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永冻冰域 > 第十五章 没有剑鞘的利剑必将被折断

  正值盛夏晌午,周边微风轻轻拂过小路边的树林,树枝间发出阵阵轻响,一片青翠碧绿的叶子随着微风慢慢的飘动飞舞,如同一叶扁舟般飘落到某驿站处的桌脚下翻滚。
  立于驿站门口的司空羽盯着陆慕风那挑战性的目光冷冷的一笑,摇了摇头转身背对着陆慕风说道:“我们知道了,很荣幸能知道你的名字,时间也快到了我们可以还有事,走吧。”可就在话音刚落,司空羽刚抬起脚,一道黑影就夹杂着破空之音,迅速的突向了司空羽后脑。
  司空羽立马察觉,转身抬手准备阻挡,可惜还是慢了,就在即将击中眉心司空羽准备运气抵挡的瞬间,身后的冰流儿两根手指极快的将黑影夹住,盯着陆慕风,手指轻轻用力。
  “咔”
  “噼啪”
  被夹成两段的筷子弹落在地上,发出了几声清脆的声响后驿站中一片寂静,周边也不知是谁燃起了丝丝杀意。
  “啪啪”
  半晌后,两声脆响打破了这一宁寂的气氛,陆慕风放下了手,拿起桌前茶杯抿了一口,笑着看了看司空羽与他身后的叶少旭,用手指了指正怒视着自己的冰流儿说道:“好!这一手真不错,有点意思,她是你的谁?丫鬟还是……”
  “陆慕风,你想干什么?”司空羽终于忍不住了,满脸怒意,额头青筋微微胀起,杀机毕露。司空羽一而再再而三的避让,明摆着的不想与路慕风过多的纠缠,可没想到自己避让竟令他更加嚣张了起来。
  若不是不知道他的背景,身边叶少旭冰流儿还得去天澜院参加测试,没有多少时间与他纠缠,陆慕风估计已经是个死人了。
  “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只是看你身边那丫头长得其实挺不错的,若是丫鬟,我可以试试……”陆慕风见司空羽发怒,大声的笑了起来,眼睛紧紧盯着冰流儿,原本那充满傲气的眼睛与语气竟慢慢转变成那些纨绔子弟才会拥有的淫邪,让人不经产生厌恶。
  叶少旭忍不住了,松开冰流儿的手准备上前。
  准备上前的叶少旭被司空羽伸手拦了下来,司空羽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将那暴动的脾气压了下来道:“你这是在没事找事,我们没时间陪你玩。”
  陆慕风起初看向司空羽,目的就是为了探究三人内他的地位,自他目前看来,认定司空羽是某个少爷,身旁的那个不怎么喜欢说话的叶少旭就是是他家族内的长辈挑选出来保护他的护卫,而刚刚的冰流儿自然被他认为是司空羽极其亲近的人,那么冰流儿不是他的青梅竹马就是……
  所以陆慕风立马咬准了这一点,对着司空羽挑衅了起来。
  司空羽看透了陆慕风的目的,深吸了一口气,一甩袖子拉起准备上前的冰流儿的手,转身离去。
  “哎别走啊,不就卖个丫鬟吗,一百两行不行?再不行二百两?三百两?”陆慕风死咬冰流儿,试着激怒司空羽,却见司空羽头都不回,根本不理他,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阵不爽,更加大声的喊了起来“再不行五百?六百?”
  我都惹到这份上了,你若再不回头,那我是真的瞧不起你,亏我还把你当做对手。
  陆慕风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身影,目中露出不屑,并越来越明显。
  是我陆慕风看错人了。
  而那被司空羽拉着的冰流儿,听到陆慕风喊一声,浑身就气的抖一下,最后终于忍无可忍,甩开司空羽的手,撸起两只衣袖,露出雪白如藕的小臂,上前抬脚猛的一踢桌子,翻滚着袭向陆慕风。
  陆慕风见状向后跃起,躲了过去,正要用言语再刺激一下冰流儿或司空羽时,她已经闪到了陆慕风的面前,五指合并一拳击出,陆慕风本能的抬手阻挡,冰流儿见这一拳被挡,双拳如骤雨般冲向陆慕风,拳势紧凑让陆慕风不免有些狼狈,随手抓起的桌椅也在冰流儿的拳下破裂,冰流儿一边压制着陆慕风嘴里一边念叨道:“你才是丫鬟!你全家都是丫鬟!他是我的仆人,你要是想要我可以送给你。”
  站在门口的司空羽与叶少旭两人的眼角则抽了抽,怎么这么经不起挑衅呢?真是说打就打啊。
  叶少旭在听到后一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拍了拍满脸黑线的司空羽挖苦道:“噗噗,随便送的仆人,不知此刻你是何感想?我们的司空羽仆人。”
  司空羽扭头看了看叶少旭那戏谑的眼神,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说他们这样会不会把这驿站拆了?”
