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戏说大唐和尚猪八戒 > 第三十七节 重情义结拜尉迟敬德

  陆爽身材高大魁梧,膂力惊人,他拎起章鱼竟然十分轻松,就像拎着一个大西瓜一样,不费吹灰之力。
  章鱼是个怂包,呜呜呜地哭。他知道,片刻之间,陆爽手起刀落,他就会脑袋搬家。斩杀他这个人,如同切瓜砍菜一样轻松。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
  陆爽哈哈大笑。
  “混账的无赖!留你这种垃圾在人世,有何用处?刚才大元帅已经给你机会了,哪怕你花钱雇一个女人,肯帮你哭一场,也放你一马了。这都办不到,活着真是羞耻!”
  陆爽骂完,把章鱼往地上一扔,举刀就要劈下来。
  “慢!等等!”
  八戒突然大喊。陆爽听了一愣,赶紧住手。
  八戒一路小跑地走到近前,对陆爽说道:
  “副司令,我错了。皇上最重视法律,有专门的官员负责审判。咱们靖安军只负责作战和平乱,不该插手司法审判。”
  陆爽有些不理解:
  “哦!这~”
  “副司令,不要这什么,这这的啰嗦了!咱们作战时,都怕杀死一个乡民,如今战事结束,更没有道理去杀人。把他留给当地有司去判断吧!”
  陆爽一听有道理,又问:
  “那么,大元帅,你刚才释放马师和牛奋,会不会放错了?”
  陆爽一边说着,一边让亲兵把章鱼重新押了下去,用脚还轻轻踹了一下章鱼。
  八戒哈哈一笑,说道:
  “错就错了吧,军中无戏言,我愿意承担这个错误。马师和牛奋,他们的女人拼命抢救,至少说明这两个家伙还不是太坏。他们两个既然已经释放,就不再追究。看在那两个女人的面子上,我老猪替他们挡着了。”
  说话之间,五千多乡民纷纷下山,山路上人头攒动。靖安军押着章鱼,下山后把他交给了当地的县衙。然后,立即启程返回长安。
  闲话少说,靖安军一路上穿州过府,很快来到了同州。同州州长是尉迟敬德,他听说靖安军路过,就派手下前去迎接。来人见到八戒后,传达尉迟敬德的盛情邀请:
  “州长大人极力邀请大元帅,请大元帅务必移步前往府里聚会。”
  八戒与尉迟敬德在太宗面前见过一面,对此人印象深刻。这一次靖安军初战失利,损失了一些人马,尉迟敬德在太宗面前替八戒求情。八戒已经知道了这些情节,他对尉迟敬德心存感激。
  “太好了,正要前去拜访!走!”
  八戒说完,就命陆爽跟随自己前去拜访,把部队交给曹临临时代管。
  只听那个来人又说:
  “大元帅,州长邀请全体靖安军入城,他要犒劳全军。”
  “犒劳全军?哎呀!那太谢谢州长了。曹参军,带领部队随我入城。”
  曹临马上答应了,下去传达最新命令。
  说起尉迟敬德,那可是大名鼎鼎。他自从高祖起事,就一直跟随李世民,功劳巨大。在战斗中,李世民数次身陷重围,十分凶险,都是尉迟敬德孤身冲入敌阵,救出世民。
  至于后来的玄武之变,尉迟敬德的功劳更是首屈一指。要不是有他的坚定支持,秦王李世民还处于犹豫不决之中。等到杀戮开始之后,敬德一箭射死力大无比的齐王元吉,阻止了太子建成前去向高祖求救;紧接着,他又冒着犯上砍头的风险,提刀来到高祖面前,逼迫高祖下达手令,把军权立即移交给秦王李世民,才奠定了政变的胜局。
  尉迟敬德此人,是太宗最亲密的嫡系之一。
  八戒敬佩尉迟敬德,倒不是因为以上这些轰轰烈烈的大事情,而是因为一件很不起眼的小事情。八戒是个性情中人,易于被情感打动,这件小事儿与情感有关。
  尉迟敬德因为劳苦功高,太宗曾经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这要是放在别人身上,那可是求之不得的美事儿。得到一个年轻貌美的黄花大姑娘不说,还能做太宗的驸马,那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荣耀啊?
  可是,敬德谢绝太宗了。他告诉太宗:
  “皇上,臣听说古代贤达的人,在升官发财之后,不会更换结发妻子,那不是君子的行为。臣下出身草根,今日已经得到巨大的荣华,臣不能抛弃糟糠。”
  就是这一件小事儿,把八戒打动了,他心里一直暗暗地敬佩尉迟敬德。
  闲话少说。只见八戒率领靖安军,很快来到同州府衙,敬德正好在门外迎接。
  八戒一见,马上疾步上前施礼,十分恭敬。
  “哈哈!大元帅辛苦!快快请进。”
  敬德把八戒、陆爽等人接入府衙,又命令手下,好好管待靖安军士兵,手下遵命。
  入座以后,八戒问道:
  “将军,为何不留在京城工作,来到同州这个小地方?”
  敬德说道:
  “一切都听皇上的安排。”
  敬德一边说着,一边请八戒喝茶,吃些点心。
  “大元帅,此次征战辛苦,我要略表一下地主之谊,犒劳各位。”
  八戒听见尉迟敬德再次说起刚刚的战事,就有些抱怨:
  “将军,我有急时疯这个心病,那天在王三化的八卦阵里,被他激怒,顿时发作,一下子就疯了起来。靖安军因此遭受损失,死亡了100多人,又有一千多人被俘,真是奇耻大辱啊!”
