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乱世才子 > 第六十九章 登门道歉

  “你要做什么,唔——”宁小姐大惊之下,脱离他的嘴唇,身体猛的一阵颤抖,轻声喊道。
  荆明哪里顾得了她?又将嘴唇压了上去,一只大手已经游到了她的胸前,撩起了她的亵衣,紧紧的贴在她的山峰之上……
  触电般的感觉击遍他全身,在两个世界上,他都只摸过苏沛的酥胸一次,早忘记了那是什么感觉,此时此刻,宁小姐硕大无比、柔软浑圆、挺拔高耸的山峰正握在他手里,便如海绵一般富有弹性,光滑细腻似涂了一层油脂,又如丝绸般顺滑,一颗微微凸起葡萄般的红点被他两个手指轻轻捏搓着,宁小姐被他摸的泄了身子,脸色便如关公一般,呼吸声越来越急促。
  荆明的手在她胸前摸索了一番,便又缓缓向下,越过她裤头的松紧带,慢慢的触及到了一片芳草地,那细腻光滑的肌肤让他终身难忘!
  眼看就要触及到她最后的阵地,宁小姐如梦初醒,猛的挣脱出来,微微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裤,背过身去,急促道:“荆大哥,我们不能这样!”
  荆明正是冲锋陷阵准备跟她决一死战的时候,突然发现怀里的人儿空了,不禁十分的失落,浑身的气血还集中在某一点没有得到缓解,便又冲上去,从背后搂着她,轻声问道:“怎么了?画儿,你不是说过的以身相许么?荆大哥现在就要你给我!”
  宁小姐娇躯又是一震,柔声道:“傻瓜,我的身子永远都是你的?这一生都只属于你一个人!可是那床笫之欢,却只能等到我们成亲以后,画儿今日与你这般,已经超越了画儿的道德底线,画儿已经是个不正经的女人了!”
  既然这般,也是无奈,荆明紧紧的在她身后搂着她,龙头顶着她丰满的翘臀,慢慢的等着欲火缓了下去。
  又沉默了许久,宁小姐从他怀里走了出来,开门要翠翠上了一壶热茶,给荆明倒了一杯,才淡淡的问道:“那十万两银票是谁替你捐的?”
  荆明自己心里还在迷惑着,便道:“我实在想不出是谁如此慷慨!”
  “你这人,三教九流样样都交,连那女匪首和青楼花魁都不放过,或许朋友多了连你自己都忘记了!”宁画道。
  是了,莫非是梅姑替我捐的巨款?荆明心里更是一团糟,根本就没有定论。
  两人在闺房里又卿卿我我了两个时辰,由于有了刚才的深情拥抱和亲吻,两人的关系基本确定了下来,说话也没有了太多的客套,自然得多了,只感觉时间过得太快。
  “小姐,门外华夫人、华小姐和华公子要见荆先生!”翠翠在闺房外报道。
  宁画惊讶,这华府不是已经将荆大哥辞退了么?这回又来寻他做甚?便对翠翠吩咐道,带那三人去客厅等候。
  两人穿好衣服,缓缓往客厅走去,只见华夫人带着一对儿女已在客厅里坐着,见到荆明出来,华夫人站立起来,朝着荆明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那华旭东却早已跑到荆明面前,扑通一声双膝下跪,嘴里喊道:“先生,我姐姐一时冲动,得罪了先生,还望先生恕罪,旭东在此给先生陪不是了!”
  华玉则坐在一旁,缓缓的喝着茶,仿佛跟她没什么关系一样。
  荆明上前扶起华旭东,道:“旭东,过去的事,不必在意。”
  华夫人道:“荆先生,想不到你就是在刑场上大骂巡抚,义救道台父女的大英雄,今日又首创慈善义演和义卖,并捐献了十万两巨款,解了灾民衣食之忧,我这妇人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怠慢了先生,还望先生莫要放到心里去。”
  荆明听到这华府母子道歉,忙回道:“夫人说哪里的话了,夫人待我合情合理,怎可说怠慢?”
  宁画冷笑一声,问道:“华夫人带着公子小姐来到宁府,莫不是专程道歉来的?”
  华旭东当即应道:“宁画姐姐,我们是专程来请荆先生回府的!”
  “回府?回什么府?”宁画杏眼怒瞪,质问道。
  “宁小姐,我们想请荆先生回华府,继续担任东儿的先生!”华夫人低声说道。
  “不行!”宁画怒道:“我未婚夫岂是你华府说赶就赶说请就请的人么?若是为了这事而来,还请华夫人回去吧,我未婚夫不会再屈才去华府任教了。”
  华旭东见宁画态度坚决,又拱手对着荆明道:“荆先生,我华旭东这辈子只认你这一个先生,其他的人都只是酒囊饭袋,只有先生可以教我真才实学!还请先生别跟家姐计较,家姐今日便是前来道歉来的!”
  呵呵,她道歉!这华小姐处处跟我作对,霸道专横,她会来道歉?荆明嘴角淡淡笑了笑,对华旭东道:“华少爷,你我师徒缘尽,相信华大小姐可以为你再找一个更好的先生!天下没有好先生坏先生之分,但看学生的资质而已,少爷爱好广泛,只要稍加点拨,将来定是国家栋梁。”
  华旭东听他如此一说,便走到华夫人面前,道:“娘亲,快告诉荆先生,孩儿只要荆先生教。”又走到华玉面前,说道:“姐姐在家说好的,你要跟荆先生道歉,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啊!”
  宁画看这架势,知道那华夫人今天是一定要把荆大哥请回去才肯甘心的,于是对着荆明道:“荆大哥,画儿好不容易遇上你,不许你再离开画儿,况且那华小姐刁钻刻薄霸道专横,你又是人中龙凤,画儿不许你再委屈了自己。”
  华玉这回坐不住了,放下茶杯,对着宁画道:“宁小姐,你看到我刁钻刻薄了吗?你看到我霸道专横了吗?”
  宁画也不示弱,回道:“华小姐十八岁便开始执掌华家,霸道专横早已流传开了,还要我亲眼看见吗?”
  “宁画姐姐,不是那样的,其实我姐姐是很温柔的,待人又好,她只是在外面做那样子而已,她若不做这霸道专横的样子,如何镇得住那么多股东和对手?她刚才还在家里夸奖荆先生大智大义呢,说她后悔赶走了荆先生。所以说,我姐姐其实很可怜的,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让荆先生再教我一回吧!”华旭东毕竟年少,一下子便把华玉的底子全掀开了。
  华玉被弟弟如此一说,脸色顿时脸色变得红一阵白一阵,对着华旭东劈头盖脑的就骂了开来:“你这小子胡说什么?谁可怜了?谁夸奖那酒色之徒了?要不是为了娘亲和你,我才不会来这地方看人脸色呢!”
  华夫人微微一笑,说道:“好了,玉儿,你就跟荆先生道个歉吧!不是说好了么!”
  华玉无奈,便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荆明,气冲冲道:“对不起!”
  “有你这样跟人道歉的么?斜视着我家未婚夫,气鼓鼓的说着,我不接受你的道歉。”宁画怒道。
  “你……我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华玉着实气恼,自己还从未跟人说过对不起,今日第一次说出口,竟然还被宁小姐驳斥了一回。
  “荆先生,你说句话啊!”华夫人对着荆明道。
  “荆大哥……”宁画一双媚眼紧紧的凝视着他。
  唉,我如何是好啊?拒绝去华府,有负华夫人,实属不义,答应去华府,辜负宁小姐,却是无情!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