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孺子春秋 > 第0724章 吕荼破五行石头阵
    巡夜的士兵看到吕荼,纷纷请礼,口呼大王。吕荼摆手示意不要管他,继续巡夜,然后继续去寻他的琴音了。
  
      熊宜僚见状很是疑惑,挠了挠头,但是也没多说什么,直到快走出了军营,熊宜僚这时才对着吕荼道:“大王,您这是要去何处?”
  
      吕荼闻言身体一震,看着周围,发现自己就差一脚就迈出了大营,他微微震惊,心说自己不是遇到了勾魂的鬼了吧?
  
      “你没有听到琴声?”吕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熊宜僚听罢,打耳听了听,摇头道:“大王,您莫不是这些日子连日赶军累了,这大半夜里谁会弹琴呢?”
  
      熊宜僚的话嗡嗡的,令吕荼心神清晰了些,他也觉得是自己连日赶路产生幻觉了,打算回去喝些羊奶补充补充体力。
  
      吕荼喝奶的习惯一直没有改变,打小一直到如今有了孙子了,还是没有改变。他喜欢喝奶,说不出原因来,就是喜欢,特别是羊奶。
  
      就在他转身欲走的时候,他的四只大黑狗还有两只虎斑犬突然耳朵竖了起来,然后朝着一个方向狂吠。
  
      众卫士见状,直接拔剑护在了吕荼周围,大营内巡夜的将士看到此幕后纷纷披戴铠甲前来。
  
      吕荼却是摆手,让众军停下脚步肃静,梅雨时节的月光倾撒在这片森野当中,很静谧。
  
      “你们听到了吗?是琴声!”吕荼再次沉声道。这次他说话的声音里面有激动的语调。
  
      众军闻言也打耳听了起来,却根本听不到什么,除了虫子野兽和娃鸣。
  
      可是黑狗和虎斑犬的表现还有大王所言,不像是说谎,难道真有人弹琴?
  
      众军把目光放向月光下那幽黑的山野当中。
  
      “大王,您留在大营,末将这就派人前去查看”熊宜僚晃动着铠甲道。他隐隐觉得有人在捣鬼,或者说有人对自家大王行了招魂鬼术。
  
      熊宜僚是楚国人,他信奉鬼巫文化,他自然见过也听说过这些鬼鬼怪怪糟践人的事。
  
      吕荼点了点头,他揣摩了一下,估计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并不是在后世写满传奇的湘西,心中自然也不觉得是什么鬼怪作祟。于是便让熊宜僚带着两只大黑狗与众军前去探查去了。
  
      在大营之内来回走着,约莫过去了两个时辰,熊宜僚还没有回来,这让吕荼越发觉得不安,他令子渊捷带着军士前去查看,子渊捷得令带着军队刚出营寨的大门,就在这时熊宜僚带着卫郎们回来了。
  
      只是众军的脸色很不好,特别是熊宜僚,熊宜僚此刻脸若黄蜡,双腿走着也打着摆子。其他卫郎们虽然没有熊宜僚夸张,但也是不遑多让。
  
      吕荼见状,心中一跳,熊宜僚堪称现在齐国军团中第一猛将,其杀人更是无数,到底是什么东西把他给吓成这样?
  
      吕荼看的出来,熊宜僚是被吓住了。为了防止军心动荡,吕荼令众军散开离去,此刻方圆十米之内,只剩下吕荼子渊捷熊宜僚还有前去查看的卫郎们,哦,对了还有四只伸长舌头喘着大气的大黑狗。
  
      “中郎将,到底发生了什么?”子渊捷也觉察到事情的不对劲,问熊宜僚。
  
      熊宜僚舔了舔嘴唇,回忆起他先前看到的一幕,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组织了组织词汇,把他看到的一切讲了出来。
  
      其他卫郎也时不时的补充。
  
      子渊捷听罢,身体如同筛糠,吕荼起初也是恐惧,可是后来联想到文献记载的某传奇之战,却是觉得有些意思了,他呵呵一笑道:“此事,孤心中已有道理,待明日,我们就去会会那个鬼阵!”
  
