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瑾世子的俏医妻 > 第二百零五章 临近婚期了
<>第二天,东夏国的金銮殿里,夏尹涵上前一步,“启禀皇上,儿臣有事起奏!”
  
  “准奏!”夏敬远一抬手,将实现看向阶梯下的五儿子。
  
  “事情是这样的,原本父皇任命儿臣负责送亲,虽然儿臣今日才提及,但是,儿臣有一个更合适的人选,小九应该也会更高兴!”
  
  “新的人选?说来听听!”夏敬远看着底下的人,他之前不是没有想过让三儿子夏尹涵去,但是
  
  熟知夏尹琛性格的老子恨失去的没有指明让他去,而是折中的选了老五,这个时候老五提出来,而且老三没有反对的意思,就说明两个人私底下已经达成一致了。
  
  虽然知道两兄弟的事情,但是还是形式性的提一下。
  
  “小九向来与三个交好,凡事都听三皇兄的,这一次的送亲,儿臣举荐三皇兄!其实,儿臣还有一个不得不推掉这一次护送的命令,父皇,儿臣这段时日身体也有些不不适,送亲本身就是一个很神圣的事情,如果被我传染了,也不是一件吉利的事情。”
  
  夏敬远思忖了一番之后,看着底下的群臣,“众位爱卿可有其他的人选?”
  
  “启禀皇上,臣等无异议!”
  
  “你可有别的想法?”夏敬远将视线挪到夏尹琛的身上。
  
  夏尹琛微微挪了一小步,出了所站的一列,作揖行礼,“儿臣领旨!”
  
  随后事情就这样敲定,两天后,东夏国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一直长长的送亲队伍慢慢行出了皇城。
  
  送行的人在对出出了城门不久之后就离开了城楼,而城楼上还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夏尹涵,另一个是廖奇。
  
  “接下来,我会调查宁天阁的事情,如果你有什么新的情报,本王希望你能够共享,既然敌人都是宁天阁,那我们似乎可以结成朋友。”
  
  “也好,这边我了解到了一点新的事情,来自于,受伤的兄弟们用自己的安危换来的情报,这一次来了大概有十个左右的所谓天子一等兵。”
  
  “天子一等?那些是什么来头?”
  
  “这些我们也在调查中,而且那些人的实力都很强,默新的实力我很清楚,而且是穆少爷带出来的人,所以实力更是在我之上,但是看到他伤成这样,就不得不慎重考虑了。”两个人站在城墙一脚,小声的说着。
  
  “本王知道了,之后,本王也会多加注意的!”听了廖奇说的,夏尹涵神情也有几分凝重。雅文言情.org
  
  “对了,默新还说了,天子一等的人也来到了东夏国,但是具体有没有在皇都,他也不能确定,总之,对方的实力,可以和时大哥媲美了。”
  
  “是吗?时镜歌吗?本王知道了,多谢!既然了解了,那本王就先回去看看了,之后,会着手调查!如果必要,还是希望你们离兮阁给予一定的帮助!”
  
  “一定一定!那我也需要会去照顾伤患了!”
  
  两人分开之后,回到各自的家里。
  
  另外在云国的秋府,也是乱哄哄的,秋城枫手忙脚乱的乱做了一团。
  
  被路柳儿几番的嫌弃和驱赶,自己这个冒冒失失的儿子,这个时候,作为母亲的路柳儿开始怀疑,他的儿子,真的可以吗?说是丞相了,但是现在这个样子,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一国之相的姿态。
  
  “柳儿,又在为他的事情操心了?粘,这些事情就让他自己处理好了!你现在只要等着抱孙子就好了!”
  
  “我也想,但是看着他这副模样,我怎么放心得下?”
  
  “不是有一个先例吗?让他自己去问问不就行了?”秋沐言想到了欧阳瑾。看着妻子淡淡的说道,主要是自己的儿子太没有用了,还要让做母亲的日夜操劳,和自己的相处时间都变短了,心里有些不愉快,所以想把事情推给欧阳瑾。
  
  欧阳瑾在王府里,抱着离柯赏月,突然一阵激灵,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了?冷了吗?”
  
  “没有,总觉得有人在背后数落我!再说,我抱着你这个小暖炉子怎么可能会觉得冷?”欧阳瑾凑近离柯的耳畔,低声细语,微微的气息吐露在离柯的耳际。
  
  “油嘴滑舌!”离柯没好气的拍了一拍,欧阳瑾劝着自己小腰的大手。
  
  “这段时间城枫应该会很慢吧!日子就快到了!”
  
  “能不忙吗?婚姻大事,岂可儿戏?不说对象是一个千金小姐,人家夏落茜可是堂堂的一国公主?这满满当当的细节都不可以忽视!”
  
  “说的是!明日要不要去看看他!”
  
  “嗯,我也很久没有和干娘说过话了,去看看也好!”
  
