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汉乡 > 第四十九章扬眉吐气的李敢 第三章
    第四十九章扬眉吐气的李敢
  
      李敢的乔迁之喜从早上就开始了。
  
      云琅也是第一次看到了李敢的老婆,看过之后,不仅仅是他,霍去病跟曹襄也用异样的眼光看李敢。
  
      李敢尴尬的挠着后脑勺道:“这是家母帮我选的。”
  
      云琅,霍去病,曹襄不约而同的转过脑袋,暗地里决定今后一定要离这个变态远远的。
  
      本来,一个青春少妇怀里抱着一个婴儿,会是一个非常美丽的画面。
  
      可惜,李敢七八斤重的大胖儿子被一个瘦弱的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抱在怀里,那场面就不怎么好看了,如果这个小姑娘是丫鬟一类的帮手,也能理解。
  
      当这个小姑娘吃力的抱着一个大胖孩子向云琅,霍去病,曹襄施礼喊叔叔的时候,云琅再看这个李杨氏一种悲壮的感觉就油然而生。
  
      曹襄吃惊的比划一下那个大胖孩子,一边瞅瞅李杨氏,吃惊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他弄不明白,那么大的一个孩子是怎么从这么小的一具身体里孕育出来的。
  
      云琅目测十七岁的李敢身高在一米九以上,体重至少一百八十斤,而他的老婆,身高最多一米五,体重能有八十斤就算是不错了。
  
      李敢见云琅,霍去病,曹襄都是一股子若有所思的模样,连忙尴尬的道:“还有客人来,某去庄子门口迎接。”
  
      云琅一边剥着吃核桃,一边对干着同样事情的霍去病道:“你老婆不会也是这么弱小吧?”
  
      霍去病的两只手比核桃钳子管用的太多了,两颗核桃握在手心,稍微用力,核桃坚硬的外壳就碎裂开来,他忙着吃核桃,没工夫回答云琅的无聊问题。
  
      倒是曹襄插嘴道:“岸头侯家的大女,自幼弓马娴熟,双臂有五百斤的力气,据说扭断一束麻布不在话下。”
  
      云琅从霍去病的手里取过一个捏碎的核桃笑道:“看样子该是一门美满的婚姻。
  
      长相如何?”
  
      曹襄惊讶的道:“娶了勋贵之女你还敢要求长相?”
  
      云琅立刻怜悯的对霍去病道:“成亲后晚上难熬了,身为男人长得比老婆漂亮,确实是一场大灾难。”
  
      霍去病抖掉袍子上的核桃皮起身看着云琅道:“你以为你能好过到那里去?据我所知,我舅母正在到处为你跟阿襄寻找一门好亲事。”
  
      曹襄倒吸了一口凉气道:“我娘眼中的好亲事,恐怕不会有长相这个条件在里面。
  
      如果只有我一个,我一定誓死不从,现在,有几个好兄弟相陪,兄弟我心里还有点骄傲。
  
      我们兄弟四个一个比一个长得英武,老婆却一个赛一个的丑,说出去也是一场佳话。”
  
      霍去病点头道:“这倒是实话啊,娶一个丑老婆放家里,我们才能放心的征战四方,如果再彪悍一些就更好了,一旦我们战死了,她也能带着孩子继续活下去。”
  
      云琅瞅着这两个彪悍且认命的汉子小声道:“能否守住规矩似乎跟长相没关系吧?
  
      要是娶到一个丑的还喜欢招蜂引蝶的,我们兄弟岂不是死掉了都合不上眼?”
  
      霍去病笑道:“家臣啊,你以为家臣是吃素的?找几个好的家臣,妇人们如果敢乱来,命能不能保住都成问题。”
  
      云琅愣了一下,连忙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将来的家臣有杀死我们婆娘的权力?”
  
