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暗战 > 第406章 第一次感动
    由于这个时候街上已经没有了人力车李毅鑫不得不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慢慢走着回家。平时坐人力车只需要十多分钟的路程,李毅鑫硬是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走完。
  
      当李毅鑫走进院子的大门,却意外地发现底楼的堂屋还亮着灯,穆青婉正坐在堂屋的椅子上投一点一点地打瞌睡。
  
      这样的情形很像是一个妻子在等待着自己的丈夫回家,仿佛是丈夫不回家,这个妻子就会这么一直等下去一样。
  
      穆青婉的这个举动突然拨动了李毅鑫内心深处的一根弦,让李毅鑫内心深处第一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这可是李毅鑫很久以来一直没有感受到的。
  
      要知道自从李毅鑫的父亲过早牺牲以后,一直是他的母亲在艰难地拉扯他长大,并且凑够了足够的学费送他去日本东洋留学。直到李毅鑫刚刚成年,他的母亲也因为劳累过度过早地离世了,所以李毅鑫这十多年来一直是一个人生活,很多时候他都会感到莫名的孤单。
  
      李毅鑫很感动穆青婉会这么做,他拄着拐杖走进了堂屋,想去找一件衣服给穆青婉披上,但是他拐杖的落地声还是将穆青婉给惊醒了。
  
      李毅鑫见自己吵醒了穆青婉,有些抱歉地说道:“对不起,我把你给惊醒了。以后我如果回来晚了,你就别等我了,自己早点睡吧。”
  
      穆青婉笑了笑,故意大声地说道:“没事的,我作为你的未婚妻,是应该等你回家的,不管多晚,这家里都应该有一盏灯留着。”
  
      穆青婉说话的时候故意将未婚妻这个三个字咬得很重,而且说话也很大声,她就是想要让门外的那些缉私队员听到,这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在等自己的丈夫或者未婚夫回家。
  
      同时她也是通过加重某些词汇的语气,暗示李毅鑫,她既然已经为了工作同意和他假结婚,那么就应该表现得正常一点,这样不容易被人诟病进而产生怀疑。
  
      李毅鑫一下子就明白了穆青婉为什么将未婚妻这三个字故意说得那么重,他有些满意地对穆青婉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穆青婉的言下之意了。
  
      李毅鑫心想这女性同志在某些时候还是有自己的优点的,特别是真的想要做戏的时候简直就跟正常的夫妻之间相处没有什么两样,这也许是女人特有的心思细腻所决定的。而最让他感到高兴的是,穆青婉很显然已经进入了角色,假身份扮演得非常像那么一回事。
  
      穆青婉看到李毅鑫准备拄着拐杖上楼梯,她立即上前扶着李毅鑫,一步一步慢慢地帮着李毅鑫上到了二楼。
  
      李毅鑫感激地对穆青婉笑了笑,轻声说道:“夜已经很深了,你早点回房间休息吧。”
  
      穆青婉点了点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将门关上去睡觉了。
  
      而李毅鑫一直等到穆青婉关门,这才拄着拐杖走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关上门后并没有立即睡觉,而是找出纸和笔开始给‘保镖’写一张关于小林正雄外貌和身材的说明。
  
      并且李毅鑫向‘保镖’强调了一点,最重要的一定是要销毁那些木箱子中装着的法币伪钞,因为这些伪钞的杀伤力不亚于在正面战场日本人发起的一场大战役。
  
      李毅鑫同时也告诉了‘保镖’他将会转移住处,以避免再受监听的危险。他也让‘保镖’考虑,怎么才能将电台以合情合理的借口和途径交给他。
  
      写好给‘保镖’的纸条后,李毅鑫小心翼翼地将其夹在纸币里放进了上衣口袋,等着明天上班出门的时候利用老办法将这张纸条传递给‘保镖’,至于‘保镖’将会怎么策划并实施销毁伪钞的行动,李毅鑫并不关心,他只需要得到一个满意结果就行。
  
      第二天一早,李毅鑫出门的时候果然就看到‘保镖’已经等候在自己门前不远的地方了,看上去‘保镖’似乎又有什么消息要传递给他。
  
      ‘保镖’将李毅鑫拉倒巷子口后,两个人经过正常的付钱找钱动作,分别将对方要交给自己的纸条进行了交换。
  
      李毅鑫到了办公室,还没有来得及关上门看‘保镖’又传来的重庆方面叶副局长的最新指示,就看到马志新上门了。
  
      李毅鑫笑着说道:“今天吹的什么风把马老哥吹到我这陋室来了?”
  
      “哈哈,李老弟,我这不是听说了你们处一科副科长曲忠涵在火车站被人大了吗?所以来问问你这事情你调查了没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啊?”马志新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就开口问道。
  
      马志新今天来也是因为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因为他指示曲忠涵去李毅鑫那里诉苦并要求李毅鑫出面调查以后,并没有看见李毅鑫有什么具体的动作。
  
      这两天李毅鑫根本没有搞出什么动静,这让给李毅鑫挖了坑一心想看李毅鑫消化的马志新心中很好奇李毅鑫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他想过来探听一下虚实。
  
      李毅鑫无奈地将手一摊,回答道:“原来马老哥也听说这件事情了啊?老哥果然是消息灵通,足不出户就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点我还得向马老哥学习呢。只不过这起事件我是没有办法报复的,昨天晚上特高课的村上太君已经将指示皇军宪兵殴打曲副科长的人带来和我一起喝了次酒,我估摸着这件事情也就这样到此为止了,反正我是没有能力再管这件事情的了。”
  
      马志新一听,就知道李毅鑫在这件事情上打起了退堂鼓,这让他有些失望,李毅鑫这个滑不溜手的人果然成功地躲开了他挖的这个深坑。
  
      于是他不由得有些奇怪地问道:“这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来头很大?连村上太君都要卖几分面子?”
  
      “是啊,这人是大日本帝国的一个商人,一直在上海经商,据说很早以前就和村上太君认识。马老哥你也知道,现在在石头城里,咱们谁敢对日本商人不敬?曲忠涵这次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李毅鑫装作无奈地回答道。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