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寒门栋梁 > 第一八四章 不期而遇
学馆是两排青砖瓦房,前面一排六间房屋全部打通,是刘禹授学讲课的所在。后面则是数间较小的房屋,是各地来的学子们住宿休息之所。
  
  房前屋后毫无规则的种植着垂柳,此时正是垂柳抽枝吐绿的季节,树上不时传出阵阵欢快的鸟鸣,很有些春天的气息。
  
  暖暖的阳光斜斜照在身上,周致感觉周身生出一股暖意,精神也为之舒朗了很多。周致暗暗叹道,在这安静的乡野之中,这里虽算不得美景,但恬静雅致,很有些书卷和大自然完美结合的味道,正是一个读书求学的好去处啊。
  
  周致脑海中旋即出现他后世读小学的地方。那是一所很普通的农村小学,一排教室,每间教室里都是书声琅琅或是有老师在耐心的高声讲解。那是一种特别让人怀念留恋的好地方、一段无忧无虑的好时光。
  
  眼前的刘家学馆俨然就有后世学校的雏形,此时周致站在院里,慢慢的体味着这里的美好。
  
  学馆中传出宛若洪钟般的声音,膛音甚是响亮,而且抑扬顿挫,让人听来不禁有种眼界顿时为之清明的感觉。不用问那正是刘禹在讲经授学。
  
  刘禹都七十岁了,还是这般健硕,着实让人匪夷所思。
  
  刘禹今日所讲的是《尚书》,周致听了一会儿便暗暗道,果然了得,刘大儒对《尚书》的很多见解显然非同一般,不是自己这样一个乡下自学的小子所能领悟到的,可谓高屋建瓴。看来这次来刘禹这里拜师求学是来的太对了。
  
  学馆的门紧紧闭着,因为天气还冷些,窗子也没有打开,透过格子窗,周致只能恍惚的看到里面的情形。
  
  很多学子正伸长脖子,聚精会神的听着。那份专注,俨然要比后世那些顽劣的小学生要认真太多。
  
  “哎呦!这不是周大案首吗?你也来这里读书啊?像你这样的大才子根本就不需要再来这里了吧?刘禹刘大儒哪里会比得过你呀?”周致正沉浸在刘禹精辟入理的讲解中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才扭头看过去。
  
  说话的人是杨金山。杨金山身后跟着一个身材稍瘦的书童,那书童生的面目白皙俊朗,似乎身上还带着一股文气。书童身后背着一个小小的包裹,杨金山穿着新鲜,正不阴不阳的看着周致,嘴角带着一种讥讽的笑。
  
  没想到杨金山竟然也来了这里求学。
  
  在周致眼里,杨金山绝对是小角色。他本就对杨金山这样的人很是厌恶,此时听他这样说话,更是心头火起。
  
  齐彦武一直静静的站在周致身边,其实齐彦武早已发现了杨金山和他的书童,只不过他眼见周致正在静听,不便打扰而已。
  
  不过在这儿显然不是和杨金山斗气的地方,周致只好面色平淡的说道,“原来是杨金山啊,不期而遇啊!”
  
  此时的杨金山从嘴里挤出了两个字,“幸会!”
  
  而后他竟然慢慢走到了周致身前,高高扬起了脑袋,说道,“周致周大案首,刚才我不是说过了吗?你的才学甚高,不需来这里的。嘿嘿!周大案首,你我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吧?我总是想问你一件事情,你可一定要告诉我呐!
  
  我问你,县试之时你到底是如何抄袭的文章?从哪里抄袭来的?如何做的那般隐蔽,就是知县和知府都未能发现马脚,能否和我说知?”
  
  这家伙说话的声音很低,说完之后,脸上兀自浮现出讪笑,显然对周致很是轻蔑。
  
  其实杨金山早已知晓周致是自己做出的文章,单单是周致顺利通过知府大人彭泽的考较,就足见周致的才学匪浅。今日他还有此一问,显然嫉妒的厉害。
  
  再有,周致和齐彦武那日打了他,羞辱了他,他岂能忘了?早就寻思着要找周致的麻烦,寻回那日的场子。
  
  周致随口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说完,将头扭向一边,不再理会他。
  
  又一次受到周致的无限轻蔑,杨金山的面色陡然沉下来,怒道,“周致小子,本少爷怎么看你和本少爷说话总是不耐烦呢?难道你真不知本少爷是谁吗?
  
  哼!考了一个案首就很牛逼吗?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说!今日你必须给本少爷说清楚!”
  
  也不知这家伙从哪里来的那么大火气,可能是因为这次来礼县求学,行走了一路十分辛苦,他心里万般腻烦吧!也可能是周致对他的轻蔑让他彻底无法忍受吧。
  
  总之他竟不由自主的揪住了周致的前襟。
  
  周致的长衫是娘亲周何氏在周致临来之时一针一线细心缝制的。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周致对这件长衫看的格外重。
  
  “你要做甚?”周致冷冷的一声。
  
  随后便高高扬起了膝盖,用力狠狠顶在杨金山的小腹上。
  
  上一次周致就是用这法子打的杨金山,今日又是此法,竟然还效果奇佳。
  
  呵呵!这只能说明杨金山是记吃不记打的蠢蛋了!
  
  只是这一下,杨金山就感小腹极痛,慌忙松开了揪住周致的手,双手急急的捧住小腹蹲身下去。与此同时,杨金山脸色在瞬间变得苍白,嘴唇也跟着哆嗦不停。
  
  他身后的书童起先一愣,而后突然怒道,“好你小子,敢打我家少爷,看我不打你!”
  
  他虽然还背着一个包裹,但身形灵动,很是敏捷,双拳带着风声朝周致的面门击来。
  
  齐彦武哪里容许别人伤害周致,刚才若不是周致动作快先顶了杨金山一下,齐彦武的拳头就会给杨金山后背狠狠一击。此时眼见那书童对周致不利,腾身就挡在了周致身前,来不及躲闪,硬生生的吃了那书童两拳。而后下蹲,立即来个扫堂腿。
  
  可能杨金山这次出门是做了准备的,他的书童倒是一个会武艺的人。他和齐彦武很快就纠缠在一起,拳脚相加。
  
  像是齐彦武这样有祖传武艺的人毕竟不是太多,那书童虽身手敏捷,但只是几个来往便有些不支。被齐彦武一脚踢中胸膛,仰面摔倒。
  
  “吴峰,真是个没用的东西,本少爷真是瞎了眼,如何就挑你做了书童!”杨金山忍痛骂道。
  
  杨金山的话音刚落,就听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哪里来的狂徒?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胆敢在这里撒野!”
  
  听到这个声音,杨金山几乎连犹豫都没犹豫,便顺势倒在了地上。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