  秋城枫也确实像离柯说的,各种礼节都亲力亲为的安排,但是,有向着自己的一下心意也想传达给夏落茜,所以有的时候,秋城枫就开始纠结,一下极小的细节。
  
  原本有些和老娘帮忙的还稍微轻松一点,这还没有帮够一天,老爹就开始不开心,直接找自己谈话,把老娘带走了,做儿子的有没有办法反抗,只得认栽,好在老爹灭有丧尽天良,还给自己指了一条明道,那就是先自己一步成亲的好兄弟欧阳瑾。
  
  这一刻,就算老娘被拐走了,秋城枫也觉得自己还有一个更靠谱的兄弟在身后,这种时候就是展现兄弟情的最佳时候。
  
  这样一想,心里的慌乱都安静下来了。
  
  第二天,离柯和欧阳瑾迟了早饭之后,就出门去了秋府,抵达秋府之后,离柯在管家的带领之下去了路柳儿和秋沐言的院子,“师娘?这么久没见,柯儿都想你了!”
  
  “干娘也很想念,担心的睡不着!你这丫头也真是,出去有多危险?”路柳儿拉着离柯看了好一会,虽然成亲的时候,路柳儿夫妇也去了,但是那个时候,自己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感受,毕竟相处了三年之久,也算是半个女儿了。
  
  “我没什么是,有瑾在我身边,不会有事的!”
  
  “凡事多张个心眼!”
  
  “我明白!”
  
  欧阳瑾自己去了秋城枫的院子,对于好兄弟要成亲,欧阳瑾也是很开心。
  
  进到院子就看到自己的兄弟正在房门口指导者手下的人不知婚房,“城枫?”
  
  听到声音,秋城枫回头,见欧阳瑾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的时候,感觉看到了太阳一样,“瑾,你来的太是时候了!正好我有事情想要跟你请教!”
  
  “向我请教?”
  
  “没错,就是一些比较私人的事情,你之前布置的时候,有想过丫头喜欢什么吗?还是你是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设置的?”
  
  “我之前有问过,但是柯儿说随意,并没有很在意!”
  
  “那怎么办,我既没有问过,如果到时候落茜她不满意那该怎么办?”秋城枫一想到自己之前什么都没有问过,就手慌脚乱起来。
  
  “城枫,你就不用担心了,要知道,九公主的性格本来就不太在意这些东西,再说了,以我对九公主的了解,她在意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那些有的没的,你只要自己吧自己想给她的,展现在她面前,她一定能体会到你的心意!所以,你也不要太担心。”
  
  “这样吗?那还有什么别的要注意的吗?”
  
  “那天前往不要贪杯!”
  
  “嗯嗯,还有吗?”
  
  “没有了,就这一点是作为兄弟打给你的一点建议!”
  
  “好,我记住了!”
  
  “嗯!”
  
  之后,秋城枫回到自己的岗位上,有倒腾了好一会,欧阳瑾坐在院子里,一会儿,觉得有些凉,就去找离柯了。
  
  去到路柳儿和秋沐言的院子就听到离柯和路柳儿的欢笑声,秋沐言坐在一旁看着两个女人聊天。
  
  欧阳瑾不想打断那两个人的欢声笑语,就小声的走到秋沐言的旁边坐下,“师父!”
  
  “嗯,坐吧!那小子还在忙吗?”
  
  “嗯,城枫很认真的在做,看得出他很用心,从这些可以看出来他对九公主的心意一点都不假。”
  
  “嗯,那小子,以前就倔得很,什么都不愿意听我的,原本是打算让他继承我的衣钵的,但是他对医药就是不感兴趣。没想到现在体精到了娶亲的年纪了。”
  
  “是啊,时光如驹,日月如梭,一切都像是在眨眼之间,现在我一直都在感叹和柯儿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快,有时候真的希望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在慢一点走。”
  
  “嗯,这一点我也有感觉,以前都没有细想过,后来那丫头离开的时候,和我说了一些,我才开始注意到,所以现在都舍不得她离开一小会儿,就想要守在她的身边。寸步不离。”
  
  “这话,从师父嘴里听到,总有一点乖乖的感觉。”
  
  “怪与不怪有怎么样呢?我啊,现在只求做到让她觉得跟着我这一辈子不会无趣就好了。”
  
  “嗯,这还真的是让徒弟受教了。”欧阳瑾看着秋沐言笑了。
  
  离柯这个时候发现了已经在屋里的欧阳瑾,“瑾,你什么时候到了?”
  
  “有一会了,见你和师娘聊得愉快就没有打断你们,所以在这里和师父聊了一会。”
  
  “这样啊!对了,秋城枫怎么样了?”
  
  “还好,就是有一点紧张过度了!有时候有些慌里慌张的。”
  
  “真难得啊,他也有紧张到发抖的一天。”
  
  “毕竟是很重要的日子!”
  
  “真期待落茜见到秋城枫那个样子时的表情,那一定很完美。”离柯想到秋城枫在落茜面前尴尬出丑,就想笑。
  
  “柯儿,又胡思乱想了,城枫虽然确实有些慌乱,但是不会出漏子的。毕竟人生就这一次成亲。”
  
  “一次?你们这里不是可以三妻四妾的吗?”
  
  “谁说的?就算三妻四妾,明媒正娶的也只能有一个!”
  
  “还有这样的?”
  
  “自然是日此!”欧阳瑾点头。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