      梅雨时节的山区,雾气弥漫,为了防止有埋伏,吕荼令八千哨骑持鹰犬全面扫荡周围地区。
  
      鹰犬,是吕荼在横扫燕国北境时,从胡戎那里学的军事高招,对于大军前进,防止中埋伏,有天然的好作用。
  
      大军很快来到了昨夜,熊宜僚部所到了的那个鬼气弥漫的地方。
  
      吕荼看了看,也觉得阴森可怖,眼前怪石林立,时不时能听到如同鬼哭的风啸声,最诡异的是,如今山间的雾气已经散光,可是那片怪石林当中,白色雾气还在弥漫着,那种感觉就像是凝结成实质的杀气。
  
      “欸,大王,我们还是绕道走吧,这里太踏马的诡异!”熊宜僚看着那片雾气弥漫下的怪石林,嘴唇哆嗦着道。
  
      昨夜他他记得明明在这里看到了有个人白衣素裳披头散发在月下弹琴,在他身边还有一只瞪着大眼的龙,瞧着自己。可是如今这里除了雾气还有怪石,什么都没有了,这让熊宜僚更觉得可怕。
  
      其他众将也纷纷劝谏,吕荼没有说话,他看着哨骑手中所牵着的群犬们此刻也在那些怪石面前,纷纷扎住了脚步,只是对着里面狂吠。心中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于是对着怪石林立大笑道:“楚将,你很不错!”
  
      “不过,这招对孤没用。因为《司马法》的主人是司马穰苴,而他曾经是孤家齐国的大司马”
  
      “所以孤劝你,三个时辰出来投降,否则你的这个五行阵不仅会被破,而且你等也要死在这五行阵立马”
  
      吕荼的话很具穿透力,他声音在这个山脚下来回回荡着,似乎在十里之外的人都能听到。
  
      司马穰苴,也就是当年被吕荼骑尿脖,说他是丑鸟的田穰苴,第二次伐楚之战,他病死后,遗留下的兵法《司马法》起初被陈恒所得,后来陈恒身死,又被吕荼所得。
  
      吕荼自然把《司马法》熟记于心,特别是这个五行阵,他记得最深,因为当年齐国四大青年的巅峰之战,孙武对陈恒时,陈恒就使用过此阵,那时孙武差点就败了,多亏吕荼遇到了老莱子,二人在台下叽叽喳喳说起五行阴阳之事来,这才让孙武有感发,最终击败了陈恒。
  
      时光飞快,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如今再看到这个五行阵,吕荼难免唏嘘。
  
      齐国众军听到自家大王说这是楚军所布的五行阵,无不目漏惊愕,接着纷纷大骂起来:“楚将小儿,只会做这些吓唬人的雕虫小技,有种,咱们出来单挑?”
  
      熊宜僚舔了舔嘴唇,他本来也想骂的,可是昨夜看到的东西太逼真了,他觉得不像是作伪,所以他没敢骂。毕竟他出身楚国,被楚国的巫鬼文化影响的太深了。
  
      吕荼见士气回升,嘴角漏出了笑容,不过这个用石头所摆的五行阵的确是有些意思。因为吕荼看出了这个阵法绝对不是五行阵那么简单,这里面隐约有八卦阵的意思。
  
      若是孙武在此的话,真不知他会怎么想?
  
      吕荼心中暗笑,毕竟在史书上记载,八卦阵的第一个创造者是孙武。
  
      说起这个阵法,也是有历史传承的:最早这个阵法叫黄帝五阵,是黄帝创造出来的,接着吕荼的祖爷爷姜太公进行演变,演变出了太公阵;而田穰苴的五行阵又是从太公阵演变出来的,至于八卦阵则是孙武从五行阵演变出来的。
  
      像文献记载的诸葛亮的八卦图阵,还有韩擒虎的九军阵法,李靖的六花阵法都也是从这里衍生出来的。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