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汉乡 > 第十章总能有用的郭解
    
  
      只要是人才,总会发光的,这在云琅看来几乎就是他娘的一个真理。
  
      他多少有些气急败坏。
  
      因为,他亲眼看着郭解带着五百个骑兵烟尘滚滚的冲进了瞎子河上游的草原。
  
      对于一颗真正的种子来说,越是污烂的土地对他的成长就越是有利。
  
      还以为这家伙来到白登山之后,只能带着民夫们干一些苦力活。
  
      结果,才一个月的时间,他就成了一支骑兵的主将,听说目前的职衔是部曲长。
  
      这支骑兵是从近十万民夫中遴选出来的,其中,有超过一半的人都是犯罪的游侠。
  
      郭解在游侠中的威望毋庸置疑,这些人恰恰是民夫群中最勇猛的一批人。
  
      如果让这群没有披甲的骑兵跟骑都尉对冲,云琅认为,只要五十个甲士,就能毫无悬念的干掉这群人。
  
      可是,一旦这群人散开,以他们的方式进行偷袭,埋伏作战,五十个骑士面对他们,后果很难说。
  
      事实上韩地的那群鬼,也是没有甲胄的,他们的武器也同样差。
  
      谢长川用这批人去对付同样神出鬼没的韩地叛贼,堪称明智之极。
  
      如果郭解得到这样的军务,来找云琅耀武扬威,云琅还不会这样郁闷。
  
      问题是,郭解这家伙非常诚恳的来拜谢老恩主,希望老恩主能给他支援一部分武器跟粮草。
  
      眼看着一群热血沸腾的随时准备为国征战的游侠,云琅没有任何拒绝的借口跟理由。
  
      这群人或许平日里会为祸乡里,或者会寻衅滋事,但是,这个时候,让他们拿着锈蚀的刀剑,松松垮垮的弓箭去对付大汉的敌人,云琅还是觉得心痛。
  
      最好的武器自然不能给他们,云琅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这五百个人增补了两百柄精铁刀剑,一万支弩箭,五十把强弓……以及十五天的野战干粮。
  
      是不是真心帮助,一眼就能看出来,即便郭解对云琅的观感从来都没有好过,他还是非常真诚的感谢了云琅的帮助,并发誓将韩地鬼奴斩杀殆尽。
  
      “别为了你的功劳就把这些人都害死!”
  
      这是在分别的那一刻,云琅对郭解说的话。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厮杀汉人死鸟朝天,顾及不了那么多!”
  
      这也是郭解第一次对云琅说真心话。
  
      也是,上了战场,就没有只允许你杀人,不允许别人杀你的道理,郭解说的话,虽然粗俗,却是至理,在战场上,谁能活着,谁会死去,天知道!
  
      瞎子河上的铁索桥,已经修建完毕,谢长川带着裴炎一干将校站在这座桥上感慨不已。
  
      “可惜了!”谢长川跺跺脚下的厚木板铺就的桥面,对着裴炎苦笑。
  
      “这样的桥,就算是安在陛下的皇宫大门上都是可以的,如今,却出现在这荒芜的北地。”
  
      裴炎感慨了一声,好像想到了什么,疑惑的看着云琅。
  
      “桥好了,大军进退更加迅速!”
  
      云琅陪着笑脸道。
  
      “是为了好逃跑吧?”一个身着破烂铁家的校尉出言不逊。
  
      “大军战略,不过进退二字,后退不算丢人。”霍去病脸上看不出半点怒气。
  
      卫青的名望太高,那个校尉虽然是百战之士,见霍去病说话了,也就闭上了嘴巴,只是起伏不定的胸膛证明,他这时候满肚子都是怒火。
  
      上万斤精铁,对于一支军队有多重要,只要是将军,没有不明白的,如今,变成了这座桥。
  
      “如果骑都尉还有多余的精铁,请看在袍泽的份上也支援我射声营一些,好让兄弟们能多一些箭簇,多杀一些奴贼!”
  
      一个胡须花白的老将笑吟吟的看着霍去病道。
  
      云琅接过话道:“精铁有,只是不好运来,如果老将军想要,派人去长安运来就是,多了没有,五千斤还是有的。”
  
      老将军眼神有些黯淡,他以为这是云琅的推托之词。
  
      霍去病朝那位老将军拱手道:“陈老将军,尽管派人去上林苑骑都尉军中索取就是了。”
  
      说完话就递过去了一枚腰牌。
  
      老将陈余接过腰牌,疑惑的道:“你军中何来如许多的精铁?”
  
