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挣扎在贞观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超越了神演技的黑娃
    在秦府用完午饭后,王兴新便告别秦夫人和秦怀道。
  
      出了秦府后,王兴新也没去再找程处默,他带着秦怀道给他的秦府护卫在长安城里转悠着。
  
      想着秦怀道送他出门时的话:“明慎,这次的教训还不够是不?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别说这伤疤现在还没好,你就一个人来长安了?若是那些人再伏击你怎么办......”
  
      想着想着他就在秦府护卫惊诧的目光下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
  
      “走,跟着小爷,办完最后一件事你们护送我回去,然后给你家小公爷说,让他放心就是以后我再也不出门了,让他无事去我府中或是军营陪我说话。”
  
      带着二十几个护卫,王兴新找到赵媒婆。
  
      赵媒婆一见王兴新便喜着脸道:“伯爷,贱妇刚要想去你府中报喜呢!”
  
      “你这媒婆嘴皮子还真会说,什么刚想去给爷报喜,分明是你没有用心办事,找理由呢,若不是爷亲自来找你,你能这样说?”
  
      “伯爷,您看您说的,就算给贱妇十个胆子也不敢骗您呀,真是刚想出门去您府中呢。”
  
      “行了,少在这里叽叽哇哇,你不会是糊弄伯爷我吧,一个姑娘许三家,哪家给钱多你就许给哪家?”
  
      “伯爷,贱妇不敢!”
  
      “不敢?我是看了,就没你不敢赚的钱!快说,我那兄弟的事你办的怎么样了!”
  
      那赵媒婆见眼前的这位年轻伯爷要发怒慌忙道:“寻到了,寻到了,这女子姓周,家在西市开个小店专卖醪糟。”
  
      “谁问你那女子姓什么,家里做什么的了,捡要紧的说。”
  
      “伯爷,这女子模样端庄,是你兄弟想要的,胸脯大,腰身圆能生养的好女子,家世也清白,从前朝她家就在西市那卖醪糟。”
  
      王兴新听赵媒婆介绍正是黑娃想要的那种婆姨后又问道:“年龄多大?是不是未出阁的女子?”
  
      “伯爷,绝对是清白的闺女,不过这年龄吗......”
  
      “年龄到底多大,说实话!”
  
      “年龄有些大,今年二十了,不过伯爷,年龄大的女子会疼人,绝对会把你那黑兄弟给伺候的好好的。”
  
      二十的女子若是在现代那还是青春少女,在大唐二十还没出嫁就算是老姑娘了,若没有特殊原因二十的女子不知都抱上几个娃娃了。
  
      “二十?也不算是大,不过这二十还未出阁,是不是有什么原因?”
  
      赵媒婆有些担心的道:“伯爷,这周家女子是因为想带着爹娘出嫁,才一直没有人家要。”
  
      “带着爹娘出嫁?这是为何?”
  
      “伯爷,这周家原本有一子一女,只是家中独子前些年得了恶疾就走了,她爹娘经不起这丧子之痛,就一病不起,若不是周家女子精心照料说不准就没了。那女子舍不得丢下爹娘独自嫁人,就要求带着爹娘出嫁,所以这都二十了还没出阁。”
  
      原来是这样原因,看来这周家女子一定是个孝顺的。
  
      “这算个啥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小爷堂堂伯爵,我那兄弟黑娃也是六品武官,还养不起两个老人?这不算事!本伯爷就想让我兄弟娶个能孝敬老人的婆姨,这冲这一点,这女子就差不哪去!”
  
      赵媒婆听王兴新不在意周家女子带着父母出嫁喜出望外的恭维道:“伯爷,您可是咱大唐第一善良的伯爷!这下周家女子有福气了,也算是熬出头了。不过您那兄弟介意吗?”
  
      “放心就是,我那兄弟比伯爷我还善良,是个憨直的人!只要周家女子好生跟着我兄弟过日子,定会让她苦尽甘来,她那父母我兄弟亦会给养老送终!你去给周家说吧,明日带着那周家女子去府中!本伯爷先看看是不是你说的那样。”
  
      “伯爷,那可不成!”
  
      王兴新有些生气的道:“你这贼媒婆,忒是多事,有何不成?难道还少了你的喜钱?还是你觉得钱不够?”
  
      赵媒婆怯怯的回道:“伯爷,不是银钱不够,您给的不少了,只是那周家女子要照料父母还要顾着小店,恐怕是去不了呀。”
  
      “行了,你去周家说一声,明日伯爷我亲自去拜访一下!顺便尝尝她家的醪糟。”
  
      有些不耐烦的王兴新说完后就不再理会市侩赵媒婆,让秦府的护卫拥簇着打道回府。
  
      直接回到军营后,恰好秦琼也在营中练习枪法。
  
      王兴新羡慕的看了一会后,秦琼收枪道:“明慎,你怎么带着老夫家的护卫来了?”
  
