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无悔九二 > 第519章 梁培伟的狠招
    有人欣喜就有人落寞。
  
      吴大厨食府的火爆开业,喜了吴大厨的人,却让梁培伟欲哭无泪。
  
      吴大厨食府的生意一火爆,自然就会导致不远处的湘水大饭店生意冷清。
  
      要知道,在吴大厨食府开业前,湘水大饭店在晚餐时分也曾经是一座难求,可现在却变成了门可罗雀。
  
      这也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在尝过吴大厨食府的出品之后,食客们对于菜品、装修、服务等都明显差了一个档次,价格却相差不远的湘水大饭店,自然就没多大兴趣了。
  
      除了少数懒得去吴大厨食府排队等位、要求又不高的食客。
  
      越是生意冷清,梁培伟就越是决心下狠手。
  
      只有吴大厨食府毁了,湘水大饭店才会重新有起死回生的可能。
  
      梁培伟准备下血本了。
  
      七月二号晚上,就在吴小正他们正在为未来的发展进行规划时,梁培伟拎着一个袋子出了门。
  
      他要找的是城南肉联厂的一个送货司机。
  
      据梁培伟了解,吴大厨食府的猪肉定点供应商,和湘水大饭店一样,都是城南肉联厂。
  
      而且,因为吴大厨食府和湘水大饭店在同一区域,又同时做餐饮行业的,因此送货的恰恰又是同一个司机。
  
      既然湘水大饭店和城南肉联厂已经合作了这么多年,梁培伟自然跟送货的司机已经很熟了,他甚至连他家住哪里、家庭条件怎么样都已经打听到。
  
      梁培伟要干的事很简单,就是请这个司机在供应给吴大厨食府的新鲜猪肉上下·药,下猛药。
  
      这是一种化学药剂,叫硫酸镁,同时它也是一种强力泻药。
  
      硫酸镁是一种无臭、微苦的白色粉末状药物,易溶于水,它在医学临床·上常用来做导泻药。
  
      口服硫酸镁有良好的导泻功能,因此硫酸镁又叫泻盐。
  
      口服硫酸镁水溶液到达肠腔后,具有一定渗透压,使肠内水分不被肠壁吸收。肠内保有大量水分,能机械地刺激肠的蠕动而排便。
  
      因此硫酸镁可用于治疗便秘、肠内异常发酵,也可以与驱虫剂并用,使肠虫易于排出体外。
  
      在正常情况下,口服硫酸镁除了会导致拉肚子之外,是不会造成生命危险的,但有一点例外,那就是肾功能障碍者可致镁中毒,可能引起引起胃痛、呕吐、水泻、虚脱、呼吸困难、紫绀等。
  
      梁培伟之所以选择硫酸镁,是因为他试过这种药的效果,一个正常人一旦误食了这种药,一晚上拉上十次八次绝对没问题。
  
      这就够了。
  
      梁培伟要的不是弄出人命,而是要造成大规模食物中毒事件,来毁掉吴大厨食府的名声。
  
      在一个饭店里,猪肉几乎是食客必点的菜。
  
      可以想象,如果吴大厨食府进的是加了硫酸镁的猪肉,在它生意如此火爆的情况下,一旦出事,比如是全体食客一起拉肚子上医院,倒是绝对能把吴大厨食府弄得臭名远扬。
  
      一想到这,梁培伟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梁培伟要找的司机名叫聂德水,是城南肉联厂固定给大客户送货的司机。
  
      聂德水大约二十五六岁,在城南肉联厂已干了四五年。
  
      按年龄,按条件,他应该早就结婚了,可聂德水还是光棍一条,原因就在于他有一个爱好。
  
      聂德水喜欢赌。
  
      因为爱赌,他的非上班时间几乎全部泡在牌桌上。
  
      也因为爱赌,他的工资也几乎全部丢在了牌桌上,个人除了有份工作以外,基本上穷得叮当响,因此哪有姑娘愿意嫁给他?
  
      但这正合梁培伟之意。
  
      因为穷,梁培伟才有把握用钱来打动他。
  
      也因为是光棍一条,聂德水干完后就可以无牵无挂地立即跑路,从而不会把梁培伟牵扯出来。
  
      这正是梁培伟亲自来找聂德水的原因。
  
      因为此事一旦暴露,一旦牵扯到梁培伟,问题会很严重,会给梁培伟带来很大的麻烦。
  
      因此,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梁培伟来到了聂德水经常打牌的地方,并且顺利地让人把他叫了出来。
  
      因为天色太暗的缘故,梁培伟确信帮他叫人的人应该既不认识他,也没看清他的脸。
  
      “梁老板,这么晚找我有事?”
  
      被打断牌兴的聂德水看起来有点不爽,好在梁培伟是他得罪不起的大客户,他才强忍住没发脾气。
  
      “给你一个发财的机会,不知你有没有这个胆。”
  
      梁培伟拉开了手提包的拉链,亮出了里面的三叠钱。
  
      整整三万块。
  
      “你想要我·干什么?”聂德水警惕地问了起来。
  
      对于这么多钱,他自然很心动,但钱多烫手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梁培伟又从包里取出了一个药瓶,非常直接地说:“帮我把这瓶药下到吴大厨食府进的猪肉上,这三万块就归你了。”
  
      “什么药。”聂德水更加警惕了。
  
      这么多钱他自然想要,尤其是在他现在很缺钱的情况下。可要是让他为了钱干那种弄出人命的事,他还是不会干的,那样会把自己彻底搭进去。
  
      “泻药,不会出人命,只会让人吃了拉肚子。不信的话,你可以找人先试试。”
  
      梁培伟还是说得很直接,这是为了宽聂德水的心。
  
      聂德水真的心动了。
  
      如果只是下泻药的话,这事还真的值得干,哪怕因此丢了工作都无所谓。
  
      要知道,他就算是在肉联厂干上十年,也未必能赚到三万块。
  
      不过吴大厨食府有点不好惹啊!
  
      聂德水继续谨慎地问道:“还有啥条件。”
  
      “干完后,你出去躲个两三年再回来。”梁培伟说出了另一个条件。
  
      这是必须的。
  
      如果聂德水不躲,一旦被吴大厨的人逮到,就很容易把他给牵扯出来。
  
      这个条件正合聂德水之意。
  
      一旦他干了这事还不躲的话,那他就是傻·子。
  
      那样不是被公安抓,就是被吴大厨的人给逮住,不管哪样,他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我·干了。”
  
      为了这三万块,聂德水豁出去了。
  
      这事成了!
  
      接下来就是具体怎么操作的问题。
  
      两人细细商量了一番之后,梁培伟把药和一部分定金交给了聂德水,心满意足地离去。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