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引梦惊魂 > 第三章 梦境结界
各种车辆飞驰而过,我看了看四周,有些庆幸自己并不是躺在马路中间,也没有车辆从我身上碾过。
  
  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不明白为什么在这里,会有这么一片无形的壁障。
  
  这里不可能是梦境的边界,因为要达到梦境的四方边界,必须要经过梦境中四片特殊的区域:东方青谷、西方苍山、南方华林、北方冥渊。这是被从归墟之境中渗透进来的混沌气息所笼罩的四方禁域,因所属方位的不同而有所转化,却也各有各的凶险,但是我碰到这结界壁障时,却没感受到任何的归墟混沌气息,也没经过任何疑似四方禁域的所在。
  
  我试着活动了下手脚,缓解了因猛烈撞击而产生的身体麻木,在感觉到并没什么大碍后,这才颇有些疑虑地走上前,伸手去触摸那结界。
  
  结界清冷、坚硬,像万年的玄冰,这也与梦魂手记中所记载的梦境边界不同,我更有些疑惑了,不过既然不是梦境边界,那我是不是可以瞬身过去,看看结界的外面究竟是什么?
  
  瞬身最克制阵法结界,眼前的这种普通的壁障型结界,根本限制不住我的行动……
  
  我承认我这种做法太不谨慎,可是我现在已经是头脑一片混乱,我迫切地想要找到我的同伴,甚至不惜为此付出一切代价!
  
  只是过去看上一眼而已,说不定在外面,我的那些同伴正想着该怎样才能破开结界将我救出来,或者退一步来说,就算外面什么都没有,甚至是有危险,我也可以直接瞬身回来……
  
  我心里就是抱着这样侥幸的想法,一经滋生就再也抑制不住了,我长长舒了两口气,平稳下有些忐忑的心境,索性一咬牙,直接就踩在空间裂隙中,一步踏了出去。
  
  然后我就发现我是真的疯了。
  
  我能感觉到自己像是瞬间被一片深邃的黑暗吞噬,但偏偏我眼前所见却一片浩渺明亮。
  
  我看到无数空间裂缝,星辰生灭,陨石如雨,这外面竟然是混沌归墟!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一股猛烈的风吹动着,在不受控制地远离眼前五彩光莹的世界!在最后一秒钟,强运起全身的灵力,想要试图瞬身进入梦境世界中,我跪伏在地上,脸上冷汗涔涔,浑身的力气像是瞬间被抽空了一般
  
  难道这真的是梦境边界么……难道我现在所处的地方就是四方禁域中的其中一处禁域?
  
  往来车辆穿梭如龙,只要一越过那界限,便瞬间化为一簇焰火流光,迸发出无比璀璨的色彩,这动静很大,却没有半点声音传出,有种说不出的强烈反差。
  
  我呆呆站着,茫然看着眼前妖异却震撼的场景,手脚冰冷。
  
  没人能理解我此时的心情,那种绝望、无助……
  
  我该怎么办……
  
  ※※※
  
  我是一步步走回去的,在黑夜中,沿着那条似乎无止境的道路,不知走了多久才看到渐渐亮起来的城市灯光,我累极了,不仅是身体,更重要的是内心,在看到那结界之后,我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记不清是怎么拿到的钱,怎么去的酒店,怎么开的房间,只知道第二天醒来时,我躺在沙发上,半个身子拖在地上,似乎就这么躺了一宿。勉强打起精神,洗漱过后喝了一杯热气腾腾的浓茶,我才感觉自己的灵魂重新回到了躯体上。
  
  休息了一晚上,我的精神恢复了许多,昨天初次进入这梦境的恐慌也在缓缓退去,虽然心中仍有些忐忑和迷惘,但是,我已经决定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我并不喜欢去挑战未知的事物,但是我也绝不是那种肯轻易屈服的人,就算明知前方遇到的困难是近乎不可能完成的,我也要去试一下才甘心,这种性格说好听点是不肯轻言放弃,说难听点就是总想着天上会掉馅饼。
  
  我现在的境况很不好,这并不是我危言耸听,只是事实就是如此。我的“灵身”是瞬步,说白了就是在梦境中拥有瞬移的能力,“灵念”则是破除虚幻的真言符咒镇魂术,这听起来似乎很酷,然而等你真正拥有这种能力的时候,你会发现这其实并没有什么鸟用。我一直很羡慕许清墨和凌寒,这两个人正是那种名副其实的高手。许清墨的灵身是“玄手”,灵念是“符咒”,这两种能力的配合只能用“天衣无缝”来形容,几乎可以瞬发各种繁杂的符咒,而且她的符咒种类繁多,不仅有各种杀伤力巨大的咒术,还有一些极为好用的辅助性质的,应付我现在这种情况绰绰有余。至于凌寒就更厉害了,他在整个梦魂师界都是声名显赫的人物,没有人知道他的灵身是什么,因为直到现在还没有值得让他动用灵身对抗的梦灵出现,他的灵念是一柄造型奇特的匕首,被称为“诛邪”,这匕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灵念,怎么说呢,简单打个对比吧,昨晚让我束手无策的那个厦门市的结界,我很怀疑它能否禁得起“诛邪”一击……
  
