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白狼公孙 > 第两百八十九章 以快打慢,天旋地转 二
    已至下半夜,薄雾弥漫视野,变得浓郁。
  
      袁军大营篝火渐息,除了值夜的士卒,大部分人已经钻入帐篷休息,营外大量的岗哨加强了人手,火把光里快马奔行而来,穿行过一道道卡关进入营中。
  
      另一边,张勋一直都在辗转反侧,并未真正的睡下,陡然听到外面马鸣长嘶的声响,连忙起身披衣走了出去,“怎的回来了,陈兰那边可有通知到?”
  
      “启禀主将,属下过去时,粮秣大营已被敌人偷袭,正燃起大火,陈将军正在组织士卒抵抗。”
  
      “是何人?”
  
      “不知,不过只见一面绘有一头狼的大旗。”
  
      “是他……”
  
      张勋声音倒也沉稳,只是眼神里闪过惊恐,全军粮草一旦被火给烧没了,这仗已经不用打了。旋即,他迅速集合麾下的亲兵,将正在休息的士卒从帐篷内赶出来集结完毕,中途也不停顿,直接杀了出去,去救援粮秣大营。
  
      对于这个时候,只能争分夺秒。
  
      然而,另一边,来犯敌人已经杀穿了整个下城父的原野,浩浩荡荡延绵铺开的骑兵推开了浓雾,也不管前面到底有没有敌人,都已高速、凶野的姿态推了过去。
  
      设卡路哨,举着火把值夜的士卒听到动静,数百名刀盾兵上前列阵,一名都尉吐出一口气来,拔刀嘶吼:“御敌——”的同时,大地都在颤抖,视野之间的浓雾在卷动扭曲,然后……冲散开!
  
      一匹……两匹……十匹……百匹战马冲出浓雾,铁甲上的叶片哗哗的震抖,身形魁梧壮硕,燕颔虎须的身影,挥舞一杆粗长的蛇矛当先冲上前,声若巨雷:“杀——”周围无数道疯狂突进的骑兵冲来,薄薄的一层防线简单的被撞开。
  
      蛇矛轰然下坠,硬生生将一名盾兵连人带盾抵飞,那名都尉无声的张了张嘴:“这么多……”
  
      然后又是一声:“跑啊!”
  
      他带着身边仅有的数十人转身就跑,平素里他们并不是不能打,然而对面那轰隆隆的马蹄声告诉他,就算把命搭在这里也是无济于事,何况对方如猛虎下山般推过来,根本没有可能挡住,当调转马头狂奔出几步,后方整个阵型在瞬间都被巨浪吞没,连一点浪花也未翻起。
  
      张飞连杀数人后,奔驰中这才想起这里的敌将,对方连带身边的数人已被浪潮吞噬,被踩在马蹄下,血肉模糊了。
  
      “痛快痛快!这才叫打仗,哈哈哈——”黑汉笑着吼叫,随后朝冲上来的潘凤:“前面还没有活着的袁将?”
  
      没捞到一个人的潘无双,指了指前方:“路上还有,一起过去!”
  
      远处驻防的其他哨岗卡关,注意到了这里的厮杀,连忙汇集朝赶过来,然而在他们赶来之前,海浪般铺开滚动的骑兵方阵已经朝他们席卷而来,以惊人的速度一一将这些赶来增援的队伍挨个击破,从人的身体上碾过去,大片大片的尸体留在了浓雾里……
  
      不断有响箭升上夜空,将警讯传递后方时,得到警告消息的卡关已是晚了一些,但依然有逃脱的快马往回传递讯息,但也并不完善准确。
  
      下半夜接近第二天凌晨,出寨赶去增援的袁术军主将张勋在野外接到第一份由二十里外传来的情报,那时,第一道关卡已经被突破,数百人悉数阵亡,敌方均是骑兵不依不饶没有停顿的速度还在蔓延过来。
  
      看完情报里的内容,原本还有疑惑的思绪终于定下来,已经确定是来自北地以马贼起家的公孙止,只是战报当中,因为雾气太大,上面并未清楚的描述对方到底有多少人,就连大概的估数也没有。
  
      不久,更多的情报接踵而至。
  
      濄水哨岗遭遇袭击,敌人突破!垂澜河口接敌,己方溃败!陈兰残部被追击三里,已覆灭……一份份战报如雪花纷飞一片片的落到张勋手中,三四个时辰内,下城父以南三十多里的距离,设置的八九道用来保障后勤供给的关卡岗哨,一路接着一路的被突破碾灭,
  
      张勋看着重叠在手掌上的几分军报,一道道简单的自己让他感到心惊肉跳,身边跟随的将领更是轰然炸开锅,若是按地图上来标注,对方呈一条直线,正朝他们直扑而来。
  
      “雾这么大,对方简直就是疯子……”
  
      “怕什么,我们手中尚有三万余人。”
  
      “立即摆开阵势拦截他们!”
  