  尉迟敬德赶紧安慰:
  “胜败乃兵家常事,我在皇上面前也是这样说。大元帅,说起靖安军,你能不能让我见识一下,那些兵器的神奇?”
  八戒马上站起身就往外走,要给尉迟敬德立刻演练兵器。
  尉迟敬德连忙把八戒按在座位上,笑着说:
  “不急,不急。等一会儿,待大家酒饱饭足之后,再演练就最好了。”
  很快,酒宴开始。尉迟敬德非常善饮,让八戒喜出望外。二人推杯换盏,一碗又一碗地豪饮。瞬间就喝下去几坛子好酒。
  席间,尉迟敬德忽然问:
  “大元帅,你知道我为何喜欢与你交往吗?”
  八戒是个懒人,不爱思考,遇到这样需要动些脑筋的事情,他立刻就摇头说不知道,让人家快快说出答案。
  尉迟敬德就说道:
  “你是天蓬元帅,我不羡慕;你是净坛使者,也不能打动我的心思。我最喜欢你尊重夫人,关爱家庭,你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好男人。”
  八戒一听,有些惭愧,不敢接受。
  “将军应该知道,我老猪有些好色的毛病。在天庭上,因为对嫦娥吐露爱意,被玉帝惩罚;在去西天取经的路上,观音菩萨和黎山老母等人考验我,我差点出轨。将军此话,老猪实在不敢认同。和将军比,悟能感到惭愧,惭愧!”
  尉迟敬德听完八戒说话,哈哈大笑,举起酒杯,大声说道:
  “大元帅,来!再干一杯!然后听我细说。”
  二人举杯而尽,桌上其他人也纷纷举杯。尉迟敬德放下酒杯,认真说道: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虽然珍爱自己的妻子,可是看见那些漂亮的女子,我也心动,胯下那根玩意儿也会有反应,不停使唤。大元帅刚才说了自己的一些经历,那些都属正常,否则就不是男人了。我刚才说最喜欢你尊重夫人,关爱家庭,是另有所指。
  我听说在断头山上,有两个领头闹事的地痞,原本要被杀头,结果他们二人的夫人向你哀求,你就善心大发,释放了他们。这件小事儿对我触动很大,我根本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我尊敬自己的夫人,关爱自己的家庭,但我不会为敌人、对手去考虑这些。所以说,和大元帅相比,我不如你啊!”
  陆爽听完尉迟敬德的话,赶紧插话:
  “将军,大元帅发现自己做错了,不该自行断案,应该交给有司。但他为了保护那两个家庭,宁可被皇上责怪,也知错不改,帮着那两个地痞挡住了刀箭。”
  尉迟敬德听完陆爽的话,突然双手抱拳,对八戒说道:
  “大元帅,如蒙不弃,我愿与你结拜兄弟。”
  八戒原本就非常敬佩尉迟敬德,他听见说要和自己结拜兄弟,十分高兴,马上站起身,双手抱拳,向敬德回礼。
  “敬德兄,小弟愿意!”
  酒桌上的众人纷纷起身祝贺,一时间斛筹交错,热闹非凡。八戒拉着尉迟敬德的手,就往屋外走,说道:
  “大哥,我现在就给你演练兵器,让你欣赏欣赏。”
  尉迟敬德哈哈笑着,跟随八戒走出门外。
  陆爽马上传令部队集合。很快,靖安军全体士兵集合完毕。由于那些被俘士兵的军服还没有来得及更换,队伍里有些丢盔卸甲、衣衫褴褛的士兵,显得不是很整齐协调。
  八戒站在前面,大声命令:
  “众位弟兄,听我口令。”
  说完,又左右扫视一遍,见士兵们都准备妥当,八戒开始命令:
  “我和尉迟将军刚刚结拜为兄弟,他是大哥,我是弟弟。在此开心时刻,为我们兄弟一起祝贺!开始!”
  士兵们接令,立刻按照平时操练的内容,启动手中武器。
  只见:
  敲花鼓,花鼓咚咚;打铜锣,铜锣当当;吹长笛,笛声悠扬;舞棍杖,棍杖生风;挥锅铲,锅铲有声;抖筷子,筷子无形。
  身边清风徐来,眼前彩云飘过;冬天里有暖阳,枯树上有俊鸟;地上鸡鸭漫步,水里鱼虾游泳;小猪哼哼哼,小狗汪汪汪。大将军,大元帅,不是装腔作势的官,不做道貌岸然的士。为女人,为家庭,一个喜称兄,一个愿道弟。
  演练完毕,尉迟敬德大喜,对八戒说道:
  “老弟真是菩萨心肠,带领的是一支菩萨兵!你不愧是佛祖的净坛使者!太宗英明,慧眼识珠。”
  八戒双手合十,抱在胸前。
  “老哥,我虽然不会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但是存善心做善事,却时刻不忘。我身在俗世,心在佛门,娶妻成家,不会**。”
  尉迟敬德用力地拍拍八戒的肩膀。
  “这正是我愿意与你结拜的原因,我过去杀人无数,希望今后能够立地成佛,贤弟要多多引领。”
  “一定,一定!”
  二人又拉手说了一阵话,八戒就要告辞,尉迟敬德并不挽留。
  “贤弟!本想与你再痛饮几轮,可国家有规定,我们不能破坏。为兄不挽留了,后会有期。”
  八戒也说:
  “好!一言为定。”
  八戒说完,与尉迟敬德紧紧握手,然后上马离去。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