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玩转艾泽拉斯 > 第一一八章 煮熟的鸭子飞不飞

  “我觉得梅里大师说的对啊,萨满不是能和元素还有灵魂沟通么?死狗要不你去试试?问问他们要干什么?”黄奕斐看着杨华庚说道。
  杨华庚立即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能做和敢做是两码事。我看着它们就害怕,还沟通个锤子啊。”
  “嗯,就算不怕也先别和这些鬼魂沟通。朕仿佛看到一大堆财宝。没人付账的事儿怎么能去做呢?”朱亚非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邪笑着对杨华庚说道。
  “有钱我也不做。太吓人了。”杨华庚再次表明态度。
  边上扶着林云婷的阿尔泰娅·埃伯洛克似乎是明白了朱亚非的想法,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按照约定,消灭了亡灵后的乌鸦岭镇是要交给暮色森林的所有者埃伯洛克公爵,可是现在这里出现了这么多的鬼魂,那么这个遍布鬼魂的镇子也就没有办法使用了,要想再次使用这片领地就得清理掉这些鬼魂,要清理这些鬼魂自然是要埃伯洛克公爵掏钱。这家伙怎么能这么无耻呢?想赚钱想疯了吧?
  镇上正乱着呢,东边的斥候突然发出讯号,有三只狮鹫从夜色镇方向飞来,其中一个可以确定是艾尔罗·埃伯洛克公爵。
  “来得好。真是一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朱亚非一拍大腿兴奋地说道,“死狗过来,赶紧准备准备,等朕谈妥了价格你就干活。”朱亚非乐得鼻涕泡都差点出来了,这个场景让埃伯洛克公爵亲自看看,那要起价来绝对事半功倍。
  杨华庚可不管朱亚非想要干什么,跟鬼魂沟通?门也没有啊。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他想跑,可是还没等他转过身去,朱亚非淡淡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要是想让朕动手你就跑。”
  “老大,看在我跟了你这么多年的份上,你就饶了我吧。这么多年开荒打本,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好歹还有疲劳啊。我为公会立过功我为公会流过……汗,你可不能学刘备和朱元璋啊,屠杀功臣要不得。”杨华庚都快哭出来了。
  “刘备屠杀谁了?赵云还是马超?”边上的郑浩然问黄奕斐说道。
  “估计是想说刘邦吧。”黄奕斐也是一愣,想了想说道。
  “对对,就是和楚霸王关羽争天下的那个。”杨华庚连连点头。
  ……众人一阵冷场,这个尴尬啊,特么你真是大学生么?那是项羽好不好?
  “既然都帮朕那么多次了,也不在乎多帮一次。你这样啊,帮朕解决这件事朕给你在暴风城铁炉堡各买一处豪宅,再给你配几个漂亮丫鬟,全都是奶牛级别的怎么样?”朱亚非搂过杨华庚的肩膀“循循善诱”道。
  “……”杨华庚有些动摇,豪宅什么的他不在乎,问题是大奶牛啊,这可是他的死穴,就在他摇摆不定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铁炉堡的丫鬟该不会是矮人大妈吧?”
  “你不喜欢矮人么?那你自己选。人类妞儿精灵妹,要怎么样的就给你配什么样的,只要你愿意,母牛也给你弄来。”朱亚非拍着胸脯说道。
  “那人类的,暗夜的,血精灵的和德莱尼妹子我都要。”杨华庚狮子大开口道。
  “小意思,每样给你配俩,一个只看不用一个不看也不用。”朱亚非也没仔细听杨华庚说的什么,顺嘴就答应道。
  “只看不用和不看也不用?那我要来干啥?”杨华庚再次退缩,一开始听说每一种妹子配双份他还美呢,但是一听到后面他害怕了,这好像是个陷阱啊。
  “垃圾明,这个时间段你上哪去给他弄德莱尼去?”徐家鹏在一边提醒道。
  呃……好像是啊,这个时间根本去不了外域,德莱尼还真不好找,尘泥沼泽和诅咒之地倒是有不少德莱尼变种,于是陪着笑脸问杨华庚:“那个,德莱尼变种破碎者成么?”
  噗!徐家鹏率先喷了,然后是黄奕斐张涛和郑浩然紧随其后。
  “破碎者……就是和阿卡玛一样的?”见到众人这种反应,杨华庚本能地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想了想试探着问道。
  看着朱亚非肯定的点了点头,杨华庚瞬间炸毛了:“我靠,你直接弄死我吧。这活说什么我也不干了!”
