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雀仙桥 > 第六十六章 伤感
    崔家是怎样的人家,夏侯虞前世就领教过了。
  
      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崔七娘子会去翻她的书案。
  
      她问:“七娘子可知道这件事?她是什么意思?”
  
      崔氏此时也感觉到崔七娘子的态度不对了。
  
      她支支吾吾的,半天没有答上话来。
  
      夏侯虞已经明白了。
  
      想必崔七娘子也是愿意的。
  
      夏侯虞冷笑,道:“烦请舅母去跟崔大人说一声,崔家若是觉得七娘子在道观静修浪费了大好的青春,我也不好挡着七娘子,以后还请崔家不要再把她和先帝差点议亲的事拿出来说,七娘子若是因此背上了‘克夫’的名声,岂不是让崔家的人遗憾。”说完,她连崔氏也懒得理会,甩下车帘,闭着眼靠在大隐囊上。
  
      尹平从前虽然是郑家的部曲,可郑家把他送给了夏侯虞,他就是夏侯虞的部曲,须同夏侯虞共同进退。
  
      他见状忙向车夫使了个眼色。
  
      夏侯虞坐的清油犊车就骨碌碌地朝前驶去。
  
      周边的护卫也纷纷围了上来,护着夏侯虞往城里去。
  
      崔氏这才惊觉自己太过冲动,不仅没能帮上崔家的忙,还让夏侯虞心里不痛快。
  
      她跺了跺脚,由侍女扶着上了犊车,吩咐车夫尾随着夏侯虞进了城。
  
      萧桓昨天晚上回府的时候就把夏侯虞也会回姑苏祭拜萧父的事告诉了吴氏。
  
      吴氏又惊又喜,对萧桓道:“她是长公主,身份尊贵,如今愿意在你面前俯首,你就更应该谦逊,对她更温柔体贴才是。”
  
      萧桓点头,神色间不免有些窘然。
  
      萧醒在一旁“扑哧”地笑,然后换来吴氏的怒目以对,道:“你笑什么?你也是的。等你父亲祭祀之后,就给你娶新妇。”
  
      “不要!”萧醒跳了起来,道,“我要自己选新妇。”
  
      吴氏眼睛瞪得更大了,道:“你还反了天了!谁家新妇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说给你娶新妇,你就得娶新妇!”
  
      萧醒腮帮子鼓鼓的。
  
      萧桓就笑道:“阿母,就让他去吧!他还小,过几年再议这事也不迟。而且过几年,说不定家里的形势更好了,阿醒能说门更好的亲事。”
  
      吴氏知道萧桓说得在理,想到萧桓的婚事,成亲的那天也不见他有多少喜色,她心中一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在萧醒的婚事上多做纠缠,而把烧野鸭推到两个儿子的面前,道:“你们多吃点。从明天开始,家里茹素。”
  
      夏侯虞在孝期,这显然是为了照顾夏侯虞的口味。
  
      萧桓和萧醒都垂头地应“是”。
  
      对于母亲的安排,他们通常都很顺从。
  
      次日,萧桓还有事没有处理完,去了书房,萧醒则陪着吴氏在门口迎接夏侯虞。
  
      夏侯虞心里再不高兴,看见了吴氏也堆起了笑意,下车恭敬地给吴氏行了大礼。
  
      吴氏笑盈盈地携了夏侯虞起来,等夏侯虞和萧醒见过礼,就挽着夏侯虞进了府。
  
      崔氏看着暗暗地叹气,去了崔家。
  
      崔七娘子正焦急的等着崔氏的消息。
  
      听说崔氏到了,她顾不得礼仪规矩,急匆匆地就去了母亲的房间。
  
      崔氏正在和崔七娘子的母亲跪坐在案几前说话,看见崔七娘子进来,眼神一黯。
  
      崔七娘子心中乱跳,脸色顿时煞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崔氏看了不免在心里叹气,起身拉了崔七娘子的手,低声道:“你也不要责怪长公主,任谁遇到这样的事情心里都会不好过的……”
  
      崔七娘子“哇”地就哭出声来,怨着自己的母亲道:“我说了这事不妥当,你还要我去做。如今长公主看我,只怕是觉得我没有了廉耻。既然是如此好的事,祖父为何不让九妹妹去……”
  
      “胡说!”崔七娘子的母亲低声喝斥着打断了女儿的话,训道,“家里的事都是你祖父做主,你还敢质疑他老人家的决定不成。快回屋去做女红去。莽莽撞撞撞的乱跑,成何体统!”
  
      崔七娘子捂面跑了出去。
  
      “七娘子!”崔氏追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崔家虽然是崔浩当家,可崔浩并不是个糊涂的。崔七娘子的母亲既然敢带着女儿找到夏侯虞那里去,也不是个胆怯的,恐怕这件事崔家早有了打算。只是瞒着她,把她当枪使,让她去试探夏侯虞的态度。
  
      想明白了这一切,崔氏瞬间心灰意冷。
  
      夏侯虞选了崔家的女郎做夏侯有道的新妇,未曾没有看在她面子的份上,崔家却把她没当回事,没有给她做面子。
  
      这件事,她不管也罢!
  
      “长公主那里我是没有办法了!”崔氏回过头来,淡淡地对崔七娘子的母亲道,“我家郎君这两天就要启程去荆州了,家里还有一大堆的事。我就不打扰了。若是还有什么事,嫂嫂让人去知会我一声就是了。”
  
      这事到底是崔家做得不地道,可让崔七娘子的母亲眼看着有个让女儿母仪天下的机会却抓不住,她心里无论如何也是过不去的。听见崔氏这么说,她也只好装听不懂,目光躲闪地送了崔氏出门。
  
      崔氏憋着一口气回了郑府。
  
      夏侯虞也被这件事搅得情绪低落,在吴氏面前笑得都有些勉强。
  
      吴氏还当她是路上辛苦了,喝了杯茶,就催着她快去休息,并道:“我什么都准备好了。你只需要带你平日里惯用的东西就行了。”
  
      或许是要回老家了,吴氏显得比平时活泼,笑容都明媚了几分。
  
      夏侯虞的确被崔家的恶心到了,她和吴氏应酬了几句,就回公主府歇下了。
  
      萧桓却心中不快。
  
      夏侯虞之前说不愿意陪他母亲回姑苏,他并没有坚持,如今她倒是愿意陪他母亲回老家,却板着个脸。
  
      她到底要干什么?
  
      萧桓好不容易从吴氏那里脱了身,立刻就去了长公主府。
  
      夏侯虞刚刚歇午觉起来,简单的梳洗了一番,懒得起床,就靠在床头想着崔七娘子的事。
  
      前世这个小姑娘早逝,她也没来得及和她多接触,但她就是不喜欢崔家的作派,此时看来,她的直觉还是很准确的。
  
      至于崔浩,看来是决定紧紧地抱着天子的大腿不放了。
  
      只是不知道崔家能做到怎样的程度?
  
      若是她不答应崔七娘子进宫,崔家又用什么办法把崔七娘子送进宫呢?
  
      夏侯虞思忖着,觉得自己当初选崔氏的女郎为弟妇,还是因为现在的世家大族不比从前有骨气,选谁都是差不多的。她只是从一堆差不多的中选了个比较好的。结果事实证明,她还是小瞧了这些人的无耻!
  
      *
  
      亲们,今天的第一更!
  
      *
99uu娱乐