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汉乡 > 第九十四章没饭吃就没尊严
    
  
      长安三辅目前的场面很紧张。
  
      没错,就是很紧张。
  
      由于卫青的大军杀了右谷蠡王属下的很多人,右谷蠡王发誓报复。
  
      消息是从军中传来的,准确的说,是从卫青带回来的大军中传来的,着让皇帝非常的恼怒,卫青刚刚回到长安,就被使者带进了皇宫。
  
      天快黑的时候才从皇宫里走出来,神情憔悴!
  
      边军难得进京一次,被安排在了细柳营,掌管军队的将军,校尉们却被安排进了馆驿。
  
      羽林军也进了细柳营,这支军队将暂时由他们掌管。
  
      霍去病也去了。
  
      至于云琅,羽林军中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忘记了还有他这样的一位军司马的存在。
  
      云家土地边缘位置上栽满了麻,这东西生长的很快,还会产一些麻籽,这东西用来榨油是很好的原料,只是,用麻籽油炸出来的油饼发绿,云琅不是很喜欢。
  
      说到油饼,云琅立刻就馋了……
  
      可以说,自从他来到这里之后,他总觉得嘴里寡淡的厉害,总是想吃点什么东西弥补一下,可惜,这里的很多食物只有喂饱肚子的功能。
  
      仆妇们正在清理麻树上的嫩枝,好让麻树长得修长一些,这样剥下来的麻就能长一些。
  
      最好的麻树能长到两米高,虽然是一年生的草本植物,只生长了三个月,就已经有半人高了。
  
      郁郁葱葱的很有规模。
  
      麻树林子里有男女繁衍生命的声音传来,一些仆妇捂着嘴吃吃笑,云琅黑着脸绕道离开。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根据梁翁的说法,这些妇人才来云家半年多的时间,就有怀孕三四个月的人存在。
  
      他极力撇清自己,声称这事与他无关,毕竟,在诺大的云家就他一个成年男子,他的嫌疑最大。
  
      “都是些不知羞的!”
  
      麻田不远处就是桑田,原本柔弱,现在彪悍的刘婆,丢下手里的桑叶,举着一根长棍子就杀进了麻田,顿时,麻田里面就慌慌张张的跑出好几对赤身裸体的男女……
  
      这一幕都在云琅的眼皮子底下发生,他顿时觉得家里应该多几个管事的婆子才好,且越彪悍越好。
  
      大汉人跟后世的汉人完全是两个概念,来到这里一年多,云琅终于弄明白了这个事情。
  
      前者粗犷,后者精细的多。
  
      既然都粗犷了,那么,很多细节就没办法追究。
  
      都说这个时代的信息传播太慢,距离太远,一生只能爱一个人,很明显,大汉人是不这么看的。
  
      爱不到远处的爱人,她们就就会就近找一个……很多军卒出征三年了,他老婆却在家里给他生了两个孩子,他回来之后,依旧会愉快的把孩子养大……
  
      “这不能忍啊!”云琅听了太宰的说法之后,三观都崩塌了。
  
      “怎么就不能忍?”
  
      “娶老婆是要传宗接代的,这么干,要老婆干什么?最后还要帮别人养大孩子……”
  
      云琅尽量的挑选了一个符合古代人观念的说法。
  
      “狗屁,官府都认同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反对?”
  
      “什么?官府会赞同别人去偷出征在外的将士的老婆?”
  
      太宰叹口气道:“你直到现在还没有了解战争是怎么回事吗?杀敌一万,自损三千这是一场仗打下来之后最好的状况。
  
      更多的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
  
      百姓人一般认为,男人上了战场就等于死掉了,已经死掉了……她还要活,一个孤独的妇人能活?
  