      身后众将你一言我一语的在说,然而对方这种骑兵奇袭完全就是针对他们大多都是步卒,尤其身处原野上,对方的优势尤为明显,不管自己这方如何应对,公孙止的骑兵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如今……只能打,传令全军摆开阵列!”张勋思虑片刻,下达了作战的命令。
  
      无论如何,作为主将,他都没有理由退缩。
  
      无数的火把在雾里摇曳,驱散了大片的浓雾,周围视野变得开阔了一点,三万余袁军大抵已是倾巢而出,原野上与大规模骑兵对阵,守着营寨的意义已经不大了,军阵开始脚下变动,持着盾牌的步卒上前立下了大盾,长枪密密麻麻架了起来。
  
      浓雾的对面,马蹄声开始出现了……
  
      同一时刻,这片原野的南面,一路摧枯拉朽的而来的铁骑已距离不足两里,打头的是曹操麾下由曹纯统领的虎豹骑,一路过来遇到的岗哨路障几乎都在他们铁蹄下化作碎片,而左右两侧,是夏侯惇的两千轻骑,及阎柔、潘凤的黑山骑,一个昼夜间杀过三十里地,附近遇到不明状况的袁术兵马朝他们猛扑过来,片刻间就被冲的溃散,尸体一路铺了二十多里,侥幸逃生的溃兵钻入荒野,已不敢回来。
  
      “你说张勋会不会感到惊讶?”
  
      某一刻,飘荡的白狼大纛下,公孙止视线从虚影地图上收回,奔驰的队伍中,举起手臂,开口:“传令虎豹冲迎面冲阵,夏侯惇、阎王柔左右迂回包抄……”
  
      白茫茫的一片里,他骑在战马上,好像看穿了白雾,望着前方落下的手臂指了过去:“.……然后,踩死他们。”
  
      狼喉吹响。
  
      原本并不最高速度的方阵,陡然间马蹄声在大地炸开,“哈哈哈,爽快!爽快!我们杀——”张飞的笑声在大雾里响亮传来,周围虎豹骑随着他的声音,发出无数歇斯底里的呐喊,犹如狂怒的海潮冲破雾气,朝后面斑斑点点的火光撞了过去。
  
      “果然是一个疯子!”
  
      在这样有准备的步兵方阵里,就还敢这样冲击,张勋虽然有着之前的担忧,但当对方竟这样的冲过来,心里忍不住有些小得意:“愚蠢。”
  
      对面的马蹄越来越快,他在后方挥舞令旗,前阵的盾兵蹲下马步,死死抵住了盾牌,枪林密密麻麻斜上架起,呈防御姿态的步卒瞪红了双眼,喘着粗气,呲牙欲裂等待死亡的降临。
  
      一箭之地——
  
      轰轰轰轰……高速奔行的战马投入了张勋军队的怀抱,下一秒,他在战马背上坐直,伸长了脖子,叫出声:“不对!为何才这点人!”然而,他意识到情况不同时,本阵两翼,同样传来了血肉破碎的声响。
  
      一炷香的时间,这支三万人步卒居多的队伍,犹如庞大的山体被硬生生凿的崩了,三面合围的骑兵如同牛犁在人堆里翻起一道道的血痕,尸体和鲜血不断的推开两侧,后方的士兵在雾气里看不见前方状况,而处于杀戮的中央,溃兵不断的向周围逃亡,相互拥挤打乱了整个阵型。
  
      张勋在马背上咬牙,浑身微微的颤抖,骑兵正已疯狂冲杀的姿态从三个方向朝中央凿过来,阻碍他们的士兵呐喊、惨叫着一片一片的被推挤、砍杀的倒下。
  
      在这个凌晨,溃败如山来的突然,整个人都感觉天旋地转起来。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