  “别啊别啊。这样好不好?其他三类妞儿朕每样再给你加一个总成了吧?”朱亚非连忙劝道。
  “……不行。每样再加两个!”杨华庚知道机会难得,过了这个村再想遇到能勒索朱亚非的机会几乎是不可能了,于是开始要价。
  “就是二十四个呗,两处豪宅,那一共四十八个,朕这边没问题啊,不过死狗你身体行不行啊?后果你自负啊。”朱亚非坏笑着答应道。
  我去,原来一开始说的数只是一处豪宅的配置啊?这么说来老大除了有些不靠谱又腹黑不讲信义之外还是很不错的。好吧,为了九十六个大奶,拼了。
  “这么高的福利,我都想干了。死狗,咱们是老乡,分我一半。”郑浩然有些眼馋地说道。
  “滚蛋!这可是我用命换来的。既然是兄弟你好意思要兄弟的命么?”杨华庚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梅里·冬风饶有兴趣地看着这波人胡闹,虽然说处理镇子上的亡灵十分简单(对他来说),但是他相信这群捣蛋的货一定能折腾出不少幺蛾子来。
  朱亚非抱着胳膊兴致勃勃地等着艾尔罗·埃伯洛克送上门挨宰,突然只觉得背脊一阵阵发凉,掉头一看,只见阿尔泰娅·埃伯洛克正幽怨地看着自己。唉,最难消受美人恩哪,只要你开口求朕,朕就摇摇手,给你爹打个九五折。朱亚非有些心软,连忙躲开阿尔泰娅的目光在心中暗暗思量。
  虽然士兵们见依然害怕这些鬼魂,但是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被它们攻击,于是他们多少有些放松了,也不再惊叫,最多会有几句轻微的议论。镇子里这么一吵吵,镇外的食人魔还以为镇子上的士兵开饭了呢,也不管现在是什么时辰,乌泱乌泱地就往镇子里涌准备再蹭人类士兵的伙食。由胡克赫鲁格带领着的食人魔一进入镇子,不知道是哪只鬼魂突然扯直了嗓子吼道:“食人魔怪进村啦!”声音穿透力之强简直不可言表,估计连在暮色森林大道上都能听见。
  然后原本很安静的鬼魂们突然纷纷尖叫着四散奔逃,如同见到猫的老鼠一般快速逃回自己的家里,短时间内整个镇子上一片门窗关闭的嘭嘭声。三分钟不到,刚热闹了没一会儿的镇子再次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大爷的!朱亚非正美美地盘算怎么盘剥埃伯洛克公爵呢,镇子突然安静下来了,这根本就是砸他的买卖啊。
  “你们这群混账!”朱亚非杀气弥漫,双拳攥的咔咔作响冲着食人魔走去。食人魔自然知道这它们首领的首领有多么可怕,此时他身上的杀气比之前见识到的还要浓厚,这个时候要被他抓到那还能有好?于是如风卷残云一般瞬间就跑了个干净。
  见到此情此景,杨华庚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不用面对自己害怕的鬼魂自然是好事,可是自己那三个物种九十六个大奶也没了啊,更要命的是自己是食人魔的首领,搅黄了朱亚非生意这事儿一准算在自己头上,以朱亚非的个性只怕要把自己收拾个臭死。他正想着呢,朱亚非那比刀锋还要冷的眼光就瞅了过来。
  要死要死,赶紧想办法,我是逃跑还是求饶?杨华庚的脑子飞速的旋转。但是全都白费了,因为朱亚非只是瞪了他一眼就转向走到了镇子的中间。
  “女士们先生们,同志们老乡们,出来吧,我们不抢粮食。食人魔被赶跑了。”
  我倒。
  朱亚非的一通乱喊让黄奕斐等人全都跌倒在地。梅里·冬风和士兵们十分纳闷这句话有什么威力能让这几个家伙全都摔倒。朱亚非也是,所有士兵都巴不得鬼魂躲起来呢,干嘛还要叫它们出来?难道是要借此做不怕鬼的训练么?要知道石堡军的好多训练方案都是朱亚非的奇思妙想。
  朱亚非一句又一句的劝诱着躲起来的鬼魂,不过一点效果都没有。白费了半个多小时唇舌的朱亚非懊恼地抬头看了看天空,根据斥候的报告,估计最多再有一刻钟艾尔罗·埃伯洛克就要抵达乌鸦岭镇了,少了这些鬼魂做点缀,自己怎么能要出天价来呢?就算后期艾尔罗发现了鬼魂,哪怕出价比现在要的价格还高,到时候再次出兵(只让杨华庚一个人来解决怎么好意思要那么高的价)那消耗也高了,利润未必能有这次这么高。
  哎呀,真是当局者迷啊。朱亚非猛一拍脑门,既然第十八集团军叫不出来,那就让倭奴兵把你们全都绑出来。
  “全都听好了,朕给你们五分钟时间滚出来。五分钟之后如果还有一个家伙缩在房间里,朕就放食人魔进镇子把所有房子全都拆了!话不说第二遍,你们自己掂量!”朱亚非恶狠狠地嚷道。
  喊完这句狠话,朱亚非叫过杨华庚交代他去把食人魔集合起来,如果五分钟后鬼魂不出来就叫食人魔进来拆房子。杨华庚正心虚呢,所以也不管朱亚非干的是不是人事借着这个机会撒丫子就跑出了镇子。
  一声狮鹫的鸣叫传来,朱亚非心头一沉,完了。到底还是没赶上啊。怎么想好好做笔生意就这么难呢?抬头看去,三只狮鹫在镇子上空盘旋了一圈之后开始降落。艾尔罗·埃伯洛克不等狮鹫站稳就从狮鹫背上跳了下来,神色慌张地四下张望道:“我女儿呢?阿尔泰娅呢?她在哪?”