      他们可没有你的本事白手起家,更没有你的本事转瞬间就聚拢数百人为你所用,她们唯一的本事就是自己生一个……作为自己老迈之后唯一的依靠。
  
      百姓知道这个道理,官府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因此,在这一方面都非常的宽容。
  
      将士百战归来,能有一个家已经不错了,如果不喜欢,大可再去娶一个妇人,重头再来,一旦国家开始征招,他们这些老兵是首选,于是,这样的事情又会重来……
  
      久而久之,将士们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云琅挠着脑袋疑惑的道:“我还听过许多著名的故事,都是讲述家里的妻子苦苦等待丈夫百战归来,最后全家团圆……”
  
      太宰停下手里的活计,看着云琅道:“就因为稀罕,所以才会成为故事,就因为少,才会被人赞颂……”
  
      云琅觉得太宰有时候简直就是哲人。
  
      这话说的太精辟了。
  
      瞅着妇人们从田野上归来,云琅不由得心有感慨。
  
      管仲纵有千般不是,“仓禀实而知礼仪,衣食足而知荣辱”这句话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从霍去病嘴里云琅得知,卫青这一场大战,其实并未占到多少便宜,准确的说,他没有遇到右谷蠡王的主力军队。
  
      大军这一次出关,仅仅是横扫了六百里线路上的匈奴人部族,大军战损了一千四百余人……
  
      马蹄铁经过这一场战役之后,被证明是有效的,除过累死,病死,被敌人杀死的牲畜之外,只有十六头牲畜是因为蹄甲出了毛病被淘汰的。
  
      在这十六头因为蹄甲出事的牲畜中,又有九头牲畜出事的原因是马蹄铁中途脱落……
  
      帝国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牺牲了大量的战士,饿死了不知多少的百姓,最后取得的战果,并没有皇帝预料的大。
  
      云琅知道,匈奴对于大汉来说就是一柄插在后背上的利刃,他让大汉流血不止,不论是刘彻还是百姓都无法忍受这样的痛苦,因此,这样的战事还会继续下去,只要刘彻不死,战争不止!
  
      被俘虏的匈奴人在长安市上被斩首,或者被五马分尸,或者被处以桀刑,总之,大汉早在先帝时代就已经取消的刑罚,这一次都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与匈奴撕破脸皮的刘彻,已经用行为证明,他不可能向匈奴低头,更不可能停止对匈奴的战争。
  
      张汤的护卫又来到了云家,没说话,只是递上了张汤家那个漂亮的食盒。
  
      云琅秉承了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原则,一句话都没说,让丑庸跟小虫给食盒里装满了云家精心烹调的食物,那个吃饱了饭的护卫就提上食盒骑上马跑了。
  
      晚春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在春雨的滋润下,云琅甚至能听到植物生长的声音。
  
      家里水塘多,因此蚊蝇也就多,紧接着青蛙,蛤蟆也就接踵而来,这些恼人的家伙们,能大声地吟唱一整夜,惹得云琅经常彻夜难眠。
  
      半夜的时候拥被坐起,瞅着大汉明亮的月亮,一发呆就是一夜。
  
      只有天亮之后云家庄子里浓厚的生活气息,才能让他摆脱时空错乱的感觉。
  
      想想也没什么。一切都在向好的一面前进,太宰的视力似乎得到了改善,老虎现在也长得很胖了,丑庸越来越傻,梁翁越活越年轻,小虫也开始抽条了,一个黄毛丫头很快就要变成大姑娘了。
  
      丑庸正在院子里教训老虎,要他不准再没事干就吞一只小鸡,然后再把鸡毛吹得到处都是。
  
      云家还是有背水的习惯,只不过换成了小虫跟红袖,她们只需要背云琅跟太宰喝茶用的水,因此,并不算是辛苦。
  
      红袖好像忘记了母亲的惨死,也好像忘记了全家被杀光的惨剧,如今穿着跟小虫一般无二的麻衣,背着背篓去泉水口子处背水。
  
      心情看起来似乎不错,但愿她能从噩梦中走出来。
  
      家里的仆妇们很自然地认为,云家能靠近家主的丫鬟只有丑庸,小虫,跟红袖。
  
      云琅也喜欢给他她们留下这个印象。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