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美人谋嫡 > 第101章方妈妈之死
    安国公听完何云锦的话儿,转头问道:“竟是赎身出去了吗?”
  
      姑太太李玫微微的点了点头,这是还是她处理的,当时锦儿在她身旁玩耍……没想到,她竟然记在了心里。
  
      姑太太望着何云锦,心里面顿时有了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慨。
  
      何云锦点了点头儿,一本正经的说道:“是的,舅舅。”圆嘟嘟的小脸蛋带着稚嫩,“母亲处理这事时,锦儿在场呢!”
  
      “舅舅,”她眨着眼睛,向安国公跟前走了几步,仰着头,看着他,神情十分的认真,“我们把他送到官府吧?他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和结发妻子,罪孽深重,官府一定会重重地判的。”
  
      “咱们就在一旁看着,别插手了,好不好?”
  
      安国公有两个女儿,大女儿素来与他不亲,二女儿又是个骄傲的性子,竟然没有人用这样崇拜,濡穆的神情看过他。
  
      望着那一双湿漉漉,犹如小兽一般,紧张而又期待,安国公最终点了点头儿,温和的抚摸了一下,何云锦的头顶,“就按锦儿说的办。”
  
      这就是下了决定了。
  
      然后,他又习惯性的看向了太夫人,问道:“母亲怎么说?”
  
      母亲还能怎么说?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儿,驳回堂堂安国公的话吗?那安国公的面子往哪里搁?太夫人又不傻,顺势点了头,推说自己乏了,叫丫鬟扶着回内室休息去了。
  
      接下来的事情,边平淡无趣的很了。姑太太没有想到,这样一件事儿,竟然使自己的女儿得了安国公的青眼,以后安国公上下那个不得说自己的锦姐儿行事有法,进退有度?她高兴啊!
  
      这一高兴,连找方姨娘的晦气都抛到了脑后,一叠声儿的叫人带了方二狗到官衙去,等把人带走,又训了几句话,便让人都散了。
  
      修竹等着李妙贤,跟在她后面,四个人一齐回到妙贤居。刚进了门儿,芙蓉便“咔哒”一声儿把大门儿从里面插了上,完了拍着胸口,叹道:“这可真真是,老天有眼啊!方家的人此刻是一个不剩,全都把地底下去了,墨菊姐姐在天有灵,也应该安息了。”
  
      李妙贤皱着眉头,深深地看了芙蓉一眼,什么话儿都没有说,转身飘也似的向院子里面走。
  
      平时就知道她很瘦,可是也没有像今天这样,仿佛根本没有分量,而只是纸做成的一般,只要风轻轻一吹,便能把她吃跑。
  
      修竹的眼眶忍不住发热。跟李妙贤相处半年多,对这少柔弱的少女,越发的了解。此刻她的心里面一定是不好受的吧?也许,她宁愿墨菊还活着吧?
  
      绿菊见李妙贤心情低沉,紧走几步,跟了上去,虚扶着她,上了台阶,挑帘子进屋。
  
      “哎——”芙蓉看着离去的两个背影,纳闷道:“这是怎么说的?害死墨菊姐姐的仇人都被抓起来了,我们大仇得报不是应该开心吗?怎么一个个……”反正她的心里面就像大夏天喝了一大碗冰镇的西瓜汁,爽得无以复加!
  
      李妙贤不高兴,可是并没有妨碍到院子里的其她人兴奋。
  
      这不,她才刚一进屋,丹桂已兴奋的像小鸟一样,从西厢房里飞了出来。看到修竹,忍不住搂住她,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又绕到芙蓉的身边。拉着她的手一边问,一边高兴的跳来跳去,“我听说,方二狗那个混.蛋被抓起来了,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芙蓉,你快告诉我啊!”
  
      芙蓉这一刻才觉得比较真实,大仇得报是怎样一种甘畅淋漓?小姐和绿菊竟然都能做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真是让人不解。
  
      她先出手来,在丹桂肉嘟嘟的小脸上捏捏,好脾气的说道:“是真的,是真的,都是真的!”
  
      “来,来,来,你快跟我说说,当时到底是怎样一种情况,不是说他赎了身,已经到外面去做良民了吗?怎么还会回来?他去做良民,怎么也不带上方妈妈,那可是他的亲娘?还有见到方妈妈本人了吗?她还疯不疯?据说她看到墨菊姐姐的鬼魂了,你有没有问问是不是真的?”说着拉着芙蓉竟然也不进屋,直接在廊下坐了下来,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修竹看着她,忍不住好笑,插嘴道:“若是她说真的见过墨菊的鬼魂,你还打算去找她不成?”
  
      “去找怎么了?难道不能?”丹桂毫不犹豫的回嘴道,人却动都未动,沉你浸在芙蓉的故事世界里。
  
      修竹笑了起来,就知道是这样一个结果,说墨菊的鬼魂回来了,本来是骗方妈妈的,不想方妈妈做贼心虚,竟然疯了,还嚷嚷的到处都是。
  
      丹桂这小丫头心思实,说不定真的会去找呢!可是这本来就是没影的事儿,上哪去找?修竹细想了一下,向前走了几步,靠近丹桂芙蓉两个,一本正经,又带着丝神秘兮兮的说道:“你想找她,谈何容易?说听我祖母说啊,这凡人天性属阳,自出生起身上便自带着三把无名火。”
  
      “鬼魂属阴,最怕这三把火了,所以轻易不会进人的身。只有那阳寿将近的人,身上的火灭了弱了,才能看到鬼。”
  
      丹桂被说得心里面“咯噔”一下,猛地想起方妈妈,抬起头来,诧异的看着修竹。
  
      这是恰好紫檀从外面回来,满手的泥土,身上衣服上也沾了不少新鲜的泥土,瞧见修竹她们三个,一边儿笑着招呼修竹过来给她大水,一边儿说道:“回来的时候看到几个粗使婆子抬了方妈妈出去,人已经死了。”语气说不出的悲凉。
  
      修竹舀水的手顿了一下,抬头看着紫檀的眼睛。
  
      紫檀面色严肃的冲她点了点头,眼睛里面是止不住的悲凉,“到底是从我们院子里被绑出去的,若是……”
  
      “若是当时她来妙贤居混闹,我们没有把她抓起来,她到了别处,说不定当时就被打死了。”修竹安慰似的拍了拍紫檀的手,别过头去。
  
      有时候,人命就是这样!贱如草芥……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