      霍去病笑道:“骑都尉成军之日起就精心准备,卧虎山一战,别人都在抢功劳,唯独我骑都尉是在为大军打扫战场,救助伤病,自然就存储了许多。”
  
      云琅,曹襄都认为,霍去病给人家精铁是没有错的,射声营乃是长安八校尉的属下,战力彪悍,更是掌控大军弓弩的主力军,在很多时候,只要他们愿意给关系亲厚的友军一轮弩箭覆盖,友军取胜的机会就要比别人大的多。
  
      谢长川对霍去病的看法跟云琅他们不一样,拍拍霍去病的肩膀道:“不错,终于有点卫仲卿的胸怀了,就是行事有些孟浪,这座桥没必要修成这样,我们都是厮杀汉,不是长安城里的那些拈花贵妇。
  
      我听说你们还在训练战马适应这座桥,这没有必要,等一场大战下来之后,这座桥不会太挤。”
  
      送走了谢长川,曹襄立刻就问云琅:“谢长川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云琅笑道:“他的意思是一场大战下来,我们会死很多人,所以过桥的时候不会太挤。”
  
      曹襄闻言,默默地闭上了嘴巴,谢长川这种人一般不会在战事上故意吓唬人,他们只会说真话。
  
      白登山的战事之惨烈,冠绝大汉,早在长安的时候他就有所耳闻,那时候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来到白登山,现在,身处白登山,才知道那句——一入白登山,两眼泪不干,向前看鬼门关,向后看米粮川……
  
      钩子山南北很长,东西却非常的薄,所以,云琅准备从钩子的内环向外环直接挖一个山洞出来。
  
      他算过,在最窄的地方,东西只有三十丈,从这里开挖,不但能避开匈奴人的耳目,这座山洞还能成为汉军出击的一个出口。
  
      这就需要将山洞挖的很大,而目前,他挖掘山洞的工具只有锄头跟铁锹。
  
      好在这里的山包,大部分都是黄土山包,即便是有一些石头,也是红砂岩,算不得很难挖掘。
  
      云琅唯一担忧的就是这样挖洞,会不会把山给挖的塌陷掉,这事又不能找民夫,只能是自己人没日没夜的挖掘,危险性很高。
  
      才挖进去了不到五丈,这座山洞就塌陷了两次,松软的黄土虽然很好挖掘,同样也非常的不稳定。
  
      好在,因为谨慎的缘故,并没有出现伤亡,一旦山洞越挖越深,伤亡就不可避免。
  
      忧愁的云琅只能用柱子跟木板将山洞支撑住,一边挖掘一边支撑,进度无比的缓慢。
  
      傍晚的时候云琅正在山洞里检查,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阵的喝彩声。
  
      就出了山洞向营寨大门看去,只见郭解臂膀上裹着伤巾,他身后的游侠们也一个个狼狈不堪,谈不到队列,远看如同一群残兵败将。
  
      然而,这些残兵败将却一个个将脑袋支棱的很高,如同一个个斗胜的公鸡!
  
      “杀了一百多,抓了五十七个!”
  
      一个年轻的游侠坐在马背上,不等靠近就大声的向所有人宣告游侠们的战绩。
  
      “怎么抓到的?”有人高声问道。
  
      “我们藏在松林四天,就等到了这群畜生!”
  
      “厉害啊,一上场就立下大功了!”
  
      “立个屁的功劳,这些鬼奴的脑袋不算功劳!”
  
      听军卒们与游侠们嘻嘻哈哈的说笑,云琅忽然眼睛一亮,就远远地冲着郭解挥手,示意他过来。
  
      “鬼奴什么价!”
  
      郭解才过来,云琅披头就问。
  
      “什么什么价?”郭解一头的雾水。
  
      “我是说,你手里的鬼奴我要了,出个价,等回到上林苑之后我们再结算。”
  
      郭解摸摸脑袋,他之所以会抓鬼奴回来,其实是没有必要的,这些人即便是被抓回来了,也是被砍头的命,他只是想通过抓一些活的鬼奴回来向谢长川证明,他组建的这支游侠军是有存在价值的。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