  这两个人是我小队的成员。
  
  一般梦魂师小队由五个人组成,我们小队也是一样,其中我和许清墨的身份是“引导者”,需要严密监控梦主的动向,找出梦境产生变异的根源,凌寒的身份是“调整者”,他的任务是维持梦境的平稳,扫除一切在梦主的潜意识复苏前,可能致使梦境崩塌的因素,这种职务只有真正有能力的人才能担任,有能力的人脾气一般都不会太好,凌寒这个人……我不好多说什么,反正小队的成员除了他以外,性格都是很温和的;除了这两种身份,还有一种是“勘察者”,用来快速寻找梦主,并检测梦境的稳固,一般勘察者的灵身都很奇特,我们队伍的勘察者名字叫做顾桓,一个整天叼着烟的、满脑子龌龊思想的不良青年,他的灵身是“魔睛”,可以分辨梦境中的幻影,队伍中的最后一名成员,一般也都是队长,被称为“回溯者”,当梦中的隐患被解除,梦主得以超脱之后,回溯者可以用自己的灵念将梦境回溯,收束时间线,使梦境朝着未变异之前的方向发展。
  
  通过以上的说明,你大概可以了解到要成功完成一次任务,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一般一次任务至少需要四人分工合作,只是这次不知出了什么问题,我一个人被完全隔离开了。也就是说,原本四个人的任务,现在需要我一个人完成,尤其在我还是一个新手,连灵念都用不利索的情况下……
  
  我有些苦恼的摇了摇头,扫去脑海中纷乱的思绪,走出了酒店。
  
  上午十一点,天色却灰蒙蒙的,阴暗得有些过分,这方梦境世界的基本格调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以后不会渐渐好转,只会变得更糟。
  
  好在现在看来,这世界还算稳定,或许……我还有比较充足的时间去揣摩、去探索。
  
  而且,我现在并不是毫无头绪。
  
  既然没办法离开厦门,那就是说无法找到这梦境的始发地,看来,只能从“校花”这一方面下手。照我猜测,这梦主必然和校花脱不了干系!
  
  直到现在我才算有了一个大概清晰的目标,当下再不犹豫,打了车就朝华侨大学赶去。
  
  大概半小时之后,我终于站到了这所学校面前,兀一见到这所大学,我就知道自己来对了地方。
  
  学校此时已经被乳白朦胧的雾气完全笼罩,就算是站在校门口十余米的位置,我也能感受到丝丝凉气扑面,面部的毛孔有要舒展开的感觉。整所学校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烟雾制造器,喷薄的雾气四溢,从校门口涌出,一团一团或浓重或浅薄的雾气嬴荡,缓慢蔓延开来。
  
  面对这么一所学校,我只单单站在门口,心中就止不住的一阵打怵,不仅是因为这些遮挡住一切的雾气,更重要的是,此时此刻,我有种极为怪异的感觉,却又说不出是怎么一回事。道路两旁的梧桐在浓雾里影影绰绰,华侨大学的校门口只露出一个朦胧的轮廓,像是隐藏在雾中的深渊巨口,随时准备将我吞噬。
  
  我在门口站了很长时间,脑海一片杂乱,等稍微收敛心神后,这才意识到是哪里不对劲。
  
  我发现这里太安静了,有一种毫无生气的寂静。没有来往的车辆,也没有进出的学生,似乎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经过昨晚的休息,我已经逐渐有些适应了,同时对这方梦境的世界也有了些许的了解。
  
  这梦境并不凶险。
  
  自始至终,似乎都只是我自己在吓唬自己,面对未知陌生的一切,任谁也不能做到心平气和地去面对。可是仔细想想,至少到现在为止,梦境世界并没有展示出丝毫的恶意,这所学校虽然看起来有些怪异,但是据我估计,里面也跳不出什么妖魔鬼怪。
  
  我定了定神,走进学校之中。
  
  环境的可见度非常低,我甚至看不清道路两旁栽种的花草颜色,整个人被团团迷雾前拥后簇着,天地间一片渺渺,目之所及都是白茫蒸腾的雾气。好在这些雾气时厚时薄并不均匀,漂浮蒸腾着,有时会被吹过的微风拂开一片视野,露出前方雾蒙蒙的教学楼。
  
  “幻觉么?”我皱了皱眉头,伸出右手在虚空中一笔一划描着,认认真真写出了一个“镇”字,古篆字体漂浮在半空,发着清濛的光,我挥手将它推入雾气中,然而那浓雾并没有消散,四周也并没有任何变化。看来我的灵念对眼下的场景毫无作用。
  
  似乎整所学校真的只有我一个人,这让我不由地产生一抹不安的心绪,在这浩瀚的雾海的包笼下,在诸多高大建筑的环绕下,在这空旷的环境下,一股无形的压力在压迫着我,抑郁、惊慌,我的心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剧烈跳动起来,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鞋底踩在地面上的声响沉闷,在空寂的走廊上远远荡开,我看不到半个人影,映入眼中的,只有贴满苍白瓷砖的墙壁和一件件空洞的、排满整齐桌椅的教室。
  
  这所学校给我的感觉……并不真实,说的准确点,无论是在火车上、还是在厦门市中,那些场景、那些建筑其实都是现实的映射,在我看来与这梦境完全契合,只有这所学校,似乎与整个梦境世界有些格格不入,让我产生一种十分虚幻的感觉。
  
  这里似乎正在进行着某种变化,我看不出头绪,也懒得去揣摩、猜测。
  
  能让身为梦魂师的我产生这种感觉,那就说明,这学校必然被梦主的潜意识动过手脚,或许一切事情的答案都被藏在这所学校中,等着我去发掘。
  
  我确信梦主就藏在这所学校中,我一定要将他找出来。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