      曹襄笑道:“如果你嘱咐过,他们就有,如果你没嘱咐过,没给他们下过这样的命令,他们就会装作看不见,会努力的扶助少主长大,等我们的孩子长大了,再把这个问题交给他去处置。”
  
      云琅总以为家臣这种怪胎已经随着战国的消失而消失了,今天听了霍去病跟曹襄的解说,他才发现,这种变态的制度直到现在依旧顽强的保留了下来。
  
      最著名的家臣故事,就是大名鼎鼎的《赵氏孤儿》,这个故事将家臣的所有必要性,以及可行性展露的淋漓尽致。
  
      家臣为了主公的儿子,宁愿把自己的孩子当做主公的孩子送给敌人杀掉。
  
      然后苦心孤诣的抚养少主长大,最后终于报仇雪恨,完成了巨大的逆袭。
  
      在家臣功成名就之后,他不会选择跟着少主享受荣华富贵,而是在主公的坟墓前在无数观众的泪眼中,像一个真正的贵族一样,以最庄严的,最优美的姿势伏剑自杀,让这个家臣的故事升华到一种近乎于道的境界。
  
      “这种家臣不好找……”
  
      “废话,托妻付子这种事当然要慎之又慎,一个弄不好就会害了老婆孩子。
  
      阿琅,你就是这种可以托妻付子的人。”
  
      听霍去病这样说,云琅非常的感动,身子都有点颤抖,一拳捶在霍去病的肩膀上道:“别说丧气话,我们兄弟一个个都必须全须全影的从战场上回来,自己的孩子自己去养,别指望我。”
  
      或许是见过太多的死人,云琅现在对死亡非常的忌讳。
  
      李家的官爵不是很显赫,可是身为老牌军人世家,人脉却非常的广,不断地有马车从大路上驶进李家小小的庄园。
  
      才到中午,李敢家的院子里就挤满了人。
  
      跟云家一样,李敢家也有一整套新式家具,椅子,凳子,桌子,屏风样样俱全,李敢甚至请云家的工匠给他家打造了三张实木大床,最大的一个床,跟拳击擂台一般大小,足足能摆满大半间屋子。
  
      至于装东西用的杯盘碗盏,更是秉承了强烈的云氏风范,虽然还是陶器,一个个造型美丽,让人不忍释手。
  
      云琅不是没有想过制造瓷器,只可惜,他对这东西的制造一窍不通,对瓷器的全部知识也只有提高窑温,猛火锻烧。
  
      这些东西给李敢撑足了门面,跪坐习惯了的大汉人,头一次坐在椅子上,就像屁股上长了痔疮一般左右来回的扭动,没一个安分的。
  
      眼看着贵妇们拉着李敢的小个子老婆窃窃私语,云琅就觉得自家应该再开一个家具店。
  
      “两成!”站在云琅身边的霍去病忽然用肩膀碰碰云琅小声道。
  
      “富贵镇的地皮,店铺你出!”
  
      霍去病满意的点头道:“成交。”
  
      云琅叹息一声,这就是两个人太熟悉的坏处,很多时候不用问,就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李敢被老婆叫到屏风后面嘀嘀咕咕了许久,就匆匆的来到云琅身边,满怀希望的看着他。
  
      “两成,不能再多了。”
  
      李敢非常的兴奋连连点头道:“没问题,阳陵邑的店铺我家来置办!”
  
      当曹襄幽怨的目光传过来的时候,云琅也只好点头道:“两成!”
  
      曹襄满意的点点头,拍着胸脯道:“长安城的店铺我家出!”
  
      长平到来的时候,满院子的人都来到门外肃立迎接大汉的长公主。
  
      长平并没有进李敢家的庄子,明明是特意前来祝贺的,却非要说是路过此地。
  
      仆役们从马车里抬出两箱子礼物,长平的马车就继续驶向云氏庄园。
  
      今天来的人大部分都是军官,她一个长公主不好混在里面。
  
      不过,即便是如此,李敢的两个哥哥也激动的说话都不利索了,一个劲的嘱咐他的弟弟万万不能忘记了长公主的厚赐。
  
      李敢有些不以为然,见惯了长平,他对长平已经没有任何畏惧感,据他测算,身为长平认可的晚辈,就算是做错事情,长平最多惩罚他一顿,绝对不会再有什么更大的危险。
  
      祝贺李家乔迁最大的高潮,是在大长秋到来之后,这个死太监阴恻恻的扫视了一遍李家的贺客。
  
      于是,连小儿都忘记了啼哭。
  
      直到大长秋说出祝贺李敢乔迁的好话,并且丢下一个小箱子离开之后,众人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李敢的两位兄长以不可思议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他那个几乎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拿的就从家里出来的兄弟!
  
      (《唐砖》电视剧今日开拍,想要关注电视剧后续故事的兄弟,请关注公众号孑与不2)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