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聊斋之寻仙 > 第十一章 神印神威

  白衣尊者也是成了精的人物,就这么容易上当受骗吗?
  当然不会,如果山神印这么容易被偷出来,战胜鹰虎神未免也太轻松了些。只是山神印被人双手奉上,若是不取,是不是又太过谨慎小心了?
  白衣尊者陷入两难境地,凝视着刘彦昌,似乎想要从他身上看出些东西来。
  可刘彦昌同样横下一条心,俯首低头,一动不动,让白衣尊者也看不出什么破绽来。
  只是时间拖得越久,刘彦昌心里也不禁打起小鼓来,额头上渐渐渗出细密的汗珠。
  白衣尊者仿佛要看出什么来了,只听山神庙内一声怒吼:“混账东西,竟敢趁我熟睡盗取山神印,纳命来!”紧接着,一道黑色的流光,恍若一只大手,直接抓向刘彦昌。
  白衣尊者见状,再也来不及细想,若是山神印再被鹰虎神夺回去才是最大的麻烦。
  见声势浩大的的黑手飞来,他也不准备多管刘彦昌的生死,一心将注意力集中在山神印上。
  举手抬足之间,山神印被白衣尊者夺下,而刘彦昌则被鹰虎神借机拉进了山神庙。
  然而令白衣尊者没有料到的是,山神印入手,瞬间金光大盛。眨眼间,迎风见长,变作一间房子大小,将他镇压其下。
  这方印绶沉重万钧,他使尽吃奶的力气,竟也不能挪动分毫。这才暗自悔恨,原来山神印这类神道法宝,与寻常的法器并不相同,并不是被谁夺走就能供谁使用的。
  只是现在后悔实在是太迟了些,被山神印镇压在地上,任他有三头六臂也施展不出来,只能引颈受戮。
  山神庙庙门大开,刘彦昌和鹰虎神一众志得意满的走了出来,他们花费了整整三天三夜的时间,就是为了布置这个并不完美的陷阱。幸好鹰虎神急中生智,在紧要关头出言一激,才令白衣尊者就范。
  见白衣尊者像死狗一样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崔婉儿笑问道:“山神大人,您这山神印到底有多重啊,竟然能将白衣尊者都压得动弹不得?”
  鹰虎神谦虚道:“都怪在下实力不济,只能调动一丝云盘山之力,若能跨入八品真神业位,初步炼化云盘山。哪容得着白衣尊者在此猖狂,只需一根手指头,就能撵得他跪地求饶!”
  刘彦昌一愣,问道:“你说的八品真神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被人尊称云盘山鹰虎神,难道还分几品几级吗?”
  “对于一般不入流的山神土地来说,都称不得‘真神’二字,只能算是被阴司天庭正式册封的正神而已。只有积蓄香火之力,修炼出神体,具备一定神通,才能算作真神。真神业位分为九品,一般来说,九到七品对应的是人仙,六到四品对应的是地仙,三到一品对应的是天仙。”
  刘彦昌还是第一次探讨关于修行的问题,当然不肯这么错过,于是又问:“那你说说看,以我现在的实力,应该属于哪个品级呢?”
  鹰虎神继续解释道:“按照仙道修行来看,人仙境界分为三个层次,分别为炼精化气、炼炁化神和炼神还虚。恕在下眼拙,道友的修行路数着实有些看不透,若单论实力来评判的话,大概属于炼精化气,还未修成阴神!”
  经过刘彦昌的继续发问,他才知道,炼精化气就是运用真气打通周身经络穴位;炼炁化神则是凝炼七魄,将之修炼成阴神;炼神还虚是将三魂凝炼成阳神。最后,将阴神阳神融为一体,才算是真正的修成人仙的境界。
  以此推断,刘彦昌的实力应该也属于最低级的九品,只是比实力减退的鹰虎神稍逊一筹才是。而白衣尊者的实力应该进入八品,所以比他们俩要厉害许多,如果不是运用计谋,还真拿不下他。
  “这人该怎么办?好不容易拿下的,要不宰了吧,省得他在祸害人!”眼见天快要亮了,刘彦昌问道。
  这一夜虽然没有刀剑相交,剑气纵横,但是精心的策划与算计完全不亚于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只是他疑惑的是,鹰虎神似乎并没有杀掉白衣尊者的意思,莫非也和廖怀安一样,害怕沾染什么天道业力?
  鹰虎神果然摇了摇头道:“不可,此人现在还不能死!”
  “为什么?”
  “道友,如果你认为我们的敌人只是他,那就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这个白衣尊者不是在给自己办事,而是给他身后那个神秘的白衣大仙办事。如果我们现在杀了他,必然会招致白衣大仙的报复,即便不会,他也会再派一个白衣尊者过来,我们杀人的目的根本达不到。既然如此,我们索性不杀,待整件事调查清楚后,再做打算!”
  刘彦昌细细品味了一番,觉得鹰虎神所言确实有理,便从善如流,默许了他的做法。
  “不过人可以不杀,战利品却不可不取,道友瞧瞧!”鹰虎神说话间从山神印下一阵摸索,不一会儿,只见瓷瓶、符箓、宝剑什么的,全都给他摸了出来。
  鹰虎神先打开瓷瓶,嗅了嗅,道:“这是一瓶补精益气的丹药,对炼精化气的修行者挺有帮助!”说罢将丹药扔给刘彦昌,又拿起符箓来看。
  “低品的定身符、雷火符,对付普通武林高手没什么问题,看来最大的收获还要属这柄宝剑了!”
  刘彦昌接过宝剑,正是之前白衣尊者使用的那一柄,寒光凌冽,绝非凡品。一摸剑身,恰如触碰霜雪一般,有一种寒凉浸心之感。
  剑身还雕刻有两个小字,就着天际的晨辉尚可辨认,原是“玄霜”二字。
  “好一柄玄霜剑,婉儿,送给你了!”
  鹰虎神用的是青龙偃月刀这样的重型武器,而他自己也有趁手的陨星剑,这柄玄霜剑自然送给崔婉儿最为合适了。
  鬼类本就寒凉,再配上玄霜剑,应该是如虎添翼,崔婉儿的实力绝对更上一层楼。
  “谢谢相公,你瞧这本古籍,好像是某种剑法啊!”古籍也是从白衣尊者身上搜来的,只是模样老旧,不甚显眼。
  刘彦昌打开书一看,只见里面画着一幅幅图画,猛地一看倒像是一本小人书。然而再凝眸一看,却见那些图画像是活了过来,宛如一只只白猿舞剑,不由大为惊喜。
  他之前就曾向燕赤霞求教过剑法,只是人家修行的是御剑术,并不适合他这样半路出家的人修炼。如今这本剑诀倒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而且就之前白衣尊者凌厉的剑势而言,威力应该也不同凡响。
  刘彦昌哪还顾得什么饥饿,完全沉浸在武功秘籍之中,特别是近日以来总与人争斗,就算不修成绝世高手,至少也要琢磨点保命的手段啊。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