭著,魔王窟黑魔老祖的传承人是吧,你是那个在东南山区,一个美女带着那个小童、、、”
  
  张显想趁机解惑,然而冥桑打断了他的话。
  
  “至于东南山区的那些事是我干的我承认,你把我姐姐还我,把、、、嘭、、嗷、、、”
  
  张显这功夫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趁着冥桑分神,召唤龙域中的大傻,大傻一混元棍砸在冥桑脑袋上,斗笠和面罩顿时被崩碎,露出冥桑真容。
  
  大傻这一棍砸的又准又很,正砸在被张显斩断角的伤疤上,角虽然没了可还有根,这一下瓷实,冥桑痛呼一声,头顶血如喷泉,脑骨差点没砸裂了,幸好三眼人族非是一般的人族,脑袋坚如磐石,可是角根伤疤处却脆弱,刚刚封口,一下子又崩开了。
  
  冥桑摇晃着倒退,张显刚想趁机结果了他,忽然浑身一紧,他同冥桑交过手,上次凼叔差点被他秒了,于是张显早已留心,知道那诡异的竖眼要放大招,身形一晃就闪出去老远。
  
  “嗖、、”
  
  一道幽光击在张显刚才站立的地方,不用说张显也知道那里肯定多了一个不知多深的小洞。
  
  这竖眼太诡异,张显摸不清情况下不敢大意。
  
  冥桑这只竖眼特异功能很多,他目前能掌握的也就两项,一是定身术,二就是泯灭术。
  
  就是那道幽光,就算张显的晴天剑,怕是也抵挡不住被毁,非常厉害。
  
  、、、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