  “父亲大人,我在这。”阿尔泰娅心头一暖,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这么惊慌,但是父亲的这个反应,分明是十分在乎自己,这足以让她感动了。
  艾尔罗·埃伯洛克那张扭曲的脸色突然一变,看着阿尔泰娅怔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上前一把把女儿搂进怀来,喃喃地说道:“圣光在上,你没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安抚完女儿之后他走到朱亚非面前激动地说道:“你们把乌鸦岭的亡灵也清理掉了?太好了,现在我们可以交接你用完的武器了吧?”
  “还不行,乌鸦岭镇还不算完全收复。”朱亚非有些底气不足,顾左右而言他地问道,“公爵大人怎么亲自跑到前线来了?”
  “还不是因为我的宝贝女儿?她的狮鹫莫名其妙的飞回了夜色镇,我在它身上又没找到任何的信件,我这不是担心她出事么?乌鸦岭镇怎么了?你们不都驻扎进来了么?怎么还不算收复?阁下不会是又想坐地起价吧?”艾尔罗·埃伯洛克有些不满地说道。
  “如果朕告诉你这个镇子上全都是鬼魂你一定不相信对吧?”朱亚非心虚地说道。
  “我信。”
  “你看吧,朕就说你不相信,本来……啊?你信?”朱亚非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我信。”艾尔罗·埃伯洛克再次给出了答案。
  “这你也信?”见到艾尔罗一脸坚信的表情,朱亚非反而不淡定了。
  艾尔罗慢慢地举起了手指向朱亚非的后方,一脸的惊惧。朱亚非回头一看,镇子上的房门纷纷打开,刚才被食人魔吓跑进去的鬼混们又纷纷走了出来。
  幸福来的太突然了。朱亚非心里那叫一个美。他一边装腔作势地冲黄奕斐大呼小叫地喊着“戒备”一边偷眼观瞧有些慌乱的艾尔罗·埃伯洛克,心里飞速盘算着要不要把起初定下的价格再提高三成。
  鬼魂们仿佛有些害怕,畏畏缩缩地不敢靠过来。直到不再有鬼魂从房间里走出来之后,一个穿着礼服带着高高礼帽的老鬼魂走到朱亚非面前,十分恭敬地行了一个脱帽礼后说道:“远道而来的客人,乌鸦岭镇全镇的人都出来了,请您不要放食人魔进来破坏我们的房子。”
  贱!朕好话说了几大车你们不出来,拿食人魔一吓唬就出来了。朱亚非心中十分不爽,于是冷冷地说道:“你们现在是一镇子的鬼魂,不是人!怎么回事?闹鬼还有一个镇男女老幼集体闹鬼的?”
  “阿尔冯斯?是你么?”艾尔罗·埃伯洛克看清了老者的相貌之后惊讶地问道。
  “怎么你们认识么?”朱亚非有点儿肝颤,特么的真要是认识的话那杨华庚就完全没有出场的必要了,那还赚个屁的钱?
  “您是……少主人?”被称作阿尔冯斯的老鬼魂仔细看了看艾尔罗·埃伯洛克之后不确定的问道?
  “是我啊,艾尔罗。真的是你?”艾尔罗·埃伯洛克有些激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