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问无涯 > 第八节 造物者渺族

  “你们随我来。”
  白鹤将两人带到后院,院中放着一个一人多高的水晶罩,形如香炉,罩中一个与土狗差不多大的金色飞蝗,像黄金所做的雕塑一动不动。
  “这么大!这是妖怪吗?”云无恙忍不住上前摸了一下水晶罩,飞蝗的眼珠都不转一下。
  “别动,那是蝗后!”童子大叫。
  白鹤冲身后的童子点了点头,那童子将罩子一拉,罩子上的门打开,他便搬来一个装满浓稠绿汁的大盆放进去,关上门,白鹤开始吹起笛子。说来奇妙,水晶罩中的蝗后随着笛声动了起来,看见盆中的汁液,扑上来很快吸食殆尽。它似乎并未吃饱,焦躁地在水晶罩内走来走去,展翅在罩内乱冲乱撞起来。
  白鹤又吹起笛子,吹了很久,蝗后终于安静下来,恢复到一动不动的姿势。童子推了一个没有盖子的有轮木箱过来,与苗村的空箱一模一样,小心地放入罩子中,重新吹起笛子。飞蝗跃到木箱之上,开始产卵,如珠玉一般的蝗卵纷纷落下,不一会儿,箱子中就雪白一片,未等满箱,白鹤又吹起笛子。箱子已满,蝗后跳了下去,吃起箱内它自己刚产下的卵来。此时笛声已起了作用,它并未吃到多少,就又入定一般立住了。
  任平沙上前,帮童子将沉重的木箱拖了出来,袖子一抖,里面的荷包掉落在罩子中,正落在蝗后的翅膀下。
  云无恙不知这老头儿和童子有什么本事,怕连累任平沙受伤,不敢贸然出手,心里盘算着如何将这罩子里的蝗虫偷走。
  “这蝗卵两日之内不入土,就会化为脓水,没用了,我现在给你们讲讲如何投卵。你们要仔细听,不要惹下大祸。”童子冷冷道。
  “他们一看便是新入会的,什么都不懂。今日由我来讲吧,你先下去。”白鹤挥手道。
  童子乐得清闲,躬身退下。
  “你们骗得了他,可骗不了我白鹤,你们不是真渺堂的人,对吗?”白鹤抚髯笑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怀疑这银币是假的?”云无恙将手里的银币拿出来,银币上灵兽的两只眼睛,在夕阳下熠熠发着红光。
  “这古币内的确镶有飞花石,已传了千年了。币虽然是真的,主人怕是已经死了。蝎子和虞美人儿,是被你们杀的?”白鹤眯起眼睛问,没等二人说话,他接着说道,“死人不配有这银币,真渺堂只要真能人。我白鹤有一个规矩,抢到银币的人,便可不通过筛选,直接入籍真渺堂。”
  “仙翁仙风道骨,德高望重,莫非是真渺堂堂主?”任平沙问。
  白鹤老脸一红,摇头道,“我白鹤在堂中虽然功高至伟,备受拥戴,但我不爱那个虚名,就如闲云野鹤一般,乐得逍遥。堂主也算年轻有为,但毕竟稚弱,我担心他哪一日支撑不了,我就没办法如此逍遥了。”
  “仙翁异能超绝,令人佩服。那蝗后从何而来,仙翁用一只笛子就能将他驯服?”云无恙拍起马屁来,丝毫不逊于任平沙,二人以前在巡抚府中时,常常各自正襟危坐,连微笑都是矜持持重的。
  “你知道什么是‘渺’吗?”白鹤不回答云无恙的问题,反问道。
  云无恙摇摇头,任平沙也拱手说,“请仙翁示下。”
  “‘渺’微小到我们无法体察,却无所不在,是这世界的真正主宰。
  花开花落,莺飞燕舞,人来人往,都受渺的驱役,为渺族的兴盛而存在。
  渺在这世间已存在亿万年之久,生命因渺族的兴旺而繁盛,而人,只是他的作品之一。”白鹤起身道。
  “你说人是渺族的作品,渺是神灵吗?哪有微小到看不到的神灵?既然看都看不到,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我最爱逍遥自在,又怎么会被渺小盗看不见的东西驱役。”云无恙有些不以为然,任平沙却沉吟不语。
  “哈哈哈,小姑娘,你只是不自知罢了,你想吃什么,爱闻什么,看到谁会脸红心跳,你以为这是你的本能?这些都是你身上渺族的喜好罢了。渺形体微小之极,它们的族群之数多到你无法想象,它们相互联通,充斥天地之间。你,我,还有所有人,都只是为它们奔忙,是它们可以移动的城堡罢了。”
  任平沙的脊背传来一股凉意,那个百思不得其解的梦境,竟然与这个邪教的理论暗合。细细想来,那日梦中他游历的那个城堡,上下开合的红漆大门,不就像人的嘴巴。门上高悬的两个泉眼,也许就是鼻孔。红漆大门内的汉白玉城墙,也似人的牙齿,那一望无边、红毯似的红枫林,也许就是舌上密密麻麻的舌苔……
  “莫非你亲眼看见了它们?”云无恙问。
  “渺族造人之初,就只让人看到十分有限的东西,这世上的事物,人眼能见的,只有万分之一罢了。但真渺堂已存在世上上千年了,自古以来都一些贤人,能领悟了解真相。你们若不相信,就看这蝗后,如此完美的灵物,便是我用一只普通的蚂蚱引导而来的。”
  “这巨蝗是你所造?”
  “所有生物都是渺族所造,但人得法,便能随心所欲,引导出想要之物来。当今世上,能领悟渺族之法的人,舍我没有第二个人,所以你们唤我一声仙翁,我受之无愧。”白鹤有些激动地说。
  “真渺堂为何而存在?”任平沙忽然发问道。
  “当然是为我们异能之人而在!这世上每个朝代,从来不乏异能之人,那是因为渺族最能居安思危,人间生灵,随时都会遇到意想不到的灾难悉数毁灭,这些异能之人就像种子,一旦天灾来临,这些超异者就能存活下来,而渺族也能得以共生。异能是渺族所赐我白鹤的礼物,我优于那些庸碌之徒,有资格做人间的王者!你们跟了我,我可以保你们一生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
  “靠制造蝗灾,侵占民田?”任平沙蹙眉道。
  “占田只是我白鹤壮大的第一步,分田为了聚人,人尽其才,才尽其用,什么事做不成呢?”白鹤的眼睛都在闪光。
  “这古币上的神兽,仙翁也能引导出吗?”任平沙又问道。
  “这种神兽只在千年前出现过,组成了一只奇兵,将真渺堂的堂主推上了王位,此事几乎没人知晓,因为所有相关的记载早就被消灭殆尽。当今世上,要引导这种神兽,恐怕还无人有这个本事。”白鹤冷笑道。
  “这兽我曾见过。”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