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念君欢 > 第687章 太子
    皇帝对周毓琛的请求有点惊诧,因为他看得出来,周毓琛并不是推脱,而是真心不愿意做太子。
  
      皇帝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再劝一劝这个儿子,毕竟他自己都还没有真正决定下来,何况他内心还是偏向周毓琛多一点的。
  
      “六哥儿,你是否担心七哥儿立了大功,你比不上他,其实这个事情……”
  
      周毓琛却反过来劝皇帝说:
  
      “爹爹,前唐时宁王李宪因弟弟玄宗诛杀韦后立了大功,他作为嫡长子却主动让贤于玄宗,后来才成就了玄宗的一番开元盛世。我自问虽痴长七哥儿一岁,却不是长,也非嫡,名不正言不顺,实在不敢自比李宪,这太子之位原本也轮不到我来让,我只是想对爹爹说,七哥儿是真正有才能的人,我自愧不如,实在不敢忝居大位,希望爹爹能够成全。”
  
      他竟用李成器和李隆基的典故来劝自己,皇帝在心底长叹一口气,同时却也有点欣慰,这个孩子自己总算没有看走眼,他心胸广博,气量很大。
  
      周毓琛又说:“何况爹爹也看到了,七哥儿立了如此功劳却依旧不名不扬,他是否是个爱出风头不给人留余地的人爹爹应该比我清楚,说句不好听的话,我娘那些张氏族人,还有这些年攀附她的小人不计其数,七哥儿却是能容得下他们的,但是若我身为太子,即便我顾及着与他的兄弟之情,他身上有这样的功劳和盛名,日后那些人可会同意放过旗七哥儿?”
  
      “我知爹爹这些年也过得辛苦,虽为帝王却事事也无法随心所欲,我自问比不上爹爹英明,若有朝一日处处遭人掣肘,对自己的手足犯下大错,爹爹,我该用何面目去见周氏列祖列宗?”
  
      一番话问得皇帝心惊。
  
      没想到周毓琛连这些都想得到了。
  
      他让一步,也是怕日后他真的即位,依附于他的势力膨胀,不受他控制,反而迫害了周毓白。
  
      而相比较张淑妃建立的那些盘根错节的党羽关系,周毓白那里确实要干净地多。
  
      皇帝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主意,但是他看着跪在下方的儿子,还是有点心疼他。
  
      周毓琛却是淡笑道:“孩儿也想顾全一个好名声,不如学了那李宪,不仅可以轻松自在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还能在后世长留一份美名。爹爹不愿意成全我吗?”
  
      皇帝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六哥儿,这真的是你想要的?”
  
      周毓琛肯定道:“其实不瞒爹爹,这些日子我确实找到了一些感兴趣的事,关于火器制造,这也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我希望今后能有更多的时间钻研。”
  
      周毓琛也有自己的考量,他知道当今天下不世出的高人能人有很多,就像傅念君所说,给她火药的道长就是一位,他一直想找机会寻访这些高人,也算是他的一个心愿,但是他的身份特殊,很难做到随心所欲,如今他卖这样大一个人情给周毓白,也是为着日后,他便不会在此事上对自己多做阻挠。
  
      皇帝叹了口气,又拉着周毓琛的手絮叨了很多话,说到动情处甚至潸然泪下,过了许久才肯让他告退。
  
      周毓琛出了皇宫的时候只觉得一身轻松,东京城夜里的闹市才刚刚开始,万家灯火,一片太平盛世。
  
      只是这太平盛世的担子太重了,他笑了笑,他担不起,也不想担,他知道周毓白才是最适合的那个人。
  
      回到府里,他那个虽然不聪敏但还算愿意改的妻子正在等他。
  
      人生一世,也不过就是这般过日子。
  
      周毓琛只觉得心底再无波澜。
  
      ……
  
      皇帝很快就在几日后召集了几位重臣,确定立储之事。
  
      拖了很多年的大事,竟然这么快就有了结果。
  
      第二天,册立皇子的诏书正式公布天下,册七皇子淮王周毓白为储君,授少保、使相的职务。
  
      诏书颁下后,朝廷大臣们动色相庆,民间更是一片欢腾,周毓白立为储君的决议基本上算是众望所归了,一时间淮王府的门槛更是差点被人踏破。
  
      傅念君也对此感到颇为忧心,之前走水府里就被烧毁了部分房屋,如今更是还未来得及修葺完整,实在不是很好的宴客之所,好在周毓白也寻了借口推脱,只说妻子身体未复原,稚儿年幼体弱,才将一堆来祝贺的人稍稍挡了回去。
  
      当然皇帝对亏待了的儿子周毓琛也有补偿,给他加了开府仪同三司之衔,虽为虚衔,却足见重视。
  
      齐王府上的幕僚,学馆里的学生多有为他不平的,周毓琛就索性称病不出,一概不理会,他又不是肃王那等人,手下再有能干强势之人,也无法真的策动兵马造反,也不过是增些口舌是非罢了。
  
      两位旗鼓相当的皇子多年来于储位争执不下,这些口舌是非也是难免的,皇帝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周毓白更是置之不理,齐王麾下再多想闹腾的人,也掀不起风浪来。
  
      身为太子,必然要迁居东宫,但是这不是个小工程,何况近来事情实在是多,皇帝便与礼部暂定于夏末再举行立储大典,到时候澄儿也已满百日,正好可以大办。
  
      傅家是除却淮王府外最最受瞩目的,谁都知道傅相即将是未来的国丈,地位早已是旁人望尘莫及。
  
      入主枢密院后的参知政事王永澄之前还有隐隐盖过傅琨的势力,如今却是只能退一射之地了,不过王永澄性格古怪,在此次周毓白立储之争中他明明出了最大的力,却还是对傅琨冷言:
  
      “太得意必定会阴沟里翻船,傅公往后可要当心了。”
  
      傅琨和他多年交手,一直是亦敌亦友的关系,闻言只道:“多谢王相忠告,我只愿能多为陛下效劳两年,日后也学舒公退隐江湖就是。”
  
      周毓白做了皇帝后,他这个国丈就只能是国丈了,学着舒文谦归于草野是最好的结局。
  
      王永澄大笑:“我却一定是个长命的,我期待着傅公早些归隐山林啊。”
  
      他根本没有傅琨这样的顾及,能不开心吗?
  
      他庆幸自己没生女儿。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