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虫临暗黑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山谷之战 一

  在处理掉躺在地上的那个邪契者之后,血乌的弓上突然冒起涨缩不定的紫焰,艾伯特看到这一幕,心中一喜,知道这是血乌即将苏醒的前兆。
  但他突然好像又想到了什么,连忙跑到夏尔的尸体旁边,取出一把匕首,顺着夏尔脸部的边缘一点点的将他的面皮剥了下来。
  血乌被以这种方法唤醒时虽然是混乱状态,但却依然能依稀识别地狱的气息。
  但他可以用职业者的脸皮来暂时蒙蔽她的感知。
  这是一种古老的死灵邪法,其来源并非拉斯玛,也不是塔格奥,而是他的家族前辈。
  这种邪法原先是用来对付邪契者的。
  但因为使用条件太过苛刻(90级以上死灵法师),效果也不是理想(只能遮蔽一部分气息而且时间相当短暂)最后被束之高阁,再也无人问津。
  但艾伯特当时为了恢复自己的召唤类法术几乎愿意做任何尝试,他看遍了家族中历代先辈的笔记,偶然之间学会了这个邪法。
  准确来说,这还算不上是个法术,这只是一个利用死灵法力的小技巧而已。
  所以即使未接触到原初,只要对死灵法力有足够的认知和了解,都可以很轻易的学会它。
  艾伯特将这张血淋淋的人脸皮轻轻贴敷在自己脸上,然后用一种独特的方式运转体内的死灵法力,那脸皮的边缘闪烁出一阵蓝色的光晕,慢慢与他的脸融合到了一起。
  弓身上的紫色火焰就在这时旺盛起来,一个虚弱而轻微的声音从弓中传来。
  “我...苏醒了...”
  “是的,血乌大人,是我让您苏醒了。”艾伯特尽量将脖子伸长,使得脸部靠近弓身,用谦卑中带着蛊惑的语气说道。
  “你...是谁...”血乌的声音缥缈而轻忽,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一般,她被注入的灵魂力量正在迅速消散,苏醒状态坚持不了多久。
  “我是夏尔,一个职业者,抱歉让您以这种方式醒来,但罗格营地正遭受着威胁,我们迫切需要您的情报......”很清楚血乌根本支撑不了多久的艾伯特直入正题,用略显急促的语气骗取血乌的信任。
  “夏尔...罗格营地...阿卡拉在哪里,她为什么不来见我......”
  血乌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迷茫和挣扎,混乱的灵魂补充让她显得很痛苦。
  “阿卡拉...大人正在与敌人交手,她让我全权代表她来向您询问情报......”艾伯特十分不情愿称阿卡拉为大人,但此刻为了计划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你...想知道什么......”血乌的声音愈发缥缈了,如果不认真听,几乎以为那是洞穴中轻微的风声。
  但艾伯特的脸上明显露出了喜色,他要的就是血乌这句话。
  “请告诉我...群山钥匙被保存于何处?”
  “群山...钥匙...”血乌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回忆,她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回答。
  “石柱...崔斯特瑞姆的最后希望...逃脱之地...门......”弓身上的紫色火焰暗淡下去,血乌的声音慢慢变得无法听清。
  “血乌大人!血乌!该死的!”随着弓身上的最后一丝紫色火焰彻底熄灭,这把神异的长弓仿佛失去了一切力量,再也无法漂浮在半空中,而是如同凡物一般坠落到了地上。
  艾伯特气恼的骂了一句,血乌给出的线索很是模糊,但他已经差不多猜到了线索指向的地点,只是不能肯定。
  如今这把弓遭受到了二次重创,显然已经无法在给他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了。
  他一把撕下脸上的假面皮,把这完全皱缩成一团的东西扔到一边,然后盯着地上长弓的眼神一眯,就伸出手去想要将长弓拿起来。
  然而,即使这把长弓已经失去了漂浮的力量,但艾伯特还是一把抓了个空。
  他的手毫无阻碍的从弓身上穿了过去。
  反地狱法术依然在生效!
  “哼!”