  叶少旭看了看正在交手的两人,见冰流儿占了先机加上自身拳法腿法的娴熟,招无虚发,如跗骨之蛆般力压陆慕风。
  而陆慕风战斗经验也不低,利用驿站内的桌椅,对着冰流儿轮去,冰流儿也不躲闪,微微皱眉利用每次攻击陆慕风收拳的肘部与左手将桌椅击碎。
  片刻间桌椅粉碎,木屑飞舞。而借助桌椅陆慕风逐渐的在冰流儿骤雨般攻击下渐渐稳住阵脚,慢慢出拳开始反击,潇洒飘逸,收发自如。两人不分上下。
  叶少旭见两人不分上下,看着两人的打斗似有些奇怪,“拆了就拆了吧,我估计这驿站老板也不会心疼。”叶少旭扣了扣鼻子,侧身一闪,躲过被冰流儿打碎飞来的桌脚,笑着看了看树林内模糊的几个身影说道。
  嗯,没错树林内躲得是驿站内的老板和他的几个伙计,老板在收完众人给的钱后就躲到了树林内,此时他正乐呵呵的偷笑着。
  因为临近两国边境人烟稀少,没人愿意在此开驿站客栈,可是此地离天澜院还很远,就算有白扶鸟还有一天的路程,加上前方都是森林,野兽众多,不方便飞禽休息,修为高的还好,可修为低的呢?
  天澜院便出钱招收愿意在此地开驿站的,驿站因修士斗争而损坏的会有一大笔赔偿,再加上陆慕风近日总在此地招惹前去天澜院测试的修士,可以说是让老板大赚了一笔,都可以去京城开一家大客栈了,能不乐开了花么?
  司空羽看了看正逐步转变战斗方式的冰流儿,转头看向叶少旭问道:“冰流儿实力有多强你清楚吗?”
  “我和她交过手,把蕴雷珠送出去了。”叶少旭回想了一阵,目露惧色苦苦的笑了笑:“她当时运用灵力,打的我师傅开的那开启五官隔绝的秘法都承受不下去,那可是能抵御雷劫的秘法,冰流儿这次没有使用灵力,不然陆慕风早输了。”
  司空羽听到后两眼放光开心的笑道:“从此你也卖身了。”
  “切”叶少旭被说到了痛处,摸了摸鼻子,扭头观战不理他了。
  只见陆慕风侧身闪过冰流儿的一击直拳,右脚稍稍往前一移,侧着身子沉肩垂肘,用肩部对着冰流儿狠狠一撞,冰流儿侧身一跃,借助向后的机会,右腿成鞭,高高扬起,狠狠地对着陆慕风头部扫去。
  陆慕风下蹲躲过冰流儿的侧踢,随手抓起桌子向刚刚落地冰流儿扔去,冰流儿伸出右掌,对着桌子一掌拍去,片刻间又一个桌子四分五裂。
  躲在桌后的陆慕风运气出拳,刚刚发现陆慕风的冰流儿迅速抬起左手与陆慕风相碰。
  只听“彭”一声,两人被巨力阵退,各自撞到了驿站支柱上,身后支柱“咔嚓彭”一声,支柱破碎,掀起了一阵灰尘,蹲坐在门口的叶少旭与司空羽两人轻轻的抹了一把汗。
  原本就草草建造的驿站就这么被两人彻底拆了。
  尘埃内,陆慕风爬起,伸出右掌将冰流儿拉起,凑到冰流儿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让冰流儿脸色羞红,运起气劲将陆慕风拍出驿站。
  倒地的陆慕风慢慢的爬起,对着发呆的两人苦笑,也不说话,转头看向坍塌的驿站,似在等待冰流儿出来。
  片刻后,冰流儿也慢慢的走出尘埃,冰流儿一走出来便寒着那有些羞红的脸,狠狠地瞪向司空羽两人,一脸凝重全然没了以前那没心没肺的样子。
  绕过陆慕风走到两人身边,出手拎起一脸懵逼的司空羽与叶少旭,转身对着陆慕风沉声说道:“如此锋利的利剑下场只有两个,一个是寻找剑鞘掩盖锋芒,另一个便是别人出手将其折断,像你如此锋芒毕露的利剑若不遮掩必将夭折。”
  原本一手握剑一边揉着刚刚被冰流儿狠推的肚子的陆慕风,听到后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好个毕露锋芒的利剑必将夭折,可惜,这世上只有我斩断别人,还遇到没有能将我的利剑斩断的人呢!”随即露出挑衅的目光说道:“不知道你是不是那个折断我的人呢?”
  “到时候再说吧,你我之间必然还有一战。”
  说罢冰流儿拎起一脸诧异的两人转身远去,留下面色凝重的陆慕风。
  “折断我么,呵呵真有意思。”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