      “秦伯伯,小侄独自去长安,怀道哥哥以为不安全就让您家的护卫小侄来。”
  
      秦琼先是训斥他一番后又道:“这些护卫不错吧,不如你就留下,我秦叔宝现在又不用上阵杀敌,在这长安中还没有人敢捋虎须!”
  
      王兴新感激的看着秦琼道:“您还是留着吧,府中也要护卫呀,您的虎威是无人敢惹,但您是国公,咱不能丢了排面!再说陛下不是要给小侄一百护卫。”
  
      秦琼见他这样说也不再强送。
  
      接过亲兵递过来的手巾搽了一把汗后,又把手中的虎头湛金枪递给王兴新。
  
      王兴新接过沉甸甸的长枪费力的抗在肩膀上屁颠颠的跟着秦琼来到大帐。
  
      费力的把扛着的长枪放到兵器架上,王兴新喘着粗气道:“秦伯伯,您这杆枪多重呀,差点没把小侄压死!”
  
      “哼,你这混小子,让你懒惰不学武艺,老夫这杆枪净重四十八斤!”
  
      看着惊呆了的王兴新秦琼得意的道:“明慎,这不算什么,你可知老夫的双锏多重?”
  
      “对重?难道还比这枪沉?”
  
      “哈哈,一根锏是不如这虎头湛金枪重,但,老夫的铜锏一根重三十六斤,你算算一双铜锏多重吧!”
  
      一根三十六斤,一对就是七十二斤呀!这得要多大的力气才能舞动这样的重兵器!
  
      怪不得秦琼能马踏黄河两岸,锏打山东六府!
  
      这一根锏就是三十六斤,谁能挨上一下不死?
  
      显摆完的秦琼接过亲兵端来的茶水大口喝完后问道:“明慎,你为何独自去长安?有什么事?”
  
      王兴新带着气把程处默如何教黑娃调侃他又给秦琼讲了一遍。
  
      秦琼听后先是不做声,过了一会。
  
      “明慎,你真的以为黑娃这孩子憨?”
  
      “伯伯,黑娃可是大伙公认的瓜娃子呀!”
  
      “哈哈,那叫大智若愚,可不是瓜!你还没看出来?黑娃表面上是憨,做的事,说的话是有些瓜,其实他心里和明镜一样,灵醒着呢!再说你何时见过黑娃吃过亏?好好想想吧,哪次黑娃被你们你个小子作弄完不都多少捞了一些好处?”
  
      王兴新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他还真没见过黑娃吃亏过,被他和几位兄弟作弄完不是捞到好酒就是能捞到一些许诺,大伙见黑娃憨直,都认为他可交,尉迟宝林更是把家传的武艺都倾囊相授......”
  
      看着渐渐想明白的王兴新。
  
      “所有把黑娃当成瓜娃的人,才是真的瓜!这事八成是丑牛趁着黑娃重伤不便作弄他,黑娃自己收拾不了丑牛,是借你的手让你去收拾!”
  
      套路,套路!大唐果然套路深呀!不能混了......
  
      “秦伯伯,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其实老夫之前也没看出来,恰好今日清晨老夫看见丑牛在黑娃养伤的营房里作弄他,丑牛被老夫训斥一顿后就回家了,方才你这一说老夫才明白黑娃是装憨呀!”
  
      演技,黑娃的演技居然比自己都高,还高了不止一筹!若是巧合,就连秦琼都看不出来,这等演技何止是神一般的演技,简直就是超越神一般的演技!
  
      难得的是,黑娃这货这一演就是十几年!
  
      看着面色古怪的王兴新,秦琼笑着道:“明慎,你也不必介意,这可是好事!黑娃对你如何,你难道不知?豁出命不要都要护着你呢!有这样的兄弟是你的福分!你想呀,若是别人都把黑娃当成瓜娃子,在关键的时候都会忽略他......”
  
      “秦伯伯,您的意思小侄明白了,咱就当做不知道,任由黑娃继续装下去!”
  
      “嗯,这就对了,不过丑牛你也要好好教训他一下,趁人之危不是好汉作为!这混小子和他爹一样,现在越来越是滑不溜丢,不占点便宜就浑身难受!”
  
      走在回府的路上王兴新心中百般滋味,黑娃这件事让他明白了很多,也让他的自以为是的演技被打击的体无完肤......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