  他冷哼一声,不再去管这把弓,而是开始思考该怎样从洞窟中逃出去。
  血乌的灵魂遭受到了二次打击,就算留给卡夏他们,短时间之内他们也无法从这把弓里得到任何信息。
  只要自己能顺利逃出去并将所知道的信息告诉女主人,那么女主人就能占得先机!
  该怎么做才能逃出去......
  艾伯特思考着,身边空气中绿色的毒雾已经越来越浓,甚至已经对它产生了些微伤害。
  突然,他将目光再一次放到地上的夏尔尸体上,嘴角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反正都已经被利用了这么多次了,那就再让我利用最后一次吧!”
  艾伯特走到尸体旁边,将这具脸皮被剥掉,胸前还有一个大洞的尸体抬起了,向其中注入了一丝死灵法力。
  随后,夏尔的尸体居然自己慢慢站了起来,身上流露出一丝丝鲜活的气息。
  艾伯特的召唤系法术早已被全部抹去了,但他毕竟还是一个90多级的传奇死灵法师,利用死灵法力暂时使一具尸体恢复活人的气息还是能够做到的。
  只是这种尸体一般而言并没有什么卵用,既不能用来战斗,也不能存在太长时间,更加不可能使人真的起死回生。
  但却可以用来短暂的欺骗职业者的感知,让人以为这具尸体只是受了重伤,但其实还活着。
  做好这件事后,艾伯特又用黑色的长袍将尸体牢牢包裹起来,再将它背在背上,这其实还是只是一具尸体,最多只能自己站立起来,但并不能走动,所以艾伯特只有背着他。
  他背着这尸体向洞窟的入口处走去,一路上看到侥幸从他手上逃过一命的其他邪契者就是一发白骨之魂轰过去,但却准头奇差的只是将人炸飞,惊得那些邪契者鸡飞狗跳的被他赶着也向入口跑去。
  ......
  在洞窟的入口处,卡夏与基德的眉头已经越皱越紧了,距离他们向洞窟里面扔毒药瓶开始已经差不多有二十分钟了,但里面仍旧没有半点动静。
  照这个进度,就算那群邪契者把身上的所有药剂都贡献出来给夏尔续命,那家伙也早该被毒死了啊?
  难道这洞里真的还有另一个连马克也不知道的出口?
  可如果还有一个出口的话,那这洞内浓郁到已经开始向外冒的毒云是怎么回事?
  二十分钟可不够让一个通风的洞窟里蓄满毒雾啊?
  “要不我还是......”
  “等等!有动静!”
  基德刚准备说让他下去看看,卡夏突然一伸手拦住了他。
  亚马逊女战士是出了名的耳聪目明,尤其是卡夏这样的传奇亚马逊,只要她愿意,甚至能在噪音量恐怖到足以掀翻屋顶的野蛮人酒馆中听到一根针落地的声音。
  所以听到卡夏这么说,基德立即噌的一声抽出了自己的两把暗金斗腰刀,身后暗影一个吞吐,身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卡夏也是取出长弓,向后轻轻一翻身,张弓搭箭,瞄准了洞穴出口。
  洞窟中的动静变得越来越大,很快,一个浑身包裹在冰晶气流中的身影刷的一声直接出现在了洞穴外面。
  这是个法师,他在传送结束的一瞬间直接原地爆出一道霜之新星,但任何卵用都没起到,因为基德根本就没理他。
  这法师抬头一看,却见卡夏正站在不远处拉满弓弦看着他冷笑,顿时大骇,刚准备再次传送跑路,一发深红色的箭矢就突破了他身边的寒冰装甲,轰的一声砸在他身上,汹涌燃烧的火焰瞬间就将他烧成了一团随风飘散的灰烬。
  第二个冲出来的是个野蛮人,他冲出洞口的毒雾之后看也不看一眼四周的状况,直接就想发动跳跃技能跑路,但基德的身影几乎跟着他的影子浮现在他身边。
  焰拳+闪电爪+寒冰刃三个蓄气技能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连环使出,然后一发飞龙在天收尾,直接将他在半空中踢爆成了一团血雾。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