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重生军妻难撩 > 第192章 纯洁的男女朋友关系
泥鳅回给她一个笑容,“都到这儿了,我不会再想WwW..lā你放心吧,不管多久我都等着你”。
  
  当初老蔡让她来接泥鳅的决定太正确了。
  
  见到曾经的战友,让泥鳅重新燃起对生的向往。
  
  他放弃轻、生的念头还有非常重要的原因,他看到曾经的小沙现在的元锦西来接他,不想她因为自己死掉或者出意外完不成任务白跑一趟甚至受处罚,更不想她再亲眼看到他后再承受失去他的痛苦,他不忍心让自己的战友难过。
  
  暂别泥鳅之后,六个人顺利的进入驻军基地。
  
  她跟他们回宿舍,在门口的时候遇见交流团的副团长。
  
  副团长挺着急的看着他们,“你们都上哪儿去了?刚才进你们宿舍没人,问其他人都说这两天都没看到你们吓我一跳,没给我惹事儿吧?”
  
  元锦西一本正经的回道:“小战士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我一直在照顾,晚饭后感觉好一些我便让战友带他出来溜达一圈儿,绝对没惹事。副团长,您来找我们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
  
  副团长打开随身的小本子在上面勾画了几笔,抬头回道:“没事儿,就是核查一下人数,明天上午八点登机离开,一切听从指挥”。
  
  得亏他们回来的及时,要不真就摊上事儿了。
  
  元锦西心中庆幸不已,面上倒还是淡淡的模样,挥手让小秦参谋几人先回宿舍,自己单独与副团长说话。
  
  “副团长,来的时候我的物品随运输机来,好几样药品和仪器出现破损的情况,回去的时候我想跟运输机一块儿走成不成啊?”她跟副团打着商量说道。
  
  副团长没有马上应下来,说道:“你的药品和仪器是跟武器一起运过来的,你想坐运输机回去也不是不行,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运输机的条件比较差,漫长的飞行时间你窝在运输机里能受得了?”
  
  “那有什么受得了受不了的”,元锦西无所谓的回道:“咱当兵的害怕吃苦?我就怕再损毁什么东西回去还要浪费部队的钱重新置办,有这个钱咱多投入到军事建设上多好,您说是吧?”
  
  这话不仅副团爱听,估摸着换做任何一位在部队能上台面的首长都会爱听,于是副团很痛快的答应她的请求,顺便还夸了她一顿。
  
  送走副团,她也钻进小秦参谋他们的宿舍,把那晚带来的医药箱收拾好,交代他们几句背着医药箱回到自己的宿舍。
  
  同宿舍的女军医不在,正好留给她时间和空间收拾东西。
  
  来的时候她就带了一个大箱子,里面装的都是消耗品,就是来这儿会用到用完就没有的东西,所以现在这箱子基本已经空下来,用这空箱子装泥鳅非常合适。
  
  除了这个大箱子,她的所有零零散散的东西都分装在几个小行李里面,最后堆到一起,看上去特别的壮观。
  
  刚收拾好,女军医便回来了,先询问她这几天的情况又说了自己的情况,坐床沿看着元锦西的行李自己也没忍住把东西收拾了,俩人的行李放在一起,简直就是两座大山。
  
  “上面还没通知什么时候搬送行李上机吧,咱现在收拾会不会太早”,收拾完女军医又有点儿后悔。
  
  后悔的主要原因是担心今晚再有突发出诊的情况不好拿东西导致出诊不及时。
  
  果然是医者仁心,元锦西并没有想到这一块儿,不过她也不担忧,“刚才我见到副团了,他说明天一早就让战士们把要运走的东西装车送去机场,现在收拾出来省的明天慌乱。出诊的事情你就更不用担心,明天就要回国大家都兴奋着呢,谁还有工夫生病”。
  
  女军医一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便也安下心来去洗漱准备睡觉。
  
  在元锦西去关灯之前女军医已经睡熟,可她要把一个大活人弄进来装箱呢,就算动作再轻都能把人弄醒,所以在临出门之前元锦西还是很不厚道的给自己舍友弄晕了。
  
  顺利的出了驻军基地找到泥鳅,他不仅在好好的等待,还给自己周围筑了防御工事,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自制的弓箭,旁边还放着十几只自己削的箭。
  
  他可只有一条胳膊一只手啊,这才多大一会儿就能做这么多事儿,只能说认真做起事情来的泥鳅连自己的战友都害怕。
  
  他看到元锦西,抬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得意的举起弓箭摆了摆,“不赖吧,我这一条胳膊一只手可比很多正常人强多了”。
  
  元锦西点头予以肯定,蹲在他身前废话也不多说,“上来,带你去我宿舍”。
  
  泥鳅也没忸怩,刚弄好的弓箭一股脑扔到一边,趴到元锦西的背上。
  
  背上多个人也没能让元锦西的步伐慢下来,她就好像潜伏在暗夜中的鬼魂,动作极快的穿越几个巡逻兵的巡查点,最后平安回到宿舍。
  
  把泥鳅放到箱子里,左右距离天亮以及女军医醒来都还有一段时间,所以她也没急着关箱子。
  
  俩人就一个躺床上一个坐在箱子里聊起来。
  
  泥鳅好奇的问她,“你那位呢?他现在怎么样?你们现在还在一起吗?不会回国后就一直没有联系过吧?”
  
  “当然在一起”,元锦西理所应当的说道:“我们是纯洁的男女朋友关系,为什么不能联系!”
  
  泥鳅嗤笑一声,“纯洁的男女朋友关系?我就没看出来你们哪儿纯洁!话说我还是喜欢你以前的样子,打扮的多性、感啊”。
  
  “那你还真是跟大多数没有品位的男人一个眼光”,批判完泥鳅她还顺带夸了一下亓放,“我家那位眼光就不错,不管我是什么样子的他都喜欢”。
  
  泥鳅忍不住啧啧两声,貌似玩笑却十分认真的说道:“其实你现在也不错,不过我不敢说你性、感,那是对你现在这身衣服的侮辱”。
  
  气氛一下子变得不对,她敏锐的发现他的情绪有些不对,马上劝道:“只要你想,你就还有机会穿军装”。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