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闺华记 > 第九百五十九章、拿下
    朱泓是见识过顾铄的武功的,觉得也不过是如此,因此他才想着借这个由头把顾琰收拾了,可没想到的是二十招过去他竟然没有摸到对方的路数。
  
      又一刻钟过去了,两人谁也没有占到对方的便宜,朱泓不想再打下去了,找个机会虚晃了一下,故意露出了一个破绽,趁对方攻过来之时突然变幻了一下招数,以掌为剑插向了对方的眼睛,在顾琰护着自己的眼睛之计快速地挪到了顾琰身后,对着顾琰的后背拍了两下,顾琰很快不能动弹了。
  
      “承让了。”顾琰抱了抱拳。
  
      “你,你跟谁学的这一手?”顾琰暗自心惊不已,因为朱泓的武学不像是传统的正规武学,他走的是偏门,最后几招很是诡异飘忽,他根本没有机会防备,更别说破解了。
  
      “说来不光是我家涵儿有奇遇,本王也有,本王这次去蜀中为太子和八殿下求药时正好碰上了一位大师,本王跟着他学了几招,如何?”
  
      “高,妙,臣认输了,还请赵王解了臣的穴道。”顾琰由衷地赞叹了一句。
  
      朱泓笑了笑,没搭理他,而是走向了门外,从那个老太监手里接过了绳子,随后又对那个小太监低语了几句,小太监飞快地跑了出去。
  
      顾琰见朱泓拿着一捆绳子进来了,心下感觉很不好,“你想做什么?”
  
      “很简单,把你捆起来。”朱泓举了举手里的绳子。
  
      “你敢?怎么说我也是朝廷重臣,是一方统帅,你有什么权力捆我?难道你就不怕皇上降罪吗?”顾琰大声怒斥道,这时的他只能借助门外站着的那两个太监去给皇上送信了。
  
      “试试你就知道了。”朱泓弯了弯嘴角,“几年前本王曾经捆过沈夫人,不知这手艺有没有生疏,说来也是巧,本王生平只动手捆过两个人,可巧就是你们兄妹。”
  
      屋子里的顾钰见此跑了出来,她要冲出去找皇上送信,朱泓自然不能让她得逞,干脆也把她的穴道点了。
  
      “顾钰,本王还没有向你宣读皇上的圣旨呢,这是皇上送来的白绫,本王想你该知道怎么做的。”
  
      “你到底想做什么?”顾琰被朱泓的举动搞糊涂了。
  
      要知道他不是一般人,他是定国公顾琰,即便皇上要捆他也要掂量掂量,可朱泓居然一声不响就把他捆了,他预备如何收场?
  
      “不做什么,把你送去刑部受审,不过在这之前,你还得先回答本王三个问题。”
  
      顾琰听了这话倒是略松了一口气,只要朱泓肯放他出去就好,他就不信常缙还能越过皇上给他定罪?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顾琰答应得很痛快。
  
      “好,够痛快,第一个问题,你们抢走的那枚解药究竟在哪里?”
  
      “什么解药?”顾琰自是不肯承认。
  
      因为他清楚一点,他若承认了这话肯定会传到皇上的耳朵里,朱泓正找不到理由给他定罪呢!
  
      “顾大人,当着明人不说暗话,我既然敢问,自是有一定的把握。”
  
      “可我确实不知赵王指的是什么?赵王还是换一个问题吧?”
  
      “那好,你们顾家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据我所知,云知府一案你父亲至少进账了五十万两白银,再加上这些年顾霜、顾霓、和顾雯三家的孝敬,你们顾家早就有百万巨资了,为什么还要对我岳丈他们下手?”
  
      “这话问的新鲜,连我都不清楚先父当年和云知府的那笔糊涂账,你是从何得知的?你别以为你是个亲王就可以随随便便往我们顾家扣屎盆子?有本事,你拿出证据来。”
  
      这话顾琰说起来倒还是蛮有底气的,因为他清楚重要的人证基本都死了。
  
      当然了,他不是没有考虑到谢涵手里会有当年谢纾留下的物证,可他不怕,因为这件事翻出来的话谢涵也得负连罪,一个贪墨一个欺君,哪个也不会轻。
  
      “顾大人要这么说的话就没意思了,合着我赢了一场二个问题你都不肯回答,那第三个问题本王不问也罢。”朱泓说完,直接向外喊了一声,“来人。”
  
      话音刚落,只见涂斌和常缙进来了,“赵王,这是?”
  
      他们两个是被那个小太监喊来的,在门外听了朱泓和顾琰的对话,可顾琰什么也没交代啊,怎么就把顾琰给绑了?
  
      “顾大人涉嫌两桩贪墨大案,还请常大人先把他关进刑部的大牢,一个月后本王会有确凿的证据送来,这一个月你们也不用审,只需把他看好了即可,千万不能放出去。”朱泓叮嘱道。
  
      “这有点不合规矩吧?”常缙大着胆子问道。
  
      要知道顾琰不是别人,是战功赫赫的定国公顾琰,哪能就凭朱泓一句话就关起来?
  
      而且连审都不用审,说什么一个月之后审,谁不清楚现在的皇帝还能不能活到一个月之后呢!
  
      “放心,本王自会去找皇上说明,常大人,记住了,这些日子不管你有什么压力或有多大的压力你都可以往本王这推,你只需做好一点,没有我的命令,绝对不能把他放出去。”
  
      常缙见朱泓把责任包揽了,略纠结了一下,倒是也答应了下来。
  
      因为他心里也清楚得很,皇上要不行了,现在就看朱泓和顾家的博弈了,只是他没想到的是朱泓下手会这么快,而且这么狠,一下就把顾琰拿下了,顾家想蹦跶也蹦跶不起来了。
  
      “需要臣做什么?”涂斌在一旁问道。
  
      他可比常缙明白多了,知道朱泓为了这一天早就在开始布局了,第一步先把顾老婆子送进大牢,接着是顾钰进冷宫,这不,这才几天又轮到了顾琰了,因此他早就决定站朱泓这边了。
  
      “再次提审云知府的女儿云彩,她不但清楚当年的贪墨案,而且她还清楚顾家那些年在外面都做了什么勾当,对了,还有李尧的夫人梁氏,她应该清楚当年梁铭和顾家的那笔账。”朱泓说道。
  
      此外,他还打算派随安和随性等人去一趟扬州,把那两个院子里的东西挖出来,也是时候让他们见天日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