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重生之我是齐国太子 > 第七十章:暗弱的灯光

  “原来是朱家老前辈的高徒,有如此剑术也是实属正常。”田建笑道。
  杨毅木讷的点点头,算是认可。
  田建摸了摸腰间的玉佩,手指来回摩挲,来回踱步,沉声道:“明天来东宫,从此之后你就是本宫的贴身侍卫。懂吗?”
  清风吹动了柳树梢垂下的树枝,树叶沙沙的响了起来,光暗交错的树荫也随之来回移动,这光斑照到了杨毅的脸上,他的嘴角有些微动,额头上的热汗慢慢的滚落。
  田建的话语在他的意料之内,却也在意料之外,他从此就不是自由身了,再也不是那个逍遥于市井、山头的游侠了。
  汗水越积越大,终于化成一滴黄豆大小的滚圆汗水滴落了下去!
  这一滴惊动了沉思的杨毅,连忙跪了下来,急忙道:“在下杨毅愿为殿下爪牙。”
  话音一落,清风也渐渐停了下来,树梢也不在摆动,田建也放下了腰间的玉佩。
  呆愣一下,随之心中苦笑,爪牙,本宫有这么不堪吗?不过很快田建就意识到了自己完全是被后世思维主导了。
  爪牙一词,最初就是指得力助手的意思。诗小雅说过:“祈父!予王之爪牙!”《汉书,李广传》中写道:“将军者,国之爪牙也!”后来民国的时候那些人骂汉奸、走狗是帝国主义的爪牙,不知是称颂,还是讽刺?
  “起来吧!知道什么是侍卫吗?”田建看着杨毅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杨毅的额头汗珠不停的滴落,背上已经凉飕飕的了,急忙低下了头,不敢直视那星辰一般耀眼的眸子,那眸子好像夺人心魄!
  田建想了想道:“本宫告诉你,为侍卫者,要时刻想好牺牲自己的性命,这点你能做到吗?”
  杨毅感觉自己心中有一股热血,这是被轻视的不甘,喊道:“杨毅重义大于生。”
  “那本宫要你做有违道义的事情,你可以做到吗?”田建再道。
  看到杨毅犹豫的样子,田建一叹道:“本宫大事大非还是分得很清,这天下九州割裂,有时候征伐之间用一些不仁义的手段很正常。”
  杨毅还是没有松口,他的嘴唇开始颤抖,牙齿紧咬,他不能背叛自己的信仰。“游侠,就是为道义而生!”老师教给他的这句话他还记得。
  庶民百姓生活的惨状,他见得太多太多!人若没有了信仰,那么还算人吗?顶多是一个只知道吃喝拉撒的麻木的动物!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一排排的柳树的树梢早已没有了午间的轻松随意,花园的香草芳兰也早已收敛了自己的芳香。
  或许,这夜间唯一的好处就是温度没有白天那么高了。
  临淄街边的民户里面传来稀稀拉拉的昏暗黄浊的灯光,微风轻轻吹动杨毅被汗水浸湿的发梢,微凉的凉意渗透了他那颗未经世事打磨的心。
  “你回去吧!这道义也还是需要一些人坚守的,若是所有人都像本宫一样,这天下必将生灵涂炭!”田建叹息道。
  杨毅咬了咬发白的嘴唇,还是没有吐出一句话。
  看到那华贵的背影,他有一种冲动,想要为他而效死,向无数游侠前辈一样,效忠于那些贤德的贵公子。可是,他依旧坚持自己心中的道义,这事情,他是不容许冷眼看下去的。
  他开始有些懊悔了起来,若是太子没有说出那一番话,那么他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做太子的门客。
  屋外还是和往常一样,坑坑洼洼的破旧瓦片,有些陈旧的版筑,露出木头原色的漆木大瓮,家中的老黄狗依旧疲倦的蜷缩在墙角。
  昏暗的灯光照映下,他打开了房门,压抑着悲愤淡淡说了声:“娘亲,毅伢子回来了。”
  他以为还和往常一样,这一句话终究没有人回话,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房间中传来一个妇人虚弱的声音:“毅伢子,你回来了。”
  杨毅不敢相信,暗自捏了捏疲惫的大腿,痛苦的感觉传到他的眼角,他的眼角渐渐湿润,他哭喊道:“娘,你醒了?娘,你醒了。。。”
  大喊着,他冲进了房间,看见半躺在床榻上蜡黄脸色的娘亲,他的泪水终于留了来,半跪着慢慢挪到床榻边,摸着那双枯瘦、冰凉的手,他将手放在了他的脸颊。
  冰凉的感觉使他慢慢回醒了起来,这一双手,细长,可是指的关节处,却有着许许多多的老茧,这茧与他苦练剑法不同,是为了操持生计而磨损的手。
  他犹记得当年父亲还在的时候,母亲那美丽的面孔,他最喜欢母亲摸着他胖乎乎的脸颊,那双手柔滑,充满着温热。
  “娘!”杨毅再喊了一声。
  妇人的嘴角动了动,算是笑了,苍白的嘴唇抬了起来,吐出了微弱的气息:“毅伢子,多谢太一真神保佑,娘醒了过来。这次可要好好谢谢那个医师。”
  杨毅紧紧攥着妇人的双手,小声泣道:“孩儿会的!”
  “那就好。”娘亲笑了笑。
  “大嫂,你醒来了。”杨开端着药汤走进房间,惊喜道。
  “这段时间多谢小开帮衬了。”妇人道。
  “大嫂,这算什么,要不是当年大哥和你抚养我成人,我杨开早就死在了街头。”杨开摇了摇头苦笑道。
  杨毅收起了悲容,问道:“这次救娘的医师是谁?我杨毅定要好生感谢一番。”
  “是太医令。”杨开道。
  这一番话仿佛惊起了千层浪,杨毅不敢相信道:“太医令怎么可能屈尊。”
  “难道不是你让太子殿下请的吗?”杨开疑惑道。
  “竟然这样,竟然这样!”杨毅心里有些压抑,心里感激,又充满了悔恨。
  杨开看出了杨毅的脸色变化,急问道:“怎么回事?”
  杨毅苦笑一声,将今天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慢慢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杨开听后,也感到这个太子殿下非同一般人,感慨道:“毅伢子,你可要快去东宫向殿下求错。”
  “是啊!殿下有大恩于我,为娘的不图别的,殿下乃是仁君,毅伢子你可要好生报答。”妇人叹息道。【求收藏,求推荐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